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五十七章 圣树庇佑,皇族无伤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五十七章 圣树庇佑,皇族无伤

“一个道源三层境也敢在本少面前放肆?”杨开冷笑之时抬手就朝那符枢拍了下去,下手毫不留情。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人皇城固然安全,不被外界法则变幻干扰,实则却是一谭浑水。他与祝晴两个外来户想要在此地立足的话,势必要展现出过人的武力,叫人知道自己两人不是好欺负的。 弱肉强食,在哪里都不会变化的至理,若是变了,那就说明不够强。 符枢的实力不算高,只有道源三层境,但杨开眼力何其犀利,早就看出这家伙一身修为浮夸,应该是服用什么灵丹妙药或者天才帝宝强硬提升上来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发挥出应有的实力,更何况这大皇子一副沉迷酒色的样子,只怕早已被掏空了身子。 这样的家伙,杨开随随便便都能灭掉几十上百个。 偏偏符枢没有半点自知之明,此时距离杨开不过三丈远,这一出手,他哪还有什么反应的时间。 帝元涌动,天地灵气动荡,一只肉眼可见的巨大巴掌印当头朝符枢拍了下去。 光头大汉脸色大变,厉喝道:“住手!” “住你妈的手!”杨开骂道,手上动作不停,愈发狂暴。 符枢果然没有反应过来,探头探脑还想瞧一瞧躲在杨开身后美人的身材,直到那掌印临身之时,他才忽然惊叫一声,浑身僵硬瑟瑟发抖,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看这一掌便要将符枢拍成齑粉,一蓬绿朦朦的光芒忽然自他体表浮现出来,骤然形成了一层防护,将符枢整个包裹。 轰…… 防护破碎,符枢头发乱舞,身形狼狈,却是毫发无损。 “什么鬼东西!”杨开瞠目结舌,刚才那一瞬间他根本没有看到符枢有施法的痕迹,可偏偏那个防护罩就那么诡异地出现了。 观其上下,也不像是佩戴了秘宝的样子,反倒是无用的坠饰佩戴了不少,只有装饰之能。 一招未果,那光头大汉已经从侧面杀了出来,手上光芒一闪,一柄大锤骤然出现,那大锤有半个桌面大小,其上闪烁耀眼光芒,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光头大汉怒喝:“胆敢对大皇子无礼,小子受死!” 他浑身肌肉迭起,一手提着大锤,力气使足了,朝杨开当头砸下,霎时间风雷之音灌耳,让人心惊胆战。 “护驾,护驾!”杨开大叫。 祝晴瞪了他一眼,红发飞舞之时,娇小的身子一闪便站到了杨开侧面,然后扬起一只粉嫩白皙的小拳头,朝那大锤迎了上去。 光头大汉面色再变,厉喝道:“滚开!” 他不知道这红发女子为何要自取灭亡,但他知道自己这一击的威势,这女子修为似乎有些不俗,但毕竟只个身娇体弱的女子,真要是被自己砸中的话不死也要重伤啊。 这是大皇子看上的女人,他哪敢下什么毒手? 偏偏之前他全力施为,如今就算想撤招也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祝晴挡在前方,他只能强硬了一扭身,将手上大锤偏移了一点位置,期望能让那女子逃过一劫。 祝晴的拳头砸在那大锤上,粉拳与巨大的锤子形成了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任谁也不会怀疑祝晴的下场肯定要悲惨无比。 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只听咣当一声巨响,祝晴身形不动,狂风吹的她头发如群魔乱舞,手持大锤的光头壮汉眼珠子一瞪,如遭雷噬,整个人在微微一滞之后,闪电般被击飞。 轰隆隆…… 茶馆的墙壁和隔壁的建筑被撞开一排的窟窿,视野尽头,灰尘弥漫,光头大汉倒在一片废墟之中,一动不动。 一群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尤其是那些跟着大皇子一起过来的护卫们,全都傻眼望着祝晴,怎么也没想到这幅看似柔若无骨娇小玲珑的躯体能爆发出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比他们看到一个魔族在人皇城里活蹦乱跳还要匪夷所思。 祝晴甩了甩手,一脸不屑的神色。 茶馆外,床轿上的两个狐媚女子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 人皇城太平多少年了?从未有人敢在城内闹事,更不要说是与皇子发生冲突。骤然见到这样的大场面,两个女子自然被吓得不轻,脸色苍白,娇躯瑟瑟发抖。 尖叫声唤醒了失神的符枢。 他怔了好一会才幡然醒悟,咬牙朝杨开喝问:“你打我?”语气又严厉许多,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你居然敢打我?