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风雨欲来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四十八章 风雨欲来

那个巫牛不知雨和露与巫王大人的关系,但卫队队长却是清楚的。 大战将起,将雨和露交给一个大巫师,又怎及得上跟在巫王大人身边安全? 巫荡淡然道:“跟着他,才有希望活下去。” 卫队队长的眉头微微一皱,显然不太认同这个观点,但在巫王面前,他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沉默不语。 王城外,杨开领着一对双胞胎朝自己的驻地走去,片刻后忽然回头道:“你们谁是雨,谁是露?” 两女步伐顿下,左边一人开口道:“我是雨。” 右边那个道:“我是露。” 杨开龇牙一笑,点头道:“我记住了。恩,巫王大人说你们从小便在巫神殿修炼,巫神殿……好玩么?” 双胞胎都皱了下眉头,雨沉声道:“巫神殿是整个蛮族最重要的地方,只有最出色的巫才有资格进入其中,侍奉巫神,那里并不是玩闹的地方。” 露接着道:“请大人慎言。” 杨开耸耸肩膀,隐约把握住了这两个巫师的性格,当下不再多说,径直前方领路。 不大一会儿便回到了驻地,一群正在操练的蛮族战士和众巫们见他出门一趟,居然领了一对美貌的双胞胎回来,都不禁有些惊奇。 杨开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朗声道:“这两位巫师是雨和露,是巫王大人特意下派给我巫牛部的,现在大家就算是认识了,希望诸位以后能和平相处,同心协力,共抗魔民!” 众人齐声应诺,一群野蛮的家伙望着双胞胎的眼睛满是惊艳的目光,若不是雨和露巫师的身份太过高贵,肯定有人会忍不住上来搭讪。 那几个巫徒和巫士更是恭恭敬敬地走上前来,行礼见过两位巫师。 雨和露只是淡淡颔首,目光略带一些审视的味道,扫过巫牛部众人。 “继续操练着吧。”杨开挥了挥手,然后对双胞胎道:“你们也跟他们一起,巫神殿只教导你们巫术的修炼,应该没有教过你们如何在战争中发挥自己的能力吧?趁这几天熟悉一下,可别到时候上了战场手忙脚乱的。” 双胞胎微微点头。 杨开又冲旁边吹了声口哨,下一刻,那匍匐在地上的鹰王便像是得到了某种号令,扬起了头颅,口中传出一声厉啸。 飞舞在空中的空骑巨鹰们此起彼伏地回应,很快便载着诸多射手从空中返回,落在地面上。 不少射手脸色苍白,翻身下了鹰背,跑到跑遍大吐特吐,更有人身形摇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大人!有什么吩咐?”阿花背负着长弓,英姿飒爽地走了过来,脸色虽然也微微苍白,可与其他人比较起来明显好的很多,最起码脚步没那么虚浮。 杨开沉声道:“刚得巫王大人的调令,要我分出二十五只巨鹰送到王城。” 阿花闻言一惊:“分出二十五只巨鹰?那岂不是说……” 本来七十五只巨鹰每个都对应了一位射手,如果分出去二十五只的话,那就意味着有二十五人将失去空骑的资格,这对任何一个射手都是无法忍受的。 他们这些射手,也全都是巫牛部的精锐,从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强者,轮射术,谁都不会比谁差多少。 “所以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表现最差的那二十五人重新返回各队伍,明白了么?” 阿花沉吟了一下,点头:“明白了。” 杨开挥了挥手:“去吧,这事交给你处理了。” “是!”阿花心情复杂地转过身,一抬头,七十四双战意饱满的目光朝她望来。无需多言,杨开刚才的话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若想留住自己的巨鹰,就只能在这最后一天时间内比其他人表现的更好。 不多时,七十五只巨鹰齐齐升空,场面蔚为壮观。 杨开重新返回木屋中,吞下一枚妖兽内丹,打坐修炼。 一日后,阿花前来汇报空骑的情况,经由杨开拍板,剔除了二十五个表现相对较差的射手,将空余出来的巨鹰送往王城。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波澜不惊,巫牛部总数十二支队伍也是有条不紊地突击训练着,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之间也磨合的越来越顺畅。 尤其是在有了雨和露的加入之后,巫牛部的众巫们施展出来的巫术,已足够将三千人全部笼罩,这是之前所没能做到的。 