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五十四章 绿魔之毒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五十四章 绿魔之毒

沙雅立足之地,一个沙魔忽然从地下探出身子,抱住受伤的沙雅直接遁地而走,眨眼不见了踪影。 等杨开再合身扑去的时候哪还有敌人的踪影? 神念放出,只感觉到地下属于沙雅的那股气息正在急速飞遁,很快深入地低深入,脱离了杨开的感知范围,让人望洋兴叹。 这沙魔的能力倒是让人头疼的很,杨开不禁皱眉。幸亏这些沙魔似乎神智比较低,否则单凭这特殊的能力就足以让蛮族束手无策。 沙雅已逃,杨开也无力追击,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显然是那些魔族察觉到动静,或者是收到了沙雅的命令朝这边包围,欲用人海战术拿下杨开。 黑暗之中,一团团黑影若隐若现,皆是如之前那个身材矮小的魔族一样,善于隐匿和刺杀的族群。 不过还不等他们准备妥当,杨开便已狞笑一声,如猛虎下山般扑进敌群中,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一团团血雾在空中爆裂开来,仿若一朵朵血花绽放,妖冶而残酷。 黑影们传递出惊慌的情绪,纷纷后退隐匿。 另有体型高大的魔族战士从四周的甬道中冲出,举起武器朝杨开发起悍不畏死的冲锋。 杨开端立原地,百万剑祭出,睥睨横扫之下,手上无一合之将,任何一个敢扑过来的魔族皆被斩成两截,鲜血内脏流了一地,洞窟之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 一番激战,杨开毫发无损,魔族却是死伤上百。 所有魔族都察觉到不对劲了,眼前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即便他们再无谓。也不敢轻易上前,只是个个面色惊骇地站在原地,警惕地望着杨开。 “上不上?”杨开宽剑斜挑。咧嘴道:“不上的话我要上了!” 魔族们不答。 杨开立刻动了起来,身形一晃。风驰电掣间在洞窟内游荡了一圈,等他再回到原地之时,百万剑上流淌下殷红的鲜血。 一道道身影扑倒在地上,无声无息。 杨开冷笑一声:“一群垃圾!” 话落之时,脸色忽然一变,面颊上居然浮现出一抹碧绿的色彩,失声道:“贱人,居然用毒。臭不要脸!” 那碧绿的色彩仿若活物一样,自杨开面上浮现出来之后,立刻朝他身体各处蔓延而去,眨眼的功夫杨开整个人居然变得绿油油的,连那头顶都冒着绿光。 杨开鼻子都气歪了。 “哈哈哈哈!”洞窟内响起了沙雅那丧心病狂般地大笑,声音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她到底躲在哪个地方偷偷观看,以杨开的神念之强竟也没法锁定,“绿魔之毒,虽不是最强的毒。但也是我魔族百族最诡秘难防的毒,小弟弟你死定了,或许你可以求我。让我把你变成奴隶苟活性命。” 杨开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刚才杀掉的魔族当中,确实有一个家伙绿油油的,看起来跟其他魔族有些不太一样。这么说来,那个魔族便是沙雅口中的绿魔了。 可是杨开根本没看到他有动手的痕迹,而且自己也根本没与那魔族有任何实际上的接触,这样居然都能中毒,绿魔之毒果然诡秘无影。防不胜防。 冷哼一声,杨开低喝道:“不好意思。我对破鞋没什么兴趣。” 沙雅的声音陡然一寒:“我会掌烂你的嘴,让你为自己的狂言付出代价。” “破鞋破鞋破鞋。你全家都是破鞋!” 沙雅不吭声了,估计被气得不轻。 四周毫无声息,不见一个魔族也没有沙雅的踪影,杨开撇了撇嘴,讥诮道:“你要再不出来的话我可要走了。” 依然没有回应。 杨开点点头,身形晃动,忽然消失在原地,说走就走。 等到确认杨开离去后许久,虚空中某处,沙雅才徐徐现身,依然浑身赤裸**,只不过再没有之前的柔弱媚意,反而满脸的怒容,浑身上下散发的寒气几欲要将火焰冻结。 那身材矮小的黑影魔族悄无声息地在她旁边现身,忐忑不安地道;“大人,就让那家伙这么走了?” 沙雅冷哼道:“你不想让他走?” 矮小魔族道:“他杀了我们不少人。”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将他留下来?”沙雅扭头问道。 矮小魔族一脸尴尬,心想连你都不愿意面对那样的狂者,自己这小身板又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刚才不小心被他打一拳,差点没被打死,怎么也想不明白,那看起来瘦弱的身躯中怎么孕育出那样霸道的力量。 “哼,中了绿魔之毒,除非转化为我魔族的一份子,否则他必死无疑,等着吧,他会回来求我的。”沙雅冷笑一声,面上浮现出一丝胜券在握的表情。 矮小魔族听了,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绿魔在魔族百族之中虽然没什么地位,属于魅魔一族的附庸,但他们的毒用来对付不是魔族的生灵却是一个大杀器,一旦被绿魔之毒沾染上,除非魔化为魔人才有一线生机,根本没其他办法解除。 那恐怖的蛮族既然已经中毒了,也没必要再继续逼他。 沙雅身形一晃,消失的无影无踪,矮小魔族瞧了一眼四周的尸体,微微叹息一声,开口道:“将这些丢进兽窟中!” 地底下立刻冒出来不少沙魔,一言不发地搬运着那些尸体,往兽窟内运送,显然是要将这些尸体当成那些魔兽的口粮。 …… “大人,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魔窟百里外,杨开悠一现身,十几个巫便震惊地望着他,四周的蛮族战士们也都张大了嘴巴,傻傻地瞧着。 一身绿,看起来别样的精致和新颖,连那头顶上都冒着绿油油的光芒,往人群中一战,别提多显眼了。 若是在别的场合,这模样非得要人笑破肚皮不可,可大家都知道杨开此前是去了魔窟刺探情报的,如今忽然顶着一身绿光跑了回来,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不测啊。 这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哪还有人笑的出来?一双双关切和紧张的眸子注视着他。 杨开是这支队伍的领袖,是众人心中的精神支柱,若是他发生什么不测的话,那这支队伍再没有人可以领导。在两族交战的战场上,一支没有人能领导的队伍,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或许魔族们只是一次小反扑,便能将三千人蚕食殆尽。 “一不小心中毒了。”杨开黑着脸,伸手一挥,将那几个准备靠近过来的巫们推了回去,“别靠我太近,搞不好会传染!” 传染…… 一听这话,那几个准备靠近过去的巫都纷纷本能地后撤几步,似又察觉这举动不太妥当,面色略有些尴尬。 “绿魔之毒?”雨忽然开口问道。 “咦?”杨开诧异地瞧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雨居然能一口叫破这毒素的来历和名字,显然不是瞎蒙的,而是真的知晓。可这事连杨开也是刚才知道的,雨又如何能够洞悉? 雨微微颔首道:“果然是绿魔之毒。” 露接道:“那就没救了。” 双胞胎姐妹你一言我一句,直接给杨开判了死刑,两双美眸可惜地望着他。 “你们是怎么知道绿魔之毒的?”杨开再次问道。 双胞胎对视一眼,雨道:“巫神殿中有一部典籍,记载了一些魔族的事情,信息很少,也不全面,不过那里面就有绿魔的描述,我们也是无意中看到的。” 原来是巫神殿。 杨开微微颔首,从青传承过来的知识中,杨开得知,魔民入侵在大片大地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换言之,这片大地的居民与魔民之前有过一些交道,虽说时隔几万年之久,时代变换之下基本无人记得那一次的战争情形,但巫神殿作为整个蛮族最重要的存在,里面有些关于魔族的记载也是正常的。 巫牛部中,年纪最大的那个老巫徒颤声道:“两位大人,巫牛大人中的这个绿魔之毒,果真没有办法解除么?” 雨和露同时摇头,雨道:“虽然没有办法解除,但你们也不用担心它会传染,绿魔之毒并不具备传染性。” 说话间,似是为证明自己所言,她竟上前去摸了摸杨开的脸颊,杨开皱了下眉,并没有躲避,待雨收回手后,果然没有半点沾染的痕迹。 这多少算是个好消息。 只是众巫们望着杨开的表情都如丧考妣。 杨开沉声道:“绿魔之毒中了之后有什么症状?” 雨摇了摇头道:“那典籍上记载的东西并不全面,只是稍稍提到几句,只知道像你现在这样浑身绿光,想要解除的话,只能被魔化成魔人,否则必死无疑,至于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露道:“大人,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么?我们可以替你转达。” 杨开失笑道:“我这还没死呢。” 露认真的道:“可若是你死了,那就没机会说话了。” 杨开点点头道:“我死不掉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现在感觉良好,还请大家放心。” 雨和露同时皱了皱眉,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