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久旱逢甘霖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一十久旱逢甘霖

久旱逢甘霖,万木复苏,百花齐放。 洁白的衣裙穿了脱,脱了穿,似陷入一个无穷的反复之中。 再冰冷的性子也抵挡不住杨开的侵略如火,那熊熊烈火似能将冰晶玉体都彻底融化,瘫软在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只感觉浑身骨头都散了架,雪白的肌肤上,满是云雨激情留下的痕迹。 这一来便是一天一夜。 赤身相对,杨开头枕在苏颜饱满的胸脯上,养精蓄锐。 苏颜迷离的双眸逐渐恢复一丝神彩,拍拍他的脑袋:“够了么?” 她已经吃不消了,怀里这个男人似乎要将几十年的思恋全都灌入她体内,让她在云端之中不断翻腾上下,几十载古井无波的心境竟在这一天一夜之中支离破碎。 “……”杨开嘟哝了一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似是在梦中呓语。 苏颜微微一笑,芊芊玉手轻轻地在他背上轻拍,似在哄着做了噩梦的孩子睡觉,忽然道:“这些年,辛苦了。” 当年他走时,才不过虚王两层境,如今的境界自己却已看不出,但她却能感觉到,那绝对是比道源三层境还要强大的境界。 成长往往都要付出代价。 她虽没有跟在他身边风云同舟,但也知道这些年他必定受了不少苦,吃了不少难,心中隐隐发疼。他受伤时,又有谁能在身边照顾服侍他? “不辛苦。”杨开睡意全无,一手撑起脑袋,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容颜,一手覆盖在那饱满的圆润上,轻轻把玩着,面上涌出一丝自责:“我回来晚了。” 苏颜抚着杨开的脸颊:“傻瓜!” 杨开愕然:“我傻?” 苏颜抿嘴微笑:“你最傻!” “为什么这么说我。”杨开一脸冤枉。 苏颜笑而不语。 杨开佯怒:“好哇,竟敢编排为夫!”伸手去挠她的痒痒,惹的苏颜眉头紧簇,使劲憋笑,动作顿住,杨开歪头道:“我若是傻瓜,那你们都是瓜婆娘。”低头朝那一点殷红吻去,似在品尝世上最美味的佳肴。 苏颜身躯绷直,贝齿轻咬着红唇,两条修长的****无意识地纠缠着,伸手捧住杨开的脸颊,将他的脑袋抬了起来。 “怎么?力气大了么?” “来!”苏颜歪着头,不敢去正视杨开的眼睛,轻声道。 杨开眼中绽放出骇人的绿光,得此号令,哪还有半分犹豫,一声低吼附身贴上。 …… “让我穿衣服。”苏颜面上隐隐有一丝痛楚,望着杨开哀求道。 不行了,不能这样了,再不穿衣服的话,肯定要死在这里,而且自己也有些太过放纵,居然与他在这里缠绵了两天两夜,只怕师尊早已等急了,想想回头还要面对阮碧婷,苏颜的脸颊都有些红。 杨开咧嘴一笑:“急什么,事情还没完呢。” 苏颜伸手戳着他的额头:“听话。” 杨开不住地点头:“听着呢。” 苏颜道:“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 “可是咱们还没双修啊!” 两日的放纵,只是思念的宣泄而已,阴阳合欢功压根就没有施展过。 “回头好吗?”苏颜一脸恳求。 “不好。”杨开摇头。 苏颜板着脸道:“师姐生气了。” 杨开不免有些发憷,转了转眼珠子道:“那我要跟你说说这些年的经历呢,师姐不想听听么?” 苏颜黛眉微皱,面上一阵犹豫。她怎会不想听,一开始的时候就想打听了,但杨开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迟疑了一阵,道:“那……长话短说?” “好!”杨开伸手将她抱起,自己盘膝坐下,咧嘴笑道:“咱们一边双修一边说。” 苏颜无奈,轻轻点头,伸手捋了一下散乱的秀发,随意地在脑后挽了个发髻,缓缓坐在了杨开腿上。 几十载的经历,又岂是一个长话短说能够涵盖的? 药园旁,龙吟凤鸣之声响起,琴瑟和鸣,能量激荡。 时间一点点地在杨开的叙述中流逝,前往星界之后发生的事情太多,杨开捡了一些拿来说,避开了自己危险的经历,苏颜静静聆听,时不时地插嘴问上几句。 等到讲完之后,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师姐你呢?怎么会在祖域的?” 苏颜道:“机缘巧合。” 说来也是奇怪,恒罗星域原本是一个极度封闭的星域,连与星界的通道都是依靠阳炎留下的星帝令打通的,但在杨开走后不到五年的时候,星域某一片虚空忽然发生了一些异常,似有崩塌的迹象。 那地方距离幽暗星不算太远,得知消息之后苏颜便带人前去查探,结果没查出情况,稀里糊涂地就从那边到了祖域,随后就加入了云霞宗。 进入云霞宗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她为阮碧婷看重,收为弟子,悉心培养,结果因为不屈服韩千城的淫威被派来此地镇守火云矿脉,这一待就是十年时间。 