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章 好笑不好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七十章 好笑不好笑

“真的没用。”杨开有些无语地望着床上的祝晴。 他又一次施展出化龙诀,可这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依然只有四丈五的身躯,完全没有变高的迹象。 祝晴拿被褥遮挡着雪白的娇躯,微微皱眉道:“我都跟你了,你为何不信呢?” 现在想想,他信不信并不是问题,只是男人色心已起,一心求欢罢了。 杨开收了化龙诀,嘻嘻笑道:“许了次数少了,若是多来几次,不定……” 完又扑到了床上。 “别胡闹了。”祝晴伸手推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龙性本就娇淫,本源与你融合的越透彻越是明显,你需得克制。” 自从前几日有了亲密的关系之后,这些天祝晴一直都表现的百依百顺,如今忽然搞的这么严肃,一副威严的样子,倒让杨开有些发憷,总觉得是欠了她什么。 不好再用强,只能头道:“好的好的,我克制。只是你们龙族若都如此的话,那要如何生活?” 祝晴道:“只有那些雄龙才这般模样,而且他们不会对龙岛上的同族放肆的。” 杨开瞪大眼睛:“那要是他们……需要了,怎么办?” 祝晴有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又知道拗不过杨开,只能皱眉道:“他们自有办法。” 这话不免让杨开的想象空间变得很大,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极为滑稽的场面,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准备再看到祝烈的时候好好取笑取笑他。 祝晴瞪着他道:“我不是过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许碰我么?” 杨开一脸无辜道:“你刚才没有同意么?我以为你同意了。” “下次不许这样了!”祝晴狠狠地掐了一把杨开的胳膊,借此发泄自己的不满,然后开始穿衣。 杨开用手撑着脑袋,傻呵呵地望着她。 “盯着我做什么?”祝晴的脸红了。 “你真好看。”杨开的甜言蜜语张口就来,“能∮∮∮∮,m□看一辈子。” “这话也不知道跟多少女人过了。”祝晴的话里带着一股浓的化不开的醋味,她很快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裙,茫然四顾道:“阿汪呢?” “守门呢。”杨开指了指门外。 祝晴这才想起之前黑狗好像是被杨开给赶出去了,紧接着又想起门外好像还站着几个公主,顿时有些花容失色。自己刚才的表现可是不堪入耳,只怕叫人家听的真真切切。 这下还如何有脸见人啊…… 她又羞又恼,伸手抓住杨开的耳朵:“还不站起来。” 杨开顺势起身,全身一丝不挂,虽不魁梧,但身材却是极为匀称,散发着阳刚的气息,面对羞恼的祝晴,他只是呵呵笑着,装傻充愣。 祝晴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视线飘忽不定,不去看不该看的地方,从床上捡起他的衣物,细心给他穿戴着。 龙女头一次干这事,不免有些生疏。男人的衣服与女人总是有些不同的,她也从来没有伺候别人的经验,更何况杨开还与她****相对,更让她束手束脚。 好一阵忙碌,才渐入佳境,逐渐给杨开穿戴整齐。 她又牵着杨开的手走到一旁的梳妆镜前,把杨开摁在椅子上坐下,仔细地给他打理着头发。 杨开微笑地凝视着镜中的人影,看她认真专注的样子,虚荣心一阵暴涨。 …… 半日后,人皇行色匆匆而来,待到殿门前有些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几个女儿:“你们怎么站在外面。” 符玉抿着嘴道:“他让我们侯在这里。” 人皇皱了皱眉:“这几日皆是如此?” 符玉轻轻颔首。 人皇叹息一声,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但也没有多什么,只是高声道:“大人,你要打听的消息有眉目了。” 殿门推开,杨开与祝晴依次走出。 人皇行礼,面上挤出一丝讨好的微笑。 几个公主表情各异,二公主符玉眼中难掩鄙夷之色,尤其是在看着祝晴的时候,六公主低着脑袋看不出什么神情,十一公主却是媚眼如丝,秋波不断,饶有兴致地朝杨开望去,似乎是在暗暗期待着什么,公主却是脸色发白,悄悄地躲到六姐身后,身躯颤抖。 几女的反应杨开一目了然,心中冷哼了一声,也没功夫计较,只是望着人皇道:“讲来听听。” 人皇回道:“一炷香前,鹰喙崖那边有人出手的迹象,老夫派出去的人立刻赶去查探,战斗已经结束了,死了十几个魔族,个个都修为不凡。” “谁干的可有发现?” 人皇摇头道:“没有,只是在这转轮界中,人族全都住在人皇城中,除了你的那两位只怕没人会逗留在外面,也没有击杀十几位魔族的实力。所以老夫猜测,你要找的人恐怕就在鹰喙崖附近。” 杨开头,沉吟了下道:“既如此,那便去看看吧。” 人皇闻言道:“老夫立刻安排,着人领路。” “不用了,我知道地方,我夫妇二人自行去查探便是。”