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十七章 声东击西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五十七章 声东击西

一些六阶七阶的龙族暗暗比较了一下,自付就算没有血脉上的压制,对上这样的家伙自己恐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脸色不由凝重许多,再无之前的轻视与傲慢。 现出半龙之躯,杨开第一时间便催动自身龙威朝伏谆罩去。 伏谆脸色不变,那拍出去的玉手愈发晶莹剔透。 电光火石间,两人便已交手。 众目睽睽之下,伏谆的那只手轻而易举地就突破了杨开的所有防御,轻飘飘地摁在他的胸膛上。 无声无息,杨开宽敞的胸口猛地往下凹陷,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背后更是瞬间凸起,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他背后爆破开来,震撼心灵。 咔嚓嚓……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声响传出,却是无数骨头断裂的声音,让人听在耳中不寒而栗。 那高达八丈有余的半龙之躯微微一顿之后,被轰然拍飞,似雷鸣,如电闪,眨眼飞出几千丈,沿路金血洒落,划出一道金色的直线。 “自不量力!”众多龙族望着被拍飞出去的杨开,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祝炎和祝空对视一眼,也都暗暗摇头。 杨开虽然身负金圣龙本源之力,本身实力也不算弱,但二长老毕竟是堪比大帝级别的强者,又是十阶龙脉。他第一时间催动龙威根本没能对二长老造成任何血脉上的压制,没有血脉压制的优势,杨开又如何能抵得住二长老一掌之威? 这轻飘飘的一掌,立刻让杨开意识到自身与大帝之间的差距。 他刚才甚至连伏谆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 现场一片静谧,唯有冰寒刺骨气息笼罩四周。伏谆冷冰冰地注视着勉强止住身形的杨开,神情淡漠。 蓦地,她眼帘一缩,缓缓侧头,朝一旁望去,一双眸子慢慢眯了起来,平静道:“祝晴,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才猛地回过神,齐齐朝那边望去。 一看之下,全都目瞪口呆。 只见那边祝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伏池身旁,一身龙威弥漫,将伏池笼罩,一只玉手已经化作龙爪,扣在伏池的头颅之上,如临大敌地凝视着伏谆。 杨开受伤,她没有多大反应,非她不关心杨开的生死,只是她不敢分心,在大帝强者面前任何一点松懈,都足以让杨开的计划功败垂成,所有她连回头去瞧一眼杨开的伤势的念头都不敢涌起,那尖锐的龙爪已经刺进了伏池的血肉之中,似乎只要随便一个发力,便能让伏池毙命当场。 伏池明显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刚才还在嘲笑杨开蚍蜉撼树,见杨开在二长老手下吃亏暗自高兴,巴不得二长老那一掌直接要了杨开的性命。 念头还没转完,眼前人影一闪,祝晴就晃到了他身后,随即便感受到了九阶龙脉对自身的压制,感受到了头上的传来的疼痛。 伏池的脸色顿时铁青无比,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 九阶对八阶,压制不算太狠,真要正面搏杀的话,伏池多少可以撑一段时间,但祝晴早有准备,抢了先机,如今完全可以掌控伏池的生死。 诸人的表情一瞬间都精彩纷呈。 眼前这一幕实在古怪至极,今日本是伏池与祝晴的大婚之日,两日都穿着大红的衣衫,本应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但此时此刻,新娘子居然一副要致新郎于死地的架势,这情景怎么看怎么别扭。 祝晴不答话,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伏谆身上。 “你的封印居然解开了……”祝空眉头一皱,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情?” 要知道祝晴这些日子可是被镇压了龙脉,被封印了修为的,可是现在看她哪有被镇压封印的样子?分明已经恢复了过来,所以才能出其不意。 “原来如此!”祝炎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暗暗震惊地望着那边捂着胸口摇头晃脑又飞回来的杨开。 “你干的好事!”伏谆一脸怒容,瞪着杨开喝道。 祝晴的封印没理由莫名其妙的解开,而从始至终都只有杨开一个人与祝晴接触过,若说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开祝晴的封印,那除了杨开就没有别人了。 他如何能有这样的本事,那封印可是她亲自施展出来的! “许你们做初一,不许本少当十五了?这是哪门子道理?”