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七章 神兽阿汪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七十七章 神兽阿汪

一晃神的功夫,豪飞身躯一震,彻底僵在那里,似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在体内响起。 祝烈的行踪在豪飞身后显露,轻轻地呼了口气,心情陡然舒畅不少。 他冷哼一声,也不管其他目瞪口呆的魔族们,径直朝前方追了过去。 无人拦截,也无人敢拦截。 一直等到祝烈走后许久,才有魔族轻声呼唤豪飞的名字,却是始终得不到回应,豪飞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硬在半空中,脸色神色和眼神不见丝毫变化,宛若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塑。 “大人?豪飞大人!”那个魅魔大着胆子走上前去,伸手碰了下豪飞。 轰地一声,豪飞竟整个人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尖叫声,吸气声响成一片,每个魔族都眼珠子颤抖地望着那半空中的血雾,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魔怒城第一强者,鼎鼎大名的豪飞大人,居然死了! 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的红发青年一个照面就杀死了。 这样的事情若非亲眼所见,只怕每个魔族都不愿意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比较之前那个人类用宝物一次性击杀几个魔王的场景,豪飞被人一招秒掉更让魔族震惊。 震惊之后便是疑惑。 那个红发青年什么来头?那个人类又是什么来头?没听说人皇城中有这么厉害的强者啊,若这两个家伙真是人皇城的,这转轮界哪还有魔族的立足之地,只怕早就被赶尽杀绝了。 魔怒城迭遭大变,先是几个魔王死于非命,接着族中第一强者居然也尸骨无存,整个魔怒城一下子被罩上了一层阴影,每个魔族都惶惶不安,唯恐那两个家伙杀个回马枪,真要是那样的话,魔怒城中无人可以抵挡他们。 “他们活不了多久的。”有魔王高呼,“他们去了阴风山,去了那必死之地,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此言一出,众多魔族都精神一震,这才想起杨开之前说过要去阴风山寻找离开之法的事。 好似绝境之中生出一点光明,魔族们总算不那么惶恐了,只是这一次魔怒城损失惨重,虽然没死多少族人,可死掉的全都是魔王,其中更有一位第一强者,还有一位排名前十的存在,这个消息要是传到人皇城中的话,那边的人族只怕又要不安分了。 一时间不少魔族又愁肠百结。 阴风山山腰往下千丈处,杨开等人驻足不前,皆都神色凝重。 此前他一路御使流云梭飞行过来,在千丈之外便无法前进了,不得不走出流云梭,硬顶着从山顶上刮来的阴风前进。 他领头在前,祝晴抱着小黑狗居中,厉蛟断后。 如此行进了千丈,杨开竟生出一种再也无法寸进的感觉。 阴风山不愧是阴风山,人皇城中典籍对它的记载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杨开已尽可能地高估阴风山的凶险,却不想还是有所轻视。 此山没有别的阻碍,唯有毫不间断的寒魔气从山顶上吹下来,那寒魔气中不但有冻土中独有的灭绝一切生机的严寒,还有魔域之中森然的魔气,两者掺杂在一起,竟能相辅相成,威力倍增。 绕是杨开修为强盛,也有些抗不住那寒魔气的肆虐,一身帝元就跟泄了闸的洪水一样宣泄,才前进千丈之地,他便有些筋疲力尽了。 抬头仰望,雾霭重重,压根就不知道山顶在何方。 “让我来!”祝晴说了一声。 杨开点点头,没再勉强,闪身退到祝晴身后,让她打头阵,自己趁机服下灵丹恢复。在这样的环境下,打头阵的人最为艰难,因为从山顶处吹来的寒魔气会有一大半被领头之人抵挡,后面的人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价便能跟上。 队伍最后方的厉蛟面色苍白,冲杨开露出一抹谄笑,一脸讨好的表情。 论对这寒魔气的抵抗,他无疑是最弱的一个,杨开虽然修为不如他,但无论是龙族血脉还是体内封印的精纯魔气,都让他对这寒魔气有得天独厚的抵抗优势,祝晴亦是如此,九阶红龙的血脉可不是盖的,龙族天生对各种力量有强大的抵御力,这与血脉强弱呈正比的关系。 所以厉蛟若是想通过阴风山离开此界的话,就必须得借助杨开和祝晴之力,他生怕自己被丢下不管,内心深处惶惶不安。 杨开懒得理他,一边运转玄功化解灵丹药效,一边默默观察寒魔气的变化,以防不测。 “咦……”祝晴忽然低呼了一声,似发现了什么极为意外的事情。 杨开紧张道:“怎么了。” “阿汪它……” 杨开连忙探头望去,顿时也露出惊奇的神色,只见被祝晴抱在怀里的小黑狗居然把嘴巴裂开,迎着寒魔气逆流而上,大量的寒魔气被它吞噬进腹中,众人受到的阻碍竟大大地减低。 似是感受到了杨开和祝晴的注视,它居然还摇头晃脑,一阵得意洋洋,嘴巴裂的更大了,阻力愈小,走在最前面的祝晴几乎快要感觉不到寒魔气的干扰,速度一下子变快不少。 “此兽当真神异!”厉蛟连忙拍马屁,一脸谄媚道:“不知杨宫主从何处找来此等神兽,真是福缘不浅。” 杨开回头悠悠地瞧了他一眼:“厉兄中气十足,有闲心聊天的话,不妨待会打个头阵。” “应该的,应该的。”厉蛟唯唯诺诺应着,想抽自己一嘴巴。 小黑狗的神奇发挥让一行三人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不少,短短一炷香时间便推行了上百丈有余,而且还一点不显吃力。 小黑狗对魔气和魔物情有独钟,这阴风山上的寒魔气虽然有些异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正是它喜爱之物。 若能一直这么维持下去的话,只怕真能轻松抵达山顶。 百丈之后,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小黑狗情况的祝晴忽然道:“杨开,阿汪怕是抵挡不住了。” 杨开闻言朝小黑狗望去,只见它果然有些不对劲,再无此前的轻松写意,反而坚持的极为艰难的样子,一张大嘴忽大忽小,似随时都能恢复原状,那漆黑的身子上居然都生出一层肉眼可见的寒霜,蜷缩在祝晴怀里瑟瑟发抖。 而祝晴与它接触的位置同样被寒霜覆盖,那寒霜虽薄,却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冰寒气息,似能冻结万物。 毫无征兆地,小黑狗已到极限,张开的大嘴忽然恢复原状。 铺天盖地寒魔气没了宣泄之口,从上而下席卷。 祝晴悠一与之接触便惊叫一声,龙族本源之力轰然爆发,巨大的红龙虚影盘踞天地,将己身和杨开包裹。 咔嚓嚓…… 那红龙虚影居然只坚持了一瞬的功夫就裂开了一道道缝隙,仿佛一面出现裂口的镜子,马上就要破碎。 “不好,快退!”杨开眼帘紧缩,一声低喝的同时,伸手拦住祝晴的腰肢,足下轻点,急速朝下方退去。 厉蛟反应也是奇快无比,眼看杨开都如此惊慌失措,立刻知道危机来临,非自己所能抵挡,转身就跑。 下山比上山要容易的多,三人费尽心思,千辛万苦才走出前进百丈距离,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退了回去。 迎面碰到正顶着寒魔气不屈不挠的祝烈,在祝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与他擦肩而过。 少倾,阴风山下。 三人心有余悸地抬头仰望,无论是谁体表处都凝着一层寒气,那寒气如跗骨之蛆,竟是无法轻易驱除,冻得几人体内力量周转不灵,浑身僵硬。 小黑狗尤其严重,蜷缩在祝晴怀里动也不动,整个身子已被一团冰块包裹,仿佛已经死了一样,无论祝晴如何呼唤它都没有反应。 “不用担心,它命硬的很,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杨开安慰一声,心中也没底。 不过上次小黑狗被十大帝尊境联手攻击,几乎也是濒死状态,最后依然活了过来,这一次情况虽然不太乐观,但与上一次比较却是要好一些。 祝晴点点头,一言不发地盘膝坐了下来,将小黑狗抱在自己怀里不撒手,一边催动龙元之力化解侵入自己体内的寒魔气,一边温养着小黑狗的身体,期待有奇迹能够发生。 厉蛟也是如此,瑟瑟发抖地坐下,默运玄功。 刚才那一瞬间寒气的侵蚀,几乎让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此刻回想起来依然后怕不已。 祝烈也回来了,瞧了一眼几人的情况,微微皱眉,站在一旁,不声不响。 他没有如几人那样深入太深,所行之路还在自身的承受能力范围之内,所以倒没有受伤,只是消耗有些大而已。 他还不太清楚杨开等人为什么能比他多走那么远的路,阴风山上吹来的寒气,比起之前在冻土内感受到的简直不是一个档次,完全是云泥之别。 真要说起来,这阴风山里的寒气,才不负冻土生命禁地的威名。 就算他是八阶巨龙,刚才也到了极限,再往上的话,他估计自己非得被冻伤不可。 杨开瞧了他一眼,勉强一笑,哆哆嗦嗦地盘膝坐下调息。 有祝烈在这里护法,他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虽然他与这个小舅子闹的有些不太愉快,但不管怎么说,身为龙族,这傻小子还是有值得信赖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