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二十章 魔念破空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二十章 魔念破空

众目睽睽之下,羊泰狠狠地撞上了那血色大门。 这一撞他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对己身更没有做任何防护,所以下场如何几乎可以预见。 只听碰地一声响动,羊泰也如之前的武匡义一样,直接爆为一团血雾。 可他的鲜血和碎肉却不像武匡义那样散乱无章地糊在门上,而像是具有某种生命,在半空中缓缓蠕动,逐渐汇聚到一起重组起来。 刚刚如释重负的众人再一次提心吊胆,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但每个人心中都涌起极为不妙的感觉,杨开的感觉优胜,他能从羊泰爆成的血雾当中感受到丝丝魔性,那是一种让他极为不舒服的气息,仿佛再一次进入了上古的世界,再一次直面魔域中的强者。 眨眼功夫,那一团血雾便定型了。 “这是……”龚刖瞪大眼睛,低呼了一声。 “魔文!”杨开咬牙低喝,心中的不安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 那定型的血雾此刻所化之物并非别的,正是羊泰之前施展出来那神通时暴露出来的魔文。血色魔文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推动之下,轰然砸在大门之上。 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由羊泰浑身血肉精华组构而成的魔文血祭在门上会有什么奇效,但羊泰既然这么做了,那肯定是有一些把握的。 光芒大盛,耀的人几乎睁不开眼帘,就在众人失去了视野的时候,一阵咔嚓嚓的声音忽然响起。 每个人都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这声音到底是什么之后,俱都脸色苍白。 血色大门被打开了! 持续那么长时间的血祭,虽被杨开中断,但在羊泰拼死一搏之下,终于成了压实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论那里面有什么东西,都将在下一刻呈现出来。 杨开在这一瞬间将目力运到了极致,总算看到一点端倪。血色大门确实被打开了,但紧紧只是露出一道缝隙而已,并没有完全开启,大门之上的诸多禁制和纹路似乎依然在产生作用,生出一种与那魔文相反的力量,阻止大门的开启。 就在这时,杨开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大门的缝隙之中飞脱出来。 光芒散去,大门也重新合拢,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之前的一切仿佛都只是幻觉。 所有人都惊魂未定,面面相觑。 不过很快便有人注意到了一点异常。 “那……那是什么?”沈冰茹声音有些颤抖,指着大门前悬浮的一物开口问道。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由神色一凛。 不知何时大门前居然漂浮着一粒绿豆大小的黑芒,它实在是太小了,而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散发出来,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更何况这里的光线本就不太好,沈冰茹也是机缘巧合才有所发现。 那黑芒仿若一团死物,静静地漂浮在那里,没有任何异常。 杨开神念扫过之时却是脸色大变,低喝一声:“魔念,诸位谨守心神,莫要被它侵蚀,若被侵蚀,定会入魔!” 一语出,众人面色大变,可杨开刚刚才从鬼门关中将他们几个给救出来,所以纵然不解也几乎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全都封闭识海,守护心神。 “杨兄,魔念……是我等所知道的那种魔念么?”方浊开口问道。 他口中的魔念,是指武者在修炼之路上所产生的种种杂念,种种能够影响修炼的念头,贪婪,美色,嫉妒,仇恨……皆属魔念,在某些时候可能让人走火入魔。 杨开摇了摇头,如临大敌地望着那一团黑芒,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在千幻梦境之中的种种经历,然后开口道:“有一方大世界叫做魔域,那里的生灵自称魔族,在古老的年代中几度侵蚀星界,上古先贤将他们打退了,击杀了不少魔族的强者。但是魔族的特性很诡异,生命力及其顽强,有一些东西是很难灭杀的,纵然是那些上古先贤也无法彻底消灭,所以只能将之封印起来。我不知道这血色大门内封印的是什么,但是这魔念正是从门后面逃出来的,而魔念,则是魔族强者的残魂。” 他刚才看到从门后跑出来的东西,正是这一团黑芒。 几人听在耳中,都显得疑神疑鬼,魔域这个名称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他们好歹也是帝尊境,修为超绝,不敢说洞悉天下机密,但鲜少有什么事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可魔域这个词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魔族他们倒是知道,都是在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一鳞半爪的记载,不甚详细。 “杨兄的意思是说,那门后封印有魔族?”方浊皱眉询问。 “现在看来,恐怕正是如此。” 沈冰茹道:“这上古洞府迄今都已经几万乃至十几万年了,就算当时真的有魔族强者被封印,也不至于活到现在吧?” 杨开道:“所以才只有魔念出现,封印在里面的魔族恐怕都死了,但他们的残魂犹在。” “只是一缕残魂……没必要这么……”沈冰茹挤出一丝微笑,隐隐觉得杨开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不管那血色大门里面是不是封印了魔族,都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有残魂露面恐怕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你懂什么?”杨开怒喝一声。 沈冰茹讪讪闭嘴。她的修为比杨开要高,若不是刚才被杨开救了一命,此刻只怕要反唇相讥,绕是如此,被杨开这般顶撞脸色也不太好看。 杨开语气缓和了一下,道:“魔念犹存,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恩?”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动作的黑芒忽然飞舞起来,径直地朝杨开冲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 那小小的魔念之中残存着让人极为不舒服的气息,好像认准了杨开一样,与此同时,杨开忽然感觉右眼处一片灼热之感。 他立刻明白,魔念选择自己并非是巧合,而是受到本能的驱使。 他的右眼融合了巨魔黑瞳,有古魔的气息,魔念是魔族强者的残魂,自然会受到吸引。 他冷哼一声,口中响起了巫术的咒言声,抬手朝前方点去。 一圈光芒爆开,扫过那冲过来的黑芒,绿豆大小的黑芒顿时如遭重创,仿佛狂风下的落叶,直接被扫了回去。 杨开如今是强弩之末,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并不强大,但这一缕魔念被封印的太久,只是一道残魂,本身也不厉害,被巫术一扫立刻相形见绌。 似是察觉到了杨开的不好惹,那黑芒顺势就朝一旁飘去。 目标正对着龚刖。 龚刖此刻颇有些失魂落魄,他受羊泰蒙骗,与他联手戕害南域诸多帝尊,如今羊泰以身血祭,从门后更冒出来一道魔念,证明杨开之前所言不虚。 那血色大门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武道极致的奥秘,有的只是羊泰的阴谋诡计。 羊泰要将大门后面封印的魔念统统放出来,这才借了他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 他是龚家前代家主,所做的一切都与天河谷龚家息息相关,今日之后,龚家的名声算是彻底被败坏了,日后龚家只怕处境艰辛。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龚刖心灰意冷。杨开等人关于魔念的交流他虽然听在耳中,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直到这一刻魔念朝他飘去,龚刖才有所动作,他微微一抬手,一个凝实的掌印朝那魔念拍了过去。 他虽是阵法宗师,但好歹也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这一掌之威不说天地变色,也极为不俗了,最起码比杨开刚才施展出的一道巫术力量要强大几倍。 他自觉足以扫开那一道魔念,乃至将之灭杀。 可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掌印穿过魔念,竟对它没有起到半点效果,绿豆大小的魔念视那掌印于无物,直接穿透。 “小心!”杨开低呼,尽管眼下这情况龚刖要负相当一部分责任,但在千幻梦境的遭遇让他并不希望龚刖被魔念侵蚀,所以才会开口提醒。 龚刖也猛地振作精神,手段齐出,他被山河钟所创,但拼命之下也依然实力不凡,一瞬间便在身前布下了好几层固若金汤的防护。 黑芒视若无睹地穿过那些防护,直接钻进他的头脑之中。 所有人都惊呆了。 龚刖更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嘶吼之声,仿佛遭遇了极大的折磨一样。 杨开也有些傻眼,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龚刖的防护他看在眼中,按道理来说足以抵挡魔念的侵蚀了。 可事实上那些仿佛没起到半点应有的效果。 这不应该啊…… 就在杨开万分不解的时候,龚刖忽然低吼一身,狂暴的气息从浑身毛孔逸出,发须皆狂,吼叫声震的石窟内碎石簌簌而下。 众人脸色大变,紧张地关注龚刖的状态。 此时此刻大家都没有什么反抗的力量,若是龚刖狂性大发的话,只怕所有人都要遭殃。 沈冰茹颤声道:“杨兄,他…他他这是……” “被魔念侵蚀,要入魔了!”杨开咬牙低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