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二十三章 追杀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二十三章 追杀

那个啥,今天一更,有点事,一会要出门。 ……………… 杨开第一次见到这几个人的时候还是在枫林城中,那个时候高雪婷等人还是一层境而已,可对他来说却依然高高在上。 这些年过去,高雪婷能从帝尊一层境晋升到两层境,陈文昊和封明自然也不会落后太多,纷纷奋起直追,也在最近几年更进一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身穿玉带锦袍,看起来气度不凡,似是一方首领,地位不凡,此人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 在这中年男子身后,站着十几二十个武者,穿戴统一,修为多在帝尊境和道源境之间,杨开只瞄了一眼,便隐约明白这些人到底来自哪里了,因为他在这些武者当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龚文山! 杨开与他并无太多交情,只是在四季之地中打过交道,记得这家伙胆子比较大,当时连天武圣地的无常都敢招惹,被无常追杀多日依然毫发无损。 龚文山既然在这里,那么这最多的一批人来自何处便一目了然了。 天河谷龚家!为首的那个帝尊一层境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如今的龚家家主,龚真。 他是整个南域首屈一指的阵法大师,轮威名丝毫不比南门大军在北域弱,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高一筹,毕竟龚真是一家之主,而南门大军不过是孤家寡人而已。 萧宇阳手上捏着一件梭形秘宝,光华流淌,品质不凡,想来他正是用这件秘宝,带着众人强闯进来的,那毒障之威杨开此前也有所领教,能破开毒障的秘宝岂能差到哪去? “萧长老,陈长老,封长老……”杨开一一抱拳招呼,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岁月如梭的感觉,当年的他站在这些强者面前,还得保持着尊卑,称呼前辈,如今他却已能与这些人平起平坐的。 他最后一个招呼了一下高雪婷,后者冲他轻轻点头,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太客套。 “你还真是……走到哪都能惹事啊。”萧宇阳面上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很是头疼又见到了杨开。 毕竟杨开才从星神宫离开没多久,就算是在星神宫中,五色宝塔也出了问题,萧宇阳等几个长老很怀疑跟杨开有关系,只是大帝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也不好追查下去,好在五色宝塔的问题不算多么严重,那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是无辜的。”杨开面无表情,“我不过是受人之托而已,碰到这事也是……适逢其会。” “没有怪你。”萧宇阳摆摆手,神色严峻了下来:“事情的大概经过我们已经听花雨露他们说过了,也知道这一次不关你的事,甚至还多亏了你,南域这边免除了一场灾难。” 杨开正色道:“我也是南域武者,为南域消灾解难乃分内之事。” “嗤……”高雪婷在一旁撇嘴冷笑,显然想到了杨开身为北域凌霄宫宫主的身份。对此她可是耿耿于怀,总觉得杨开不应该在北域开宗立派,好好的在神殿当个长老才是正途。 杨开当没听到,望着萧宇阳道:“萧长老带队前来,是准备打算怎么做?” 萧宇阳道:“如你所想的那样,加固禁制封印,另外还要将此地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进出。” 杨开摸着下巴道:“这样也好,不过世上总有一些不怕死好奇心重的家伙,越是禁地越想闯一闯,生怕自己活的太久……” 萧宇阳微微一笑:“所以就要借助龚家主的力量了。”他伸手一指旁边的中年男子,“等那边的禁制加固之后,这一片陆岛会被阵法笼罩,一般人就算好奇也不会摸到门路的。” “那最好不过。”杨开转头看向那个中年男子,抱拳道:“见过龚家主。” 龚真面色复杂,回礼道:“杨长老客气了,久闻杨长老大名,今日才得缘相见,果然如人中之龙。” 杨开微笑回应:“龚家主谬赞。” 龚真道:“族老给诸位添麻烦了,龚真在此代龚家向杨长老道歉。” 杨开摇头道:“道歉就不必了,龚家主只要加固那封印便可。” 龚真微微颔首,开口说道:“虽然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听花雨露花宫主他们说过一次,但我依然还想听杨长老再说一遍,不知可否。” 事关龚家前家主的名誉,他不得不小心求证。 “自然可以。”杨开伸手示意道:“边走边说吧,那禁制还在地下深处呢。” 一群人当下跟着杨开朝下方行去,杨开一边走一边将当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事无巨细,修为到他这个程度,回想一些小事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他的语速极快,说的却是无比详细,包括在半路上遇到什么禁制,众人都有什么反应。 