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三章 祝烈的困惑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七十三章 祝烈的困惑

浓稠的血光被吸进巨口之中,血魔慌乱地现出原形,却更加方便了小黑狗的吞噬,那大嘴猛地一合,便咬住了血魔的腰身,任凭他如何反抗居然都挣脱不得。 血魔骇的面无人色,大声呼救,可哪有魔族敢去救他?小黑狗的气息确实不强,但那独特的气息却让他们骨子里感到一股寒意,再加上影魔刚才一声归墟的呐喊更让他们胆战心惊,此刻只想离这小东西越远越好。 血魔一点点地被吞噬掉,一身神通竟完全施展不出来,好似一个从未修炼过的普通魔民,连体内的魔气都无法催动。 放眼望去,这一幕与巨蟒吞噬猎物的场景极为相似,蛇蟒之类可以吞下比自身个人要大的多的猎物,小黑狗又何尝不是如此? 殷红的火光绽放,灼热的力量爆发出来,却是祝晴姐弟出手了。 他们两个都是红龙,精修火系本源之力,悠一出手便让这四周空间温度陡增,天地仿佛化作一座熔炉,要将这诸多魔族全部融化。 龙息喷吐,旋转飞来的火球,凌空劈去的火刀悠忽纵横,众魔族霎时间被打的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一个个魔族割稻草一般陨命倒下。 这些魔族人数虽多,神通也大多诡秘难防,但就算杨开和祝晴不来,凭借祝烈的实力也不会吃什么亏。 一只八阶红龙,超越帝尊三层镜的存在,足以将这一支魔族队伍斩杀殆尽。 只是一个照面,上百魔族便死伤一大半,被那灼热的火焰扫中者无一幸存,皆都一命呜呼。 魅魔尖叫,影魔变色,沙魔妄图遁地逃走,可四周空间被封锁,遁地的神通根本无法施展出来,才刚扎进大地便被弹了出来。 祝晴一个健步冲上去,粉嫩的拳头轰在那衣衫暴露的魅魔身上,狂暴的力量炸开,直接让她爆为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她早就看这魅魔不爽了,秋波暗送,也不知道在抛给谁看,偏偏那个谁还看的津津有味。 沙魔遁地不成,才刚刚站稳,祝烈凌空一记火焰刀劈来,便将他劈成两半。 剩下影魔一个独木难支,扭头四顾,百人大军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杀的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根独苗,顿时浑身发冷,手脚冰凉。 两个龙族,连本体都没有展现便有如此威势,若将本体展现的话,再来十倍也能横扫。 祝烈朝那影魔冲去,影魔还想故技重施施展保命神通,却被龙威一冲,整个人晕头转向,哪还能施展的出来?祝烈一拳朝他砸了过去,轰碎了他的脑袋,红白之物四下飞溅,简直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小黑狗也正好将那血魔吞入腹中,喉咙里传出咕咚一声响动,兀自有些不满足,可转头瞧去,哪还有活着的魔族,上百魔族已经全死的干干净净了。 它打了一个鼻响,也没有理会那些尸体,只是抬头朝杨开瞧了瞧。 杨开一直没有出手,除了营造一个空间囚笼之外并没有杀死任何一个魔族,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必要出手。 落在厉蛟身旁,低头朝他望去。 厉蛟正好也睁开了眼睛,看到杨开之后顿时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杨宫主……救命啊。” 杨开眉头一扬:“厉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看厉兄龙精虎猛,精神百倍,哪里有需要我来救命的地方。” 厉蛟急道:“杨宫主你可不能睁眼说瞎话了,厉某……厉某被魔气侵蚀了啊,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他与祝烈流落到这转轮界,却是没有杨开好运,并没有人引着他们去往人皇城,而是一直在外界逗留。天地法则发生改变之时,天地魔气充盈,绕是厉蛟身为帝尊三层镜也有些抵挡不住,最终被魔气侵入体内。 那一丝魔气极为难缠,如跗骨之蛆,无论如何也是驱除不掉,若非如此,以他的修为刚才断不可能被一个魅魔控制,如今被祝晴打伤还是小事,也就是断了几根骨头,吐了几口血而已,将养一段时日总能康复过来,被魔气侵蚀可是要人老命的,搞不好就能让他走火入魔。 此刻见了杨开,就跟见了救命稻草一样。 “看是看出来了,但是你这情况,我也无能为力啊。”杨开摸着下巴道。 厉蛟一听,差点哭了:“杨宫主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厉某也是为了你才跟过来的,若不是杨宫主极力相邀,厉某怎会流落至此?在我离龙宫作威享福岂不自在,如今落到这步田地,说起来杨宫主……也要负一定责任。”他一边说一边悄悄打量杨开的脸色,唯恐惹恼了他。 