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七十八章 南蛮不灭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七十八章 南蛮不灭

剑光横扫一切,几个自恃实力不俗的魔帅被杨开破为两半,血肉横飞,而那剑气的余威更是清出一条宽大的地带,所有的魔族都粉身碎骨。 只有一个身材高大的蛮族屹立在那里。 他身上闪烁着巫术之盾的光芒,却依然遮挡不住他半边身子化作浓水的惨状,在杨开来此之前,他已凭借自身的巫术击杀了数十位魔将魔帅,生命之火疯狂燃烧,支撑着他残缺不全的躯体不倒。 两人四目对视,那人咧嘴一笑:“嘿嘿,巫牛……” “巫图……”杨开望着面前的大巫师,神色复杂。 就在几个月之前,两人在南蛮部的王城还有些冲突,这位巫图对他种种的挑衅和不服气,几个月之后再见,这位大巫师望着杨开的神情依然是那么的不善,隐隐有一种较劲的味道。 “我还以为你没来呢,原来你早过来了。”巫图嘿嘿低笑着,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半边身子都化作浓水的惨状,那是被黑耀爆发的时候腐蚀的。一根根骨头暴露出来,连那内脏都清晰可见,不断地消融,滴落在地上。 “我刚到。”杨开轻轻颔首。 “很好!”巫图依然保持微笑,痛楚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反而变得比以往更加清醒,神色严肃道:“这几个月,死在我巫图部手下的魔族有七千多人,你呢?” “不如你。”杨开回道。 巫图大笑:“那就是我赢了!哈哈哈哈!” 他还记得当初离开王城之前与杨开之间的赌约。 杨开点头道:“确实是你赢了。”顿了一下道:“还能撑得下去么?” 巫图摇头道:“不行啦,我这样子你也看到了,而且我的族人都已经死光了,巫图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也该去找他们了。” “走好!”杨开点头致意,伸手扶胸。 巫图抬起骷髅手回礼,忽然厉声道:“去找巫王大人!南蛮部不会灭亡!” 言罢,他转过身,迈动大步,朝魔族最密集的区域冲去。生涩而拗口的咒言响起,巫图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好似一团火焰,将他熊熊包裹。 生命献祭! 这是禁术。是所有巫术都禁止轻易施展的巫术,可是在这一刻,巫图却用它绽放出了自己生命最后的光彩。 在这上古时代,所有的蛮族都相信死后会回归蛮神的怀抱,灵魂去往巫神殿。死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终点,而是另外一种开始。 唯有一种人没有这个资格,那便是施展了生命献祭禁术的巫师们。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巫们就算身死道消,也不会轻易施展出这样的禁忌之术,一旦施展,便意味着他失去了回归蛮神怀抱,灵魂投入巫神殿的资格,这几乎是无法容忍的事。 可面对侵入家园的魔族们,巫图已别无选择。就算从今以后成为孤魂野鬼,就算被蛮神抛弃,他也要为族人贡献出最后一点力量。 不明真相的魔族们朝他包围过去,巫图哈哈大笑着,任凭那些锋利的武器劈砍在身上,可那燃烧起来的生命之火却是越来越旺盛。 围聚在他身边的魔族们终于发现了不对,想转身逃走的时候已经迟了。 一声爆响,仿佛有人点燃了一支绚烂多彩的烟花,巫图整个人爆为一团血雾,那些围聚在他身边的魔族们也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方圆百丈范围内。肃清一空! 杨开此时已经朝战场正中心冲去。 他感应到那边有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巫王荡的气息,只是气息萎靡不振,显然巫荡的状态也极为不妙。 南蛮部在黑耀爆发之后本就只剩下几万人。如今被魔族一番冲杀人数更是骤减,一个个蛮族战士倒下,失去了战士们的保护,那些巫们也难以发挥出自己的作用,身形相对孱弱的他们纵然施展出最精妙的巫术,也抹不平人数上的巨大差距。 不断地有大巫在绝境之下唱响了生命献祭的咒言。不断地有人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力,拖着数量不等的魔族同归于尽。 零零散散的蛮族们被屠杀一空,只有汇聚在最中心的上万人还保持着井然有序的节奏,各种巫术将他们染的五颜六色,每个人都抱着视死如归的神态与魔族血拼。 防线一步步地收缩,上万人也急速减少。 杨开的横空杀出,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吃惊,就连那些魔族都怔怔地瞧着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杀出一条血路,与被包围的蛮族汇合。 冲进最里层,杨开很快看到了巫荡。 “大人!” 巫荡一只眼睛眼睛瞎了,往外流着浓水,面目可怖,他的状态确实很糟糕,与巫图一样都被黑耀侵蚀了身子,他的身边围聚了另外几个大巫师,一个个比一个模样凄惨。 