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 图穷匕见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 图穷匕见

旁人或许听不出这话中的玄机,但作为苏颜在云霞宗的师傅又岂能不懂?苏颜从星域过来的时候带了一柄虚王级秘宝长剑,而那长剑名唤玄霜神剑,其中一招剑术便叫雪若青天。 有此一句话,便已坐实了杨开的身份,一口叫破这些,又岂是一般的关系。而且,阮碧婷也从苏颜口中听说过杨开的存在,毕竟是师徒,有过密切的交流,直到今日才算见到真人。 “小子跟我走!”阮碧婷确认了杨开的身份,一把朝他抓了过去。 她也是方才得到一个弟子的悄悄传讯,说是苏颜师姐的夫君从恒罗星域过来找她了,结果却被陈长老带去了偏殿等候喝茶,阮碧婷当即知道不妙,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却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心下也有些着恼,自己都已经提醒他放下那茶盏,甚至出手抢夺,这小子居然理都不理,反而当着自己的面将那茶水饮尽。 苏颜啊苏颜,你到底找的什么狗屁夫君,就这脑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就没大人教过他,在外面东西不能乱吃乱喝么。 芊芊玉手扣住杨开手腕,用力一拉,竟没拉动,反倒是自己一个踉跄。 阮碧婷美眸一缩,愈发震惊。自己可是道源两层境,就算没用全力,不至于拉不动对方吧? 杨开冲她微笑,本来他对这云霞宗已经半点好感也无,只等打探到苏颜的准确消息之后便要大开杀戒,可如今看来,在这个地方还是有那么一个人是真正关心着苏颜的。 足够了,不是么?人世间到底还不全是险恶,总有那么一点温情如漆黑之中的光亮,照耀四方。 轻轻拍了拍阮碧婷的手,示意她放开。 阮碧婷皱眉道:“你搞什么。”神念涌动,传音道:“此地不宜久留,还不走!” 杨开见她是真的在关心自己,心中也是一暖,自己与她可是素不相识,只不过是因为苏颜的关系才这般关切,显然她是真的对苏颜不错。 “阮长老你这是做什么?”那红脸陈长老冷笑地望着阮碧婷,丝毫没有弱者对强者该有的尊敬,虽说同为云霞宗长老,但对方不过是个闲居散人,在云霞宗内无权无势,若非当年老宗主交代,她也不可能在云霞宗内住这么长时间,还挂着一个长老的虚名。 阮碧婷与云霞宗之间的真正关系没几个人知道,只是有传闻说她当年对老宗主有些恩情,所以才会一直留在云霞宗,不过自从老宗主仙逝,现宗主执掌大权,阮碧婷就彻底沦为圈外之人了。 “没你的事!”阮碧婷瞪了那陈长老一眼。 陈长老笑吟吟地道:“此话不妥,我奉宗主之命招待这位小兄弟,阮长老如此做法,可是唐突了客人,还请速速退去吧。” 阮碧婷不理他,望着杨开道:“你走不走?” “事情没了结,如何能走!”杨开微微一笑,看向陈长老道:“陈长老似乎很开心啊,不知道在笑什么?” “自然是笑该笑之事。”陈长老一脸讥讽之意,“我云霞宗的云霞茶滋味如何?” “茶还不错,就是味道不纯。”杨开这才放下茶盏,摆弄了一下道:“里面放东西了吧?” “现在知道已经迟了!”陈长老脸色骤然一冷,再无之前的虚与委蛇,中了那毒,很快便会软弱无力,便是道源三层境也无法轻易化解,此时此刻杨开在他眼中已是砧板上的鱼肉。 “陈长老看样子对那东西很有信心啊。”杨开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挡了他的面容,平白生出一种阴森之感。 “你……早知道茶里有毒?”阮碧婷忽然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呼,同时心中大骂不止,这家伙脑子里面有坑吧。 “哧溜……” 剑拔弩张的氛围中,一声异响传来,三人扭头,只见流炎端着另外一个茶盏,一口将那茶水饮尽。 陈长老和阮碧婷都是一脸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杨开有病,这小丫头也病的不轻啊。 “都说茶里有毒了,还喝。”杨开揉了揉流炎的脑袋。 “尝尝。”流炎随口回了一句,“不好喝,还给你!” 潭口一张,一道茶水如利箭般迎面朝陈长老****过去,还在半空之中,茶水蓦然变得赤红,仿佛一条火蛇。 大殿内温度陡增。 陈长老脸色大变,本能地有一种危机感笼罩全身,想都不想便祭出秘宝守护在前,铿地一声,茶箭正中那盾牌模样的秘宝上,直让那秘宝光芒狂闪,一下子变得暗淡,竟是灵性已失,火红的茶箭余势不减,直接在那秘宝上溶出一个窟窿。 “啊!”