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狗的问题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五十五章 狗的问题

一间茶馆之中,上好的香茗正在蒸煮,散发着特有的茶香,杨开与祝晴对面而坐,小黑狗伏在茶桌的一角上,闭目假寐。 “刚才怎么回事?”祝晴低声问道,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明白杨开为什么会受伤,虽然伤势不重,可毕竟流血了。要说是那三皇子动的手脚又有些不太可能,杨开有多强她再清楚不过,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怎么可能让他受伤?而且只是打了一个响指。 三皇子若真有这本事,那距离大帝恐怕也不远了。 “这个人皇城有些不简单。”杨开松开捂住鼻孔的丝巾,血止住了,丝巾却是一片狼藉,他随手收了起来。 祝晴惊道:“真是那三皇子伤的你?” “是。”杨开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祝晴面色微变,“难不成他隐藏了自身的实力?”她内心震动,什么样的强者隐藏实力连她都无法看破,真要是有这样的人,那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一些。 “非也非也。”杨开大摇其头,“那家伙并没有隐藏实力,他的实力就是帝尊一层境。” “那怎么会……”祝晴殷唇微张。 “怎么说呢……”杨开皱眉回想着刚才经历的那一幕,许久之后才道:“人皇城中,有一股极强的力量,而那三皇子,似乎能够随意驱使这股力量,伤我的不是三皇子,而是那无所不在的力量。”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拗口,但意思却很简洁,祝晴自然不会听不懂,她怔怔道:“那是什么力量?” “我也说不清楚。”杨开摇了摇头,“还记得之前那女子提醒过我们说让我们不要招惹胸口有树叶的人么。” 祝晴轻拍了下桌子道:“那三皇子的衣服上好像就有树叶标志。” 杨开咧嘴一笑:“而且是九叶标志!”他又抬手指着天空道:“你或许没有注意到,在那天上飞来飞去的家伙们,每一个胸口都有树叶标志,只是数量不一样。” 听他这么一说,祝晴连忙放出神念去查探,发现果然如此,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人,不管实力高低,就没有一个是普通人,全都是胸口绣有树叶标志的存在。 “这些人在人皇城中大概地位很特殊。”杨开手指轻敲着桌子,“这里有人皇,有皇子,我猜……那些胸口有树叶的家伙定然都是些皇亲国戚,所以才有一些特权。” 祝晴皱眉道:“这什么皇亲国戚未免也太多了点吧。” 杨开笑道:“所以那些家伙大多数都只是一叶两叶的标志,五叶以上的很少见,像那三皇子,足足九叶,看样子也是个实权人物。” 祝晴道:“我想起来了,之前那个山洞里的廖管事,胸口似乎也有一片那样的标志。” “不错。”杨开点头,“所以他才能掌控那边的空间法阵,才拥有人皇印主印,那夫妻二人就算实力高于他,也不得不忍气吞声。啧……有特权就是好啊。” “你想什么呢?”祝晴冷冷地看着他。 杨开正色道:“我的意思是说,只有这些皇亲国戚才能调动城内的那种神秘的力量,才能轻易地以弱胜强。当然,应该并非每个皇亲国戚都有这样的本事,或许有一些限制,比如说五叶之上,六叶之上的人才有这样的资格,叶子越多,能调动的力量也就越强。” “恩,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祝晴没去深思,只觉得杨开所言并无不妥之处。 杨开冷笑一声:“说到底,还是弱肉强食,只是这里有些人可以借助一种特殊的力量而已,而这种力量,人皇城中似乎无处不在。” “我们能抵挡么?”祝晴问道。 杨开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刚才那三皇子并没有倾尽全功,而我也没有防备,所以真要是撕破脸皮的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挡,现在最要紧的是弄明白那力量到底什么鬼东西,才能对症下药。” “那我们去找人打听一下?”祝晴提议道。 杨开笑着摇头道:“不必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送上门啦,小傻子。”杨开冲她一笑。 祝晴嗔道:“你才是小傻子呢。”杨开这话提醒了她,自进了人皇城之后自己的智商似乎有些不太够用了,仔细想想原因,好像是因为自己心中觉得有了一个依靠,所以无论是判断力还是观察力都直线下降,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太好,但又不排斥这种感觉。 “这位大人,既然来了,那就过来一起坐嘛,孤零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又是何必?”杨开忽然扭头,望着旁边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那桌子只有一个客人,看起来五十左右,一把山羊胡子,文质彬彬,乍一眼看上去倒像是个教书先生,一身修为内敛,气息缥缈不定,竟让人无从判断他的实力如何。 这家伙是与杨开是前后脚进的茶馆。 听得杨开的话,山羊胡子倒也干脆,直接起身坐了过来,目光不去看杨开,也不去瞧祝晴,反而对爬在桌上假寐的小黑狗有些兴致。 茶香四溢,杨开端起茶壶给他满上一杯,开口道:“先生怎么称呼?” 山羊胡子端起茶杯,不惧滚烫,一饮而尽,淡淡道:“一条好狗。” 杨开笑道:“一只小土狗而已,哪里有什么好的?先生谬赞了。” 小黑狗并无什么特别显眼的特征,在它不暴露归墟血脉的前提下,外人根本察觉不到异常。 山羊胡子摇头道:“我不是说它。” 杨开挑眉道:“不说它,那便是说我咯?” 山羊胡子伸手抚须,淡淡道:“孺子可教。” 祝晴脸色一戾,立刻便要出手教训教训这口无遮拦的老东西,老家伙不知所谓,居然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的男人,祝晴岂能容忍? 杨开冲她打了个眼色,让她稍安勿躁,呵呵笑着道:“先生真有意思,我是人,怎么能跟狗相提并论。” 山羊胡子道:“有时候人不如狗,做人有做人的不如意,做狗却有做狗的好处。” 杨开轻轻冷笑:“那敢问先生是哪家的狗?三皇子家的?” 山羊胡子脸色微冷,却也没有发作,颔首道:“你这般说也无可厚非。” 杨开道:“常听人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乱吠的狗都是废物。如此看来,先生也是一条好狗。” 祝晴轻哼道:“少拿他跟阿汪比较,阿汪比他好多了。” 她抓着一切机会发泄心中的怒气,伸手将小黑狗抱了回来,轻轻地梳理它身上的毛发。 山羊胡子道:“是不是好狗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三皇子殿下的决定。他觉得你是,你便是,他觉得你不是,你实力再强也是一只死狗。” 杨开眯眼道;“那先生此来,是要打狗吃肉还是另做他想?” 山羊胡子将茶杯推到杨开面前,示意他满上,淡淡道:“狗肉不好吃,三皇子也没那个兴致。” 杨开哦了一声,道:“那就是要收猎犬咯。” “是猎犬或是家畜,还要看你的表现。” 山羊胡子再次端起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道:“外来的强者及其少见,三皇子觉得你还不错,所以愿意给你这个机会,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杨开大笑一声,摇头不断:“真是不好意思,先生志向高远,愿当人家的家犬是先生的自由,我与先生的想法不一样。我们夫妇二人无意去表现什么,我们……养着狗就行,对做狗没什么兴趣。” 山羊胡子放下茶杯,神色不动,似乎早有预料,颔首道:“我听说过外面的一些事情,也知道外面的情况,或许你曾是一方豪强,呼风唤雨,但这里是人皇城,有自己的规则,如你这样的外来者总是要吃些亏才会懂得人皇城的规矩。”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随手丢下一块木质令牌,道:“这是三皇子的信物,你们若是能逃过这一劫的话,就有资格去当三皇子的猎犬了,若是没有,那就说明你们不过如此。” 话落之时,他飘然而去。 与此同时,四周衣衫猎猎,刷刷十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冲来,一下将这茶馆围聚的密不透风,茶馆内其他客人见状,纷纷大惊失色,连忙四下逃遁,那茶馆老板望着这突如其来的情景,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却又不敢随意发作。 因为他认出来者都是些什么身份了。 杨开揉着脑袋,头疼道:“给一蜜枣来一棒槌,什么意思?” 祝晴冷眼旁观四周,道:“似乎不是一路人。” 杨开恍然道:“有三皇子,那肯定有大皇子二皇子咯?不知这是哪一路的人马,这么看来,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嘛。” 两人说话之声并没有掩盖,那些围聚着茶馆的武者也听的清清楚楚,却全都无动于衷,没有谁站出来给杨开解释一二,反而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他们确实在等人,不大一会儿,街道上便又是一阵破空声,紧接着一张巨大床轿从街道的一头旖旎而来,抬轿之人皆是道源境武者,脚下生风,身形不动,轿子平稳飞驰。 推荐一本推荐一本新书《新六界仙尊》,从亡者荒原走出的强者!书号1000432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