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十九章 龙岛出大事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五十九章 龙岛出大事了

龙罚,正是毁灭龙族本源的最强大手段,这是整个龙族的禁忌之术。 如果说杨开之前威胁要与伏池同归于尽,二长老恼怒之下勉强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现在这情况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龙族可死,本源不能灭! “住手!”祝炎一声爆喝,面沉如水。 杨开果然住手,口中一直跳出的音节停了下来,伏池头顶上被剥离出来的雷龙也不再那么痛楚。 “大长老还有何指教!”杨开沉声问道,心中也是暗暗后怕不已,虽然表现的很光棍,但若非逼不得已,谁愿意去死?还好大长老给面子,关键时刻跳了出来,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事情发展成这样,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么与龙族方面谈成条件,付出一定的代价带祝晴离开,要么就撕破脸皮大干一场,后者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前者的话他已做好了付出足够代价的心理准备。 见杨开停下龙罚秘术,祝炎才松了口气,对面这个青年既已得到了龙族传承,得到了祖龙本源的承认和融合,那他就无法将之当成普通的人类来看待了,再摆出龙族的高傲也无济于事。 他沉吟了一下,正要开口说话之时,异变突起。 一声巨大的嗡鸣忽然从天际边遥遥地传了过来,整个天地似乎都颤抖起来,紧接着,一道冲天的光亮在及远的地方爆发出来,天地灵气滚滚震荡,萧瑟不安。 龙族三大长老霍然回头,朝那动静来源之地望去。 下一瞬间,三龙齐齐变色。 二长老伏谆更是低喝一声:“不好!” 话落之时,已经娇躯一晃,闪电般朝那个方向飞驰过去,眨眼不见踪影,连这边的事都顾不上了。 这一变故让几百凡人看的目瞪口呆,就连杨开也是目露惊奇之色,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起来。 谁也不知道二长老这行色匆匆的去干什么了。 按道理来说,这边发生的事可是关乎到龙族荣誉和威严的,毕竟在龙族大婚之日抢亲实在是太过恶劣,二长老此前也表现出了绝对的强势姿态,更是放言龙族与杨开不死不休。 这几乎可以说是无法化解的仇怨。 又是什么事能让伏谆这样的强者花容失色,连杨开抢亲都懒得理会便要直接过去处理? 龙岛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所有人心中都涌出这样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察言观色间,果然见大长老祝炎和四长老祝空都是表情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杨开之前撕了伏池两只胳膊的时候,他们都没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再看其他的龙族,神色也都惊疑不定,似乎有所猜测。 “晴儿,那边是什么地方?发生什么事了?”杨开悄悄给祝晴传音,心中暗暗振奋,敏锐地感觉这或许是个机会。 龙族三大长老之中,二长老伏谆最是难缠,要不是她一直那么蛮不讲理,杨开之前也不至于做的那么过火,这下她居然直接就走了,杨开自然喜闻乐见。 没了二长老这个巨大的阻力,剩下大长老祝炎和祝空的话,努力一下的话大家或许坐下来和和气气地谈一谈,毕竟这两位长老都是祝系龙族,多少有些偏向祝晴的,这一点从之前两位长老的态度就可以看的出来。 听得杨开询问,祝晴回道:“龙墓,那边是龙墓,龙墓好像出事了。” “龙墓?”杨开眉头一扬。 龙墓是什么他自然知晓,龙族死前必定会进入的地方,是整个龙族的禁地。祝晴之前去冻土寻找那遗失的龙族本源,主要目的就是要将之带回龙墓之中。 龙墓既是龙族的墓地,那里能出什么事?居然让二长老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掉了,这事实在是透着古怪。 祝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知道应该是龙墓出事了。 杨开与祝晴交流之时,大长老与四长老也在悄悄交流着,也不知道大长老跟四长老说了些什么,祝空的表情忽然一变,凝重万分。 杨开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抬头道:“大长老,四长老,今日之事小子有不对的地方,但也是逼不得已,小子也是一心为了晴儿的幸福着想,这才狠下辣手,还望两位长老见谅。” 