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再入神游镜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再入神游镜

咕咚…… 诸多帝尊境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个个都摆出了防备的架势,一时间悲从心来,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龚刖才刚刚破开不知道隐藏在灵剑峰什么地方的封魔之地,放出了诸多魔念,忽然间又来了一个自称噬天大帝的家伙,青阳神殿在这一日的变故,比几千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温紫衫呢?你把他怎么样了?”高雪婷颤声问道。 温紫衫应该正在协助红尘大帝分离神魂,此刻乌邝占据着段红尘的肉身跑了出来,温紫衫却是毫无声息,由不得高雪婷不担心。 “哼,谁是温紫衫?刚才本座捏死不少小虫子,也不知道有没有他。” 高雪婷俏脸一白,差点瘫软在地上。 乌邝目光灼灼地扫视这在场的帝尊境们,手指不住地点着,口中还吐着数字:“一,二,三……” 杨开寒着脸道:“乌邝,你数什么呢?” 乌邝大笑一声:“不错不错,居然有九个帝尊境的小虫子,本座刚刚脱困还有些虚弱,你们正好给我补充点营养,虽然你们实力不怎么样,但也算肥美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噬天战法的威名在场所有人都听过,也知道这个邪恶的功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是无物不噬的功法,传言毁在这位噬天大帝手上的星域就数不胜数,他当年所过之地,那些下位面的星界中的修炼之星全都成了荒芜死寂的死星,所有的生机都被他吞的干干净净,生灵涂炭,生机灭绝。 所以一听乌邝这么说,大家都明白他是什么打算了。 已经顾不得那些冲出去的魔念,众多帝尊境个个如临大敌,暗暗催动帝元,随时准备出手。 乌邝的眉头一皱。忽然又咧嘴笑了起来:“开个玩笑嘛,别这么紧张。本座刚刚脱困,心情还算不错,没打算大开杀戒。所以就放你们一马好了。” 没人回应他,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敢轻易开口,生怕将他触怒。 乌邝嗤笑一声,似乎也觉得颇没意思。转头瞧了一眼远方,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他的动作云淡风轻,但等他再摊开手的时候,手心上居然出现了一点黑芒。 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将这黑芒抓过来的。 “有意思的东西。”众多帝尊境避之不及的魔念被乌邝拿在手心,他却饶有兴致地打量,那黑芒竟也乖乖地待在原地,没有侵蚀他的意思,仿佛一团死物,“本座得以脱困也多亏了你们的帮忙。恩,就助你们一臂之力好了。” 话落之时,他抬手朝某处点去。 虚空一振,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戳破了。 那是护宗大阵被破的动静。裘染刚才悄悄下令开启护宗大阵,这才没多久居然就被破掉。 整个青阳神殿霎时间像是破了一个窟窿的气球,所有被困在大阵中的魔念一下子找到了宣泄之口,从那漏洞中奔逃而出,不见了踪影。 杨开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乌邝再次扫过众人,微微笑道:“下次再见。本座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小心点,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险的。” 他大笑一声,身形化作一道流光。顺着那大阵的缺口冲了出去。 直到他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众多帝尊境才重重地呼了口气,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们清晰地察觉到了乌邝的杀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乌邝又改变了念头,但能捡回一条性命的感觉却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庆幸。 “快。去禁地!”高雪婷低呼一声,强打起精神,带头朝那边飞去。 裘染等人心系温紫衫的安危,也是急忙追了过去。 杨开转身冲陈文昊和封明道:“灵剑峰有封魔之地,还请两位仔细查探一下。” 陈文昊颔首道:“好,这里交给我与封兄了,你们那边……也要小心。” 杨开点点头,急忙朝高雪婷等人追了过去。 