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三十章 噬天脱困(感谢庄生)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三十章 噬天脱困(感谢庄生)

章节名字不能超过二十字,这是什么鬼,以前都没这个限制的。 感谢盟主庄生晓梦迷蝴蝶a十万飘红打赏,小莫更新不给力,受之有愧啊。 ………………………… 高雪婷伸手托住了杨开的胳膊,避免他跌落的窘态,杨开点头致谢,急速呼吸平复胸口翻滚的气血。 忽听“呜呜”两声,小黑狗模样的归墟居然发出了悲鸣,仿佛在忍受什么极为痛楚的事情。 此刻它的模样凄惨无比,之前不知道被龚刖用什么方法控制激发了血脉之中的力量,竟以一己之力与众多帝尊境周旋良久,可在到了极限之后,它似乎已毫无威胁。被诸多神通卷入之时,它更是体无完肤,浑身血淋淋让人不忍直视。 龚刖朝它望了一样,明显是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笑道:“也罢,反正时机也差不多了。” 没人知道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归墟忽然干呕了几声,然后嘴巴暴涨,一下子化作那滔天巨口。 从在巨口之中,一点寒芒绽放,一人一枪似从深渊之中脱困而出,滴溜溜旋转着冲了出来。 重现光明的刹那,封明显然有些发愣。他刚才被一口吞下之后,四周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光亮,没有声音,好在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似乎只是被吞进了一个奇特的世界中。 那个世界偶然有一丝光亮传出,他拼尽全力顺着这光亮一路冲杀,总算脱困。 目光一扫,封明便有了决断,一脚朝站在身边干呕不断的归墟踢去,直接将这小黑狗踢飞的不见了踪影。然后枪出如龙,朝端坐在一旁的龚刖捣去。 生死危机关头,龚刖没有躲闪。甚至没有反抗的意思,他的气息一直很微弱。能与诸多帝尊境争斗,全凭着归墟的诡异能力,如今归墟也不堪大用,他就算反抗也敌不过暴怒中的封明。 他神色淡然地面对着死亡的召唤,仿佛早已堪破生死。 嗤地一声,雁雷枪轰进了龚刖的胸膛之中,将他的胸口炸开一个窟窿,透过那窟窿。隐约可见内里蠕动的五脏六腑。 龚刖依然在笑:“杀掉我一个是没有用的,时间会证明我的选择才是对的,你们都错了。” “故弄玄虚!”封明冷哼一声,帝元一催,雁雷枪中传来一声兽吼,紧接着龚刖的身躯爆裂开了来,化作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一点黑芒飞逸出来,封明眼疾手快,一枪点去。直接将那黑芒点破,这才松了口气,转头朝众人问道:“你们没事吧?” 陈文昊脸色不太好看。摇头道:“无妨,多亏了杨长老,封兄你怎样?” 封明摇头道:“我也无事,不过还是得仔细检查一下,那东西太诡异了。” “龚刖刚才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高雪婷黛眉紧皱着,她一直在思考龚刖的话,却想不太明白,只是心情烦闷的厉害,仿佛还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没人知道龚刖临死之前所言到底何意。 就在众人沉吟之时。忽然轰隆隆一阵声响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大地山峰开始摇晃动荡。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破开,一道道黑芒忽然从灵剑峰某处升腾而起。化作流光朝四面八方****。 “魔念……怎么有这么多魔念?”高雪婷抬头仰望,霎时间花容失色。 这一道道黑芒显然就是跟侵蚀龚刖的存在一样,都是残存的魔念,可那数量却是多达几百上千,仿佛一道烟花在空中炸开,四下飞逸。 “怎么会!”陈文昊也有些傻眼。 裘染等人第一次见到魔念,虽不知它们的厉害,却也感觉这些东西极为不好惹,个个都神色凝肃。 “灵剑峰……是封魔之地!”杨开轻咳着说道,显得极为虚弱,“龚刖之所以来这里,就是为了破开封印,释放其他的魔念。” 高雪婷闻言一惊,扭头望着他:“师弟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有与南沼一样的地方?” 杨开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了。” 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南沼那个上古洞府给吸引去了,谁也没想到在青阳神殿的灵剑峰中,居然还有一处封魔之地。龚刖被魔念侵蚀,显然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舍近求远,直接来到此地,借助自身的阵法造诣破开禁制,释放更多的魔念出来。 他临死之时没有反抗,一是因为没法反抗,二是因为没那个必要,因为就算他死了,他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正如他之前所说,还有很多人会追随着他的步伐。 “可恶!”高雪婷银牙紧咬。 “开启护宗大阵,必须尽快将这些东西阻拦下来,若让他们逃出去的话……”杨开急急地说着,话才说到一半,异变再起,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响动传来,紧接着一声哈哈大笑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杨开的话戛然而止,愕然至极地朝那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他已经听出这声音到底是属于谁了。 笑声初始还有些收敛,似乎极为意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猖狂。 一道流光从远方****而来,那笑声也迅速靠近。 眨眼之间,一个发须皆白,造型邋遢,衣衫褴褛的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远处,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忽然从天而降,仿佛在每个人的心口上压上了一座大山,让诸多帝尊境连呼吸都不太顺畅了,杨开的状态本就不算好,这一下更是嘴角溢出了鲜血。 老者凌空而立,收了笑声,目光在人群中微微一扫,然后定格在杨开身上,微笑道:“哦?你小子也在这里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杨开眉头紧皱,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面前这老者与他记忆中的并无差别,可气质上却是截然不同,他记忆中的老者睿智洒脱,可面前这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邪气。 高雪婷神色一肃,忙道:“见过大帝!” 裘染也急忙行礼。 余人吓了一跳,包括神殿的其他几位长老,他们对这人一无所知,可裘染和高雪婷居然都尊称他为大帝,普天之下大帝也就那么几个人,眼前这位又是何方神圣? 封明和陈文昊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震撼的表情。 高雪婷解释道:“这位是红尘大人!” “什么?”两人一惊,却也不敢怠慢,齐齐抱拳道:“见过红尘前辈。” 十大帝尊之中,除了那几个开宗立派的,剩下的人皆是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其中当属红尘大帝最为神秘,因为他修炼的是红尘之道,需要历练红尘,他会化身万千,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体验众生百态,街头的乞丐,山上的樵夫,青楼里的龟公,朝堂上的达观显贵,或许便有他的身影,只是没人能认出他,或许能与他擦肩而过,或许能与他把酒当歌,却从没人真的认出过他的身份。 封明陈文昊等人也从未见过红尘大帝,可是对高雪婷的话却是深信不疑。 因为传言说青阳神殿与红尘大帝关系不菲,尤其是殿主温紫衫,与红尘大帝更是情同父子,否则这短短几千年,青阳神殿如何能够一跃成为南域的顶尖宗门之一?要知道那几个顶尖宗门中除了青阳神殿,剩下的几个皆是传承已久的存在,天武圣地甚至能追溯几万年的历史。 众强施礼,段红尘只是微微一笑,置若罔闻,目光一直饶有兴致地望着杨开。 高雪婷道:“大人,魔念复出,神殿危机,还请大人助我等一臂之力。” 杨开轻轻地拍了拍高雪婷的手臂,摇头道:“别说了,他不是红尘前辈。” “恩?”高雪婷愕然,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娇躯一颤,惊恐至极地望着段红尘。 封明和陈文昊都一脸茫然,听的糊里糊涂的,高雪婷说眼前这位是红尘大帝,杨开又说不是,偏偏这老者也没有反驳的意思,让他们这两个外人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乌邝,你怎么会出来?你将红尘前辈怎么了?”杨开沉声问道,目光冰寒。 “段红尘”微微一笑,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本座既然已经出来了,你说红尘老儿下场会如何?他已经被本座给吞啦!哈哈哈哈!” “不可能!”杨开厉喝一声。 乌邝的笑声戛然而止,突兀至极,寒声道:“毛头小子才活了几年?本座神通你又有多少了解,可笑红尘老儿以为能将本座囚禁在那一面镜子中,却不想反倒成全了本座,真是愚蠢至极,可笑可笑!本座噬天战法之下,他怎能抵挡,世人谁能抵挡?” “噬天战法?”封明和陈文昊悚然一惊,齐齐往后退了几步。这个鼎鼎大名的功法,他们自然是听说过的。这可谓是星界千古以来最强大也是最邪恶的功法了,它引发了大帝之战,让碎星海得以成型,即便是几万年之后的现在,这个功法的大名也让不少强者熟知。 陈文昊眉头皱了几下,迟疑道:“尊驾莫不成是……” 他不敢再说下去了,甚至有些畏惧那个在几万年前强盛至极的威名。 乌邝傲然道:“不错,本座便是噬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