陈长老惨叫一声,跌撞倒地,低头望去时,肩膀处竟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孔洞,鲜血潺潺流出,与此同时,一股极为恐怖的火系力量从那伤口处肆意流窜,所过之处,经脉血肉俱都焚毁。 眼珠子霍然瞪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们不是中毒了么?怎么还能施展力量,而且这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鬼,随口一道茶箭居然就有如此威能。 阮碧婷也呆了,傻傻地望着流炎,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的小丫头竟能随手……不,随口将陈长老重创!再看杨开,已经长身而起,脸色如常,哪有中毒的痕迹? “你……没事?”阮碧婷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杨开微微一笑:“区区垃圾,又能奈我何!” 垃……垃圾!那可是云霞宗最强的毒药了,到了他的口中居然是垃圾。他真是从恒罗星域过来的? 她却不知,杨开修炼了化龙诀,融合金圣龙本源之力后,自身已有龙族血脉。而龙族本身对各种负面能量的抵抗能力可是公认的强大,毒便是其中一种。 以杨开如今的身体,虽不能说万毒不侵,但能让他中招的毒,在祖域之中肯定是找不出来的,他放心喝茶,不是傻,也不是脑子里有贵恙,是有恃无恐! “长老,你这样子,我回头没法跟苏颜交代啊,她若是看到了,还以为我又在外面拈花惹草了。”杨开转头望着阮碧婷,挤了挤眼睛。 阮碧婷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扣着他的手腕没放开,不由嗔了他一眼,脸色有些红,连忙松开手。 今日之事,倒是她有些失态了。 刷刷刷刷…… 一道道身影突兀出现,却是早已埋伏在外等候的云霞宗诸多长老们听到陈长老的惨呼过来查看,一望之下,都是目瞪口呆。 杨开没事,反倒是陈长老受伤不轻的样子。 韩正元冷着脸道:“阮长老,你是否需要给我个解释?” 刚才阮碧婷冲进来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不过没来得及阻拦,如今看陈长老受伤,还以为是阮碧婷下的手。这个女人……自己忍她够久了,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她扫地出门! 阮碧婷道:“韩正元,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韩正元道:“到底是谁过分?你身为云霞宗长老居然偏帮外人,对得起云霞宗上下,又怎对得起老宗主的嘱咐!” “你们的事待会再说,我只想知道,我就是来找苏颜,为何要这般针对于我!”杨开冷目扫过四周,在韩正元的脸上停了下来。 这一切不可能是陈长老自作主张,显然是得到了韩正元的指示。 一个宗门之主,平白无故为自己树敌,这点气量实在让人笑话。 “因为苏颜根本不在云霞宗内,他先前所言,都是骗你的。”阮碧婷解释道。 杨开道:“她在哪?” “她被派出去镇守火云矿脉了,已有十多年没回宗,那是云霞宗下辖的一处矿脉,也是宗内的基业之一。” “镇守火云矿脉!”杨开眉头一扬,刚提起来的心又放了下来。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苏颜倒是没有什么危险,不过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冷哼一声:“为何?” 火云矿脉,其中定然火气充沛,非常适合修炼火系功法和秘术的人,若是有修炼这类功法的人接到这样的差事,定然是乐意至极的。 可苏颜修炼的是冰系功法啊!而且还是冰晶玉体,常年待在火气充沛的地方,别说修炼了,能保持修为不落便是侥幸。 杨开可不相信云霞宗不知道苏颜的属性,既然知道,居然还派她去镇守火云矿脉,显然是有意为之。 该死啊!十年光阴,虽然不长,但绝对不短!换句话说,苏颜白白浪费了十年时间!杨开心中大怒。 “为何?”阮碧婷冷笑,有一些心寒,“自然是想胁迫她就范,你可能不知道,人家的儿子对苏颜可是情有独钟呢。”顿了顿道:“而且……苏颜的成长太快,某些人怕她的修为会超过自己,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胡言乱语!”韩正元冷哼一声,“去镇守火云矿脉也是经由你师徒二人同意,怎地如今却来编排本宗主的不是。” 阮碧婷摇头,一脸失望道:“韩正元,你身为宗主,却没有容人之量,这一点,比起老宗主你可是大有不如。”若非是这样,她也不至于一直受到排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