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章 简直莫名其妙 - 武炼巅峰

第三千零六章 简直莫名其妙

风云阁内,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说破就破,布阵百人齐齐露出身影,引的外围观望的弟子们阵阵惊呼,尤其是杨开那狰狞的卖相和庞大的身躯,让他们感到惊悚万分。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你左边,我右边!”杨开冷眼扫着四周,冲林韵儿吩咐一声。 林韵儿一言不发,头顶着铁锅就冲了出去,三个聚集在一处的风云阁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被她一拳轰爆。 杨开也动了起来,伸手就这么在虚空中一抓,隔着数十丈之远的三长老竟诡异地被他抓在了手心上,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底板,三长老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便被一股大力捏爆了,赴了大长老的后尘。 杨开又是大手一挥,站在三长老附近的另外一个长老直接被扫飞出去,身在半空中吐血不止,等落地之时已气绝身亡。 龙化之下,杨开龙族血脉被激发,力大无穷,区区几个帝尊一层境如何是他的对手? 砍瓜切菜一样,杨开与林韵儿所过之处一片人仰马翻,风云阁弟子和长老们死伤惨重,根本没人能抵挡他们一招半式。 短短三息功夫,上百人已经死了一半还多。 还剩下的那些才如梦方醒,四下逃窜。 面对这样两个怪物级别的对手,自身秘宝也被夺走了,他们连一战的勇气都生不出来,自然是逃命要紧。 嗤嗤嗤…… 一道道月刃,四面八方****。 参与布阵的风云阁弟子们有一个算一个,纷纷惨呼扑倒,月刃袭过时,断肢横飞。 林韵儿转了一圈,才杀了十几个人,转头一瞧,没人了。 半空中鲜血如雨而下。 远方围观的风云阁弟子们噤若寒蝉,面如死灰。 宗门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敌人啊,整个宗门的精锐居然就这么全军覆没了,上到大长老,下到那些道源三层境的师兄师姐们,全都死的干干净净。 帝尊境这个层次上,只剩下阁主一根独苗了。 风云阁传承万年,从未有哪一次遭遇今日这样的重创。此战之后,就算能驱除敌人,风云阁也难恢复元气了。 更何况,这两个怪物是能随便驱除的么?这分明是要被灭门的节奏。 就在这时,华兴悲愤的怒吼声响彻云霄:“请圣兽!” 此言一出,诸多风云阁弟子脸色大变,比刚才看到杨开和林韵儿屠戮同门的时候还要惊恐。 “阁主说什么?” “居然要把圣兽放出来?” “逃啊,还傻站着干什么。” “再不逃就死定了。” 远方围观的风云阁弟子们如临大敌,四面八方逃窜,好似那圣兽是什么瘟神一样。 也有一些入门不久的弟子一脸茫然,他们虽然知道风云阁内有一只护山圣兽,可从来没人见过,也不知道那圣兽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只晓得那圣兽极为了得,便是比起阁主华兴也不差分毫。 眼看那些入门较早的师兄师姐们四下逃窜,他们也慌了神。 不管圣兽是什么,都绝非善良之物。 而就在华兴一声怒吼之后,风云阁深处某地,忽然传出一股耸人听闻的戾气,好似睡龙苏醒,天地忽然战栗。 “嗯?”杨开扭头朝气息来源的方向望去,浑身血液隐隐有一股灼热的感觉,好似受到什么力量牵引,让他平白生出一种跃跃欲试的战意。 小韵儿也飞到了他身边,头上依然顶着那口黑不溜秋的铁锅,美眸朝那边望去,鼻子轻轻地嗅了嗅,美眸明亮起来。 吼…… 怒吼再次传出,紧接着从那边飞奔出一道巨大的身影,看样子是一只猛兽。 那猛兽踏空而来,浑身冒着火光,气焰滔天。 这便是风云阁的护山圣兽?杨开眉头扬起,战意更浓,无他,他竟然从这圣兽身上感觉到一丝圣灵的气息。 风云阁的护山圣兽居然是一只圣灵! 这不免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很快,让杨开惊愕的一幕便出现了,那圣兽并没有直直地朝他们飞来,而是先朝一些逃窜的风云阁弟子那边冲了过去,迅如闪电,直接冲进了人群之中。 下一刻,一声声惨叫便传了出来,明显是被圣兽给咬死了。 华兴心在滴血。 风云阁养了一只护山圣兽,而且是养了几千年了,只不过这只圣兽是凶兽,是风云阁第十代老祖擒回来的,十代老祖在世的时候圣兽还算听话,可自从十代老祖陨落之后,这圣兽的凶性便暴露了出来。 它固然没有离开风云阁,但也不受任何人控制,唯有每一代的风云阁阁主,能稍稍与之沟通。 