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六章 有眼无珠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七十六章 有眼无珠

那魅魔说着,竟真的转身替杨开询问起来,可那些被询问到的魔王们却无不大摇其头,望着杨开的表情犹如望着一个死人,充满了讥诮和嘲弄的味道。 魅魔转过身,一脸遗憾地望着杨开道:“小弟弟,非姐姐不愿帮忙,只是他们不太乐意放你过去呢,你看这如何是好?” 杨开咧嘴一笑道:“不管如何还要是谢过这位姐姐了,嗯,你且退到一旁。” “你要干什么?”魅魔微怔。 杨开认真地道:“他们既不愿意主动退开,那就只能来硬的了,姐姐你细皮嫩肉看起来弱不禁风,所以还是站远一些,免得待会儿有所误伤。” 魅魔听的有些傻眼,只感觉杨开这话荒唐无比,区区一个相当于下品魔王的家伙居然在这里大放厥词,这是没活够么?可看他神色却又极为真诚,当下小心翼翼的求证道:“你是说……你要打过去么?” “不错!”杨开颔首,说打就打。 一抬手间,古朴的山河钟便已祭出,一股极为古老苍凉的气息轰然弥漫开来,钟身上繁奥的花纹闪烁起光芒,一股镇压万物之力从天而降,仿佛无形的重锤砸落。 察觉到这一股镇压的力量,立于半空中的诸多魔族强者纷纷变色,因为在这样一股力量的压制下,他们竟生出一种头上压着万丈大山的感觉,浑身气血翻涌,呼吸不畅,身形更是不由自主地朝下落去。 一些实力稍低的魔帅们竟都纷纷吐血,在半空之中手舞足蹈,无论如何也稳不住身形,纷纷跌落下去。 就算是那些修为高深的魔王们也都难以行动自如,不得不纷纷施展秘法,摆脱这镇压之力的束缚。 山河钟轰然变大,直接从高空中压落下来,巨大的钟影遮蔽了好几个魔王眼前的光明,在他们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中,如巨兽之口般将他们吞没。 轰……地一声,山河钟落到地上,整个魔怒城都震了三震,许多不怎么牢靠的建筑更是在这一瞬间倒塌。 满场静谧,所有魔族眼中都溢满了骇然,傻傻地望着那巨大的钟身所在之地,那钟身的下方,此刻应该镇压着几个修为不俗的魔王,其中一位在实力上甚至足以排到整个魔怒城的前十。 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魔王,在面对这恐怖一击时竟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答应很快揭晓。 杨开法决掐动,山河钟滴溜溜变小,飞回到他的手上,而大地上则留下了好几个残缺不全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如一张博饼,仿佛有人拿着擀面杖将他们的尸体擀成这样似的。 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众多魔族纷纷变色,先前那些肆意嘲讽杨开的魔王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心中只有浓浓的恐惧在蔓延。每个魔族都不自觉地在后退脚步,想要拉开与杨开之间的距离。 随手一击就有如此威势,这魔怒城中谁能直撄其锋,便是最强大的魔王也做不到这种程度,真要是惹的此人在这里大开杀戒,只怕整个魔怒城都要被毁掉。 “呵呵……”那先前说话的魅魔脸色惨白,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道:“小弟弟你真是坏透了,居然扮猪吃虎来吓唬人家,姐姐差点被你吓死了。”她脸上挤出笑容,却是比哭还要难看,声音颤抖,显然是怕到了极点。 她虽是魔王,但实力在整个魔怒城中只属下游,刚才那一击若是对着她施展出来的话,那她必定没什么好下场。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这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人类居然拥有毁灭性的力量。 杨开手托着山河钟,闻声摇头道:“姐姐这话说的不对。” “哪里不对?”魅魔心里一个咯噔,只道自己这下恐怕说错话,要倒大霉了。她惊惧地瞥了那小钟一眼,身躯忍不住有些发抖。 杨开正色道:“我从来没说自己不是老虎,何来假扮之说?” “对,对,正是这个道理。”魅魔不迭地应着,“却是他们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死了也活该。” 杨开笑道:“姐姐可真会聊天,让人忍不住想要跟姐姐多聊一阵了,哎呀呀这可怎么办,我还有急事呢。” “呵呵……”魅魔面色僵硬,侧开身子道:“既有急事,那便赶紧去吧,莫要耽误了时辰。” “也罢!”杨开点点头,“那本少就先行告辞了,现在没人要拦我了吧?” 魅魔摇头道:“自然没有不长眼的。” 诸多魔王神色肃穆,却无一人敢随意开口说些什么,就怕言多必失,惹的那人类再来一下,又要再打死几个。 “那就好。”