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十四章 强取豪夺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九十四章 强取豪夺

“服下这灵丹,便能问鼎虚王之上?”阎清的嗓子眼有些发干,这是多少年没遇到过的事了。 何云香道:“只是有机会而已,灵丹不过外物,根基还在自身。” 还有一句话她没说,服下这灵丹确实有机会问鼎虚王之上,但前提是需要大把大把长时间的服用才行,一枚源凝丹是不可能有多大效果的。 虚王境武者体内圣元的转化,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我怎知夫人所说是真是假?”阎清皱起眉头,他好歹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见惯大风大浪,最初的惊骇之后,心神已经稳定下来,不免狐疑,若这所谓的源凝丹真有如此神效,这女子为何不自己服用?偏生要在此地拿出来诱惑自己,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把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么? “对阎家我有所求,骗你们又有什么好处?”何云香肃然道。 阎清摇头道:“空口无凭,若真如此的话,老夫想亲自检查一下这枚灵丹。” 何云香微微一笑:“好啊。” 眼前白光一闪,阎清抓着那一枚源凝丹,兀自有些不敢置信。这女人没毛病吧,此等灵丹既然如此珍贵,怎地就这么轻易地交给自己了? “夫人就不怕老夫霸了这枚灵丹?”阎清问道。 “长老会么?”何云香惊奇问道,似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想霸占,那也要你有本事才行! “不会!”阎清摇头,世人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巨大的利益面前什么事不会做?他只是想不明白这女人的底气在哪,怎么看她的脑袋都有些不正常。 何云香抿嘴一笑:“若是此枚灵丹的话,不知能否换取通往祖域的情报?” 阎清轻吐一口气:“足够,不过前提是这枚灵丹真有你所说的功效。夫人稍等,老夫需要去找人检验一番。” “阎清长老自便就是。”何云香伸手示意。 事关重大,阎清也不敢怠慢,连忙转身进了内殿,很快消失不见。 何云香转过头望着杨开,悄悄传音道:“鱼儿上钩了。” 杨开不动声色地颔首。 何云香道:“其实以大人的实力,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让阎家交出通往祖域的方法,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源凝丹不过是个诱饵,此地又是阎家的大本营,一个毫无来历的外人在这里拿出那样的灵丹,等于是在邀请阎家来抢,左右不过是要以势压人,上来直接动手岂不更好,还少了许多麻烦事。 狂风的作风便是如此,看上什么抢便是了,身为狂风的大当家,何云香将这一理念贯彻的淋漓尽致。 杨开道:“我自有打算。” 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恃强凌弱总是不美,以他帝尊境的修为去欺负一群虚王境返虚境,总感觉像是大人在抢小孩子的东西。可若是这个小孩子是个不听话的熊孩子,那就需要好好管教一番了。 双子峰顶峰,一间密室之中。 阎家家主阎罗捏着那源凝丹,脸色变幻不已,阎清站在一旁,不时地舔一舔干涩的嘴唇。 许久之后,他才开口问道:“家主,这灵丹果真有那等神效?” 阎罗思虑一阵,摇头道:“看不出来,等几位大师过来一观吧。” 连家主都看不出来!阎清不惊反喜,愈发觉得这源凝丹有些不得了。 不多时,几人鱼贯而入,这几人且不论修为如何,身上却都散发着浓浓的丹香气,显然是常年与草药和灵丹打交道的人,而这一类人,自然就是炼丹师了。 这几个人,便是阎家最出色的几个炼丹师,个个都是虚王级炼丹师的层次。 入了密室,见过阎罗和阎清两人,为首一个皂袍老者道:“家主,急召我等过来,不知有什么事?” “看看这枚灵丹。”阎罗将手上灵丹递了过去。 那皂袍老者接过,其余几人也都将目光投了过来,初始的漫不经心一下子消失不见,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惊呼道:“这” “这是什么灵丹?” “快给我看看。” “不要抢!” 一群德高望重的炼丹大师瞬间失了风度,好似一个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眼中的震惊之色简直要溢出眼眶。 好片刻功夫,那为首的皂袍老者才激动地望着阎罗:“家主,敢问这枚灵丹从何而来?” “看出是什么档次了么?”阎罗答非所问。 “看不出,但以我等的手段,绝对不可能炼制出这等灵丹。” 其他几位炼丹师都深以为然地点头。