他与龙族的冲突,基本上集中在二长老伏谆身上,如今伏谆走了,若是能趁机说动大长老和四长老的话,说不定可以平安离去。 就不是不知道龙族这边愿不愿意放他一马,心中患得患失,也是有些忐忑。 祝炎和祝空闻言,都是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杨开。 先前在对阵二长老的时候,这小子一副铮铮铁骨毫不示弱的架势,恨不得当场就与伏谆拼个你死我活以证自己对祝晴的情意,没想到一转眼他就说起了软话,倒也是能屈能伸之辈。 神情肃然,祝炎道:“伤我族人,辱我龙族名誉,可不是一句逼不得已就可以解释的。” 杨开眉头一扬,嗡声道:“那大长老想要如何?晴儿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强扭的瓜不甜,龙族又何必这般自欺欺人,伏池是龙族,难道祝晴就不是龙族了?你们也该为祝晴多多考虑。” 祝炎摇头道:“话虽如此,但今日之事,注定无法善了。” 杨开脸色一沉:“既然大长老这般说了,那小子也只能接招了,有得罪之处,还请大长老见谅。”他对待大长老的态度,与对待二长老的态度截然不同。 已经将伏谆得罪死了,所以若还有转机的话,他不愿真的得罪大长老。 “今日之事,本应血债血偿。”祝炎沉声道,话锋忽然一转:“不过老夫不想以大欺小,坏我龙族威名。” 杨开眼睛一亮道:“大长老何意?” “你放了伏池,老夫不对你出手。” “当真?”杨开闻言乐了,整个龙岛,他最忌惮的无非就是大长老和二长老,这两位可是堪比大帝的存在,如今二长老莫名其妙地早早离去,若是大长老也不对他出手的话,那这龙岛之大,他可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一个四长老想留下他怕是有些难度。 霎时间,杨开觉得这大长老变得亲切和蔼起来,就连板着的脸也变得和煦许多,果然是祝系龙族啊,心里还是有些偏袒祝晴的,拐弯抹角地想要行方便。 “龙族大长老一言九鼎,小子自然是信得过。”杨开不住地颔首,神情欢愉,听的那几百凡人一阵翻白眼。 刚才还一副质疑人家的样子,一转眼就给人戴起了高帽。 “那就放人吧。”祝炎淡淡地望着他道。 杨开也不废话,直接将一直攥在手上的伏池丢了出去。 伏池两臂尽失,早已疼的脸色苍白,本以为今日必定要陨落此地,谁曾想绝境逢生,得了一线生机,被杨开对出去之后立刻抓起被杨开丢掉的两只断臂,急速朝一个方向驰去。 他不敢在这里停留,只想赶紧找个地方好好疗伤,手臂虽被杨开撕下,但龙族生命力顽强,只要修养一阵,必定能够回复过来。 临走之前,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一副势要回来报仇雪恨的架势。 他是八阶雷龙,若非杨开刚才出其不意,声东击西,他怎么也不可能被祝晴直接制服,这下吃了这么大的亏,又怎能忍气吞声? 在这么多人眼前,自己被打伤,祝晴被抢走,这口恶气若还能忍的下去,那他也不是伏池了。 人群之中,厉蛟脸色阴沉地凝视着逃走的伏池,面上一片挣扎之色。 之前杨开教训伏池,撕下他两只胳膊的时候,厉蛟心中一片快意。 若不是这个畜生,三娘又怎会遭遇两三百年的痛楚?他恨不得杨开直接杀了伏池才好。 可是如今杨开与龙族大长老谈妥了条件,放了伏池离去,他有一丝失落的同时,又有一丝庆幸。 失落的是伏池居然逃过一劫,庆幸的是伏池没有死在杨开手上。 仇,自然是要自己亲手报还才够解气!所以伏池死里逃生倒是给了厉蛟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但伏池毕竟是八阶雷龙,就算身负重创,厉蛟也自付不是对手,他不过三阶下品的血脉,对上一个八阶龙族哪能有什么胜算?除非他也能将血脉提升起来。 所以他在犹豫挣扎,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杀了伏池! 杀死一只龙族会有什么后果他很清楚,但男儿当世,事而可为,事而不可为,心中都有一杆属于自己的秤。 就在他犹豫之时,伏池已经逃的不见了踪影。 人群之中,除了厉蛟在盯着伏池之外,还有一双眼睛贪婪地盯着伏池离去的方向,眼中神色变换不已。 “人我已经放了,大长老可要说话算话。”杨开扭头望着祝炎。 祝炎颔首道:“老夫自然不会反悔。” 话落之时,瞧了祝空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看他离去的方向,竟也是去龙墓的,而且速度一点也不比二长老慢,几个起落就已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这个发现让人群一阵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