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八十五章 巫王 -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八百八十五章 巫王

大巫瞧了众人一眼,露出一副大有深意的笑容:“南蛮部会灭的。” 雨皱了皱眉,忽然心中一沉,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心中冒出来的念头让她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露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姐姐拉了一下,也闭口不言了。 雨走了回去,径直地来到蝶面前,低声道:“你逃不掉么?” 在场众人中只有蝶的实力最强,是大巫师的境界,若说有谁能够逃离此地的话,蝶的可能性最大。可是自从被抓之后,蝶便一直安静地待在这里,没有任何要逃跑的意图。 蝶闻言摇了摇头。 “你不是浮游部的人么?最擅长隐匿了。” 蝶道:“可我只是个大巫师,这里有五位巫王。” 雨无言以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蝶根本不可能有逃出这里的希望。 雨道:“我们会被他们吃掉的,必须得有人逃出去找巫牛大人!” 蝶轻声道:“他会来的,我们也不会被吃掉。” “可是……”雨面色焦虑,刚才那个大巫的话让她意识到了一些事情,巫牛部两万多人被关押在这里,并非只是因为他们与魔王混迹在一处,而是因为食骨部把他们当成了囤积的食物。 十几万食骨部族人汇聚在这里,肯定要吃要喝的,但这兵荒马乱的世界哪有那么多食物?巫牛部两万人可是送上门的美食。 所以那个大巫才会说南蛮部会灭。 “这不是来了么?”蝶忽然朝前方努了下嘴,微微一笑,似乎早有预料的样子。 雨露等人连忙转头看去,下一刻眼前一亮。 只见在那高台之上,巫牛大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横在了鲍奇和巫池面前,一手抓住了巫池持刀的右手。 突兀地出现一个人,让食骨部十几万族人也愕然了一瞬,巫池更是面色大变,本能地催动巫力抵挡,却发现被束缚的右手根本挣脱不得。 抬头望去时,面前那个让他寝食难安夜不能寐的面孔印入眼帘。 “是你!”巫池咬牙低喝,神色陡然狰狞。 “巫池你老了啊。”杨开淡漠地望着他。 巫池闻言,面皮一跳,厉喝道:“你对我用了什么巫术?” 今日的巫池比起大半年前的巫池,确实苍老了许多,大半年前杨开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时候,巫池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可是今日再见,瞧着好似老了十几二十岁。 这对一个巫王来说是很不寻常的事。 不过中了岁月如梭的巫王却是例外。 岁月如梭是岁月大帝的神通,本就有操控时间流逝的威能,在苍南村外杨开以下品大巫师的境界催动岁月如梭印,巫池中招,尽管没有致命,却也受到了一些影响,这苍老的十几二十岁便是岁月如梭留下的痕迹。 巫池不知道这是什么巫术,每每想起就惊悚不安,心中的仇恨却越来越浓。 “你不了解,也无需了解!”杨开淡淡地回应,来自十几万年之后的大帝神通,眼下这个世界的巫王们又如何能够理解?他一用力,巫池便忍不住蹬蹬地往后退出几步。 “鲍奇是我的人!”杨开目光直视巫池,“他不应该承受这样的折磨!” “大人!”鲍奇强忍着身躯的颤抖,轻声喊了一声。他本以为自己必定会死在这里,可是杨开的出现却让他看到了生还的希望。 尽管此地有五位巫王坐镇,但他相信巫牛大人能够救出自己,那是一种本能地直觉,鲍奇对此深信不疑。 杨开点点头,手上光芒一闪,点在鲍奇的身上,捆缚住鲍奇的巫术一下子崩散开来,让他重获自由。 “你怎敢放了他!”巫池怒喝一声,为了擒拿这位魔王,食骨部这边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这个巫牛一来就把人给放了,简直是没将食骨部放在眼中。 “张嘴!”杨开没理会他,而是冲鲍奇吩咐了一声。 鲍奇老老实实地张开嘴巴,下一刻,便有什么东西从杨开手中投来,射进他的喉咙中。 “炼化。” 鲍奇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催动力量炼化入腹之物,立刻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蔓延全身,让痛楚大大减少,尤其是化为白骨的手臂处,更是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这情景简直让巫池气炸了肺,他面色阴沉地望着杨开,也不急着动手,只是冷笑不迭地开口:“巫牛,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才是。” “谢我什么?”