杨开的表情有些狰狞,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金血,那胸膛处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依然有些塌陷,伏谆那一掌可不是好受的,纵然没有要他的性命也让他一身气血震荡,骨头断裂了好几根,八丈高的身躯踏空而来,如小山一般挡在了祝晴的前方,直面龙族三大长老的威压。 见他中气十足,并无大碍,一直提心吊胆的祝晴这才松了口气,紧张的脸色平缓许多。 “晴儿干的好。”杨开头也不回,赞了一句,到底是夫妻,心有灵犀,他的计划没有时间与祝晴仔细说明,但在关键时刻祝晴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声东击西!”祝空眉头一扬。 他也想明白刚才那短短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杨开催动化龙诀化为八张龙躯与二长老交手过招,看似莽撞至极,不知天高地厚,实则只是在吸引人的注意力而已。 趁着所有人的视线被他吸引的时候,被他那庞大身躯遮挡住的祝晴便有可以随意发挥的空间了。 事实证明,这一招很有效果。 本来杨开只是砧板上的鱼肉,在龙岛这地方任由龙族搓扁揉捏,根本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力,但是如今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 祝晴封印被解,实力恢复,伏池也在她的手上,一副一言不合便要同归于尽的架势。 拼着受了二长老雷霆一击,杨开已掌握了一点主动权。 好深沉的心机,好大胆的计划!祝炎和祝空都微微动容,暗暗觉得今日之事若不能完美解决,龙岛极有可能要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 “祝晴你要造反么?还不给我放了伏池!这般模样成何体统!”伏谆脸色冰寒,声音也同样冰冷刺骨。 祝晴神色不变,只是回道:“我听杨开的,他说放我就放。” 伏谆大怒:“别忘了你是龙族,你是龙岛的一员!戕害同族之罪,你应该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见她真的动了怒火,诸多龙族都是胆战心惊。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到二长老彻底动怒了,上一次还是十几年前,而那一次二长老动怒的结果,便是她最喜爱的那位被送进了龙墓之中,而那位当时可是龙族的三长老! 祝晴如今已有九阶龙脉,按道理的话是可以成为龙族的第五长老的,但那又如何,连三长老都被二长老亲手送进了龙墓,祝晴又如何能够幸免。 “戕害同族?”杨开冷哼一声,转手一抓,巨大的巴掌直接将伏池给抓了过来,一身龙威悉数朝伏池笼罩过去,伏池一声惊呼,竟从骨子里生出了畏惧之感。 他只有八阶,祝晴的九阶龙脉都可以压制住他,更不要说杨开的金圣龙本源之力了,如果是一个月之前的杨开,即便施展出化龙诀,也不至于让他这般畏惧,但这一个月内,杨开化龙诀进展神速,金圣龙本源之力与己身融合进度根本不是之前能比的。 伏池只感觉体内的龙元一瞬间凝滞起来,几乎无法运转。 这还不是让他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自己堂堂一个八阶雷龙,竟被杨开抓玩具一样抓在手上,几百双眼睛注视之下,他顿时有些羞愤难当。 “你这贱妇禁锢晴儿修为,镇压晴儿龙脉,明知她心有所属还逼迫她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龙族,这算不算戕害同族了?要我看,最该受到惩罚的是你才对!” 一群龙族忽然额头有些冒汗,连大长老和四长老也是眉头直跳。 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居然敢这么跟二长老说话? 伏谆脸皮抽搐,咬牙道:“你喊我什么?” “贱妇,贱妇贱妇贱妇贱妇!”杨开张口就骂,而且一下骂了好多声,血盆大口张开,唾沫星子乱飞,差点喷到了伏谆的脸上。 伏谆的脸色由青转白,娇躯瑟瑟发抖,那恐怖的杀机几乎已经凝为实质。 “我劝你不要想着杀我。”杨开俯瞰着她,脸上浮现出一抹讥笑,“不错,你若真想杀我,我怕是没什么逃生的机会,但是我这人胆子比较小,受不得惊吓,万一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一个失手捏爆这个小爬虫,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他的手微微一用力。 伏池顿时惨呼一声,只感觉浑身骨头都错位了,他咬紧了牙关,额头上豆大的汗水往下滑落,眼神怨毒无比,他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对杨开之恨倾尽整个龙岛的海水也洗刷不清,但如今他落到杨开手上,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生不出。 “我听说你们龙族数量稀少,任何一个龙族都是极为珍贵的族人,不知道八阶雷龙在二长老心中有什么样的地位?” 伏谆咬牙,一字一顿地低喝:“我龙族与你,今日不死不休!” 祝晴瞬间花容失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