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四十章 大概死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四十章 大概死了

砰砰砰的声响不绝于耳,半空之中,祝烈就仿佛沙包一样被杨开轰来揍去,龙血飞溅,狼狈不堪。 但不管被揍的多么厉害,祝烈也从未有服软或求饶的念头。反而杨开揍的越狠,他的眼神越是冷厉。就好像杨开不把他打死,他必定会将己身之痛百倍偿还一样。 龙族的高傲可见一斑,纵然杨开化为四丈高的半龙之躯,在祝烈眼中他也跟蝼蚁没有区别。 又是一声巨响,祝烈从空中被打下,重重地落在地上,还不等他弹起来,杨开已经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服不服?”杨开低头俯瞰着他,“说个服字,我现在就让你走!” “不服!”祝烈咬牙低喝,“依仗血脉压制算什么本事,有种咱们都以人形来打一场!” 杨开呵呵笑道:“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你们龙族之间不是一项都以血脉高低论优劣的么?” “你不是龙族!”祝烈冷笑。 “那也不对。人形的你有帝尊三层镜的水准,我才不过帝尊一层境,以人形战斗的话,我岂不是吃很大的亏?”杨开不断地摇头。 “对付你这种垃圾用的着帝尊三层镜的修为?本龙将修为压制在一层境便是!”祝烈一脸不屑的表情。 “哦?”杨开眉头一挑,“看样子你很有自信嘛,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打不过我怎么办?” “打不过你?那不可能!”祝烈想要摇头,可脑袋被杨开一只大脚死死地踩着,根本连摇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只是轻蔑地冷笑:“同等级的前提下,没人是龙族的对手。” “那可说不准。”杨开嗤笑一声,“这样吧。就如你说的,咱们都以人形来战,不比什么血脉压制。不过你要将修为压制在一层境,你若输了。之前的事便一笔勾销。” “那你若是输了呢?” “随便你怎么处置。” “此言当真?”祝烈眼前一亮。 “当真!” “好,你若是输了,我要你跟我回龙岛,而且我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这对你们人族来说是很大的耻辱吧?” 杨开哈哈大笑:“莫说三个,三十三百个也由得你。”说话间,杨开往后撤出几步,放开了被制服的祝烈。 祝烈一跃而起。面上怒火涌动,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扑过来报仇雪恨,却又死死地遏制住了心中的冲动,只是冷着脸道:“若是男人的话就别让人小瞧了你,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杨开轻哼道:“那也要你先赢了我再说。” 话落之时,他主动散去了化龙诀,四丈高的身躯迅速缩小,重新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便在这时,祝烈已经一步冲了过来,先是一口龙炎喷出。他虽没有化身巨龙,大部分龙族秘术无法使用,但喷几口龙炎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也确实遵守了自己与杨开之间的约定。将修为压制在帝尊一层境的程度,所以这一口龙炎的威力比起他之前身化巨龙所喷出来的威力要小一些。 绕是如此,这样的龙炎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抵挡的,其中蕴藏着极为灼热的力量。 龙炎之后,他一拳朝杨开砸去,神色振奋,似乎已经看到了杨开被自己蹂躏的一幕。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他并不放在眼中,这些日子他之所以被杨开蹂躏的体无完肤,完全是因为血脉被压制的缘故。 在杨开施展化龙诀之后。祝烈一身实力连七成都发挥不出来,怎能是他的对手?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大家都是人形,没有什么血脉上的压制。他决定先将杨开狠狠揍一顿出口恶气,然后再将他带回龙岛,交给大长老处置。 拳头后发先至,直接砸在龙炎之中,竟神奇了产生了一些意料不到的变化。 祝烈的拳头似乎燃烧了起来,不但没有减损龙炎的威力,反而两厢辅助,威力暴增。 “刺啦……”一声。 一道剑光闪过,一柄宽大的长剑劈砍在祝烈的拳头之上,传出金铁交戈的刺耳摩擦声,包裹在拳头上的龙炎竟一下子被切割开来,变得微弱至极,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 “什么?”祝烈吃了一惊,脸色微变。 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承受杨开的蹂躏,所以对这个人类的实力多少有些了解,知道他比一般的帝尊一层境要强大不少。 他并没有指望自己这一击能将对方怎样,这只是一次试探而已。