本皇子……” “打的就是你,少来叽叽歪歪!”杨开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把抓住了百万剑,当头朝符枢砍了下去,剑光凛冽,剑意凛然。 符枢吓得哇哇大叫,抱头鼠窜。 百万剑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一道道剑光砍在符枢身上,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伤害,每当剑光袭来之时,符枢体表处都会浮现出那绿朦朦的光芒,将攻击挡下。 杨开强它便强,杨开弱它便弱,似有灵性一般,无论如何要守护大皇子符枢的安全。强如杨开竟无法突破这绿光的防护。 他一阵啧啧称奇,这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若不是无意中来到这什么转轮界,进了人皇城,只怕还不知道这世上有这等事情。 “救命,救命!”大皇子一边逃窜一边大喊大叫,哪还有什么皇子的威严,此刻的他只不过是一个疲于奔命的凡夫俗子,连自己曾经修炼过都给忘记了。 他的护卫们也终于反应过来,纷纷朝杨开冲了上去,保护自己的主子。 这些护卫们虽然修为不弱,但又怎是杨开的对手?百万剑一剑一个,砍瓜切菜一样纷纷撂倒,不过杨开倒也没有下死手,茶馆内虽然血气盈反,哀嚎不断,却都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可杨开这凶残的模样让大皇子已然吓破了胆子,连逃跑都没有力气了,被堵在茶馆的一角,惊恐地望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杨开,浑身发抖,大喊道:“别过来,别过来,我是大皇子,我命令你停下。” 杨开一脸狞笑,百万剑上滴落鲜血,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大皇子恨不得直接晕过去一了百了,可偏偏恐惧在心中发酵,让他比平时更加清醒。 没几步路,杨开便站到了大皇子面前,歪头瞧了他一眼,百万剑慢慢地朝他捅去。 大皇子倒吸一口凉气,屏住了呼吸,目光凝视着百万剑的剑尖,惊恐的无以复加。 在百万剑距离符枢约莫一寸的时候,那一蓬绿朦朦的光芒再度浮现出来了,极有韧性地包裹着百万剑,阻挡它的前进,遇强则强。 “这是什么?”杨开拿百万剑点了点那绿色的防护,居高临下地望着符枢。 符枢两排牙齿在打架,已经没法回答杨开的问题了。 一旁传来一人的声音:“圣树庇佑,皇族无伤。”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刚才离去的那个山羊胡子,不知何时又出现在茶馆中,依然坐在之前的那个位置上,仿佛从来没移动过一样,淡淡地凝视着他。 杨开挑眉道:“圣树庇佑?什么圣树?” 山羊胡子道:“与你无关,也与我无关。” “说话说一半,最讨厌你这种人了,你又有何贵干?”杨开不耐地看着他。 山羊胡子道:“你开罪了大皇子,伤了他这么多护卫,更让大皇子受了惊吓,人皇城已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我好怕啊!”杨开冷笑一声,“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想活命的话,就赶紧去跪舔三皇子?只有他才能庇护我的安全?” 山羊胡子微笑道:“聪明人一点就透。” 杨开哼道:“看样子,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啊,大皇子也是你找来的吧?” 山羊胡子摇头道:“莫要冤枉我,大皇子追美之心人尽皆知,你与这位姑娘出现在人皇城的时候,就有人去通知他了,老夫只是预料到眼下的情景,过来凑个热闹而已。”顿了顿他望着杨开道:“如何?你还要拒绝么?” 杨开还没回话,那边担惊受怕的符枢却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目光灼灼地望着山羊胡子:“我想起来了,你是老三身边那个……那个……那个谁!对对对,就是那个谁!赶紧给我杀了这家伙,本皇子重重有赏。” 山羊胡子不屑地望了大皇子一眼:“老夫乃三皇子的人,又怎会帮你的忙?大皇子糊涂了。” 符枢脸色一白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出手!我把外面那两个女人都送给你怎么样?” 山羊胡子瞧了一眼双腿间,叹息道:“老夫一大把年纪了,守着点阳元殊为不易,大皇子好意心领了,可惜老夫无力消受啊。” “你……你怎么能这样!”符枢一脸失望的表情。 山羊胡子又转头望向杨开:“你的回答不变么?” 杨开将宽大的百万剑抗在肩膀上,嗤笑一声。 山羊胡子心领神会,冲符枢道:“虽然老夫不会出手,但老夫却可以给大皇子指一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