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老而弥坚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老而弥坚

两人前脚才走,酒楼门口便忽然多出了一道诡异的身影,他凭空就出现,仿佛一直就站在那里一样,说来也奇怪,四周路过的人群对此竟是毫无察觉。 此人身形魁梧,相貌威严,身穿一件皂色长袍,下巴上胡茬浓密,看起来极为豪放,正凝视着流云梭离去的方向,那脸上满是痛心疾首的表情,额头处青筋乱跳,牵引的整个面部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好一会,他才身形一晃,手捂着胸口重重一叹。 叹息之后,他忽然又消失不见。 这一下让附近的人吓了一跳,纷纷揉了揉眼睛,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 风云阁在西域也算是顶尖宗门了,其地位等同于南域中的青阳神殿,老阁主华兴有着帝尊三层镜的强大修为,乃是风云阁的定海神针,放眼整个西域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偌大宗门,繁荣昌盛,传承万年不止,门下弟子行走西域,任谁都要给三分颜面。 风云阁的弟子们也多以自家宗门为荣。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强盛的宗门,居然有人敢打脸。 一个月前,外出游玩的少阁主在距离风云阁总舵三十万里的一座城池中被人给杀了!消息传回,风云阁举派震惊,老阁主当场吐血不止,怒火攻心之下直接晕了过去。 非老阁主心性修炼不足,好歹也是个帝尊三层镜,见惯了大风大浪,平日里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皱下眉头,偏偏此事实在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老阁主华兴年轻之时一心向往武道,艰辛修炼,游历星界四大域,诸多磨难荆棘,无数次死里逃生,耗费两千年光阴,总算是修炼到了帝尊三层镜。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到尽头,此生再无寸进的可能之后,华兴才返回西域,继承风云阁阁主之位。 己身武道走至尽头,已断绝念想,华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下一代身上,期望下一代能够出一个资质远超自己,能有机会问鼎大帝的存在。 他比谁都要明白,帝尊境三层境看着风光无限,但实际上在大帝这样的人物面前依然与蝼蚁没什么区别。 随便哪个大帝的一个念头,都足以让风云阁万年传承断绝。 回到风云阁之后,他一面发展宗门,一面广纳妻妾,短短十年时间,后宫佳丽上千,燕瘦环肥,姿色千秋。 只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他的修为越高,诞下子嗣的可能性就越低,一生苦守阳元,不近女色,直到帝尊三层镜才开始日夜耕耘,播下的种子根本就没有发芽的征兆。 直到三十年之后,才有一房妻妾诞下一个男婴。 华兴如获至宝,费尽心思地开始培养。 本以为这个男婴是个希望,但随着他的长大,华兴却发现这孩子资质比起自己简直差远了,有整个风云阁作为后盾,有自己的亲自教导,他的修炼也是磕磕碰碰。 以这样的资质,能够晋升帝尊境都是个奇迹,更不要说问鼎大帝了。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华兴立刻改变了方针,决定不将希望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而是等到孩子成年之后立刻给他迎娶了许多娇房美妾,并大肆鼓励他出去寻花问柳。 少阁主本就不是什么修炼的材料,少年时老阁主的重压让他对修炼有本能地排斥,再加上资质不够,一身修为尽是用天才帝宝堆砌出来的,得了老阁主的允许之后,哪还有什么顾忌。 平日里大半时间都是在女人的肚皮上度日,渐渐地,自己的那些娇房美妾玩腻了,自然就想出去找点乐子。 老阁主没有反对,而且还派出了一位帝尊两层境的强者贴身保护。 第一次出门,居然就出事了。 出事也就罢了,老阁主对自己这儿子其实并不是多么喜爱,若他能留下后嗣,死便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他连个后人都没留下! 这等于绝了华家的香火啊。 华兴无法接受,一面痛骂逆子有眼无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一面痛恨杀了少阁主之人,势要将那人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他第一时间对外发出了悬赏令,高达两千万源晶的奖励确实让不少强者动心,但每每从外面传来的消息却让华兴心惊肉跳。 那个杀了自己儿子的女人实力居然相当了得,最近这些日子,不少想要悬赏的强者都死在了她的手上。 而且看那女子行进的方向,居然是冲着风云阁而来。 