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脑袋有问题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脑袋有问题

“杨兄,随我一道去沧海殿吧,有我阎家老祖照拂,日后必定大有作为。”阎罗热情相邀。 杨开淡淡微笑:“阎家主好意心领,不过我无意加入什么沧海殿,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正与沈翠玲低声说话的端木奇闻言目光一沉,他本没将杨开放在心上,这一趟随阎罗过来,也不过是因为与阎罗有些交情过来帮衬一二,至于阎家的人与这个青年有些龌龊间隙,他也懒得理会。 却不想这青年竟拒绝加入沧海殿,而且言语之中毫无敬重之意,顿时沉声道:“小子,我沧海殿在祖域之中也算得上是不错的势力,寻常武者想加入也不一定有门路,如今既然给了你机会,可定要好好珍惜才是,真要错过,日后许会后悔。” 杨开话不多说,只是缓缓摇头。 端木奇脸色沉的愈发厉害,轻哼一声:“不识抬举!”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土鳖,竟然也敢这般傲气,道源境气势一催,便要给杨开点压力。 杨开差点没笑出声来。 端木奇此人,不过道源一层境,也不知哪来的这份优越感,竟敢在他这个帝尊境面前嚣张跋扈。他若真将一身修为解封,岂不是要将这里的人给吓死? “端木奇你干什么?”另一股道源境的气势忽然荡开,与端木奇无声碰撞,消弭无形,那是个浑身肌肉坟起的大汉,模样粗狂中带着豪爽,修为与端木奇相等,所以并不惧他,“规矩你都不懂了?这是要抢人啊。” “不错,这位朋友已经说过不愿加入沧海殿,你怎还这般喋喋不休,要点脸面可好,莫叫人家小看了我们祖域中人。” “来来来,小伙子莫怕,不加入沧海殿是明智的选择,沧海殿能有什么好的,不如加入我们圣岳峰,未来前途光明,好处大大滴。” “来我九星殿吧,只要你资质足够,保你十年之内晋升道源境!” “嘻嘻,小哥要不要考虑一下阴阳宗,只要入了宗内,师姐师妹什么的你都可以带一个回家哦,而且你身后这位姑娘面若桃花,若我没有看错的话,正是人面桃花相,非常适合修炼我阴阳宗的不传之秘,不妨考虑一下如何。” …… 何云香呆若木鸡,傻傻地望着一群虚王之上热情地冲杨开发出邀请,或者是冲杨开和自己两人发出邀请。 这都是虚王之上? 你们的矜持呢?你们的气度呢? 何云香感觉自己就像是手捏着一笔巨款不小心闯进菜市场的土豪,引来无数人的热情招待。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这样子,一定有哪里不对。 这一会儿的功夫,在场的虚王之上们几乎都开口发出了邀请,粗略一数居然不下于十几家之多。 一个抽着旱烟的老者走上前来,没去招呼杨开,反而直接来到何云香身边,一本正经地往她手上塞了个东西,低声道:“入我长生阁,只要有贡献,这东西管够。”老家伙似乎是想走曲线救国的路线,只要搞定杨开身边的女人,还怕搞不定杨开么? 何云香低头瞧了瞧手心,一枚有些眼熟的灵丹立刻印入眼帘。 这不是源凝丹么?她最近一段时日服用过不少源凝丹,对之再熟悉不过,所以一看到便认了出来。不过……这枚源凝丹与杨开给自己的比较起来,似乎差了许多,丹香没那么浓郁,个头也不足,色泽有些暗淡,好似营养不良的样子。 心中立刻明白,杨开交给她的那些源凝丹,在同等级丹药当中只怕也是最好的,岂是手上这枚可比。 何云香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中对杨开愈发充满了信心,别的不提,单是从丹药这一块来看,眼前这些人的底蕴都比不上杨开! 小土坡上,沧海殿的端木奇与阎家两人脸色不悦,尤其是阎罗更是焦急无比,他本指望到了祖域依靠老祖来教训一下杨开,叫他知道得罪阎家的下场,却不想竟出此变故。 他似乎有些明白,自家老祖在忌惮什么,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冲杨开下手。 这要是叫杨开入了别家宗门,日后只怕很难有报仇的机会了啊,回眸朝老祖望去,阎人豪只是缓缓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阎罗恨恨地捏了下拳,胸前一股怒火简直无处发泄。 “各位好心,在下心领了。”杨开随手拱了拱,微笑道:“只是我二人暂时无意加入什么势力,实在抱歉。” 喧闹声戛然而止,一双双目光都看傻子一样看着杨开。 那阴阳宗的妖娆妇人低声道:“小哥,虽不知你与那姓阎的有什么恩怨,但你若不在这个时候寻个庇护,在祖域之中怕是寸步难行啊。” 