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八十章 诅咒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八十章 诅咒

今天一更,一会要去拿药,胃病治了两个月还没好,每天两大杯中药喝的我********。 …………………… 莫多来到这片大地的时间并不长,但对这些异族人的手段却是了若指掌,忽然发现有一个家伙居然动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居然能轻易击杀一个实力不俗的魔王,莫多自然很感兴趣。 所以他亲自出手了,他想将这个异族人擒住,然后好好研究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 当他忽然出现在杨开面前的时候,便毫不客气地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面前的异族人,强大的神念肆无忌惮地朝对方罩去,似要里里外外将他看个仔细。 可结果却让莫多有些震惊,因为即便是自己,居然也刺不进他的识海深处,这个异族人的识海总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力量防护,那力量之强连魔圣都有些束手无策。 真是个古怪的家伙,莫多的兴趣愈发浓郁,开口道:“你叫什么?” 杨开维持着龙化的造型,警惕地盯着眼前的青年,尽管第一次见面,可杨开还是知道他的身份,因为这一双目光给他的感觉很熟悉,那是一直关注着自己的目光。 他敏捷地从巨坑中跳出,站在距离莫多十丈远的地方,拍了拍手,咧嘴笑道:“你大爷!” 话落之时,杨开立刻动手,双手一拍一拉之际,一道巨大无匹的月刃便已成型,轰隆隆地朝莫多斩了过去。 “咦……”莫多皱了下眉,露出意外的神色,不过更多的却是惊喜,他没有闪避,反而探手朝那漆黑的月刃抓了过去,似是想亲身感受一下。 月刃切过他的大手,将他半截手臂放逐到了虚空之中。伤口之处立刻血流如注。 莫多的表情更加兴奋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新奇好玩的事情,不但没有因为伤疼而退缩,反而朝前走了一步。 杨开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如期而至。在施展出月刃之后他便朝莫多扑了过去,正迎上莫多靠前的身体。 两只龙爪化作漫天爪影,瞬间便将莫多笼罩。 嗤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莫多身上鲜血狂飙,身子很快支离破碎开来。 短短三息之后。魔圣莫多竟死于非命,化作一摊烂肉。 远方正朝这边观望的魔王们傻眼了,怔怔地望着这一幕,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扔到这边瞧个清楚。 魔圣莫多……死了? 这怎么可能?而且杀死他的并非是异族人的王者圣者,甚至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默默无闻的家伙。 杨开也有些失神,当这个莫多在自己眼前现身的时候,他便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这绝对是一个堪比大帝的存在!因为那种气息,唯有大帝才能流露出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居然被自己三拳两脚给杀了? 没有丝毫惊喜。反而有些不安。 他很快意识到不安来自何处,因为本应该死掉的莫多居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身后,仿佛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只是幻觉而已。 可杨开知道那不是幻觉,因为触手的感觉和鲜血的飚飞都是如此真实,若是幻觉的话他没道理感受不到。 站在他身后的莫多张开双臂,指尖魔气飞绕,迅速合拢,化作一座囚笼,似要将杨开生擒活捉。 杨开怎会坐以待毙?面对一个堪比大帝存在的强敌,他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杀手锏。 叮……地一声轻响。一口古朴的小钟出现在手心上,那钟声表面铭刻着山川大河,鸟鱼走兽的种种图案,通体弥漫着一股洪荒的气息。 山河钟! 虽然以杨开现在的实力御驶这样的帝宝还稍显吃力。但这确是他能用出来的最强的手段了。 钟响之时,莫多眉头一皱,十指之间释放出来的漆黑魔气竟往地一缩,险些形成的包围圈瞬间露出一个缺口来,杨开反应也是极快,立刻从那缺口之中跳出。转过身时,将手上的山河钟往下一抛。 小钟滴溜溜旋转,急速变大,当头朝莫多罩下。 莫多抬头仰望,有心逃遁,可惊愕地发现在这小钟笼罩的范围内居然一切都被封锁,凭他的实力想要离开也要费一些手脚。 不等他施展什么手段,山河钟轰隆一声将之镇压。 杨开神色冷峻,冲上前去,猛地一拍山河钟。 