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你输啦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你输啦

一道尖锐的绿芒仿佛锥子一般成型,直朝杨开胸膛处戳去。 杨开站原地冷冷地望着他,体表处骤然浮现一层碧绿的幽光,化作一层强而有力的防护。 绿芒戳在那防护之上,同时崩散开来。 “怎么会?”人皇吃惊,杨开能够施展出圣术,调动圣树的力量他自然知道,毕竟他也是个巫,是巫就能施展出圣术。 但是没有得到过某种仪式的洗礼,圣树为何会自动庇护着他?皇子皇女们之所以能够得到庇护,在危机时刻转危为安,那可是经过一道极为复杂的洗礼仪式的。 此刻的圣树给人感觉很奇怪,一方面并不拒绝人皇的驱使,一方面又在阻碍他的杀敌,好像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率性而为,怎么开心怎么来。 “你果然想杀我!”杨开冷笑一声,对此显然是早有预料。 人皇不说话,表情凝重了三分,口中咒言一变,抬手间一道雷霆之怒就朝杨开轰了过去,那雷霆威势骇人,如一只蛟龙摇头摆尾,眨眼就轰到了杨开面前,绽放耀眼光芒,将杨开彻底笼罩。 人皇脸色再变。 光芒敛去之时,只见杨开毫发无伤地站在原地,甚至连衣衫都没有褶皱的痕迹。 “为什么?”人皇怒吼,只不过却不是冲着杨开,而是转向圣树,仿佛一个威严的父亲在责骂贪玩的孩子,怒发冲冠。 圣树两次坏他好事,让他有些难以忍受。 杨开冷漠道:“想知道为什么?” 人皇低喝:“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杨开哼道:“我有没有使手段难道你不清楚?何必自欺欺人!” 人皇咬牙道:“我乃人皇,你何敢忤逆于我!”也不知道这话是对杨开说的还是对圣树说的。 他大喝一声,口中再度响起咒言。 当他咒言响起的时候,圣树忽然瑟瑟抖动,似乎是有了一些奇怪的变化。然后大股大股的绿色能量从圣树内流淌出来,涌进人皇的体内,让他的气势节节攀升,不算高大的身子也忽然变得伟岸起来。 “杀鸡取卵!你放肆!”杨开见状大怒,同样开始咏唱咒言,只不过那咒言之音听起来比人皇的更加古老晦涩,更加的玄妙难懂。 他虽然不知道人皇施展的是什么巫术,但他却能从圣树的感应感受到了一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人皇此举有损圣树根基,不啻杀鸡取卵。 看样子他为了对付杨开已经浑然顾不得其他了。 圣树根基动摇,人皇城恐怕都要遭殃。 流淌向人皇的绿色能量仿佛受到了某种阻力,速度开始变慢。 人皇见状,怒火更甚,咒言声愈发响亮,想要与杨开抢夺圣树之力。 杨开目光冷冰冰地望着他,语调语气丝毫不变,谨守本心。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并无刀光剑影,也没有腥风血雨,而是一种极为特别的方式展开了斗法,赢者将拿走一切,输者则会被践踏脚下。 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跟圣树之间的共鸣,与圣树共鸣越深,能够驱使的力量就越强。 杨开与人皇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并没有朝对方出手,只********地做好自己的事。圣树并无清醒的思维,它只是一团残存的意志,谨守着庇佑巫的意愿,无论是哪个巫向它渴求力量,它都会予以配合。 人皇身上的绿光时亮时弱,亮的时候代表他在斗法之中占据了些许优势,弱的时候则相反。 他忽然发现杨开是个极为难缠的对手,远没有他此前想的容易对付。 这家伙与圣树的共鸣,居然丝毫不逊于自己这个一直在圣树身边从小活到老的人皇,若非如此,他早就将对方解决掉了,而不是现在双方打个平手。 圣树似乎对这个外来户有极为特别的亲切之意,处处偏袒于他,与自己针锋相对。 他忽然发现让杨开进到这里近距离地观摩圣树是个错误,若是刚才在人皇殿中就痛下杀手的话,说不定没这么麻烦。 我才是人皇,我才是人族之王!人皇心中发出怒吼,希望这个想法能够传递给圣树,却不想起到了相反的效果,他明显感觉圣树居然有一些排斥自己的意思,好像一个被父亲教训的烦恼的孩子生出了叛逆之心。 这个现象让他脸色狂变。 杨开虽然难缠,但多少也有解决的办法,可若是他失去了圣树的支持,那他就不过是一个帝尊两层境的老头子,这人皇城中强过他的人不计其数。 人皇不敢再胡思乱想了,只能从杨开本身入手。 他在吟唱咒言的同时忽然传音道:“你有时间在这里与本皇争锋,不如抽空关心一下你的女人,如果本皇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快要死了吧?” 龙族又怎么样,万灵之长又怎样?人皇城内强者层出不穷,龙族在这里也要吃瘪。 