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六十一章 人皇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六十一章 人皇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当他施展出第一道火蛇术的时候,果然与圣树有了一丝共鸣,产生了一些微妙的联系,之后的重复施展,更让这种联系变得坚固不少。 所以他才会得到圣树的庇佑,才能施展出符枢和那山羊胡子认识的“圣术”。 所谓圣术,不过是被另外一种力量加持的巫术而已。 人皇城的人都以为圣树庇佑着皇族,所以皇族在这里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是拥有诸多特权的,是无人可以反抗的。但实际上,恐怕是因为在人皇城中,只有皇族是巫,才能与圣树建立起共鸣和联系,才能调动圣树的力量。 除了皇族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修炼巫术,或者说被阻止修炼巫术。 这应该是人皇城控制的手段。 杨开唯一想不明白的是那圣树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庇护着巫,能够为巫所用。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划过,杨开暂时也找不到答案,除非亲眼去见一见那所谓的圣树。但这种事谈何容易?圣树既然如此特殊重要,定然是被人皇城重点保护,他一个外人想去见见只怕比登天还难。 他将心思放到面前的瘦竹竿身上,微笑道:“让我猜猜,大皇子三皇子都出现了,阁下难道是二皇子的人?不对不对,你应该不是二皇子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二皇子这个人。” 瘦竹竿神色默然,淡淡道:“何以见得?” 他的声音一如消瘦的体型,听起来很干涩,像是几十年没有喝过一口水一样。 杨开哼道:“自古皇家无亲情,皇子之间必然明争暗斗的厉害,你若真是二皇子的人,只怕巴不得大皇子早死早超生,哪会好心来救他?你刚才给他服用的灵丹不错。” “原来如此,看样子你有些观察力。”瘦竹竿微微颔首:“你说的对,我不是二皇子的人。” “那你是谁的人?”杨开眯眼问道。 瘦竹竿道:“奉人皇之命,请两位入宫!” “人皇!”杨开挑眉,转头冲祝晴道:“夫人,你说咱们去还不去呢?” 祝晴道:“你决定就好。” 杨开微微颔首,轻笑一声:“先问一下,我打了大皇子,人皇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瘦竹竿道:“人皇心思,我身为下属不去揣摩,我只奉命行事,两位请吧!” 说话间,他一侧身,摆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杨开对祝晴道:“看样子咱们得去一趟了,正好我也有些问题想问问人家。” “那就去吧。”祝晴点点头。 “前头带路!”杨开冲那瘦竹竿努了下嘴。 瘦竹竿一言不发,身形一晃便朝某个方向飞去,杨开迈步跟上。 小黑狗不知从哪个地方跑了出来,汪汪叫了一阵,窜进了祝晴的怀抱中。 刚才打架的时候这家伙躲的无影无踪,如今战斗结束它倒是立刻现身了。 人皇城极大,那瘦竹竿显然也是权贵之身,因为杨开之前就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有五叶的标志。 五叶标志比起大皇子和三皇子相差甚远,但也是权贵的象征了。按山羊胡子之前的说法,六叶之身才有资格调动圣树的力量,施展出碾压一切的圣术。 五叶与六叶,也只是一线之遥。 杨开估计在这人皇城中,但凡真正的皇亲国戚,应该都最起码有六叶之身,像瘦竹竿这样,修为高深却没有皇族血脉,五叶便是巅峰,不可能再有提升的空间。 他是帝尊三层镜,放在外面绝对是一个顶尖宗门的宗主或者一方豪强,可是在这人皇城中,却是为人驱使的下人。 在这人皇城中,以有叶无叶来区分平民和权贵,以叶片多寡来区别真正的贵族和麾下强者,这是控制的手段,杨开不会苟同,也不想去批判。 只觉得那人皇任人唯亲,也真够小气的,第一印象就变差了许多。 人皇之所以会召见他,大概是因为他能沟通圣树催动圣树力量的缘故。他的出现和作为,动摇了人皇统治的根基。 他就像一块投入平静湖泊中的石头,在湖面上溅起了层层涟漪,引起了湖中霸主的注意。 杨开估计自己若是拒绝人皇的召唤,立刻就会迎来整个人皇城的排斥和追杀,所以无论如何这个召唤都不容他拒绝,既然无法拒绝,那就只能顺水推舟了。 不过此去必定不会太平和,需得多加提防才成。 人皇城中只有权贵才能在空中飞行,无叶之身无论修为多高,都得在地下老实走路。 瘦竹竿有五叶之身,而且似乎是人皇身边的强者,自然是有飞行的资格,一路飞驰而去,正面迎来的家伙们纷纷退避。 