巫荡抬起独眼,发现是杨开之后,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你怎么也来了。” 杨开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连忙解释道:“巫牛部没来,我自己一个人来的。” 巫荡闻言,立刻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不住地颔首道:“好好,很好!”说话间,从怀里取出一截木雕般的东西,那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雕刻而成,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巫荡却将他视为珍宝,郑重至极地塞到杨开手上:“这是我南蛮部的圣物!带着它,离开这里,南蛮部不能灭亡!” 蛮族之中,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圣物,这些圣物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并不是什么珍奇的宝物,但是圣物却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持有圣物者,甚至能号令整个部落。 一般情况下,圣物都掌握在部落最强大的巫王手上。 巫荡是第六巫王,南蛮部的圣物怎么也不可能流落到他这里,此情此景唯有一个解释其他的巫王都已经死了! 巫荡是南蛮部最后一个巫王,只是他知道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在场之中,杨开是唯一一个完好无损的大巫师,南蛮部的圣物只能交给他,巫荡别无选择。 “你能做到么?”巫荡抓着杨开的手,凝肃地望着他。 杨开点头,做出承诺:“南蛮部不会灭亡!” 巫荡露出一丝微笑:“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回光返照一般,他重新恢复了杨开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气势,巫王的力量在体内瞬间苏醒,沉声道:“我们会制造机会让你逃离这里,离开这里之后,带着你的巫牛部去找其他的大部落靠拢,告诉他们我南蛮部今日的遭遇,让他们引以为鉴。” 杨开张了张嘴,很想告诉他这边还有一个魔圣,巫荡恐怕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魔圣的手笔,所以才会对制造让杨开逃脱的机会这么报以信心。 若是知道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过杨开没有说,若是有可能的话,他甚至愿意用小玄界将剩下的人全部带走。 但是即便他有这个心,也没办法做到,因为入目所见的所有蛮族,都如巫图一样被黑耀侵蚀,身子正在慢慢的融化,就连实力最强大的巫王也不例外。 他动用小玄界,能带走的只是一滩滩浓水。 加持在他们身上的生命锁链并不能挽救他们的性命,只是能让死亡推迟一些罢了。 他攥紧了手上的圣物,从未有过的严肃,沉声道:“南蛮部会在浴火之中重生,我保证!” 巫荡大笑,忽然又问道:“雨和露……” “她们都很好。”杨开回道,“战争让她们成长很多,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晋升大巫师了,大人有什么话要我转达的么?” “不必了!”巫荡摆了摆手,“她们知道自己的职责,无需我来操心。”深吸一口气,他开口道:“准备好了么?” 杨开点头。 巫荡立刻一挥手,一道闪电忽然从他手上****而出,眨眼之间化作一条电蟒,栩栩如生,轰进了前方的魔族之中。 刺啦刺啦的声响传出,魔族们一片人仰马翻。 电蟒游走,为剩下的南蛮部指引了前进的方向,大巫们的咒言和战士们的呐喊交织成悲壮的乐律,所有残存的族人以巫荡为中心,凝成了一股绳,向前方狠狠钻去,似要钻出一条生路来。 切豆腐一般,就算是面对十几二十倍于自己的敌人,蛮族这边也是势如破竹,迅速朝前推进。 可惜这样的势头没办法保持太久,当几位魔王联袂而来的时候,南蛮部前进的步伐被挡住了。 巫荡凭空飞起,一身巫力疯狂跌宕,以一己之力迎向那几个气势汹汹的魔王,同时冲杨开低喝道:“想办法走!” 他已无力给杨开提供更多的庇护,能不能逃出生天就要看杨开自己的努力了,尽管希望不大,但他还是拼尽了全力。 杨开冲他点头,无意在这里多暴露什么。 自踏入这片战场到现在,他便感觉有一双目光正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 不需要去确认,他便知道那目光的主人是魔圣莫多。 所以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魔圣到底有多强大他还没领教过,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对手,若真引得魔圣出手,自己不一定能够逃离此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