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塑造肉身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塑造肉身

温紫衫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雷洪便已身形一晃,噼啪一声炸响,原地闪出一道雷霆,裹着星神宫几人化作长虹朝远处飞离。 “姓雷的你回来!”祝烈忽然爆喝起来,声传四野:“你们南域武者竟敢这般对待龙族,我龙岛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雷洪跑的更快了,眨眼不见了踪影。 他本来还想问问杨开这龙化秘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哪还有什么什么心思,只想离这是非之地越远越好。 杨开盯着雷洪离去的方向呵呵笑了一阵,笑着笑着笑不出来了,转过头,正见到高雪婷和温紫衫等人一脸无语地望着他。 “现在怎么办?”高雪婷开口问道。 “不知道啊!”杨开一脸无辜的表情,只是配合他此刻的半龙之躯,那神态显得分外狰狞。 “要不放了他吧。”陈倩小声地提议,对龙岛的威名她还是很忌惮的,而且看祝烈被揍的这般凄凉,也有些于心不忍。 祝烈咬牙道:“不错,识相的就赶紧放了我,否则的话你们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杨开又是一脚跺下,哼道:“说话之前先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小子!” “我是龙族,你居然敢这般对待我!”祝烈一副受到羞辱的样子。 “龙族又怎么了?还不是爬在我脚下?” 祝烈涨红了脸,将面庞埋进地面,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再也不出来见人了。 “放不能放,杀不能杀……”温紫衫苦笑不迭,“小子你真是给我出了个好大的难题啊。” 龙族这般高傲的生灵。被杨开这样羞辱,若真是放了他哪会善罢甘休,只怕立刻就要传讯龙岛。不日便有大批巨龙杀来。杀肯定也是不行的,真要是杀了祝烈。那就彻底与龙岛结仇了,龙岛之怒,大帝宗门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更何况青阳神殿。 杨开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事你们别操心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处理就行。” 高雪婷道:“你打算怎么做?” 杨开摊手道:“不能杀不能放,那就只能囚禁咯。还能怎么做。” 祝烈闻言大惊,抬头怒喝:“你敢!” 杨开冷笑道:“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到底敢不敢。” 说话间,他伸手一抛,面前浮现出一个古朴的小钟来,滴溜溜旋转地从天而落,小钟也急速变大。 祝烈显然也察觉到了危险,这口小钟看起来毫不起眼,古朴无华,却给他一种固若金汤的感觉,若是真被这东西给困住的话。只怕就无法逃脱了。 他奋力挣扎,却迎来了杨开的一顿痛殴,打的他龇牙咧嘴。 山河钟落下。将祝烈镇压其中,杨开一个闪身跳了出来,钟内立刻传来祝烈的咒骂和猛攻的动静,杨开只是伸手一掐诀,那动静便偃旗息鼓。 山河钟毕竟是洪荒异宝,镇压万物,那凤凰真火被镇压了几万年都无法脱困,祝烈虽是龙族,真被镇在其中也无计可施。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温紫衫叹息一声。 杨开道:“殿主你们忙魔念和大帝的事。他就交给我了,一个月之内保管他服服帖帖的。” “你有信心就最好不过。但是凡事要适可而止。”温紫衫说了一声之后便领着其他人离去了。 若没有之前发生的种种波澜,他肯定是先想办法解决祝烈一事。但现在对神殿乃至整个南域来说,最紧要的还是追踪那些魔念的下落,还有红尘大帝。乌邝占据了段红尘的肉身,谁也不知道他会去干什么。 几万年前噬天大帝荼毒生灵,数之不尽的生命因为他而凋零,与他比较起来,龙岛的怒火和追究已是其次。 短短几日功夫,整个南域都高调地运作了起来,大帝除魔令一下,南域亿万武者被调动。 杨开没有参与其中,他这几日都待在灵剑峰上。 虽说灵剑峰出了一个封魔之地,但被封印在其中的魔念都已经外逃,留下的遗址并没有什么危险和特别的地方,所以灵剑峰依然是杨开的灵峰。 山河钟已被杨开挪移到了灵剑峰上,祝烈的叫骂一刻也不曾停止,扰人清净。 每天杨开都要去教训他一顿。 失去了那一片特殊的龙鳞之后,祝烈再也不是杨开的对手了,在施展了化龙诀的杨开面前,他连现出本体巨龙的能力都没有。 龙族耐揍,无论杨开殴打的多么厉害,第二天祝烈都能恢复原样。 