那些权贵的身份不如瘦竹竿。 杨开很快就注意到,六叶之身很少见,最起码他跟着一路飞来就没见到一个,那些权贵大多数都是三叶之下,三叶之上的人都及其稀少。 这么一对比的话,瘦竹竿五叶之身就显得高高在上了,他与大皇子和三皇子唯一的区别就是无法调动圣树的力量。 因为他不是出身皇族,所以无法修炼巫术,无法得到圣树的庇佑。 皇宫坐落在人皇城的正中央位置,宫殿林立,占地面积极大,正是杨开此前感受到共鸣来源的方向,也是圣树提供力量的方向。 杨开眯眼朝圣树所在的方向望去,却见那边一片朦胧,似被什么强大的阵法笼罩,让人无法窥探内部的情况,那之前阻挡住他神念窥探的,应该就是这些阵法了。 不多时,瘦竹竿朝下方飞去,落在了一栋宫殿的前方,那宫殿极为恢宏,而且似乎也年月悠久,站在宫殿外,一股苍凉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流逝。 杨开神色一肃。 瘦竹竿将一直提在手上的大皇子交给站在殿外的侍卫,转头道:“两位进去吧,人皇大人就在里面。” 杨开笑了笑:“不会有什么陷阱吧?里面有没有埋伏几百刀斧手,只等我二人进去便一阵乱砍乱剁。” 瘦竹竿面如表情道:“这是外界的笑话么?听起来并不怎么好笑。” 杨开耸耸肩:“那是你没有幽默感。” 瘦竹竿道:“人皇大人至高无上,真要对付你的话不需要什么陷阱。” “都是帝尊境,瞎吹什么牛?”杨开撇撇嘴,迈步朝大殿内走去。 瘦竹竿指了指祝晴怀里的小黑狗道:“畜生留下。” “汪!”小黑狗冲瘦竹竿吠了一下,明显有些恼火。 祝晴摇头道:“阿汪不会留下的。” “人皇殿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更不要说一只畜生,还请两位不要让我难做。”瘦竹竿一步挡在了两人面前。 杨开冷笑道:“是你说人皇召见我夫妇,如今又把我们拦在这里,给不给进一句话。” 瘦竹竿张口,似乎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又侧着耳朵聆听起来,显然是有人在给他传音。 片刻后,他一闪身,让开了道路。 “这才是待客之道。”杨开微微一笑,与祝晴二人并肩朝内行去。 从外面看,人皇殿内光线昏暗,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但一进里面却是光线通亮,十几根巨大的柱子林立四周,仿佛接天连地一样,一颗颗夜明珠点缀,柔和的光芒笼罩整个大殿。 一双双目光忽然从四周扫来。 杨开眉头一扬,有些没想到在这人皇殿中居然有这么多人,他的目光扫去,很快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微笑地打招呼道:“三皇子你好啊,这么快又见面了,之前要多谢三皇子照顾了。” 三皇子冷哼一声,眼中满是不屑。 大殿内这些人,全都是六叶之身以上的存在,换句话说全都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也都是实力不俗的大巫,年纪有大有小,有男有女。 九叶之身不多,只有两个,除了三皇子之外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两人站在大殿的最上方,只位于龙椅之下,余人皆在他们侧面依次排开。 略让杨开诧异的是,这美妇居然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 二十多位巫,修为参差不齐,满殿中人,不见一个帝尊三层镜。 而居上有一张巨大的龙椅,足以让人躺在上面都不显狭小,龙椅之上,一个略有些肥胖的半大老者端坐其上,他看起来并不算高大,坐上龙椅上圆滚滚的,显得有些可笑。 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杨开吃了一惊。 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在暗暗揣测人皇的修为。 城中的特殊情况让他明白,在这里只要能与圣树沟通,调动圣树的力量就是最大的依仗,自身的修为反而是其次。 所以他隐约猜测到人皇的修为应该不会太高,不至于达到大帝的层次。 正因如此,他才会放心大胆地来这人皇殿,面见人皇。 对方若真是大帝的话,他恐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此刻见了人皇之后杨开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这人皇并非什么大帝,甚至不是帝尊三层镜强者。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只有帝尊两层境!而且还极为虚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