每一次请它出山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若有准备的话,会提前给它准备大量的血食,可勉强请它出动一次,抵御强敌。 可这一次毫无准备,而付出的代价便是弟子们的惨死。 就算是在百年之前,风云阁遭遇危机之时,上一代老阁主也没有将请圣兽出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这一次大难当前,华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惨叫声连绵不绝,一个又一个风云阁弟子被圣兽扑倒在地,囫囵进腹。 “什么鬼东西!”杨开眯眼朝那边望去,可惜距离有些远,没怎么看清楚。 只知道这所谓的圣兽还没把他们怎么样,倒是屠戮了不少敌人。 “好好吃的样子!”林韵儿的鼻子耸动的更加厉害了。 杨开一头汗水,小丫头怎么就只知道吃啊。 盏茶之后,许是那圣兽吃饱了,这才腾空朝这边飞了过来,四足踩火,两只兽瞳也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靠近一些之后,杨开才看清这圣兽的模样。 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端是一个威势汹汹,睥睨捭阖。 “火麒麟?”杨开眼皮一跳。 怪不得有圣灵的气息,原来是火麒麟啊。麒麟分许多种,可无论哪种麒麟都是上古圣灵。 他的龙族血脉也是圣灵之力,更是圣灵中的佼佼者,自然受到对方气息的牵引。 “不是火麒麟啦。”林韵儿似乎对圣灵很有研究,眼睛冒光道:“它只是有一些麒麟的血脉,并不纯净。” 杨开扭头瞧了她一眼,脸一****:“丫头你口水。” 林韵儿抬起一手擦了擦嘴角,兴奋道:“这个交给我了!” 话落时,她直接就朝前方冲了过去。 “莫要大意!”杨开连忙叮嘱。 林韵儿虽然表现不俗,但面对这样一只有圣灵血脉的凶兽,杨开还是不免有些担心,不知道她是不是对手。但林韵儿表现的如此积极,杨开也不好泼她的冷水,只能打定注意随时准备接应。 一人一兽迅速靠近。 那火麒麟后裔显然通了人性,眼看林韵儿大喇喇地冲了过来,勃然大怒地嘶吼起来,身上火光愈发凶猛。 林韵儿不管不顾,径直冲去。 火麒麟张口,一团巨大的火球迎面轰了过来,威势骇人。 林韵儿不闪不避,将头顶上的铁锅放前一送。 那铁锅明明不大,只有脸盆大小而已,比起火球要小无数倍,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送,居然让火球消失的一干二净。 杨开刚准备有所动作的身子重新稳了下来,目光灼灼地望着那一口黑不溜秋的铁锅,心中只有一个疑问。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林韵儿已经冲到了火麒麟面前,双足在虚空中一点,一下子窜到火麒麟的头顶上,铁锅往下一扣。 火麒麟抬爪就朝铁锅抓了过去,那爪印所过之处,四方空间被挤压出一道道不规则的纹路。 林韵儿强扭身子,勉强避开,小腹处却还是被划了一下,顿时鲜血直流。 她却浑然不顾,直接将铁锅扣在火麒麟的脑门上。 下一刻,耸人听闻的一幕出现了。 堪比帝尊三层镜强者的凶兽,拥有圣灵血脉的火麒麟,居然悲鸣一声,身躯摇摇晃晃,头顶上的那口小铁锅仿佛长在它身上一样,从中传来恐怖无比的吸力。 庞大的凶兽的身躯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牵扯,扭曲变换,很快就如一股流水一样被吸进了铁锅中,消失不见。 杨开惊呆了。 厉蛟惊呆了。 华兴也惊呆了! 林韵儿好像也呆了一下,傻傻地挠了挠头,一脸茫然之色。 自己这宝贝能发挥出什么威力她清楚的很,虽然她有信心用这宝贝收了那火麒麟,可绝对不可能这般轻松的。她还准备跟这家伙大战一场呢。 不曾想才刚出手居然就成功了。 小丫头心思单纯,没有多想什么,兴奋地接住那口铁锅,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盖子,啪地一声就将铁锅合上,一脸笑眯眯左右打量,越看越是欣喜。 厉蛟脸色变换,绕是他见过大风大浪,此刻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华兴请出风云阁的圣兽,他也忙里偷闲关注了一下,察觉到了那圣兽的强大,自付就算自己出手,也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可就是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居然被一口黑不溜秋的铁锅给收了。 一个照面就收了。 这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