他倒也是硬骨头,大概知道杨开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杀死自己,所以不管被揍的多么凄惨,也从来不说一句软话,更多的时候只是用那桀骜不驯的眼神狠狠地瞪着杨开,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架势。 如此半月之后,逐渐地有捷报传来。 当日从灵剑峰封魔之地逃走的魔念已被找到了许多,一番争斗,大多数魔念都被灭杀,南域这边也有很大的损失,不过随着众人对魔念的逐渐了解,也有了许多克制魔念的方法,不会再轻易地被其侵蚀。 但无论是杨开还是温紫衫,又或者是南域的其他帝尊境都知道,这些被灭杀掉的魔念不是全部,剩下的那些隐藏起来的才是最麻烦的。 谁也不知道那些魔念到底藏在什么人身上,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红尘大帝和乌邝一直没有消息。 自从那一日乌邝占据了段红尘的肉身从青阳神殿离开之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人看到他的踪影。 他就与那些隐藏不出的魔念一样,已经成了南域肉中的一根刺,时刻都有化脓的危险。 听高雪婷说,就连明月大帝亲自出手,也没能寻觅到半点可用的线索,而明月大帝为了此事更是离开了星神宫,去寻找天枢大帝,想从他那里寻求帮助。 杨开又进了一趟神游镜,为此更是花费了三千点长老贡献,从中带出了天衍的神魂。 到了履行与天衍之间的约定的时候了。 嵇英早已将生身丹炼制了出来,杨开上次送南门大军回凌霄宫的时候,顺便去了嵇英那里一趟,将他这段时间炼制出来的帝丹全部带回了青阳神殿,正是依靠这些帝丹,杨开才能迅速攒齐使用神游镜的长老贡献,否则他还没办法再次进入神游世界。 是夜,月朗星稀。 灵剑峰高台之上,禁制阵法重重,杨开更是开启了护峰大阵,以防不测。 今夜便是天衍塑造肉身的日子。 得到消息的温紫衫也前来护法,神色凝肃地占据一处阵眼,此阵由南门大军布下,有聚魂守魄之能。天衍毕竟只是神魂,没有血肉之躯,头一次离开神游世界,被杨开带到星界之中,若无寄身之处,只怕很快就要魂飞魄散。 神游世界的天地法则,与星界的天地法则截然不同。 杨开神色肃穆,静心凝神,良久之后才睁眼,徐徐道:“前辈,时辰到了。” 子时三刻,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 说话之时,他伸手朝前方一点。 一点光芒绽放出来,紧接着扩散开来,凝聚出天衍的模样。 杨开是借助七彩温神莲才将天衍的神魂从神游世界带出来的,若不是有七彩温神莲这样的至宝,天衍连离开神游世界都做不到。 身形虚幻,呈现出半透明的模样,仿佛阴魂,风吹既散,这只是一具神魂灵体而已。 悠一出现,天衍便眉头一皱,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不适的地方,面上隐约有些痛楚之色。 天地嗡鸣,一声霹雳炸响,冥冥之中似有一股极强的意志和力量从四面八方袭来,无视了诸多阵法和灵剑峰护峰大阵的威能,给天衍施加压力。 天地之间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堪比大帝的存在,天道不容,必有排斥。 天衍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单手一掐诀,玄妙的力量扩散开来,在体外形成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防护,抵挡着那天地间的排斥之力。 灵剑峰上霎时间雷声阵阵,电蛇狂舞,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骇人至极。 这动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也不知道天衍到底用了什么奇妙的手段,雷声逐渐隐去,闪电也很快消失不见,那无所不在的排斥之力也消散的一干二净。 “时间不多,天道不好欺骗。”天衍忽然睁眼,望着杨开道:“予我灵丹,替我护法。” 杨开早就等着,闻听此言,不假思索地屈指一弹,一枚乳白色的灵丹直直地朝天衍飞了过去。 天衍并没有张口,那灵丹却是落进了他的口中。 乳白色的光芒散发出来,初始还不算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越来越耀眼,整个灵剑峰似乎都被那乳白色的光辉所笼罩。 杨开瞪大眼睛,运足了目力仔细观察。 只见那生身丹竟在天衍体内融化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白芒,朝他神魂灵体的每一个部位融去。 一丝微弱的生机忽然冒了出来,仿佛风雨之中的烛火,似乎都有熄灭的危险。 天衍盘膝而坐,闭眸凝神,一动不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