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十七章 不懂事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三十七章 不懂事

那一脸胆怯的少女眼熟的很,可华夫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见过她。 她来到这灵岛也有快两百年了,若真见过,那也是两百年之前的事。 可看这少女的修为和模样,显然只有十几岁而已,换句话说,两百年之前她还没出生呢,自己又怎么可能见过她?而且,这少女的脸蛋和眼睛……总给她一种及其讨厌的感觉,与她认识的另外一人很是相似。 华夫人美眸一转,重新望向躲在杨开身后的吕三娘,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冷笑道:“躲躲藏藏很有意思?还不滚出来!” 吕三娘闻言身子抖了一下,哪敢出去? 华夫人见状,愈发肯定了心中的判断,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笑容:“三娘,十几年不见,你不会连姐姐都不认得了吧?” 三娘? 元武一怔,诧异地朝华夫人望去,很快就明白过来,华夫人与那吕三娘是认识的啊,心中一个咯噔,暗叫不好,若华夫人与吕三娘关系不错的话,自己搞不好要倒霉啊。 不过再仔细观察一下华夫人的表情,元武一颗心定了下来。华夫人这模样哪里是与吕三娘关系不错,两者之间显然是有什么过节。 眼珠子转了转,元武佯装不知,开口问道:“夫人认识她?” 华夫人轻轻冷笑:“认识,当然认识了,本夫人与三娘姐妹相处了两百多年,一直得三娘照顾有佳,又怎会不认识?” 元武谄笑道:“这可真是巧了。” 他算是明白了,华夫人与吕三娘应该都是此地龙族的禁脔,而瞧华夫人这阴阳怪气的模样,估计两人当初在这岛上没少争风吃醋过。女人嘛,争来争去也就那么点事了。后来吕三娘被龙族驱逐出龙宫,流落半龙城,华夫人却留了下来,如今仇人见面,华夫人哪还有什么好脸色。 “三娘,不准备出来与姐姐打个招呼么?还这般藏着掖着做什么?姐姐都看到你了。” 见实在躲不过,吕三娘才不得不从杨开身后走了出来,脑袋微低着,一脸局促的表情。 华夫人轻哼了一声,她身边的两个女子也齐齐低喝道:“果然是你!” 她们两人显然也是认识吕三娘的,不过因为华夫人的态度,两人对吕三娘也没什么好脸色,个个都冷眼望着她,甚至还有一丝蔑视和幸灾乐祸。 想当初吕三娘还在岛上的时候,可是很得伏池恩宠的,当年的吕三娘在这灵岛上的地位与如今的华夫人等同无二,华夫人与之较劲了两百年却始终弱了一筹,如今风水轮流转,华夫人上位了,吕三娘却被无情驱逐,成王败寇,自然无需高看她什么。 “华姐姐,两位妹妹……”吕三娘低垂着脑袋,轻声招呼了一声,表情愈发局促不安。若是可能的话,她是不愿意出来的,但身份已经被华夫人猜出来了,躲着也无济于事,更何况今日之事若不好好解决的话也是个大麻烦。 只是望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吕三娘心里不免又回忆起了往事,心情低落。 “放肆!”那捧着鱼缸的女子娇喝一声,冷眼望着吕三娘,“姐姐妹妹也是你能叫的?也不拿个镜子瞧瞧自己什么德行,被驱逐之人何敢唤我等姐姐妹妹,真是不要脸。” 另外一个女子虽然没有叱喝什么,但那表情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以前她们忌惮吕三娘,那是因为有伏池对她的恩宠,可是如今她们才是高高在上,吕三娘在她们眼中不过是一块被龙族丢弃的臭肉罢了,既是臭肉,又何须忌惮? 华夫人微微一笑,看似大度道:“算了算了,大家姐妹相处了这么多年,何必为难三娘。” 她这么一说,那个女子才没有再多说什么。 华夫人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吕三娘道:“十几年不见,妹妹过的可好?” 吕三娘轻抿着红唇,轻声道:“劳姐姐记挂,三娘还好。” 华夫人轻轻颔首道:“还好就行,哎,当年妹妹从此岛离开时,你也不知道姐姐我有多伤心,姐姐还去伏池大人那里替你求了情,想要大人将你留下来,可惜大人龙意已决,姐姐也无能为力,妹妹可不要怪我才好。” 吕三娘摇头道:“姐姐说的哪里话,三娘不曾怪过你。” 华夫人笑道:“就知道三娘最通情达理了,怪不得当年在此岛上最得大人恩宠,想想往日……”她一边说着一边拿眼角斜着吕三娘,见她表情悲戚,心中很是满意,继续道:“往日妹妹何等威风啊,连姐姐都要仰仗你的鼻息呢,可谁又知道天有不测风云,真是老天不公。” 