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十四章 你有病啊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十四章 你有病啊

离龙宫,后山处,景色秀美,鸟语花香。 厉蛟身处一片花圃之中,漫步期内,悠然自得。他的身边,一个宫装少妇陪同,两人十指紧扣,模样亲昵,少妇轻轻地依偎在厉蛟身旁,面上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 少妇一身红衣,面如桃花,肌肤白嫩,吹弹可破,眉宇之间更有掩藏不住媚意,美眸盈盈,几欲滴水。 龙性本淫,厉蛟虽不是纯正的龙族,但也有龙族血脉,所以对于男女之事需求极大,离龙宫中妻妾的数量也不少。 妻妾虽多,但厉蛟最为宠爱的便是身边这位红夫人了。 往日但有空闲,便要与这红夫人极近****之事,红夫人也知自己一生幸福系于厉蛟之身,自然是百般温存,尽心服侍。 可以说厉蛟那诸多妻妾之中,根本无人可与红夫人争宠。 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自从厉蛟两个月前返回离龙宫后,红夫人便感觉他对自己更加宠爱了,往日厉蛟虽然也对她不错,但这一次明显变化很大。 足足两个月时间,厉蛟就没有与她分开过,每一日都与她待在一起,可见其在厉蛟心中的地位。 红夫人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厉蛟的改变,聪明的她并没有去问些什么,只是极近所能地展现自己的温柔和妩媚,借此拴住厉蛟的身心。 “宫主,那花儿好漂亮呢。”红夫人忽然指着一朵大红色的花朵,面露喜爱之色。 “喜欢么?”厉蛟的语气也极为温柔,笑吟吟地望着她。 “嗯,喜欢。”红夫人轻轻点头,小鸟依人。 厉蛟微微一笑,伸手一招,便将那花朵捏在了手上,然后冲红夫人招了招手。 红夫人欣喜地瞧了他一眼,微微低下头,让厉蛟将那花朵插进发丝之中,抬头时,红夫人左右晃了一下,抿嘴笑道:“好看么?” 厉蛟伸手捏了捏她细嫩的脸蛋,不住地颔首:“好看好看,人比花更好看。” 听他这么说,红夫人心里就跟灌了蜜似的,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不依道:“宫主惯会取笑人家。” 宫主变化真的好大啊,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反正这一趟回来之后对自己更好,更温柔了,以前他还会闭关修炼,但是这两个月来,她根本没看到厉蛟有修炼的意思,整日带着自己游山玩水,让其他的姐妹们又是羡慕又是嫉妒,都说宫主的宠爱全给她抢了去。 “红儿,以后本座就这么陪着你好不好?”厉蛟柔声问道,眼睛望着她,眼眸被她的倒影充斥,再没有他物。 红夫人娇躯一颤,四目对视时,眼眶微红,动情道:“红儿不能这么耽误宫主,宫主还要修炼呢。” “修炼什么啊。”厉蛟嗤笑一声,“本座这修为已经到头了,以后也不修炼了,天天陪着你看花看海,直到天荒地老。” 这话就如一柄利剑刺进了红夫人的心房,让她感动极了,眼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还怎么哭了?”厉蛟抬手擦拭着那一串串珍珠般的眼泪,轻笑道:“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一点都不假。” “宫主你对红儿太好了,红儿好欢喜。”红夫人轻轻地依偎在厉蛟的怀中,很快将他的衣衫打湿。 以前厉蛟虽然对她不错,但哪有这种程度,立刻觉得此生托付对了人,一生无憾了。 “这算什么,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厉蛟微微笑着,伸手轻拍着红夫人的后背,一下一下很有节奏。 红夫人在厉蛟怀中挤了挤,酥声道:“宫主,妾身……想了。” 厉蛟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挑眉道:“想什么了?” 红夫人不依,粉拳捶了上去,撒娇道:“宫主你坏死了。” 厉蛟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厉蛟有些笑不出来了,脸色一沉,扭头低喝道:“什么人!” 目光望去时,只见那边的假山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正静静地蹲在那里,津津有味地望着他和红夫人郎情妾意。 看清此人的面孔后,厉蛟魂飞魄散,失声道:“你……” “吆!”杨开笑吟吟地抬手打了个招呼,“两月不见,厉兄风采依旧啊。” “啊!”红夫人吓了一跳,连忙从厉蛟怀中跳了出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张脸变得通红。 刚才那话肯定叫这人给听去了,想想自己刚才的放荡,红夫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恼羞成怒跺脚道:“你是什么人,怎的这般没规没矩。” 话刚说完,便被厉蛟一把扯到了身后。