杨开抬眼朝他望去。 巫池一催体内的巫力,一股极强的其实立刻蔓延开来。 杨开挑眉道:“哦?中品巫王了,真是要恭喜你了。” 巫池道:“若没有你,我巫池不可能这么快就晋升到中品巫王。”上次在杨开手上吃了大亏,虽然受伤不轻,但巫池也是知耻而后勇,疗伤期间竟隐隐有所感悟,而这一段时间来与魔族不断地战斗血拼,一举让他的实力得到了突破,从下品巫王晋升到了中品巫王。 “不用客气,这是你自己的努力。”杨开微微一笑。 巫池脸色扭曲了一下,这样的回应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当下厉喝道:“巫牛,南蛮部已经灭亡,你若想活命的话,最好识趣一点!” “南蛮部没灭!”杨开神色凝肃,“南蛮部还有我,还有我的部下。” 巫池大笑:“就凭你一个大巫师?南蛮部的巫王们都死光啦,没有巫王,部落就没有存在的资格,这事难道你不知道?” 蛮族之间常有互相吞并的事情发生,就比如苍南村,若不是杨开横空出世,等老村长死后,没有巫守护的村子很快就会被其他村落吞并。 放眼到各大小部落中也是如此。 一个大部落存在的最重要的标准便是要有一位巫王坐镇,没有巫王的的大部落就失去了立足之本。 “有巫王就行了?”杨开说话间闭上了双眼,“那就如你所愿。” 再睁眼之时,眸中精光肆意,一股极为雄浑的气息忽然自他体内弥漫而出。 巫池面色一变,本以为杨开是要冲他下手,他巴不得这样,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毫不犹豫地反击,以报之前的仇怨。 可恨快他便惊愕地发现,杨开并没有要与他动手的意思,只是他体内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凶猛,转瞬间就超过了大巫师该有的水准,直朝巫王逼近。 “这是……”巫池不禁有些傻眼。 话音没落,杨开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了一大截,冥冥之中,似有什么桎梏被打破,让杨开的境界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巫池的眼珠子颤抖起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巫王,也就这样……”杨开冲他咧嘴一笑。 不远处被关押的巫牛部两万人在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忽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个个激动的无以复加,雨露尤其如此。巫王,南蛮部还有一位巫王!那便意味着在这场两族大战之中,南蛮部还有自主的权利,不必依附于其他大部落或者成为那些大部落的附庸。 欢呼声很快被镇压下去。 几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高台四周,分成四角将高台包围,个个都修为深幽,流露出巫王的气息,他们都是坐镇在苍耳山谷的食骨部巫王,之前不愿意现身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杨开不过一个大巫师而已,巫池能轻易处理的掉。 可是当杨开莫名其妙地晋升到巫王之后,他们不得不现身了。 其中一个光头巫王的气息最为强大,比其他人似乎都要高出一截,他目光威严地望着杨开,开口道:“我从来没见过晋升过程如此轻松的巫王。” “那说明你的眼界太浅短了。”就算是面对一个修为高出自己两个小层次的上品巫王,杨开也是面不改色,侃侃而谈。 “传闻你得到了蛮神的眷顾,我本来不太相信,看样子确实有些可能。”光头巫王上下审视着杨开,仿佛要将他从里到外看个透彻。 “大人听说过我?”杨开有些意外。 光头巫王瞧了巫池一眼,道:“以弱胜强,打伤巫池的人,我自然有些了解。” 巫池的脸色变得难看,怨毒地盯着杨开不放,仿佛还未愈合的伤疤被人揭开撒了点盐。 “不过……”光头巫王继续道:“就算你临阵突破了巫王也没有意义,你们南蛮部已经灭亡了,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 “我还活着,我的部下两万人也还活着,我们可以重建南蛮部!”杨开沉声道,“大人说话不要这么武断。” 光头巫王摇头道:“南蛮部的圣物都丢了,你……你从哪弄来的?” 他的目光忽然盯着杨开手上抛来抛去的一截木雕,这样类似的木雕食骨部也有一个,不过掌握在巫圣大人手上,即便他是一个上品巫王也没资格接触。 圣物是每一个大部落权利的象征,大多数族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象征而已,可只有少数巫王们知道,圣物还有许多其他的妙用。 能够得到圣物,对一位巫王的修行有巨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