咣…… 巨响之声传出,肉眼可见的音浪以山河钟为中心,轰然朝四周扩散,那几个准备过来援手的魔王们被这音浪一冲,竟纷纷如折翼的鸟雀,满脸惊愕又惶惑地朝地上落去,实力稍微弱一些的更是口喷鲜血,如遭雷噬。 而那些还在巨坑之中围剿南蛮部的魔族们,根本无法承受山河钟的恐怖威能,不管是普通的魔族还是魔帅魔将,纷纷在音浪席卷之时化作齑粉。 一声钟响,灭敌上万。 杨开却没有半点欣喜,因为被镇压在山河钟内的莫多居然直接爆为一团血雾,而他心中那种不安愈发强烈。 “有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蛮族!” 莫多的声音诡异地从身后传来,中气十足,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他就像是拥有不死之身一样,爆成血雾也能恢复如初。 “我是你大爷!”杨开收回山河钟,转身瞧着莫多,目光带着审视。 莫多不以为意,或者说不屑与他做什么口舌之争,而是认真地打量杨开,片刻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饶有兴致地道:“你来自哪个世界?” 杨开所施展出来的手段,所拿出来的宝物,明显不是蛮族能够拥有的,他想当然地认为杨开与魔族一样,都是来自别的大世界。 杨开却答非所问,嘴角含笑道:“原来你不过是外强中干。” 两轮交手,他终于瞧出了一点端倪,眼前这个魔圣莫多,确实是大帝级别的存在。可如今的他,却发挥不出大帝的本事,否则自己就算恢复全盛时期也休想在他面前掀起波澜。 鲍奇说的没错,莫多从魔域进入这里,肯定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所以他的实力打了些折扣,而之前弄出来的黑耀灭世,也绝对让他消耗不小。 此时杨开面对的,只是空有大帝底蕴却发挥不出全部力量的家伙罢了。 这一点跟他现在的处境有些相似。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莫多认真地望着杨开,仿佛只是在跟他闲聊,而是是仇人见面。 杨开道:“我是巫牛,南蛮部的巫牛!” 莫多摇头,朝杨开伸出一手:“来我这边,蛮族能给你的东西,我也能给你。我还可以带你去见识更多的大世界,这是蛮族无法给你的。” 杨开不屑地冷笑,龙爪指着他道:“带着你的族人滚出这片土地,否则你们将会灭亡!” 莫多叹了口气,收回手,目光投向那巨坑,淡淡道:“那些还在垂死挣扎的便是你的族人,他们已经快要灭亡了,你的威胁毫无意义。” 杨开狞声道:“我会为他们报仇,今日南蛮部三十万阵亡,他日魔族也会付出同等的代价!” 莫多微笑道:“可你没这个机会,我站在这里,你走不掉的。” “我想走,你留不住!”杨开咧嘴微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獠牙。 莫多不再多言,体内的魔气开始翻滚,显然是失去了耐心。对他来说,杨开的出现只是一个新奇,邀请他加入魔族也是想研究他的力量而已,既然不答应,那就只能毁去了。 微微抬起手指,指尖上一个漆黑的能量球忽然出现,滴溜溜地旋转着,随着莫多魔力的注入,那能量球转动的越来越快,虽然体积不见增大,但威能却是节节攀高,传递出极为耸人听闻的气息。 他轻轻朝杨开所在的方向一点,指尖处的能量球便忽然飞射了过来。 杨开没有躲闪的意思,只是保持着微笑。 莫多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当那能量球即将击中杨开之时,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动跌宕出来,杨开的身影骤然消失不见。 “空间瞬移!”莫多脸色微变,忽然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抬手朝那边的虚空拍了过去,这一击看似平淡无奇,却似乎能破空虚空的阻隔,轰击在那神秘的地带。 隐隐地,莫多听到一声闷哼,紧接着那巫牛的声音响彻天地。 “魔族会为今日的诡计付出代价,所有魔族将生活在惶恐和不安之中!” 声音消失,莫多已经把握不住那巫牛的痕迹,唯有他留下的话语在耳边回荡,仿佛一个诅咒。 莫多的脸色微沉,好一会才轻轻地哼了一声。 若是他巅峰时期,就算对方刚才施展出瞬移的手段,他也能将之从虚空中拽回来。但事实确实如杨开所料,他如今空有魔圣的底蕴,却无法发挥出魔圣应有的实力,对于一个能够施展出空间瞬移的敌人根本束手无策。 杨开临走之前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包括那十几万魔族,包括还活着的几百蛮族。 巫荡浑身浴血,以一己之力独战几大魔王,身体上下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手臂和大腿更是缺了一个。 他的身边,也只剩下寥寥可数的蛮族依然屹立不倒,但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听到杨开的声音,巫荡露出一丝微笑,在最后的时刻点燃了生命之火,施展出了生命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