红夫人没见过杨开,不认得他,可厉蛟认得啊。 “杨宫主……”厉蛟都快哭了,“你什么时候来的,也出个声啊。” 若说他这一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是谁,那除了杨开之外再无旁人,便是龙族都得靠边站。 这人简直就是厉蛟心中的噩梦,是他的天敌! 但凡跟他沾上点关系,自己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前些日子的经历就是最好的明证,那简直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来了有一会了,这也不好意思打扰,厉兄勿怪!”杨开呵呵笑道。 不好意思打扰! 那你好意思看戏啊! 厉蛟心中腹诽不已,面上却不敢表露分毫,只是警惕地望着杨开道:“杨宫主……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你们先忙,我不急,等你们忙完了再聊。” 厉蛟脸色一黑,心想气氛都被你坏的一干二净,还怎么继续啊,满是幽怨地道:“杨宫主不妨有话直说吧,恩,先说好,要债的话就免谈了。” “不是要债,怎能是要债呢。”杨开摆摆手,从假山上站了起来,神色一肃,沉声道:“来此只是想让厉兄帮个忙!” 咕咚!厉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上次杨开来离龙宫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么说的。然后自己就被他带去了冻土,进了转轮界,又流落到西域,九死一生,险些没能回来。这一段经历简直可以说是丰富多彩。 厉蛟活了这么多年,也见过大风大浪,可这无数年来的经历哪有上一次精彩刺激? 这次居然又来?你还有完没完啊,不就是欠了你点源晶么,要不要这么欺负人?厉蛟恨不得现在就跟杨开做过一场,就算拼死也好过被他这么欺负。 但念头也不过在脑海中转了一下而已,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杨开的对手。 血脉压制没法破。 “厉某身微言轻,修为亦不高,怕是没法帮上杨宫主什么忙啊。”厉蛟连问的心思都没有,便直接婉拒了。 他绝对绝对不想再跟杨开沾上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关系。 他要好好过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日子,不问外界风起云涌,不问自身修为高低,就这么慢慢地与自己宠爱的女人一起慢慢老死。 杨开肃然道:“我要去一个地方,所以需要厉兄助我一臂之力。” 妈的无视我啊!我的话是耳旁风么? 厉蛟悲愤无比,咬牙道:“杨宫主,厉某说的很明白了,你的忙我怕是帮不上,所以还请杨宫主……” “我要去一趟龙岛!” “你够了啊!”厉蛟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咆哮出来,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杨开,一副要吃人的架势,不过很快便大惊失色,失声道:“你你你……你说什么?你要去哪?” “龙岛!” “嘶!”厉蛟倒吸一口凉气,一副白天见鬼的模样。 默然了许久,厉蛟才小心翼翼地道:“杨宫主,你有病啊?” “你有药?” 厉蛟:…… 深吸一口气,厉蛟道:“杨宫主,你难道不知道龙岛是什么地方么?怎么会想要去那里?” 杨开道:“祝晴没回来!” 厉蛟一听,顿时乐了,张口道:“这是被抛弃了么?” “放屁!”杨开恼羞成怒,“她有自己的考虑。” 厉蛟显然也意会到了什么,颔首道:“晴姑娘是好人,既然她这么选择,自然是为了你好,杨宫主又何必去龙岛自找麻烦?” 杨开哼道:“麻烦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厉蛟一脸无语道:“你要去龙岛的话自去便是,来找我作甚?厉某能帮的上你什么?” 杨开道:“你乃龙裔,难道不知道龙岛的位置?” 厉蛟眨眨眼道:“我怎么会知道龙岛在哪?杨宫主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了。” “真不知道?”杨开望着他。 厉蛟摇头:“确实不知。” 杨开轻轻颔首道:“既如此,那便不打扰你了,恩,嫂夫人见谅。” 说着话,他冲红夫人微一抱拳,足下轻点,直冲云霄。 走了?这就走了? 厉蛟怔怔地望着杨开离去的背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还以为杨开会跟上次一样胡搅蛮缠呢,谁知道这一趟居然这么好说话。 “那个……是凌霄宫宫主?”红夫人脸上红霞还未退尽,望着杨开离去的方向问道。她现在也回过味了,不禁有些后怕,传闻那凌霄宫宫主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问情宗就是被他给灭掉的。 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