杨开不为所动,淡淡道:“我的女人不需要我关心,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吧。啧啧,大人年纪不小了吧,看样子也活不了多少年了,想过什么时候传位下去么?我看有几个皇子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三皇子,修为不俗,心性坚韧,很适合继承你人皇的位置,就是给人感觉阴险了一些,不过人无完人嘛。二公主也不错,不知道人皇城有没有女性为皇的先例啊,若是有的话可以传位二公主,我看公主殿下野心很大呢……” “闭嘴!”人皇怒喝。 杨开轻笑道:“两个都不行?那看样子大人是有意传位大皇子咯?大皇子沉迷酒色,实在不是什么上好的人选,人皇城真要是落入他手上怕是没什么好结果,到时候兄弟反目,祸起萧墙,大人想必死了也不得安宁。不对不对,大皇子明明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却偏偏有八叶之高的身份,这么看来,大人是真的挺偏宠大皇子的啊,难不成大皇子的生母是你钟爱之人,所以才会这般爱屋及乌?” 人皇的神色有了些变化,虽然轻微,却哪里瞒得过杨开? 杨开继续煽风点火道:“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啊,而且看大人这样子,你钟爱之人只怕早已经死了吧。瞧不出大人居然还是个痴情种子,想必年轻的时候也与那位美人有过很好的时光,只是人死不能复生,大人还请节哀顺变,回忆也是一种美嘛,偶尔午夜梦回,泪湿满襟也是不错的体验。” 人皇脸皮抽搐,仿佛被戳到了什么痛处,再也无法忍受,疯狂地抽动圣树之力。 杨开冷哼道:“你输啦!” 话落之时,人皇闷哼一声,倒退几步。身上仅有的淡淡绿芒也忽然烟消云散。 他与圣树之间的共鸣居然被一下子切断了,他有心再连接圣树,却如石沉大海,圣树居然不给半点反应。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心境起伏太大,急于求成,反倒在这一次争锋之中一败涂地。 “就算没有圣树的庇佑又如何?本皇的修为可是高过你的。”人皇不愿服输,苍老的身子陡然挺直,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全面爆发出来,抬手就朝杨开拍了过去,一时间风云激荡,威能莫测。 杨开嗤笑一声,一拳朝前轰去,那拳头之上帝元涌动,狂暴的力量宣泄而出。 拳掌相交之时,人皇如遭重创,张口喷出鲜血,纸鸢一般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好半晌没有动静。 脚步声传来,杨开慢慢地走到他面前,低头俯瞰着他。 人皇咽下喉咙里的热血,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低吼道:“我乃人皇,我是人族之王,你焉能如此对我?” “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杨开淡淡问道。 人皇呆了一下,很想知道答案,却又抹不开脸皮,迟疑了半晌才语气生硬道:“为什么?”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们将圣树当成可以随意抽取的力量源泉,将它当成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资本,你们错了。” 人皇道:“圣树本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杨开冷哼:“冥顽不灵,不知错而错还情有可原,明知错而错就死不足惜了。圣树庇佑的不是你们皇族,也不是巫,而是整个人族,你们却将它当成自己的私有物,简直可笑!” 人皇道:“胡说八道!” 杨开冷笑:“我胡说八道?整个人皇城的结界阵法皆有圣树提供力量,它庇护着整个人皇城不受外界法则变换干扰,我胡说八道?我看你是老眼昏花。” 与圣树共鸣之后,杨开很清楚地感受到了圣树的力量布满了整个人皇城,正是依靠它,人皇城才能在这转轮界中亘古不变,永世留存。 人皇颓然道:“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本皇已败,是杀是刮随你心意。” 杨开斜睨着他道:“我几时说要杀你刮你了?” 人皇一怔,有些意外道:“你愿意放过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人皇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不知……尊驾有什么要求?” 这种情况下,就算面前这人要夺取人皇之位,自己也是无力反抗的。自古以来,人皇城中就是这样,掌控圣树者为人皇,而现在这个掌控着是一个外来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