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一十一章 一物克一物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一十一章 一物克一物

羊泰对那岁月果似乎很感兴趣,这时抛开了龚刖待在杨开身边,旁敲侧击杨开那位“朋友”的身份。 杨开自然不会如实告知,话题被巧妙地转开,羊泰也不好表现的太过急切,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悻悻走开。 场面顿时静谧下来,七人都在打坐休息,等待夜晚的到来。 一缕缥缈无痕的神念忽然朝杨开延伸过来,紧接着杨开便听到了花雨露的悄悄传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她虽是一介女流,但身为百花宫宫主,自然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女孩,杨开之前的表现让她瞧出了一些端倪,所以才会悄悄询问。 杨开不动声色地回应:“进了那上古洞府,不要离开我三丈之内。” 花雨露微惊:“真有问题?” 若无问题的话,杨开也不会这般叮嘱她了,可她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什么,不免心中狐疑。 杨开道:“多年之前四季之地开启一事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花雨露回道:“听说过,我还听说杨师兄你在那里面炼制出了太妙丹。” 四季之地并不是小秘境,那是岁月大帝遗留下来的一处行宫,每一次开启也都只有南域最出色的道源境武者们才能进入其中历练,每一次都能带出很多好处。 最近的一次四季之地闹的沸沸扬扬,一则是因为杨开在其中炼制出了太妙丹这种逆天灵丹,让杨开名声大起,二则是因为四季之地中走出来一只上古圣灵----凶兽穷奇! 圣灵出世,没人能不在意,更何况那还是一只在上古时期也以凶残闻名的凶兽。据说那只穷奇乃是岁月大帝当年的坐骑,大帝陨落之后,穷奇便一直在岁月神殿中沉睡,直到最近一次四季之地开启,它才从中走出。 随后的几年时间,南域强者们多有提心吊胆,唯恐这穷奇为非作歹,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穷奇从那之后便再也杳无音讯,不知所踪,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对穷奇的关注也就逐渐减弱了。 花雨露也是因为几次三番领略了杨开的强大,这一趟又要与他结伴探索上古洞府,所以刻意打听了一下杨开的事情,对当年四季之地的一些情报也有所了解。 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她就已是帝尊境,而杨开不过只是初入道源,可如今的杨开竟能与她平起平坐,她甚至还要仰仗对方以策自己的安全。 一番对比之下,花雨露心情莫名的复杂。 “我在四季之地中曾经碰到过一个龚家的后人,在那里与他一人得了一枚岁月果。”杨开回道。 花雨露讶然道:“你们运气真好。” 杨开轻笑道:“世人只知岁月果能延年益寿,却不知岁月果分有两种,其中一种确实能够让人延年益寿,可是另外一种却有毒性,若是误食的话,会让岁月流逝,迅速苍老,两种岁月果表面上看毫无差别,效果却截然相反。” “有这事?”花雨露微惊,她虽是帝尊境,但对药理还真不太理解,不过想想杨开当时连太妙丹都能炼制出来,肯定在丹道之上造诣不凡,对岁月果自然不会陌生。 他说自己与那龚家后人一人得了一枚岁月果,以他对在药理上的造诣,肯定会选择那枚延年益寿的岁月果。换言之,龚家的后人将有毒的岁月果带回去了。 搞不好龚家有什么人深受其害…… 不过这事不太可能,因为龚家的人就算不知那岁月果的厉害,肯定也会先找人炼制成丹的。而帝丹师必定对岁月果有所了解,真要是如此的话,龚家应该对岁月果的情报应该了如指掌。 可是龚刖刚才之言…… 一念至此,花雨露心中一惊,立刻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当然,这只是我的怀疑,这位龚老家主似乎一直在闭关苦修,说不定对族中发生的事并不了解,不过万事小心为上总是没错的。” 花雨露深以为然地颔首,不再与杨开多做交流,免得被旁人发现什么。 断了与花雨露的联系之后,杨开微微抬眼朝另一人瞧去,如果他的怀疑真的没错的话,那此人也有问题! 今夜是个无月之夜,漫天繁星,璀璨闪烁,可在南沼之中却欣赏不到这幅夜景,笼罩在大地上的毒障将一切都遮掩住了。 众人等到三更时分的时候,忽然都察觉到了什么,齐齐睁开了眼睛。 “嘘……”羊泰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大家稍安勿躁,然后收敛了一身气息,更运用上了隐匿的法门,若不用肉眼去看的话,只怕谁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花雨露和武匡义明显也都知道会发生什么,纷纷与羊泰一样隐匿起来。 其他几人照葫芦画瓢,收了一身气息。 沼泽地中的水坑内泛起了水泡,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沼泽下方窜出来一样,而在众人的感知之中,确实有生命的气息从极深的位置上升。 等不多时,一个几尺长的身影忽然印入众人的眼帘中。 那是一只看起来有些像是鳄鱼又有些类似蜥蜴,怪模怪样的东西,生有八爪,长长的尾巴,头顶上两只大眼睛像蛤蟆一样高高鼓起,爬动之时口中长芯吞吐,仿佛毒蛇在寻找猎物,不仅如此,它们身上还散发着一种难闻的气息,令人嗅之欲呕。 这东西长得其丑无比,两个女性纵然修为超绝,也难免露出厌恶的神色,羊泰倒是津津有味地瞧着,好似它们是什么可口的美味一样。 越来越多的怪物从水坑之中爬出,络绎不绝,连绵不断,初始还是几十上百只,很快便铺天盖地。 在场的帝尊境们竟没一个认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应该是一种妖兽,因为身上都有妖气的痕迹,可实力并不强大,顶多也就是五六阶的水准,有一些可能连内丹都没凝练出来。 这样的妖兽,在场任何一人都能随手灭掉一大片,谁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如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几人这一路赶来虽然没有遇到过凶险,但也察觉到这沼泽下方隐藏了许多凶残的妖物。 它们唯一的优势便是数量庞大。 这些怪物从沼泽下方爬出来,目标一致地朝前方那毒障行去,攀爬的路上传出沙沙的声响,让人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很快,排头的一些怪物抵达了毒障前方,在杨开等人密切的关注下,这些怪物吐出长长的舌头,一卷一收,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那连帝尊两层境都能毒毙的毒障,竟被这些怪物吞入了腹中,而且吞噬之后还安然无恙。 它们竟是以这毒障为食,而且毒素越强的毒障对它们来说越是美味可口。 一只怪物只能卷走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毒障,而且还会得到四周毒障的迅速补充。 但事成千上万,几万十几万呢…… 一条条舌头吞吐间,挡在前方的毒障竟是肉眼可见的变得稀薄起来,纵然有四周毒障的迅速补充,也抵挡不住这些怪物的吞噬。 越来越多的怪物朝毒障内部行去,它们所过之处,竟为众人逐渐开辟出一条可供安全前进的道路。 几个第一次看到这情况的人都露出恍然之色,这才明白白天的时候羊泰所言何意。 天生万物,确实一物克一物,若非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这些只有五六阶水准的妖兽居然能吞噬掉连帝尊境都无法抵挡的毒障? 而且听羊泰之前所言,这些妖兽似乎并非是每一夜都出动,好像还有特定的时间才会如此,要不然羊泰也不会说大家正好赶上了。 那上古洞府能被发现,简直就是个奇迹,种种巧合缺一不可。 不过若非如此,那上古洞府也不会遗留到现在,真要是很容易就被发现的话,早就被人捷足先登。 虽然夜色正浓,也没有丝毫光亮,但众人实力不俗,夜色也阻碍不住他们的观察。 白日挡在他们前方的毒障,在这密密麻麻的妖兽面前逐渐变得稀薄,逐渐通往更深处。 不过羊泰没有动,其他也不敢随意乱动,都在静静地等候着。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左右,眼看着天都快亮了,羊泰这才忽然低喝一声:“走!” 话落之时,他第一个催动帝元朝前飞驰而去,顺着那些妖兽开辟出来的通道,一路往内。 早有准备的龚刖和沈冰茹立刻跟上,武匡义和方浊位置较好,第二批冲了进去,距离领头的羊泰不过十几丈距离。 杨开与花雨露又落在了后面,杨开推了她一把,让花雨露走在前方,这个举动让花雨露心中微暖,安全感大增。 七人这边一有动作,立刻惊动了那些正在吞噬毒障的妖兽们,它们一改之前安静的伪装,竟都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叫声,传音传入耳中,犹如金铁摩擦,挠的人心慌神乱。 不但如此,还有一些妖兽从地面上高高跃起,吞吐着舌头朝几人卷来,看那架势似乎是将众人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