杨开冲那魅魔挤了挤眼睛:“姐姐也不必这般悲伤忧虑,说不得本少还要再回来,到时候定与姐姐秉烛夜谈,让姐姐领略下小弟的魅力。” 我哪里悲伤哪里忧虑了?魅魔心中大骂不止却不敢表露分毫,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一群魔王也是脸色难看,杨开这话他们听着心惊肉跳,只想让这家伙赶紧滚蛋,死在阴风山里最好不过,又怎会希望他再杀个回马枪? 好在杨开不再多说什么,否则恐怕真要让这些魔王发疯不可,流云梭再次破空而去,直奔几百里外的阴风山。 魅魔狠狠地呼了口气,只感觉浑身都湿透了,阴风一吹,通体冰凉。 一双双目光朝她望去,魅魔咬牙道:“都看着我干什么,人又不是我杀的。” “你不该跟他说那么多。”一个气息雄浑的魔王冷哼一声,魔怒城从未丢过如此大的脸面,被人闯入城内不说,居然还肆无忌惮地杀了几个魔王,偏偏没有谁能遏制那人类的暴行。 魔族简直颜面尽丧,自然需要人来背这个黑锅。 而唯一与杨开接触过的魅魔是最好也是唯一的人选。 “这能怪我?”魅魔尖叫一声,只感觉冤枉死了。 “你若与他好好讲话,魔怒城又岂会遭这无妄之灾。” 魅魔傻傻地望着那位魔王,没想到这也能成为自己被训的理由。 “嗯?又有人过来了!”那魔王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相貌英俊的红发青年从那边迤逦而来,神情阴沉,眉宇纠结,显然在烦恼着什么事情。 他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闯进了魔怒城,视众多魔族强者于无物,仿佛进了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 魔王大怒。 魔怒城屹立转轮界十几万年,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之前闯过去的那个人类倒也罢了,修为虽然不算多高,但那一件宝贝却是威力惊人,眼前这家伙又算哪根葱? 朝四周打了个眼色示意一番,诸多魔族强者立刻飞升而上,挡住了红发青年的去路。 祝烈止步,目光冷冽地扫视前方,心中的怒火就如即将喷发的火山,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 祝晴与杨开的事让他烦躁无比,偏偏生米煮成熟饭,也不知未来该如何解决,一腔怒火正无处发泄,竟有人主动送上门来。 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平缓自己的心情,淡淡开口:“你们这里谁最强?” 这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许多魔族还是下意识地朝某个方向瞧了一眼,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膀大腰圆,浑身魔气滔天的家伙往前走出一步,闷雷般的声音炸响:“本王豪飞,来者何人?” 正是之前训斥魅魔的那家伙,在所有魔王当中,他的实力是公认最强的,只差一步便能跨越桎梏,抵达魔圣之境。 他有信心在百年之内做出突破,只要他能晋升魔圣,便可大举进攻人皇城,改变转轮界十几万年来亘古不变的格局,将那些人类奴役,让此界成为魔族的后花园。 他有此雄心壮志,也有这个潜力。 适才杨开动用山河钟施展恐怖一击,他稍稍掂量了一下,估计自己接不住那样的一击,所以才忍气吞声,但是这个时候就不能在做缩头乌龟了。 魔族好战,也崇拜强者,他若不答,势必会让族人看轻,对他自身的修行也不利。 暗暗打定注意好好折辱一下这个红发青年,叫他知道魔怒城第一强者的实力。 他睥睨着前方,眼神空洞,仿佛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中。 祝烈口中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死!” 话落之时,他整个人化作一道火光,仿若流星一般朝那叫豪飞的魔王撞了过去,动作迅如闪电。 豪飞脸色一变,祝烈这一动手,他便本能地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连忙催动一身魔气想要抵抗。 “吼~” 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忽然响起,让人耳膜生疼。 这龙吟之声中似乎还蕴藏了一股极为奇特的力量,传入豪飞耳中,竟让他体内魔气一顿,险些有溃散的迹象。 他大惊失色,急忙守住心神。 可就在这时,视线忽然变得一片火红,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燃烧,而一个巨大无比的龙头骤然浮现,遮蔽了整个天地,那威严的龙睛高高地俯瞰着他,让豪飞浑身僵硬,手脚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