杨开果然恼的很,把脸一板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之所以会跟我过来,也是事先谈好了条件的,并非毫无收获,更何况又不是我让你被魔气侵蚀的,是你自己实力不济,心志不坚,我要负什么责任?” 厉蛟哭丧着脸道:“杨宫主,你就忍心看着厉某被魔气侵蚀,神智丧尽,沦为魔物?” “咦,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杨开奇道,“放心,你若真的沦为魔物,本少定会出手替你解脱,给你一个痛快。” 厉蛟心中直骂娘,悔的肠子都青了,若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会跟杨开去冻土那鬼地方,结果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一时间茫然无比。 “好啦好啦。”杨开忽然轻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拉了起来。 他变脸之快,让厉蛟颇有些不太适应,茫然地望着他道:“杨宫主你……什么意思?” 杨开道:“不过就是被魔气侵蚀而已,换做旁人恐怕真的就早就沦为魔物了,好在厉兄你修为高深,虽被侵蚀,却也不是不能救治。” 厉蛟听的两眼放光,连忙道:“厉某就知道杨宫主不会见死不救,还请杨宫主教我解救之法!” “解救之法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杨开嘿嘿低笑。 厉蛟没听懂。 杨开朝不远处努嘴,低声道:“去找祝烈,让他放点龙血给你,龙血有神性,足以让你驱除魔气。” 厉蛟吓一跳,脸都白了,忙摆手道:“杨宫主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龙血岂是那么好弄的,真要是让祝烈知道我有这想法,只怕一掌拍死我,厉某不过是一条小蛟而已,哪敢打他的注意。” “就因如此,才要打他的注意,以你的出身,若是能喝上一口龙血,啧啧……” “咕咚!”厉蛟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说起来他还算龙裔,虽然受龙族血统的压制厉害,但若真的能喝上一口龙血的话,那对他的实力也有巨大帮助的,绝对能让他的血脉提升一个档次,杨开的话乍一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却如有魔力一般在他耳边回荡,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身上的魔气似乎变得浓郁了一些。 杨开瞧在眼中,也不点破,只是嘿嘿一笑,转头望向一旁。 那边祝晴姐弟二人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一个像是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一样,眼神飘忽不定,根本不敢直视对方,另一个则是满眼的震惊之色,不停地审视着自己的姐姐,仿佛要重新认识她一样。 祝晴的脸微微发红,眼神飘忽的更厉害了。 “你……”好一会之后,祝烈才开口说话,“你是怎么晋升九阶血脉的?” 从刚才见到面的时候祝烈就发现不对劲了,祝晴的血脉似乎比他要精纯许多,要知道上次她从龙岛离开的时候并非如此,姐弟二人都是八阶的程度,龙族的血脉晋升及其困难,一方面受父母遗传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要看自身的努力和龙岛的支持,三者缺一不可。 姐弟二人算是龙岛上为数不多的强者,八阶已经算是极为了得了,大长老也才十阶而已。 大长老曾经断言,姐弟二人此生很有可能停留在八阶的程度上,只有极为微弱的希望能够突破到九阶,大长老生命悠长,眼光毒辣,一般他说出来的事情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姐弟二人晋升了八阶之后,这么些年来血脉精进的越来越困难了,无论吃下多少龙血花,无论在龙殿内闭关多久,都没什么太明显的效果。 不曾想,他居然忽然看到自己姐姐成为了九阶巨龙! 这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祝烈相信自己没有看错,龙族对彼此的血脉感应及其敏锐,纵然祝晴没有显露真身,那九阶的气息也做不得假。 祝烈心里就跟猫挠了似的,对姐姐的晋升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很想知道祝晴能够晋升的奥秘。 祝晴没回话,表情却是更加的扭捏了,祝烈又问了一句。 祝晴这才轻声道:“机缘所至……” “不可能!”祝烈一口否决,觉得祝晴太小气,居然想保守这个秘密,好奇心愈发浓郁。 “晴儿你是九阶了?”杨开走了过来,有些惊奇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