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十章 马前卒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九十章 马前卒

“大人若是质疑我的忠心,妾身可以献上神魂烙印,从此为奴为婢,绝无怨言。” 杨开呵呵笑了起来,不是嘲笑,而是佩服这女人的胆量和气魄。统领狂风的大当家,果然是有些本事的,若她只是个好看的花瓶,恐怕早就被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既然不是花瓶,或许有可以用到的地方,他对无极星域完全陌生,若有个本土人士引领的话,应该会少去不少麻烦。再者,他如今是以极强的修为莅临这个下位面星域,虽有翻天覆地的本事,却不敢去随意施展,免得再遭天道排斥。有个马前卒的话……想想也不是坏事。 尤其这马前卒还赏心悦目的很,总比身边跟着一个大老爷们要好的多。 听他在笑,何云香抬头仰望他,精致艳丽的脸庞上满是期待。 “为奴为婢就不必了,神魂烙印也不需要。” “大人……”何云香有些急,自己都说到这份上了,难道还无法打动他么?难不成真要自己主动宽衣解带去服侍他一番才行?她虽有委身的心理准备,但这种事还是干不出来的。 “既想跟着我,那就需要有用到你的价值,而想替我出力,你的修为还有点低。” 何云香一怔,旋即美眸中爆出欣喜的光芒:“大人你……你是说……” 这是答应了么?这应该是答应了吧?从未有哪一次,如现在这般患得患失,一副美好的画卷似乎在她面前徐徐展开,为她呈现出一片新天地的景象。 “那么,就先提升你的修为吧。” 何云香激动道:“是,妾身这就去修炼,定不负大人的期望。” 话虽如此,但实力修为到了她这个程度,想要更上一层何其艰难?她已被卡在虚王两层境的境界上数百年时间了,若有突破的机会,早就突破,岂是寻常打坐修炼能够做到?但既然杨开说她修为不够,那她自然要赶紧去修炼才成,不管能不能突破,这个姿态总要做出来。 “张嘴!”杨开低喝。 何云香呆了一下,不过马上张开小嘴,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口中,直接顺着喉咙滑下小腹。 她连味道都没品尝出来。 下一瞬,何云香脸色大变,只因小腹处忽然传来一股滚烫的感觉,好似有火焰在其中燃烧,要将她从内到外焚个干净。 这是什么?是丹药? 什么丹药居然有如此恐怖的药效。 她心知杨开定是给她服用了什么不得了的灵丹妙药,当下顾不得震惊和骇然,连忙换了个姿势,盘膝坐在地上,闭上双眸,手上掐了几个法决,运转所修玄功。 杨开落座到一旁,也不去管她,端起桌上的灵茶抿了一口。 厢房内狂风鼓荡,各种摆件被吹的哗啦啦作响,那浴池中的池水更是荡起一层层的浪花,溢出水池。 一道道不受控制的劲气在厢房内肆虐,将整个房间搞的一片狼藉,似有绝世强者在此地生死搏杀过一番,杨开端坐不动,也没去抵御那些劲气,任由它们劈打在自己身上。 何云香脸色涨的通红,一声声艰辛而销魂的呻吟声从喉咙里传出,整个身上被汗水打湿,衣衫贴在肌肤,勾勒出诱人的身材。 虚王两层境的气势在节节攀升,很快便到了顶峰。 时间不长,区区一盏茶功夫。 一直维持在某个程度的气势忽然高歌猛进,直攀新高,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气场以何云香为中心,轰然朝四周扩散开来,将本就狼藉的厢房搅和的愈发缭乱不堪。 多亏这厢房是陆怀霜的闺房,各种强大阵法守护,这边的动静才没有波及出去,否则定会引起陆家众人的关注。 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传出,何云香整个人面色潮红的仿佛涂抹了一层胭脂,娇躯绷紧了,大腿内侧更是在不停地颤抖着,微微睁开的眼缝之中,一片迷离的神彩,似攀上了云端之后才会有的余韵。 她浑身僵硬了好久好久,才猛地喘了一口气,高耸的****剧烈起伏,荡起惊心动魄的弧度。 杨开一头冷汗,好好的晋升,偏偏给她闹出一种****的味道,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 浑身汗水淋淋,何云香终于缓过劲来,莫名地感觉自身竟变得更加轻盈,似抛弃了什么包袱一样,整个人念头通达,体轻目明。 虚王三层境! 随随便便居然就到了虚王三层境! 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扭头朝一旁望去,对上一双满是揶揄的目光时,才明白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自己也是虚王三层境了,也站在星域食物链的最顶端了!