这灵丹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和见识,莫说炼制,连成分都分辨不出来。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忽然出现的源凝丹,虚王三层境强者和虚王级炼丹师都无法辨别,唯一的可能便是这灵丹乃是虚王之上的层次! 皂袍老者还想问些什么,阎罗已经挥手道:“下去吧。” 几个炼丹大师纵然不情不愿,却不敢有半点忤逆,躬身告退,临走之前望着那灵丹的目光满是不舍。 待几人走后,阎罗淡淡道:“你刚才说那叫何云香的女子随手便将这灵丹交给你了?” “是。” “看样子她手上的灵丹不止这一枚啊。”阎罗忽然笑了起来。 阎清见了,立刻明白他在打什么注意,自己心中未尝又没有这个念头?双方想法不谋而合罢了,迟疑道:“可是能随手拿出这样的东西,又岂是易于之辈?万一她身后” “可能性不大,而且,莫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阎罗淡淡地瞧了他一眼。 阎清神色一怔,颔首道:“我明白了。” 转身走出密室。 一个毫无来历的女子,纵然在双子峰上被杀被抓,恐怕也没人会知道吧? “开始了呢大人。”大殿之中,何云香笑吟吟地望着杨开,耳畔便传来一阵阵破空之声,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似沉睡的巨龙苏醒过来,团团将大殿包围。 一人神色严峻地迈步从内殿行出,正是离去不久的阎清。 何云香道:“阎清长老,鉴定的结果如何?” 阎清厉喝一声:“大胆妇人,竟敢拿一枚假灵丹来诓骗我阎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何云香大惊失色:“阎清长老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假灵丹?” 阎清冷哼:“老夫虽不知道你从哪找来的东西,但那灵丹经我阎家几位虚王级炼丹师验证,却是无用之物,你竟想拿它来换取我阎家机密?真当我阎家是好欺负的不成?” 何云香惶恐万分,脸色苍白道:“怎么可能是假灵丹?那是真的对晋升虚王之上有用的灵丹啊,我怎么敢欺骗阎家?”心中好笑,有些理解杨开之前为何要大费周章了。 连阎家对付她都要先找个由头出来,所谓师出有名大概就是如此吧。 哪及得上狂风想杀就杀想抢就抢的快活,看样子想要适应外面的世界还需要一段时间啊。 “难不成我阎家几个虚王级炼丹师的眼力还不如你?”阎清冷哼一声。 何云香叹气道:“既如此,那就请阎清长老将那灵丹还给我吧,就当我之前没有那个提议。” 阎清冷笑不迭:“还想要那灵丹?早被老夫丢了。” 何云香眼圈儿一红:“你们阎家怎么可能这样?那可是很珍贵的灵丹,你们不识货就算了,干嘛丢了。”满是委屈和无奈,直叫人看了大起怜悯之心。 这女人是真傻还是假傻?阎清都有些看不明白了。难不成是一直躲在什么地方修炼,才出关不久?否则如此修为,又怎会这般不谙世事。 对了,定是如此!要不然一个虚王三层境的名讳自己怎么可能没听过?许是她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传承,一直在某个地方闭关修炼。 一念至此,阎清心头大震,仅有的一丝顾虑也荡然无存。 “罢了罢了,一枚灵丹而已,丢了就丢了吧,阎家既然这般不近人情,那妾身就告辞了。”何云香站起身来,擦了擦眼角,伤心落魄。 “我阎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阎清厉喝一声。 何云香慌道:“那你要怎样?” “诓骗我阎家,妄想窃取阎家机密,若叫你走脱,我阎家颜面何存?何夫人乖乖留下吧。” 何云香跌退几步,惊道:“你想扣留我?” 既已撕破脸皮,阎清也再无隐藏,沉声道:“何夫人,我若是你的话,定会束手就擒,夫人身娇体弱,似乎才刚刚晋升不久,若是与老夫动手,伤着哪里就不好了。”他有十足的自信拿下何云香,对比起来,他可是老牌的虚王三层境,岂是何云香能比。外面的种种部署,不过是以防万一。 何云香怒骂:“你卑鄙无耻,阎家怎么会有你这种人?我要求见阎老家主,请他为我主持公道。” 阎清冷笑:“家主是不会见你的。” 何云香张口,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杨开忽然起身。 他这一动,何云香当即闭口不言,阎清冷幽幽地撇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抬手朝杨开所在扫了一下,动作轻松写意,似乎在驱赶蚊虫。 很多书友问公众号的事,嗯,是这样的,前几天的发红包活动触犯了一些规定,所以被封了几天,小莫觉得很冤啊,我就是花钱买个热闹,居然还被封了,不过没关系,过几天就会解封的,到时候咱们再见。趁着这几天,大家吃好喝好,多补充点营养,免得到时候又说营养跟不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