吕三娘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她也知道华夫人是在奚落自己,不过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她也不是那种喜欢争来争去的性子,当年如此,今日也是如此。 “哦对了,妹妹这次是怎么回岛的?大人让你回来了么?”华夫人说了一阵,话锋忽然一转。 “不是大人的意思。”吕三娘轻轻摇头。 华夫人故作惊讶:“既不是大人的意思,你又怎敢回来?你不怕大人知道了怪罪于你?” 元武在一旁笑呵呵地道:“禀夫人,这次我等来岛,是为大人建造行宫的,她们几个也都是来出力的,并非得谁召见。” 华夫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可要仔细一点了,这座行宫是为了大人大婚准备的,一点马虎都要不得,若是出现什么纰漏的话,你们谁也讨不了好。” “大婚?”元武怔了一下。 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几日前伏齐将他们五百人带到这里之后只是交代了一下任务便离开了,也没说建造这行宫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直到此刻从华夫人口中听说,才明白这行宫居然是为龙族大婚准备的。 龙族大婚! 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龙族成员本就稀少无比,成长期限又长的要命,加之男女比例不协调,想要彼此结为伴侣的几率很小,据元武所知,上一次有龙族大婚,大概是在万年之前了,可想而知此事之重要。 明白这一点,元武当即道:“夫人放心,行宫建造元某定尽心竭力,让龙族的大人们满意。” “嗯。”华夫人微微颔首,悠悠一叹,颇有些无奈道:“大人也要大婚了,这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姐姐这下倒是有些羡慕妹妹了,十几年前就离开了此地得个自由身,可怜姐姐等人还要留在这里,也不知道日后要伺候哪个女主人。” “那你也可以离开,又没人非要你留下来!” 吕玉琴忽然气鼓鼓地娇喝一声。 她虽然年纪不大,涉世不深,但人心好坏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这华夫人和那两个女子一来就处处针对她的娘亲,话里话外透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冷言热讽不断,她早就气的不行了,这个时候终于爆发了出来。 吕三娘脸色一变,扯了一下吕玉琴,低喝道:“别乱说话。” 华夫人一双狭长的眸子却是盯住了吕玉琴,轻轻地道:“三娘,这便是那个小孽种吧?” 吕三娘当初被驱逐离岛的时候,吕玉琴就已经出生了,就是因为吕玉琴一点龙脉都没有,所以才会连累母亲被无情驱逐。 结合她的年纪和相貌,华夫人哪还不知道吕玉琴与吕三娘的关系。 被吕玉琴顶撞了一下,她也懒得再与吕三娘客套什么了,本来她对吕三娘就没什么好感,连带着对吕玉琴自然也不会客气,更何况,这还是吕三娘与大人结合生下的子嗣,就算没有龙脉,那也是大人的后人。 吕玉琴的存在就如一根刺一样扎在华夫人的心口,让她感觉不除不快。 吕三娘脸色惨白道:“小孩子不懂事,姐姐勿怪。” 那捧鱼缸的女子冷冷道:“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么?” 吕三娘轻咬着红唇道:“姐姐开恩,三娘替她给你陪个不是。” 华夫人一声冷笑:“妹妹这话何意,说的好像姐姐不近人情一样,姐姐有那么可怕么?” “那姐姐的意思是……” 华夫人挥了挥手道:“此事我不与你计较。” 吕三娘有些意外,却还是感激道:“多谢姐姐。” 华夫人道:“此事不计较,但小红之事却不能就这么算了。妹妹你不知道,自打你离开之后姐姐便日思夜想,寝食不安,对你很是挂念。” 吕三娘自然不会信她,当年自己在这岛上的时候,华夫人就没少给自己下过绊子,一直与自己争来斗去,自己就算不理她,她也没有罢手的意思。自己离开,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会日思夜想?这明显是胡扯。 “好在让姐姐碰到了小红。”华夫人目光一转,满是温柔地望着那鱼缸里的红鲤,“这十几年来小红给了姐姐很多慰藉,姐姐早已将它当成了家人,如今小红被人打伤,姐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一点还希望妹妹能够理解。” 她冷冷地望着吕三娘,森声道:“是谁打伤了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