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十五章 暗棋 - 武炼巅峰

第三千六十五章 暗棋

杨开纵然在不停地反抗躲避,也是双拳不敌四手,看起来凄凉无比,好像随时都可能被七龙致命一击,毙命当场。 祝晴怒吼,滔天烈焰喷吐而出,直朝那七龙罩去。 众龙大惊,与杨开一起扭头望去,大家心中同时蹦出一个郁闷的念头:祝晴怎么过来了? 一口烈焰缓解了杨开的危机,祝晴立刻朝他飞了过去,显然是想与他并肩作战,为他分摊压力。 但七龙只是对视一眼,便已有了应对的方案。 其中两龙跃众飞出,摇头摆尾就拦在了祝晴前方,三龙瞬间对峙,彼此龙威朝前冲撞,直让那虚空战栗,寰宇破碎。 “滚开!”祝晴低吼。 与她对峙的两龙自然不可能让步,其中一龙沉声道:“祝晴,莫要自误!你如今已是九阶龙脉,不出意外的话会是我龙族第五长老,还请你以大局为重,以龙族为重!” 祝晴冷冷道:“我只是个女人,不懂什么大局,我只知道你们正在欺负我的男人!” 那龙族大怒:“注意你的言辞,那不过是个卑劣的人族!莫要给我龙族抹羞!” 另一龙也沉声道:“祝晴,你忘记十几年前的事了?当年那位可不比你差,她的下场如何你也知道,难道你想赴她的后尘?” 祝晴悠悠道:“十几年前我不懂她为何那般固执,可是今日我懂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十几年前我会选择帮她,而不是站在她的对立面。” “不可理喻!” “你会被放逐进龙墓!祝晴,收手吧。” “该收手的是你们!” 几人说话间,伏灵也终于赶来了,十多丈长的紫龙倒也形态优美,威势不俗,但悠一现身便招来两声斥责:“废物!” 一声自然是来自龙族,七龙很有些想不明白,为何伏灵与那蓝龙联手,居然还没拦住祝晴,而且看现在这样的情况,似乎那蓝龙已经被废掉了,要不然也不会只剩下伏灵一个追了过来。 按道理来说,伏灵与那蓝龙联手,有龙殿的庇佑之术加持,应该能拖住祝晴才对,可事实上,伏灵与那蓝龙也只拖了祝晴几十息的功夫,让他们逼不得已分出两龙来对阵祝晴。 另一声斥责自然就来自于杨开了。 他没想到伏灵连那么简单的任务都没能完成,若是伏灵能够准确传达自己的计划,让祝晴先去帮助其他人将对手逐个击破的话,那今日之局自己这边就可占尽上风。 可是眼下祝晴直接赶了过来,显然是伏灵的任务没能完成。 这让他对伏灵颇为不满。 伏灵的神色也有些尴尬,顿在了半空中,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还不去帮忙!”与祝晴对峙的一龙冲她低喝了一声。 伏灵闻言,也只能朝杨开那边赶去,见她到来,剩下的五龙轻哼一声。他们本是以七对一,占尽了上风,虽说祝晴的忽然出现让他们逼不得已分出两个人手,但好歹又多了一个伏灵,总体实力上并没有差距太多。 如今他们基本上将杨开的底细摸清楚了,知道今日一战杨开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如今只需要慢慢缠斗,消磨掉他的锐气和力量,让他无法再施展那神出鬼没的空间神通,便可将他擒拿乃至击杀。 一念至此,众龙望着杨开的眼神都满是戏谑和讥讽。 也不知这人到底发什么神经,居然敢跑来龙岛闹事。 龙岛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闹事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选一个吧。” 就在众龙心中鄙夷时,杨开忽然侧头望着伏灵,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众龙惊疑不定,选一个?选什么? 伏灵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和犹豫,杨开立刻冷哼一声,森然道:“莫以为我不敢取你性命!” 十几丈长的紫龙身躯微微一抖,再也没有犹豫,张口便吐出一道紫芒,朝其中一个龙族轰去。 那龙族的体型与伏灵的巨龙真身差不多大实力和血脉等级上应该是与伏灵相差无几,都是属于垫底的存在,本来地将注意力放在杨开身上,岂不料伏灵忽然对他出招,猝不及防时被那紫芒直接轰在了身躯上,顿时一阵翻滚不停,口中怒吼连连。 “伏灵你发什么疯?”有龙族怒吼。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突兀,身为龙族,居然帮着杨开去攻击另外一个龙族,简直有些不可理喻,祝晴和祝烈姐弟也就罢了,怎么伏灵也跟着一块发起了神经? 伏灵理亏,也没法去辩解,巨大的身躯已化作一道紫光,朝她盯准的目标扑了过去。 而她的对手在震怒之下也终于回过神来,转头朝伏灵迎上,霎时间两龙战做一团,龙语震天,秘术绽放,身形翻滚入海,掀起滔天巨浪。 “你在伏灵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并非所有人都是傻子,有个龙族眼神闪烁了几下,显然是看出了什么,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杨开。 杨开呵呵一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露出狰狞的面庞:“你猜!” 此龙脸色顿时一沉,感觉事态发展的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本来他们七龙对付杨开一个,无论杨开如何了得也不可能再翻出什么浪花,获得胜利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祝晴来了,分走了其中两个族人,伏灵倒戈相向,又分走了一龙。 如今七龙一下子变成了四龙,这数量上几乎瞬间少了一半,让人惶惶不安。杨开那神出鬼没的空间神通他们可是深刻领教过的,先前依仗人数上的巨大优势对杨开围追堵截,总算没出太大的纰漏,如今只剩下四龙的话,肯定不会如刚才那么完美。 若真将杨开找到机会破了龙殿的庇佑之术,那今日之战龙族就可能一败涂地了。 这样的耻辱,任何一个龙族都无法接受。 警惕小心间,四龙已不敢再贸然发起攻击,彼此眼神交汇,明显在交流些什么。 杨开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八丈龙躯裹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在四龙心惊胆战的注视下冲了过去。 大战,再起。 一座无人的海岛之上,伏池脸色苍白无血,盘膝坐在一个灵气盎然之地,默运着玄功。 被杨开撕下的双臂已经接上了,但即便是以龙族的强大生命力和恢复力,这样的伤势想要恢复也不是简单的事,想要恢复巅峰,最少也是一年半载。 他脸色扭曲,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一边疗伤一边咬牙咒骂着:“贱人,贱人贱人!” 今日之事,龙族固然受辱,但他伏池受到的羞辱可要比整个龙族大上千倍万倍。 在大婚之日被抢亲,偏偏成婚的对象还将他制服,那卑劣的人类更是直接撕掉了他两只臂膀,若非最后关头有大长老出面作保,只怕他今日已经陨落。 以那男人的果断和凶狠,他绝对干的出这事。 这样的耻辱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可以想象,今日之后,自己的名誉必定扫地,日后恐怕都没脸去见其他的族人,想想他们在面对自己时可能会有的神色,伏池便感觉胸口一阵堵得慌。 气血翻涌之时,一张口,竟是龙血喷出,染红了面前的大地。 脑海中一男一女的身影不断地闪过,伏池将杨开和祝晴恨之入骨,暗暗发誓,今日之仇来历必定百倍偿还,否则难消他心头之怒。尤其是祝晴,伏池对她的恨意还犹在杨开之上。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伏池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睁眼朝前瞧去,立刻眼神一戾。 在那前方不远处的虚空,居然有一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对,不是人类,是龙裔! 伏池从他身上感受到了那杂乱的龙血气息,对这样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半龙城内那些杂种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令人作呕的气息。 这种气息是每个龙族都讨厌,近乎是一种本能的排斥,伏池自然也不会例外。 “滚!”伏池脸色冷厉,口中爆喝。 他本就受了巨大的羞辱,逃到这个岛上来独自伤口疗伤,却不想居然还有个龙裔跟了过来,站在不远处瞧着他。 一个卑劣的人类羞辱了自己,如今居然连这杂种也要来羞辱自己么? 换做平时,伏池早就出手解决了他,可是眼下正是疗伤的时候,他也没心情与这个杂种多说什么。 他本以为自己一声怒吼,眼前这个杂种还不吓得屁滚尿流,狼狈而逃?事实上,任何一个来自半龙城的杂种在面对纯血龙族的时候都生不出反抗之心,这一切与实力无关,是来自心灵深处的自卑。 龙脉划分严格,纯正的龙脉和半龙血脉几乎是天与地的区别。 可让伏池惊讶万分的是,他这一声怒吼,对面那个杂种居然半点反应也没有,依然那么静静地望着他,神色古井不波。 伏池彻底怒了,憋在胸口的怒气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森声道:“不知死活!” 说话时,龙威弥漫,当头朝厉蛟罩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