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三章 不能忍 - 武炼巅峰

第三千零三章 不能忍

轰轰轰…… 剑如雨下,轰在杨开的身上,溅起耀眼火光。四丈五的庞大身躯亦被那四面八方袭来的力量打的歪来歪去,似乎随时可能倒下。 嗤嗤嗤…… 鲜血飚飞之时,杨开疼的龇牙咧嘴,让那本就显得狰狞的面庞愈发可怖骇人。 他死守在原地动也不动,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将后背暴露出来,护着林韵儿不受半点伤害。 “杨大叔!”小韵儿抬头娇呼,眼中闪过震惊和惊奇之色,她显然没想到杨开忽然能有这么大的变化,不过在感受到杨开此刻承受的攻击之后,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杨开咧嘴一笑:“暂避锋芒,待会收拾他们。” 林韵儿点点头,面上闪过一丝狠色。 连绵不绝的剑雨持续了好大一会功夫才逐渐平息下来。 “这……”大长老的声音传出,显然惊讶到了极点。他还真没想过杨开能在剑图中活下来,这可是百人结阵的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啊,更有他这个帝尊两层境担当阵眼,另有五六位帝尊一层境辅助,剩下的全都是道源三层境。 就算是帝尊三层镜承受刚才那样的攻击,也必定会尸骨无存吧? 可这家伙不但活着,还变了个模样。 头上鼓起两个包,双手化作利爪,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鳞甲密布。 这他妈什么鬼东西? 大长老惊骇的简直说不出话,心思急转,再催剑图之威。 本来在那一轮剑雨之后,剑图内已经看不到多少长剑了,可这一瞬之后,四面八方居然又衍生出一柄又一柄造型不同,气息不一的利剑来,好似用之不尽。 那些利剑虚实不定,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反正件件剑气冲天。 杨开神色一凛,神念扫过四方,心中不免焦急。 自己与林韵儿被困在这剑图之中,若不想办法破开剑图或者逃出这里的话,早晚都要被消磨尽力量,毕竟敌人人多势众,依仗阵法之威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自身的力量,而他与林韵儿却是势单力薄,撑得住一时撑不住一世啊,只是他神念扫过根本没发现此地有什么漏洞。 他对阵法之道研究不深,心想若是南门大军在此的话或许能够提供点意见。 正眉头紧锁时,林韵儿气呼呼地开口道:“杨大叔,给我争取点时间。” 之前她杀过不少人,却都是风轻云淡,仿佛杀的不是人,而是随便踢开路边的小石子,前段时间被人多番针对偷袭也没有动怒过,这一次却是真的生气了。 无他,杨大叔为了保护她,受了不轻的伤。 杨开闻言一楞:“你能破阵?” 林韵儿道:“我有一个杀手锏,应该可以破它!” “那好啊。”杨开大喜,“你安心施法,杨大叔定不会让他们干扰到你。” “嗯!”林韵儿说完便直接盘膝坐了下来,闭上美眸,一手平放在小腹前,一手掐了个古怪的印决,周身气息漂浮不定。 杨开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林韵儿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只能给予她最大的信任。这阵法自己一时半会大概是破不了了,林韵儿有法子自然要让她试一试。 希望她能给自己带来惊喜,就算不成,到时候再想其他办法便是。 “小辈也想破阵,真是大言不惭。”大长老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显然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语气中满是不屑。 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若是真的这么容易破解的话,那也不可能数次帮风云阁化险为夷了,两个小辈就算在阵法之道上有些造诣,也不足以窥探到这阵法的破绽。 这般说着,大长老又爆喝一声:“斩!” 一道巨大的剑芒轰然斩下,目标直指林韵儿。 那剑芒长达十几丈,好似一根擎天之柱,从上劈落时,连虚空都裂开缝隙。 这一击的威力堪比帝尊三层镜强者全力出手,威势自然非同凡响。 杨开低喝一声,庞大的身躯挡在了林韵儿和剑芒之间,窗户大小的拳头朝前捣去,正中剑芒所在。 轰地一声,剑芒崩散开来,杨开往后退了两步,拳峰上多出一道裂口,鲜血直流。 “好本事!”