所有人都只是聆听,没有人开口询问什么。 只是当杨开提起那个魔文的时候,几个帝尊境的心境明显起了一个变化。 他们显然也觉得这种手段太过匪夷所思,只是一个蕴藏了某种真谛的文字,居然就能让人生出魔性,甚至将破开血色大门的禁制作为己任,可羊泰之前的表现已经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 不多时,众人便来到了那下方的石窟中,杨开挥手施展一道巫术,放出光芒照亮石窟,指着前方道:“这就是封印魔念的大门了。” 众人齐齐神色一凛,朝前瞩目过去。 羊泰和武匡义死在门前,血水碎肉都没有清理,并非杨开偷懒,只是特意留下来的而已,只不过众人现在看到的只是一地的干枯尸块,没有半点鲜血的痕迹。 所有的鲜血都已经被大门吸收。 “另外要告诉诸位的是,我在此地守护打坐之时,门内的魔念曾经企图将一个魔文真谛烙进我的脑海中,幸亏警觉的早,及时抽身而出,否则只怕要落到跟羊泰一样的下场。”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 高雪婷忙道:“你确定自己无事?”她的美眸中露出担忧和紧张的神色,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非常确定。”杨开正色回应。 萧宇阳表情严肃,开口道:“如此说来,你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这门后不止有一道魔念,只怕还有更多。” 杨开耸耸肩膀道:“不管有没有,此地都得彻底封印起来。” “我们正是为此而来。”萧宇阳转头看着龚真道:“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劳烦龚家主了。” 龚真抱拳道:“龚家责无旁贷。” 说话间,他施施然朝前飘去,来到大门前站立,神念涌动开始查探那禁制的情况。 萧宇阳等人凝神戒备,随时防备突发的危险。 片刻后,龚真道:“情况还好,禁制虽然年月悠久,但上古大门布置之时怕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有自主修复的阵法存在,只要再仔细加固一下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放松下来。 龚真继续道:“我需要几日功夫想出一个方案来,在此期间就要有劳诸位守护了。” 萧宇阳道:“龚家主放心,我会一直守在这里。” 龚真轻轻颔首,走到一旁找个了干净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然后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似乎是要准备推演什么。 萧宇阳转头望向杨开:“龚刖被魔念侵蚀,入魔逃走,这是个大麻烦,需要彻底解决,否则后患无穷,你有什么好办法?” 杨开咧嘴一笑:“我能追踪到他的位置。” 萧宇阳眼前一亮:“先来找你果然是正确的,看样子你早有准备。” 杨开道:“希望他没能发现。” 早在龚刖入魔离去的时候,杨开就已经在做打算了,偷偷地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隐蔽的印记,那个时候龚刖意识混乱,根本不可能有所注意,所以杨开很容易就得手了。 而当时杨开跟花雨露等人说有两件事需要处理,那第二件事就是追杀龚刖! 只是那三人并不具备这个能力,杨开也就没说了,只能在此等待强者到来。 “此地有我看守,龚刖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萧宇阳望了一眼几个帝尊两层境。 陈文昊道:“萧长老放心,定不负所托。” 他们几个一起跟过来,一来是看看那血色大门上的禁制,二来就是要追杀龚刖的,本想从杨开这边得到点有用的线索,没想到杨开居然能追踪到龚刖的位置,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好办了。 三位帝尊两层境联手,龚刖纵然有同样的修为也绝不可能是对手,更何况,杨开如今也恢复巅峰,单他一人就足以解决龚刖。 “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萧宇阳吩咐道。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谁也不知道龚刖现在跑到哪去了,若是拖延太久的话,说不定杨开留下的那个印记会失去作用或者被他发现。 几人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那边正在推演的龚真忽然开口道:“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诸位能将老家主的尸身带回来。” 他没有请求众人绕过龚刖一命,因为他知道被魔念侵蚀,就算绕他不死,龚刖也不是龚刖了,老家主一世英明,到老了却是声誉尽毁,甚至连累到了龚家,让龚真不免有些扼腕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