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九十五章 毒尊步洪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九十五章 毒尊步洪

“放逐!”低沉的声音响起,杨开大手张开朝前拍去。 那前方空间瞬间塌陷,所有毒物都被吸入其中,放逐进无尽虚空,眨眼消失不见。 “空间神通!”黑袍人失声惊呼,本还有心想跟杨开争斗几招,可见了这神通威势之后立刻打消了原本的主意,黑袍一抖帝元涌动,整个人忽然变得缥缈无痕,似要融化进四周空气中。 这显然是一招逃命的绝技,施展出来让人根本无从把握他的动向,稍有不慎便会让他逃得无影无踪。 “留下吧!”杨开冷哼一声,空间法则跌宕而起,将那人四周空间包裹。 淡化的身影重新凝实,四周空间传来的挤压之力一瞬间就将此人的秘术破除,让他重新显露了踪迹。 黑袍人这下是真的慌了神,早就听闻精通空间法则的强者不好招惹,万万没想到竟强至如斯境界,自己与他都是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可在他面前自己竟生不出与之一斗的信心。 强行催动己身力量,想要摆脱空间法则的束缚,可下一刻,一只大手便忽然从前方探出,直接捏住了他的颈脖,凶猛如海啸般的力量从那大手中冲击过去,将他自身的力量冲击的七零八落。 黑袍人瞬间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被提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杨开屈指一弹,一道劲气破空,撕裂了黑袍人笼罩头部的衣饰,一张坑坑洼洼仿佛被开水煮沸过的脸面暴露出来,狰狞可怖,让人瞧着不寒而栗。 两人在这边一番争斗,过程虽然短暂,但不免有些动静,神通尽出之时吸引了不少此地居民的关注。 黑袍人的真面目悠一露出,下方人群便传来一阵阵惊呼。 “毒尊步洪!” “他怎么会在这里!” “妈的,风云阁怎么会把这怪物放出来了。” “快跑啊,是非之地不易久留,毒尊降临,此地只怕又要生灵涂炭了。” “跑什么,没看到步洪被抓了么?啧啧,那人是谁啊,居然如此了得。” “你眼瞎了啊,毒尊也是能随便抓的,那小子死定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走了,再不走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 人群一阵闹哄哄的,居然真有不少人亡命朝城外飞奔,好似那黑袍人是什么洪水猛兽,跑晚一点就没了性命。 “看样子你很有名气啊。”杨开冷眼望着前方。 步洪嘿嘿冷笑:“小子,你死定了。本尊万毒之身,你若不靠近我,本尊或许还不是你对手,可偏偏你不知死活居然想擒拿本尊,这就是自寻死路了。” 他说话间,一道碧绿的气息顺着杨开的手腕直往胳膊处蔓延而去,仿佛一条游动的绿蛇,速度奇快无比,一眨眼的功夫就隐没在了衣袖之中。 杨开低头瞧了瞧,漫不经心道:“就凭你这垃圾毒?” 步洪神色一戾,正要再说些什么狠话的时候忽然瞪大了眼珠子,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的胳膊,却是杨开扯起了衣袖,那碧绿的气息居然被卡在手肘位置无法寸进。 一滴冷汗忽然从步洪的额头上滚落下去,他惊声道:“你怎么可能抵挡的住?” 杨开冷漠回道:“只要体质够强,自能万毒不侵!”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步洪眼珠子剧烈颤抖,似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的毒便是帝尊三层镜也无法抵抗,可偏偏面前就有一个帝尊一层境安然无恙,虽然中毒,可毒素却被他阻挡在手肘之下,根本无法蔓延全身。 他简直无法接受。这得多强的体质才能抵挡住自己的毒? 最大的依仗失了作用,步洪终于慌乱起来,感受到杨开的杀机和颈脖处逐渐加重的力道,他忙道:“你或许有办法化解本尊之毒,但那小姑娘呢?你若想她活,就乖乖放了本尊,或许她还有一线生机。” 杨开哼道:“她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话落之时,杨开手上帝元一动。 啪地一声轻响,步洪的颈脖直接被捏爆,头颅飞起,眼珠子瞪大,脸上还有愕然之色,好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到死他都没想明白,这个青年为何不在意那个小姑娘的生死。 残缺的尸身从空掉落,杨开伸手一招,收了步洪的空间戒。 下方围观的人群见状,都被这一幕骇的鸦雀无声。 毒尊步洪死了!