卡在自己眼前几百年的瓶颈,在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就被轰然破开。 那到底是什么灵丹?居然有如此神效。 望着杨开的目光更多一份感激和尊敬。不说日后跟在他身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会不会香消玉殒,单是此刻的回报,她之前的选择就是没错的。 若非执意要跟随与他,这等好事怎能落到自己头上?真要是让她自己去修炼,这一辈子还不知道有没有希望能够晋升虚王三层境。 眼前这个男人能用一枚灵丹将自己的修为推升到三层境,就未必没可能将自己带往更高的高度! 盈盈起身,正要道谢,忽然一股腥臭的味道涌入鼻孔中,何云香眉头一皱,审视自身,顿时尴尬无比。 自己的体表处竟是一片黏糊糊的,裸露在外的胳膊上更多了一层黑泥一样的东西,整个人好似在泥潭里打了个滚跑出来一样。 尴尬之后却是震惊。 这种情况她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她曾经遇到过,也见很多人遇到过。 这是才刚开始修炼不久,实力不高的时候才会遇到的事情。 洗髓伐脉,脱胎换骨! 那覆盖在体表处的黑泥,显然是从体内排出的杂质! 自己一个虚王两层境晋升三层境,居然也能洗髓伐脉,脱胎换骨?这一份惊喜,远比她晋升带来的喜悦还要大。晋升只是单纯的实力境界的提升,可这洗髓伐脉却是从根本上改善了自己的修炼资质。 她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那一枚不知名的灵丹的功效。 怪不得感觉自己现在身体轻盈,体质变得更加纯净,哪能不轻盈? 满满的惊喜充斥心房,只感觉这世上再没有比自己更幸运的人。 “大人,失礼了。”何云香道了一声,然后娇躯一晃,便朝一旁的浴池中落去,身在半空之中,一身衣衫已经迅速褪去,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落下水中,却轻盈地宛若一片羽毛,没有溅起半点浪花。 在水里潜了片刻,这才猛地窜出,身上的污物已经消失不见,一身肌肤欺霜赛雪,吹弹可破。 清澈的池水顺着脸颊划过,仿佛划过世上最精美的瓷器,掠过高松饱满的****,速度忽然变慢,再到最顶峰又陡然加快,趟过平坦的小腹。 何云香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然后爬到池边,双手交叉搭着下巴,抬头朝杨开望去。 没有半点遮掩,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依旧落落大方。 既已投靠了这位大人,她相信自己早晚会被吃掉,看上一眼又有何妨? 而且经过刚才的事,她反倒期待自己早点被吃。如果能当他的女人,那他还能不用心对自己么?她有所求,但绝无恶意和诡计。 杨开也没有回避,送上门的便宜又何必拒绝,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了她不成? 度步来到池边坐下,开口道:“把你所修功法说一遍我听听。” 何云香神色一动,隐约意识到什么,压抑着心中激动将自身功法精要和法门讲解一通,极为细致。 她修炼的功法放眼整个无极星域也是不俗的,就算不是最顶尖,也是一等一的功法,但旁人或许会觊觎她的功法,眼前这人又怎么会? 她说的细致,杨开听的认真,不时地插嘴问上几句。 随后杨开又让她取出了自己的秘宝拿来一看,心中已有计较。 半个时辰后,何云香穿戴整齐,重新站在了杨开面前。 洗髓伐脉之后,整个人似乎比之前更加艳丽许多,站在那里,便是一道极为诱人的风景。心中难免有些小失望,刚才那旖旎的气氛竟都没能让这男人动情…… 不过越是这样的男子,越是值得托付不是么?她愈发觉得自己这一次赌对了。 “我辈中人,追寻武道,孜孜不倦,难免会有所厮杀,遇上敌人,修为强弱基本可定胜负,但秘宝和功法也不可或缺,你的功法虽然不错,但还略显低级,这里有一套功法应该适合你,且拿去观摩修炼吧。”杨开手一翻,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她。 何云香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敛衽一礼:“谢大人赏赐。” “这一件秘宝也一并送你了,仔细炼化,太乙星上或许有你要出力的地方。” 又是一件彩带模样的秘宝递到何云香手上。 那彩带呈七彩之色,流光溢彩,华美绝伦,何云香一看便喜欢上了,她之前一直假扮男子,所用秘宝都是男子风格,从未用过女性化的秘宝,这彩带无疑满足了她长久以来的一个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