可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能轻易地接下来。 抬头望去,祝烈脸色再变。 因为他发现杨开根本没有丝毫吃力的表现,面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似在讥讽嘲弄。 祝烈大怒,爆喝道:“装模作样!” 另一拳猛地朝前轰出,势若雷霆,看那架势怕是要将杨开的脸砸个稀巴烂。 杨开转动百万剑,在前方轻轻一拍,正中祝烈的第二只拳头。 沛然莫御的力量忽然袭来,祝烈竟感觉到了疼痛,这一下变故真的让他感觉有些匪夷所思起来。 他是龙族,肉身坚固,随便什么地方都堪比帝宝的存在,对面那个人类的随手一击竟让自己都感觉到了疼痛,这得需要多强的力量才能做到? 到底他是龙族还是自己是龙族? 就在这一迟疑的功夫,杨开已经将百万剑劈砍下来,神色冷酷。 丝丝凉意从头顶传出,祝烈脸色狂变之下急忙后退。 嗤嗤的摩擦声响起,百万剑切过祝烈的身躯,一阵火花四溅。等到祝烈退出百丈之后,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的身体从腹部到胯下,一道长长的白痕极为刺眼。 “你该庆幸自己是龙族,否则你早已经死了!”杨开的声音鬼魅一般从前方传来,祝烈抬头,只见他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五丈开外,那柄宽大的长剑已经消失不见,双手一拍一拉,一道长达一丈仿佛月牙般的漆黑攻击悠然成型,直接朝自己斩了过来。 祝烈想动,却发现四周空间变得粘稠无比,竟让他生出一种跌落泥沼中的错觉,无论如何也没办法避开这样一道攻击。 他低吼一声,气息暴涨,体表处龙鳞浮现,准备以肉身硬接。 漆黑的月刃破空而来,让祝烈一阵心悸。 他竟不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抗住这样的一道攻击,那攻击之中蕴藏着很清晰的空间法则波动,是完全由虚空之力凝练而成,所过之处,连空间都被吞噬。 这样的攻击若斩击在自己身上,只怕也要吞噬掉自己的一部分。有生以来头一次,祝烈感觉到了力不从心,就算之前被杨开施展化龙诀压制的时候他也没生出这样的感觉。 就在祝烈睚眦欲裂之时,那月刃已袭到近前,啪地一声破碎开来,距离他仅有一寸之遥。 一种死里逃生的心悸笼罩心头,冷汗从额头上滑落,祝烈脸色铁青地抬头瞧了一眼杨开,只见对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你输了!” 祝烈沉着脸不吭声。 他确实输了,并不是输在那一道月刃般的攻击之下,而是输在自己手上。 在危机来临前的一瞬间,他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帝尊三层镜,更展现出了部分龙族的特征,这已经打破了他与杨开之前的约定。 他甚至都没有摸清不施展化龙诀的杨开的真实水准,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输了。 难以言喻的羞耻和挫败感袭上心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比低沉,嘴唇开阖了几下,他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向来只有龙族俯瞰其他生灵,可祝烈直到此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龙族之上已经有其他人的身影了。 “你不会想反悔吧?”杨开斜睨着祝烈,“咱们可是之前说好的,你若是输了,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龙族也输不起?” 这话刺激到了祝烈,高傲的秉性让他做出了回应:“谁说我输不起了!输了便是输了,就如你所说,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杨开立刻露出笑容:“那就好那就好,恩,既然这样,那你就从哪来回哪去吧,对了,给我转告一声龙岛那边,有时间的话我会过去一趟的,别隔三差五地就派人过来。” 祝烈沉声脸道:“你的话我会转告给龙岛,岛上会做什么决定我不知道。” 杨开点头道:“无妨,也跟祝晴说一声吧,你们应该可以联络彼此吧?让她以后别再去找我了,很危险的。” 每次与祝晴待在一起,杨开都控制不住血脉中的悸动,一直隐藏在心里深处的*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也很危险。杨开知道这是龙性,而且随着自己化龙诀的深入修炼,这种龙性会越来越强烈,总有一天自己会压制不住那种*。 所以他觉得祝晴离自己越远越好,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 “祝晴她大概是已经死了,你这话我没办法转达。”祝烈缓缓摇头。 杨开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你口中的大概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