当年祸乱西域,让十几座城池生灵涂炭的毒尊步洪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杀死了!而且死的无比凄凉,被一个青年单手捏爆。 静谧了好一会,下方传来一阵欢呼之声,一双双崇拜和感激的目光朝上望去,好似杨开做了什么让人拍手称快的大好事一样。 确实是一件好事,毒尊步洪当年为了修炼毒功,没少拿西域的武者开刀,往往为了试验自己的一种新毒的效果,直接便在一个城池中投下剧毒,然后隐藏其中观察效果。 被他屠灭的城池多达十几个,无数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西域之人提起毒尊,无不痛恨万分。 无奈这家伙修为虽然不算多高,可一身毒功却是神出鬼没,就算是帝尊两层境的强者也在他手上折了好几个,后来有帝尊三层镜的人追杀于他,他却躲进了风云阁中,已经好多年没露面了。 不曾想这一次居然在此地折戟沉沙。 下方欢呼阵阵,杨开却在默运玄功,将手臂上的毒素逼出。 步洪的毒确实了得,换做以前,杨开估计自己就算体质再怎么强悍也绝对要中招,可是自从修炼了化龙诀,融合了金圣龙本源之力,让体内多了一丝龙族血脉之后,己身对毒这种东西的抵抗力已经大大增加。 真正的龙族,本就对各种各样的负面力量有极强的抵抗力,龙族中的强者更能做到万毒不侵。 杨开虽比不上真正的龙族,但也足以遏制步洪的毒。 他是占了龙族血脉的优势。 片刻后,一滴碧绿的毒液被逼迫到指尖,毒液虽少,却似蕴藏了毁灭城池的力量。 空间法则涌动,杨开将这毒液放逐到了虚空之中。 身形一晃,重回包房之中,见桌子上一片狼藉,所有的食物都被吃的干干净净,林韵儿正叉开十指,依次放在嘴中仔细吮吸着。 杨开一头暴汗,心想这丫头的师傅也不容易啊,这每年得花费多少,才能养活起这个大胃王啊。 “杨大叔你回来啦?”林韵儿抬头瞧了一眼杨开,眯眼笑了起来。 “嗯。”杨开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你之前是打算去风云阁?” “对啊。”林韵儿闻言俏脸一沉,粉面含霜道:“那风云阁的人太可恶了,听那个什么少阁主说,他家里有好多被囚禁的女孩子,我要将她们救出来。”说着说着,脸色忽然一变,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怎么了!”杨开惊道。 “我不知道风云阁在哪。”林韵儿一脸无辜地望着杨开。 杨开嘴角一抽道:“那你之前是怎么走的?” 林韵儿嘿嘿笑道:“我随便乱走的。” 杨开顿时忧心忡忡道:“算了,我跟你一道吧。” 左右现在也是无事,他本想去追祝晴姐弟二人的,但如今看来,祝晴他们应该早就离开了,继续追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反正等自己回到北域就可以再见面。难得碰到林韵儿,自然是她的事情优先。 小丫头实力固然强,但这世上总有一些她无法招惹的存在,以她这天真的性子,指不定会惹出什么麻烦来,还是跟着她比较妥当。 林韵儿闻言两眼放光,道:“杨大叔你真好。” 说话间便扑了过来,一把挽住杨开的胳膊,半个身子紧贴着他。 感受到胳膊处传来的柔软,杨开语重心长道:“小韵儿,你长大了,是大姑娘了。” 林韵儿不住地颔首道:“嗯嗯。” 杨开又道:“既是大姑娘,有些事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嗯嗯!” 杨开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微微一叹,心知这小丫头应该是被保护的太好,这些年根本就没在外面闯荡过,完全不知什么叫男女有别啊。 她既是一张白纸,自己又何必用世俗之笔在上面留下印记? 绝了教育她的心思,杨开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警惕地扫向四周,神念如潮水一般辐射开来。 “怎么了?”林韵儿察觉有异,连忙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杨开沉声道。 “有。”林韵儿立刻颔首。 “你也感觉到了?”杨开左右观望,精神紧绷到了极点,莫名其妙地,刚才他忽然感觉到一丝敌意朝自己罩来,可是现在又毫无痕迹,让他不知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错觉。 “对啊,我感觉很舒服呢。” “……” 林韵儿嘻嘻笑着,不管不顾,抱着杨开的胳膊愈发用力了。 两人出了酒楼,询问了一下风云阁所在的方向,杨开立刻祭出自己的流云梭,拉着林韵儿走了进去,很快,流云梭便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