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我养了一条归墟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我养了一条归墟

祝烈一脸鄙夷道:“什么狗屁大魔神,本龙怎么从未听说过?也不知有什么本事,居然就敢擅自封神?真是不知羞耻。” 此言一出,顿时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众多魔王纷纷朝祝烈怒目相视,显然都极为恼怒他对大魔神的不敬。 就连一直小心翼翼说话的魅魔也难得地神色一肃,咬牙道:“这位大人还请慎言!” 祝烈悠悠地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本龙有什么说什么,何须慎言?” 那淡漠的眼神顿时让魅魔清醒过来,脸色骤然发白,有些手足无措,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感到后悔,她轻抿着红唇,不敢再随意开口了。 另有一魔王往前踏出一步,沉声道:“尊驾修为高深,手段了得,我等可能确实不是对手,但尊驾若是刻意来羞辱我等,那我等也宁愿拼个鱼死网破,我等死不足惜,大魔神之名却不容玷污。” 话落之时,所有魔王都齐齐往前踏出一步,个个都神情冷峻,一副随时可以跟祝烈大干一场的样子。 魅魔迟疑了一下,亦往前踏出一步,脸色更显苍白。 “哦?”祝烈嘴角边噙着一抹冷笑,“就凭你们这些垃圾也妄想与本龙争锋?” 丝丝杀机萦绕,祝烈体内的龙元暗暗翻滚。对他来说,真要杀这些魔王虽然可能需要费些手脚,但他绝对是有这个能力,八阶红龙的怒火并非什么人都能承受的,就算是帝尊三层境在暴怒的巨龙面前也讨不得什么好。 那魔怒城第一魔王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祝烈没将这些魔王放在眼中,更不需要与他们平等对话,对他来说,魔怒城就是一个稍微大点的蚂蚁窝,走路之时高兴了抬脚跨过去,不高兴了一脚踢开,现在这些蚂蚁居然主动来招惹他,只有鲜血和死亡才能让他平息心中的愤怒。 杀念如潮,滚滚而动,气机紧绷,剑拔弩张。 “大魔神……很强啊!”杨开轻声道,声音低沉。 祝烈扭头朝他望去,眉头皱了皱,不知道他为何忽然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话说回来,他虽然看杨开极为不爽,也觉得自己打不过杨开完全是因为血脉压制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家伙确实有些本事。 仅仅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却能发挥出差不多帝尊三层境的实力,这样的底蕴放眼整个星界也没多少人能拥有。 所以对他的话,祝烈多少有些重视。 众多魔王也都有些愕然,望着杨开的表情皆柔和许多,个个心中都觉得这个人类比起红发青年简直顺眼了不止一百倍。 杨开冲祝烈微微一笑:“大千世界,能人异士辈出,圣灵虽能独当一面,但总有一些存在,超乎你我的想象,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奋起直追,总有一天追上他,超越他,碾压他。” 祝烈怔了怔:“你在教训我?” 他心里虽然也承认杨开说的话有道理,但骨子里的高傲却让他无法附和,在所有龙族眼中,龙族便是最强大的存在,是站在云端上的万灵之长,其他的所有生灵都只有仰望他们的份。尤其杨开还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跟他说话,更是让他不爽。 “小伙子还挺傲娇!”杨开呵呵一笑,在祝烈发怒之前一转头,望着那魅魔道:“把你们叫过来,只为一件事。” “不知大人想知道什么事?”魅魔和声询问。 刚才杨开为大魔神正名,这让她对其好感大增,对其不再如之前那么惧怕,其他魔王大多亦是如此。 “跟我说说归墟的事。”杨开淡淡道。 “什么?” “归……墟!” “灭域之兽!” “你怎知归墟之名?” 一群魔王纷纷变色,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杨开冷哼一声,这才让他们闭嘴,可观他们眼神传递交流,依然难掩心中震惊。 那魅魔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不知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我养了一条归墟,所以想知道关于它的信息,归墟不是魔域异兽么?自然就来找你们打听打听了。” “养……养了一条归墟?”魅魔听的花容失色,牵强笑道:“大人可真会开玩笑,那等异兽岂是能够豢养的?” 一些魔王的表情也都似笑非笑,显得极为古怪。都不相信杨开的话,觉得这家伙真会吹牛,毕竟这种事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归墟这种天生毁灭万物的异兽,怎会被一个人类饲养在身边?