华兴大怒,若真叫那女子杀上风云阁,那风云阁的脸面可就丢光了,他一面提高悬赏吸引帮手,一面派出阁内强者狙杀,效果却是差强人意,那些被悬赏吸引的帮手没起到作用不说,自己阁内居然还接连损失了好几个帝尊境。 更有消息报呈,那女子不知从哪找来一个同伴,两人结伴而行,所过之处简直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风云阁,后殿之中。 偌大的殿堂内,粉红色的气息弥漫,一具具姣好美妙的身躯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眼神迷离,娇喘不息,阵阵****之音直让人听的面红耳赤,口干舌燥。 老阁主虽然年纪不小,但却极为壮实,此刻正挥汗如雨,在一房美妾身上耕耘着,每一次冲撞都让那被压在身下的女子失声尖叫,说不清是痛楚还是愉悦。 另有几各浑身赤裸**的美人如蛇一般纠缠在华兴身旁,口中低低呻吟不断地央求索取。 天雷地火,风起云动,整个后殿一片狼藉,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气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所有女子都躺在了地上有气无力地喘息之时,华兴才一声低吼,将自己的希望释放。 “咚咚咚!” 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华兴冷眼扫了一圈四周,面上没有丝毫怜悯之色,只是轻哼一声,便这样朝外行去。 打开房门,外面站着一个美妇,低眉顺眼,不过那神色却有些慌乱。 “何事?”华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隐隐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了。 美妇战战兢兢道:“回阁主,那一对狗男女已经杀到长云城了。” 华兴闻言眼中厉色一闪,咬牙道:“果真杀来了,也太不把本座放在眼中了,小辈简直欺人太甚。” 他帝尊三层镜的气势一催,那美妇顷刻间浑身发软,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华兴瞧了瞧她,伸手按住了她的脑袋。 美妇脸色刷地雪白,颤声道:“阁主……” 华兴冷冷道:“你怕什么?本座又不是要杀你。” 这般说着,手上微微用力,牵引着美妇朝自己身下靠近。 美妇心中一松,知道自己并无性命之忧,连忙张开小嘴吞吐起来,清理着污物,看那架势和熟练的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华兴微微眯起眼睛,面上冷色更浓。 虽然不知道那一对狗男女到底是什么来头,但从这些日子接到的情报来看,这两人似乎都非同一般。 两个帝尊一层境,一路杀来,居然杀了不少帝尊两层境的强者,这明显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前些日子为了狙杀他们,风云阁损失了不少人手,光是帝尊境就死了好几个,搞的整个风云阁对那一男一女忌惮无比。 华兴也有些忌惮,了解的越多,越觉得那一男一女来历不凡。 他虽是帝尊三层镜,但这世上还是有他无法招惹的人物的,莫说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帝,便是同样的帝尊三层镜,也有比他厉害的存在,真要是招惹了人家,风云阁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只是断后之仇岂能不报? 或许……可以让那人去试试水,若能从中窥到那狗男女的来历自然更好,即便窥探不到,由那人出手也足以将对方擒拿,到时候得罪人的又不是自己。 那人比起自己,可是只强不弱的。 说来也是巧,那人前段时间刚来风云阁做客,好似是老天送来的帮手一样,不利用一下岂不是太蠢?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那人在风云阁做客有一阵子了,自己好吃好喝的招待,送上美人无数,这点小忙总能帮的吧? 一念至此,华兴心中已有决断,挥手推开身下依然在吞吐娇喘的美妇,大步朝外行去,几步之下,身上已多出了一套衣物。 一座山峰之上,屹立着一栋宫殿,此时此刻,宫殿内热闹非凡。 二十多个身穿薄纱的妙龄女子在殿堂上翩跹起舞,那薄纱近乎透明,女子们舞动之时,曼妙娇躯上的美好之地若隐若现,更是有意无意地朝上方一个大人物展露着。 在那上方,一个中年男子微眯着眼,一脸的愉悦舒坦,他斜靠在一张大椅上,怀里左拥右抱,一面欣赏下方少女们的载歌载舞,一面享受着怀里美人儿的伺候,只感觉前些日子受到的憋屈宣泄而尽,整个人重新恢复了活力。 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美好的啊。 想自己堂堂帝尊三层镜强者,干嘛要去看人家脸色行事,这般寻欢作乐不是挺好? …… 弱弱的问一句,我要是让你们猜这个帝三的大人物是谁,你们会打我吗? 打我我也不怕,啦啦啦啦啦啦啦,请搜索“莫默”添加关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