听完之后,杨开冷哼一声,这时候倒有些懊恼把那韩千城杀的太痛快了,应该留他一命好好炮制才对。 …… “阮长老,云霞宗完了,我们该怎么办?” 火云矿中,一群负责在此地开采矿物的弟子望着阮碧婷问道。 宗门那边传来消息,宗内上至宗主,下至长老,几乎被杀的一个不剩,而出手之人,居然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这一切似乎都与苏颜师姐有关。 而在宗主等人死后,整个云霞宗也是一夜之间树倒猢狲散,弟子们仓皇出逃,就怕遭受牵连,如今的云霞宗,只怕已是一个空壳子了。 他们这些弟子被派来此地开采火云矿,得知消息有些晚,这个时候也没了主心骨,只能过来询问阮碧婷。 阮碧婷悠悠一叹,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么。 这毕竟是她庇护了百年的宗门,如今说毁就毁了,总是有点不舍,但仔细想想,这又能怪得了谁?但凡韩正元稍微有点容人之量,云霞宗也不至于闹到这步天地,若是能好好对待苏颜的话,今日自然可以获得巨大的回报。 那叫杨开的青年一身实力深不可测,阮碧婷甚至瞧不出他的修为深浅,但她却知道,只要杨开能够随便从手指缝中漏点什么出来,恐怕都足以让云霞宗受益无穷。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想必韩正元父子二人若是泉下有知,应该也会懊恼万分吧。 “各寻前路去吧。”阮碧婷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 “阮长老,如今云霞宗只有你能主持大局了。”那为首的弟子不愿离开宗门,明显想要劝说一番。 阮碧婷摇头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亦没有永恒的宗门和家族,潮起潮落,花开花败,顺其自然,你们去吧。” 尽管心中有些惋惜,但更多的却是感觉到了自由,她深深地吸一口气,似乎一直捆缚在身上的枷锁轰然破碎,心情莫名地轻快。 “可是……” 阮碧婷忽然神色一凝,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淡淡道:“那人出来了,你们若不想受牵连,就赶紧走,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大开杀戒。” 众多弟子闻言皆是脸色大变,哪还敢继续在原地停留,纷纷作鸟兽散,眨眼功夫跑的一个不剩。 须臾,杨开与苏颜联袂而来。 “师尊!”苏颜敛衽一礼,脸颊微微泛红。 阮碧婷并非不谙世事的少女,岂会猜不出这些日子两人在干些什么?不提苏颜那被雨露滋润之后的别样风情,便是随着两人一道过来的奇怪味道,就足以让阮碧婷洞悉真相。 十天啊!整整十天,这小子还真够折腾的。 “苏颜你……嗯?你的修为!”阮碧婷一句话没说完,忽然震惊至极地望着苏颜,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十天不见,苏颜的修为居然从道源一层境,晋升到了道源两层境,而且气息雄浑,根基稳固,丝毫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这怎么可能? 苏颜的资质天赋她不怀疑,否则当年也不会只花了五年时间就从虚王三层境晋升道源境,要知道她当年走出这一步可是花了十年。 但是……此地可是火云矿脉内啊,而且苏颜也被整整压制了十年功夫,按道理说来,修为应该不会有什么增长才对。 事实也确实如此,十天前见她的时候,苏颜的修为与十年前来此没有多大区别。 可是如今,竟已是道源两层境,与她不相上下! 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做的到! 阮碧婷震惊之后,立刻朝杨开望去。 苏颜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这与天赋资质无关,就像这一方世界不可能出现道源三层境以上的强者一样。 这一切,恐怕都是这个青年带来的。 他到底给苏颜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能出现这般神乎其技的效果。 苏颜的脸色愈发红润,她能晋升,自然是因为双修的缘故。阴阳合欢功本就是双修功法,两人多年未见,自身的底蕴一直在积累,此番双修之下,立刻便将这多年积累化作增强实力的资本。 更何况,杨开如今已是帝尊境,有他提携,苏颜想不晋升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