若真如此,这人只怕早就被吞了,哪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你看我像开玩笑?”杨开一脸认真地望着魅魔,神色严肃。 魅魔收了笑容,缓缓摇头。 “那就不要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魅魔轻咳一声,心说这家伙该不会是将什么妖兽误认为归墟了吧,不过看他严肃的样子又不敢再多说,只能顺着他的话接道:“那大人想问些什么?” “你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杨开一手点在石桌上,一手指着众多魔王们,对魅魔道:“从你开始,每个人说一条关于归墟的信息,说不出来或者让我不满意者,后果自负。” 魅魔吓一跳:“什么后果?” 杨开道:“没想好,但肯定不会太美妙。”他轻轻冷笑一声,一丝杀机恰到好处地一触而收,让众多魔王都神色一凛,知道这家伙是来真的,确实想打探关于归墟的消息。 他们心中一百个不理解,归墟名头虽大,但早已灭绝,而且归墟是魔域异兽,人类打听这个做什么?没人敢问,都朝魅魔瞩目。 魅魔心中暗暗发苦,却也只能顺着杨开的意,想了一下道:“归墟号称灭域之兽,在我魔域威名显赫,之所以有这样一个称号,是因为它代表着毁灭,它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虚无破碎。” 说完之后小心翼翼地望着杨开,杨开眉头轻皱,虽然对这样笼统的消息有些不太满意,但也没有过分计较,只是挥挥手让她过关。 魅魔松了口气,转头望向下一位魔王。 这位魔王显然早有计较,当即开口道:“传闻归墟诞生于混沌之中,虽是血肉之身,却无根无源,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诞生出来的,似乎从魔域成型时它便已经存在。” 杨开轻轻点头。 那说话的魔王心领神会,转头望向下一个。 第三位魔王道:“我只知道归墟体内似乎有一个诡异无比的空间,能够吞噬万物。” “因为归墟是魔域异兽,所以对魔气极为感兴趣,它似乎能通过吞噬魔气成长变强。” “不错,传闻归墟诞生之时并不强大,虽展现出奇特的能力,但我魔族并没有太过重视,直到它逐渐成长起来,才引的魔域强者关注,可惜那时已经迟了。” “当年归墟在魔域之中横行无忌,吞噬魔族不计其数,毁灭城镇亦是数之不清,就连魔圣都被它吞了好几位,我魔族为了抵抗它团结一心,在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后才将之灭杀。” “归墟的生命力及其顽强,有传言说归墟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借假死之法隐匿混沌之中,等待东山再起的一日。” “……” 一条条一桩桩关于归墟的信息从这些魔王的口中说出来,他们虽被困在转轮界中十几万年,但关于魔域的一些情报却代代口口相传了下来,尤其是归墟这种极具代表性的毁灭之兽,纵然他们口中的消息大多冠以据说,传闻等描述,但也都是极为不错的情报了。 偶尔有几个魔王对归墟了解的不多,或者自身所知的情报已被别人提前说出,自有其他的魔王悄悄给其传音告知别的情报,一样能够在杨开这里过关。 如此两三轮下来,无论这些魔王们如何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也再也想不出更多的信息了,可眼看着杨开还没有叫停的意思,都不禁有些心中发苦,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刁难自己等人,要不然不打听别的,偏偏打听归墟做什么? 又一个魔王将自己知道的情报说出来之后,下一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脸为难地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什么东西来。 杨开抬头道:“没有了?” 那魔王苦笑摇头。 魅魔忙道:“大人,我们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你了,真的没有其他的隐瞒了。” “嗯,我知道。”杨开点点头,“刚才你们所说我相信都是真的,有一点我很感兴趣。” “不知大人所指哪一点?” “归墟能吞噬魔气变强,那如果吞噬你们呢?” “我……我们?”魅魔吞了吞口水,嘴唇哆嗦道:“应该也可以吧。” “我看不是应该……”杨开笑吟吟地打量她一眼,“如果归墟能吞噬你们这些魔王,想来成长的速度会很快。” “呵呵,大概吧。”魅魔强笑一声,虽然不觉得真会出现什么归墟来吞噬他们,但聊着这种话题,总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好似随时都有一张血盆大口要冲她咬下来,将她吞入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