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七章 煮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零七章 煮了

等等…… 铁锅? 厉蛟眼帘一缩,忽然想起了什么,尘封的记忆被打开,脑海中蹦出一个令他胆战心惊的念头。 “这宝物……”华兴明显也认出了那铁锅的来历,一脸惊悚万分的模样:“难不成是……” 话音未落,手臂上忽然一疼,却是厉蛟趁他分心之时一招偷袭,直接将他的一只胳膊爆为齑粉。 “厉老狗你坑我!”华兴悲愤怒吼,急忙后退,拉开了与厉蛟之间的距离,手臂伤口处鲜血如喷泉一般凶猛喷出。 厉蛟逼近追击,手上毫不留情,嘴上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厉某何时坑你了?” “是谁告诉华某这两人与大帝无关?”华兴一张脸扭曲的不成样子,一面是愤怒,一面是着急,若早知那女娃娃与大帝有关,他说什么也不敢与之为敌啊。 厉蛟汗了一下:“厉某若说,我也不知会是这样,你信不信?” 这倒是大实话,杨开的情况他知根知底,与大帝并没有关系,他本以为那女娃娃也不会有什么大来头,可在见到那黑不溜秋的连圣灵后裔都能瞬间收走的铁锅之后,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这女娃娃何止与大帝有关,简直关系大了。 而且那位大帝还是十大帝尊中最为好战,最为凶残的一个,等闲大帝都不想轻易招惹的存在啊。 那女娃娃与这位大人有关,岂能轻易得罪? “我信你妈!”华兴怒吼,整个人就如火山爆发一样,气血攻心之下,一身防御破绽百出,被厉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他本还能与厉蛟周旋一阵,可迭遭变故之下早已无法维持心态,加之失去一臂,两人的差距立刻显露出来。 又中一招,华兴倒飞而回,喋血无数。 还没稳住身形,一个庞然大物忽然从天而降,巨大的阴影将他笼罩。 华兴悚然一惊,抬头望去时,正见到杨开神色狰狞地一拳砸下。 他不敢怠慢,匆忙防御,可所有的防御在这一拳之下都如纸糊的一般。 狂暴的力量将他砸落下去,将大地撞出一个深坑,杨开追击而下,一脚踩在他身上,华兴顷刻间动弹不得,眼中全是惶恐不安:“饶命!” 杨开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淡淡道:“绕不饶命我说了不算。”他抬头朝林韵儿那边望去,喊道:“这人怎么处置?” 林韵儿道:“师傅说,斩草不除根……” 她话音没落,杨开脚下的力道已经澎湃而出。 华兴陨! 厉蛟一头冷汗。 这可是帝尊三层镜啊,更是一个顶尖宗门的掌舵者,居然说杀就杀了,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杨宫主这也太生猛了,不过转念一想,杨开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早在北域的时候就把问情宗给一锅端了,杀个华兴又算得了什么? 他扭头望了一眼乱哄哄的风云阁,心中一叹,知道风云阁这下算是彻底完了,这传承万年的大宗门一夕之间树倒猢狲散,上至阁主,下到宗门精锐,一个不剩,全死的干干净净。 真是能折腾啊,在北域的时候杨宫主就折腾的天翻地覆,到了这西域居然一点收敛也无。 不过再看看那边的少女,厉蛟便知杨开就算把天捅破了也不会有什么事,这少女……来头不小啊。 噼里啪啦一阵,杨开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飞鸿墨龙甲伸缩性极好,若没有这宝甲护身,只怕此刻又要光溜溜的了。 “汪汪汪!”小黑狗悠悠然地跑了过来。 刚才打的天翻地覆的时候它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此刻尘埃落定倒是立刻现身,趋福避祸的本事它是一流的。 杨开没好气地看着它一眼,也没再理会。 他身上有不少伤口,都是刚才在阴阳五行大易玄剑图中留下的,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大的伤口深可见骨,他也不管,直接取出一套新的衣物穿戴在身上,斜瞄了厉蛟一眼道:“照看一下那丫头,顺便打扫下战场,我去去就来。” 厉蛟忙道:“杨宫主放心,厉某定拼死护那姑娘安全。” 杨开点点头,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了。 风云阁内一片混乱,无数弟子争相逃亡。 阁主死了! 大长老死了! 整个长老层的所有人都死了! 就连那些道源三层境的精锐们也死的干干净净! 风云阁注定要灭亡了,谁也不是傻子,阁内来了几个瘟神,此刻不逃,还等着被杀么? 