此前若是想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必须有杨开或者蝶出手相助才行,可是如今有了雨和露,杨开与蝶两人完全不需要多加插手。 而越是和雨露双胞胎接触,众巫们越能发现她们的强大。不愧是从巫神殿中走出来的巫师,两人所掌握的巫术,对巫术的理解,以及释放的时机,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几个巫士和巫徒在她们的指点之下,进步神速。 双胞胎的性格虽然寡淡,但并不冷漠,其实如果主动一些的话,她们还是很好相处的,所以这些日子下来,几个巫士和巫徒都已与她们熟络,若有什么问题去询问的话,她们也会细心教导,没有丝毫藏私。 几天下来,两位巫师在巫牛部中竟竖起了不小的威望。 杨开乐得清闲,终日躲在木屋中,努力修炼。 九阶内丹能给他带来的提升已经不够强大了,杨开索性开始吞噬十阶内丹。 短短三天,便让下品大巫师的境界提升了一个下品级,达到了中品大巫师的程度。 这一天,平静终于被打破。 当王城内响起沉闷的号角声的时候,所有正在忙碌的蛮族全都安静了下来,几十万双眼睛朝王城瞩目过去,所有人都从那沉闷的号角声中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一道道身影腾空而起,纷纷朝王城赶去。 不多时,众多大巫师便赶到了上次聚集的那个宫殿。 这一次来的大巫师比起上次还要多出一半,毕竟上次过来的时候,许多大巫师正在路上,还没赶到王城,而直到今日,整个南蛮部所有的大巫师都已齐聚此地。 这里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大部的精锐所在。 大殿内不见巫荡的身影,众多大巫师到来之后自然是三五成群地交头接耳,探讨着战事的发展,只是这些日子大家都在王城外训练自己的手下,消息并不灵通,所以也不知道外界的情况到底如何,讨论来讨论去也是没什么头绪,只能等巫荡过来跟大家解释。 片刻后,巫荡脸色凝重地走了出来。 嘈杂的声音陡然湮灭,诸多目光纷纷投了过去,乍一看到巫荡的脸色,不少人都心中一突,暗觉不妙。 果不其然,巫荡一开口便石破天惊:“巫圣大人们前些日子深入魔民腹地,与魔民强者血战,一战之下,三人重伤,就此陷入沉睡,唯有雄大人侥幸逃脱,不过短时间内也没有再战之力了。” 一语出满座皆惊,诸多大巫师都张大了嘴巴,仿佛被塞进去一个无形的拳头,怎么也合不拢,个个都震惊的无以复加。 难怪众人如此表现,在没有巫神的年代,巫圣便是最强者的代名词。 而整个蛮族总共也只有四位巫圣而已,前些日子听巫荡说四大巫圣都已出手,许多人还抱着一丝希望,指望四大巫圣能将那些什么魔民赶尽杀绝。 可今日听到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之后,众人才知道,魔民……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啊。 四大巫圣齐出手,三人重创,陷入沉睡,只有一人侥幸逃脱,短时间内也没了再战的力量。能将四位巫圣打成这样,魔民之中显然不缺堪比巫圣的存在。 连巫圣都不是对手,自己这些人数量就算再多又能如何?霎时间,不少人面色苍白。 巫荡环顾左右,声音拔高道:“不过几位巫圣大人的付出也并非没有价值。据雄大人传过来的情报,魔民那边最强的几个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所以这一次高层的战斗并非我们的失败。”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才猛地松了口气。四大巫圣亲自出手,这才是能接受的结果。 “几位巫圣大人要修生养息,魔民中的强者同样需要,而值此关键时刻,战争的最终走向将掌握在我们手上,我们若能趁此机会将其他魔民杀光,便能保全我蛮族诸部!可若是我们失败了,那这片大地将会沉底沦陷,所以我们只有一个选择----死战!” “死战!” “死战!” 大殿之中,众多大巫师齐齐高呼,热血沸腾。 巫荡满意地看着众人的表现,虚按了下手,这才让众人静了下来:“几位巫圣大人的付出让魔民的侵蚀步伐得以减缓,他们如今似乎以之前打下来的四部地盘为根基在构筑防线,而我们的任务,便是夺回这四部地盘,让他们没有立足之地。” “大人,具体要怎么做?”有人开口问道。 巫荡道:“都看一看吧。” 说话时,他大手一挥,巫力跌宕间,在大殿的上空忽然出现了一副以巫力构筑而成的庞大地图,地图之上,一大片触目惊心的殷红地带,让众人都瞧的神色一凝。 所有人都看清了,那是被魔民占据的四部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