旱烟老者也低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身为男儿,当能伸能缩,一时的隐忍算不得什么。” 杨开摇了摇头:“多谢诸位。” 何云香将手上那枚灵丹递给旱烟老者,既然不会加入对方的宗门,自然不能再拿别人的好处。 旱烟老者摆摆手:“相逢便是有缘,送于你了。”一枚源凝丹而已,他还不怎么放在心上,若是能让这男女二人回心转意,倒也一笔不错的投资。 他相信只要何云香服下那枚源凝丹,定会改变主意的。 “后会有期。”杨开说了一声,便与何云香朝外行去,何云香轻车熟路地祭出飞行秘宝,与杨开一并踏上去,眨眼不见踪影。留下一群人徒然叹息不已。 阎罗几乎要仰天大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明明可以随便选一个势力加入,平安离开此地,却非得走进一个死胡同中。 这不是摆明了要让自己得偿所愿么?如此良机又岂能轻易错过。 与阎家老祖对视一眼,哪还看不出彼此心中的想法? 阎人豪道:“端木师兄,此间事了,我等也回沧海殿吧。” “也好。”端木奇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然后随手抛出一个小舟来,那小舟迎风便长,很快化作可容五六人搭乘的大小。 沧海殿四人上了小舟,御风而起,直朝杨开离去的方向追去,没有丝毫遮掩。 “这小子……” “真是自寻死路。” “我看他脑袋怕是有点问题。” “非也非也,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家伙,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哪一个不是在自己的星域之中称王称霸,如今冒然叫他加入一个势力,居于人下,怕是有些不太乐意。能修炼至今,脑袋没问题,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恐怕要吃个大苦头,才能认清现实啊。” 这话不禁引起一阵共鸣,他们这些人,很多都是这么过来的,怎不知心态转变的重要?在星域中称王称霸不算什么,能在祖域之中屹立不倒才是真本事。 看样子,那小子怕是没机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只是可惜了那女子……”阴阳宗的妇人微微一叹,先前她也没有夸大其词,那何云香面相妩媚,确实很适合修炼她们阴阳宗的秘术,只是她都来不及许下什么好处,也来不及给何云香展现阴阳宗的强大和底蕴便不了了之,心中对那青年也颇有微词。 不过对一个将死之人,她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 四周景色迅速倒退,杨开与何云香两人,一边飞行一边领路祖域的风光。 此地的灵气确实比星域要好一些,但比起星界又要差上很多,属于两者中间的层次,而且杨开感觉此地的天地法则不如星界强大。 换言之,在这祖域,道源境怕是巅峰,想要诞生个帝尊境出来恐怕难比登天。 若没有之前的事,何云香定然也很乐意欣赏下这让人眼花缭乱的风景,可出了那档子事,她哪还有什么心情去欣赏?明显有一股气息一直坠在身后,如跗骨之蛆般摆脱不得。 不用想,那定是沧海殿和阎家的人了。 几次想问问杨开怎么打算,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心中劝慰自己,没什么好怕的,杨开既然这般自信,那肯定有对付那几人的手段。 “从星域之中闯荡过来的武者,无不是天资聪颖之辈,乃是万万中无一的存在,这些人的前途极为光明,所以祖域中那些人才会守在那里,极力邀请我们加入。”杨开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何云香讶然:“竟是这样?” “要不然你以为他们怎么会吃饱了撑的一直待在那里?有时间的话不如打坐修炼岂不更好。” 类似的遭遇,他也有过,初入星界时被卞雨晴看重。 只是祖域与星界有些不太一样,进入星界没有固定的出口,通过那星光大道之后,落脚的位置飘忽不定。可从刚才的事来看,进入祖域的出口却是固定的。 那似乎是一条通道,连通了祖域和星域之间的道路,这就给了那些人蹲守的机会。 杨开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反向打开通道,再次回到无极星域去。 这个发现让他振奋,因为若是他能找到与恒罗星域相连的通道的话,便可以返回自己的故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