青阳神殿的禁地有好几处,但是最紧要的禁地却只有一个存放神游镜的山腹,神游镜是青阳神殿最大的机密,一般的弟子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上次杨开得以进入其中历练,还是因为在四季之地中为神殿立下了功劳,温紫衫破格赏赐的,他对那地方的位置记忆犹新。 一路追过来,总算在山壁前追上了众人。 高雪婷打开山壁的禁制,领头冲了进去。 一群人顺着山腹甬道一路往下,很快到了地方。 放眼望去,所有人都是心头一沉,只见在这石窟中,一个中年妇人背靠着洞壁,口中漫着血水,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受伤不轻。 不远处的石台上摆放着神游镜,只是此刻的神游镜与杨开第一次见到的有些不太一样,并非光滑如鉴,镜面之上竟有一丝丝黑气正在蔓延。 “婆婆……”高雪婷冲上前去,蹲在那中年妇人面前,紧张地问道:“你怎样?” 中年妇人惨笑一下,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死不了,快去看看殿主……咳咳……” 她似乎伤势很重,明显是被人打的,与高雪婷说了几句话便吐出一大口血,神色极为萎靡。 高雪婷也顾不得太多,她记挂着温紫衫的安危,闻言立刻窜了进去寻找温紫衫的肉身。 裘染上前,取出几枚灵丹给中年妇人服下。 杨开望着那中年妇人的脸,隐约感觉有些熟悉,迟疑道:“你是尤婆婆?” 妇人抬眼,看了看他道:“嘿,当年的小子已经成了长老了,你们成长的可真快啊。” “你真是尤婆婆。”杨开吃了一惊,“婆婆变化可真大。” 尤婆婆的真名他不知道,只知道她是看守神游镜的,他记得上次与夏笙他们一起来到这里的时候,尤婆婆是以一个老妪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的,声音嘶哑,极为难听,之后在神游镜历练的时候,还被这尤婆婆派人追杀。 尤婆婆在神游镜的世界中掌握了一个叫神游国的势力,手下强者如云,杨开那时候几次死里逃生。 后来出了神游镜世界,听说尤婆婆被温紫衫给囚禁起来了,之后就再没听到这位尤婆婆的消息,现在看来,温紫衫已经彻底收服了她,看守神游镜的重任依然交在她手上。 这一次乌邝脱困,尤婆婆明显是被他给打伤的。 不远处传来了高雪婷的呼喊声。 众人听的一惊,连忙朝那边行去。只见在一个隔离的石室之中,温紫衫的肉身完好无损,只是不知为何浑身汗出如浆,似乎遭遇了什么攻击一样。 “婆婆,殿主没死,但是好像被困在神游镜中出不来了,你可有什么办法?”高雪婷开口问道。 杨开搀扶着尤婆婆走了过来,两人一个被打伤,一个消耗巨大,脸色都不太好看。 尤婆婆先是瞧了瞧温紫衫的状态,又瞅了一眼神游镜的变化,叹息一声道:“他不是被困住了,他是自己不出来,神游世界怕是遇到了变故。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时间太过仔细的解释,杨开索性以神念将自己所知的信息传递进尤婆婆的脑海中。 她沉默了片刻,检阅了一下那些信息,脸色一凛道:“封魔之地?魔念破禁?如此看来,之前冲进神游镜里的便是魔念了……” 高雪婷一惊:“有魔念冲进来了?” 尤婆婆颔首道:“是,冲进了神游镜中,然后那位大人……就忽然苏醒了,将我打伤,离开此地。” 杨开沉声道:“那不是红尘大人,那是噬天大帝!” 尤婆婆听的眼帘一缩,轻声道:“原来如此,我就说那位大人怎会无缘无故冲我出手。” “魔念居然能侵蚀神游镜?”裘染的脸色沉重无比,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神游镜,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镜面上的黑色光芒又多了一些,那些黑色明显散发着魔念的气息。 杨开道:“神游镜是神魂的世界,魔念侵蚀正是以神魂为目标,神游世界是它滋生成长的养料。” “你说的有道理,必须得想点办法阻止才行,也不知道殿主在里面怎么样了。” “我进去看看。”杨开请缨道。 “我也去!”高雪婷急忙表态,虽然温紫衫肉身完好,但不见到他的神魂高雪婷依然放不下心。 杨开点点头,冲其他人道:“有劳诸位师兄师姐护法!” 陈倩道:“杨师弟你看起来不太好,要不我陪高师姐进去。” 杨开摇了摇头道:“我能抵挡住魔念的侵蚀,我不会有事的。” 他这般坚持,陈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叮嘱万事小心。 时间紧迫,杨开与高雪婷立刻各自寻了一间石室走了进去,盘膝打坐,待到石室封闭之后,尤婆婆强撑着精神施法,打开神游镜世界的通道。 两道玄光从神游镜中****而出,灌入封闭的石室之中,杨开与高雪婷同时身形一震,莫名地生出一种神魂分离的感觉。 都不是第一次进去神游镜世界,所以并没有抵抗,任由这一股牵扯之力拉扯着神魂,朝某个方向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