大长老动容,他虽不知道杨开到底催动了什么秘术,居然让身体变得这般巨大,可以血肉之躯接下大易玄剑图的一击也是非常不得了的,冷哼一声道:“老夫倒要看看你能撑到几时。” “斩!” “斩!” “斩!” 一道又一道巨大剑芒袭下,势要将杨开和林韵儿赶尽杀绝。 与刚才那连绵不绝的剑雨不同,这每一道剑芒都威力无穷,虽然数量少了许多,可力量却是百倍千倍的增加。 杨开迈动大步朝前迎去,庞大的身体有着说不出的灵活飘逸,双拳舞动开来,接了一剑又一剑。 每接一剑他都要后退几步,每接一剑他的拳头上都要多出一道伤口,鲜血落在地上,传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最后一剑,他双拳已血肉模糊,覆盖在上面的龙鳞都崩裂开来,一狠心,一头顶了上去。 轰地一声,那剑芒劈砍在他的脑袋上,嵌入一寸有余,杨开整个人更被打的身子一矮,鲜血顺着脸颊滑落。 “嘶……”大长老倒吸一口凉气,震惊非常。 居然打不死!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一身防御如此坚固?连吃自己这么多道斩击居然也没有倒下。 换做任何一个帝尊三层镜也不可能还站在这里吧?这小子要翻天啊。 眼中厉色一闪,又是一道剑芒朝杨开劈去,却有另外一道剑光无声无息地朝林韵儿袭去。 打不死你,杀了那个女娃娃总行吧? 剑芒刚出,大长老便忽然打了个冷战,平白无故地生出一种被强大神念锁定的感觉,在这股恐怖的神念之下,好似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什么人!”大长老惊呼一声。 没人回答。 说来也奇怪的很,刚才的那种感觉也诡异地消失不见,好似是个错觉。 大长老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暗暗猜想是不是自己太过紧张了,他如今是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的阵眼,与上百弟子合而为一,融入剑图之中,若真有人想对他不利,也需得破开剑图才能找出他的真身。 那莫名其妙的杀机不可能直接锁定住自己,应该只是错觉罢了。 剑芒已袭到了林韵儿面前,林韵儿一动不动,好似没有察觉到危险降临,只是默默地施法,准备施展出自己的杀手锏。 她这个杀手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需要这么长时间来准备。 这让杨开暗暗腹诽小韵儿的师傅有些不靠谱,准备时间如此长,这杀手锏威力就算再强又能如何?真正的生死之战时,谁还给你时间准备啊。 他虽然在与大长老等人周旋,但也没有放松对林韵儿那边的关注,所以剑芒一出,杨开便察觉到了。 不得已之下,只能祭出山河钟,小小的山河钟被他的大手拿着,好似一个孩童的玩具。 滴溜溜旋转时,山河钟便已将林韵儿笼罩。 剑芒如期而至,却打在钟身上。 “这是……”大长老又震惊了,目光透过虚空,如蚂蟥一般咬在山河钟上,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以他的眼力,怎看不出这秘宝的玄妙,那弥漫出来的洪荒气息似从亘古横跨而来,让人平白生出一种进入上古世界的错觉。 “洪荒异宝!”大长老惊呼,目光一下子变得贪婪起来。 他忍不住想笑啊。 怎么也没想到那青年手上居然有如此重宝,他是帝尊两层境,有自己的帝宝,但是帝宝与洪荒异宝是两个概念,后期数量稀少却威能莫测,若能得之,对自身实力的提升大有裨益。 再看这钟,极为不凡,显然就算是在洪荒异宝中,这钟肯定也是高级的存在,非一般的洪荒异宝能够比拟。 他心中立刻起了贪念,暗暗决定一定要将这洪荒异宝抢夺过来,这等宝物,一个帝尊一层境怎配拥有?放在他身上简直暴殄天物。 若能得这洪荒异宝,大长老甚至有信心能与帝尊三层镜强者交手过招,这对他的吸引力简直太大了。 大长老心中杂念丛生,杨开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轻轻地吸了口气,眼中闪过冷厉之色。 若非不得以,他不愿动用山河钟。 因为这洪荒异宝的镇压之力太强,固然能够给小韵儿提供强大的防护,可小韵儿眼下正在酝酿自己的杀手锏,那镇压之力多少会干扰到她的。 可事已至此,他也没辙。 只希望小韵儿别被干扰的太厉害了,为此,他还最大程度地削弱了山河钟的威能。 “现在可以放开膀子打一场了,老狗,你好好躲着,别被本少找到,找到你我剥了你的皮!”杨开冷眼望向四周,森然冷笑。 “小辈还敢猖狂!”大长老怒喝一声,气急败坏。 他的脸面也有些挂不住了,毕竟连阵法都祭出,上百人联手,理当很快就能解决掉杨开才是,可这家伙不但活蹦乱跳,居然还口出威胁。 这简直不能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