偌大一个宗门,数千弟子,短短不过一刻钟便逃的七七八八,每一刻都有人御空飞走,头也不回一下。 杨开找了好一会,才找到风云阁的库房所在。 这么大一个宗门,库房内肯定是有好东西的,杨开自然不能错过,虽说他如今富可敌国,但也架不住整个宗门的消耗啊,他还想着多攒点修炼资源,等幽暗星上那些亲朋好友们过来了挥霍呢。 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一番忙碌,折腾的大半日功夫,才满载而归。 如风云阁这样的顶尖宗门,库房内的储藏可谓是惊人至极,丝毫不比当初的问情宗差多少,单是上品源晶便是近十亿之数,更不要说还有无数修炼资源了。 这些对凌霄宫都是不可或缺的好东西啊。 他在风云阁内又转悠了一圈,但凡有什么好东西全都收了。 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 林韵儿和厉蛟转移了位置,去了附近的一座小山峰上。 杨开过来的时候,先是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那香味似是肉香,又灵气十足,钻入鼻中竟引得他食欲大振,平白生出一种饥饿的感觉,心想小韵儿这个吃货难不成在做饭? “干什么呢?”杨开走过去,好奇地问道,扫了一眼之后顿时傻了眼。 只见在这峰顶上,林韵儿已经升起了火,将那口黑不溜秋的铁锅架在火上,一阵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从铁锅内传出,似是什么东西被煮沸了一样。 那股香味,居然是从这铁锅里飘出来的。 杨开一头冷汗,这真是在做饭啊?而且是用那铁锅做饭,这这这…… 杨开有些晕。 “杨宫主你回来了。”厉蛟屁颠颠地迎了上来,将手上一包空间戒交了过来:“这是厉某刚才打扫战场收到的战利品,杨宫主你点点。” 无论是华兴还是那些风云阁的长老们,空间戒里肯定都有存货的,尤其是华兴,身为风云阁阁主,空间戒岂能没点好东西?更不要说还有那上百位道源三层境的精锐了。 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厉蛟收集齐了,自己压根就没敢私留,此刻全都交给了杨开。 杨开随手收下,也没有去点数,更没有去查探戒指里的东西,只是望着蹲在铁锅面前的林韵儿,嘴角抽搐道:“什么情况?” 林韵儿此刻两眼冒光地盯着自己的铁锅,嘴角边一片晶莹湿润,明显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察觉到杨开回来之后只是随口打了个招呼,吸了吸嘴,便将精力重新投入到眼前的铁锅之中。 “这位姑娘大概是想做点吃的。”厉蛟硬着头皮答道。 “做吃的,拿什么做?”杨开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很快便脸一黑,望着厉蛟道:“该不会是……” 厉蛟脸色冷峻地点点头。 杨开大惊失色:“这也可以?” 厉蛟迟疑道:“杨宫主不知这异宝的来历?” “你知道?” 厉蛟道:“曾有耳闻,若厉某没有看错,此锅名唤归一。” “归一……”杨开皱了皱眉,这名字他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走了上去轻声道:“小韵儿。” 林韵儿头也不抬道:“就快好了,杨大叔你等等。” 杨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你真把那火麒麟煮了?” “对啊,那可是圣灵后裔,我还没吃过呢,一定很好吃。” 厉蛟听了这话,浑身一哆嗦。 他也是圣灵后裔啊,而且是龙裔,别哪天也被这丫头收进锅里给煮了,霎时间,望着林韵儿的神色又惊又畏,仿佛看到天敌一样。 果然,跟杨宫主在一起就没有好日子过啊。 龙族也就罢了,大不了就是血脉压制,可这小丫头也太恐怖了,拿着铁锅归一,收了圣灵后裔直接就开煮……厉蛟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再跟杨开待在一起的话,早晚要被惊吓而死。珍惜生命,远离杨开啊。 杨开脸色发青道:“小韵儿你可要想清楚啊,东西是不能乱吃的,那家伙之前才吞了不少风云阁弟子呢。”说到这里他脸色不禁有些发白。 如果只是一只圣灵后裔也就罢了,煮便煮了,味道这么香,吃起来肯定差不到哪去,关键杨开之前亲眼看着那火麒麟吃了不少风云阁弟子。 此刻全在锅里呢,一想起这个,哪还有什么吃的兴致?不吐出来就不错了。 林韵儿笑嘻嘻地一摆手道:“放心吧杨大叔,我都处理好了。” 杨开愕然,扭头望了一眼厉蛟。 厉蛟点点头道:“确实处理好了,还有之前被这位姑娘收走的那些长剑秘宝,我也都放在一个戒指中。” 显然是自己不在这一段时间,林韵儿将那火麒麟打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