这几日杨开将转轮界的地貌都记的清清楚楚,所以人皇一提鹰喙崖他便知道在哪了。 “那两位定要心为上。” 杨开咧嘴一笑:“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可能就会直接离开此界了,这几日还要多谢大人招待。” 闻听此言,人皇面色一喜,他巴不得杨开早滚蛋,免得自己的统治有动摇的危机,听了这话自然是心花怒放,不过很快压制了下来,淡淡道:“老夫招待不周,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他面是口非,杨开也懒得与他打机锋,正要招呼祝晴离开,忽然瞥见符玉依旧一脸鄙夷的盯着祝晴,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顿时有些恼火。 眼珠子转了转,杨开伸手道:“阿汪,走了!” “汪!”黑狗起身,冲符玉示威性地叫了一声,这才慢腾腾地朝杨开行来。 “什么?你什么?”杨开瞪眼望着黑狗。 “汪?”黑狗歪着脑袋,不知道杨开这是要起什么幺蛾子。 “什么?这怎么可以,你这孽畜休得胡思乱想,简直非分之想。” 黑狗彻底懵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狗眼中满是茫然。 杨开自顾地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做狗也要有自知之明,不该想的不要乱想,不该的也不要乱,懂?也亏本少在这里,否则你还不被人打了吃狗肉。”话间,他悠悠地瞥了一眼人皇。 一群人被他搞的晕头转向,几个公主更是茫然无比,符玉眉头微皱,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妙,可到底哪里不妙却又不上来。 人皇却是人精,连忙讪笑接话道:“大人,不知你这兽宠想要干什么?若不介意的话可以出来,能满足的话老夫一定满足。” 杨开呵呵笑道:“也没什么,它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要求,你不必在意。” 人皇心中腹诽,嘴上却道:“既有意思,不妨来听听。” 杨开指着符玉道:“这畜生居然瞧上二公主了,与二公主很是投缘,居然想要带她离开,你这好笑不好笑。” 人皇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额头一滴冷汗滑落了下来。 符玉更是花容失色,惊叫道:“不可能!” 杨开脸色一冷,道:“什么不可能?” 符玉慌乱道:“它……它它怎么可能瞧上我,分明是你信口开河。” 杨开哼道:“换我也不可能瞧得上你,但它就是看中你了,我有什么办法,这大概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吧,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问问。” “我……我怎么问。”符玉彻底傻眼,总不能真的去问黑狗这个问题,虽然她确定这是杨开在报复自己,但如今形势比人强,一个不好恐怕真的要被带走,从此沦为一个畜生的玩物。 这种事比杀她还要难受,她如何肯答应? “父皇!”她急忙朝人皇望去,想要祈求帮助,可入目所见却让她到嘴边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因为她居然看到自己的父皇眉头紧皱,一副深思的模样,好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答应这件事。 霎时间万念俱灰,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 父皇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送给那畜生! 也对,父皇对这一对奸夫****如此忌惮,若能平安将他们送走的话,莫一个女儿,便是将此地所有的女儿送出去只怕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自古皇家无亲情,也不知道自己在奢望些什么。 人皇张口,还没来得及话,杨开便呵呵一笑:“二公主多虑了,阿汪它虽然喜欢你,但我不可能带你走的,二公主就好好地待在人皇城,当你的公主吧。” 符玉不答话,一双眼睛怨毒无比的盯着杨开,似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看二公主的意思,是想要跟我走咯?如果这样的话,你开个口,本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杨开嘴角一扬。 符玉连忙低下脑袋,不敢再去看他,免得再被他找什么麻烦。 “哼!”人皇冷哼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杨开是在故意找茬,估计是刚才符玉望着那龙女眼神出了问题,他瞪着符玉道:“还不过来谢过大人!” 符玉不敢违抗,只能走上前来,盈盈行礼,低声道:“谢大人!” 一身傲气已被磨的干干净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