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 请安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 请安

穿衣之时又是一片旖旎。 望着那雪白娇躯上的一道道指痕,杨开心疼不已,愈发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怎么就会鬼使神差下了那么重的手?大手拂过,精纯的力量涌动,灌入苏颜体内,才让那一道道红印削减不少。 好不容易穿戴整齐,两人联袂飞往玉树峰。路上苏颜脸颊一直泛红,杨开频频侧目望她,总感觉似乎发现了师姐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竟有些得意之情在心中弥漫。 那一面……只为自己一人绽放! 到了玉树峰的屋舍前,便见老爹正在摆弄屋前的花花草草。 杨开问候一声,父子二人对视一眼,杨四爷悄悄地比划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爹你真是辛苦了!杨开感激不尽。 转过头,杨四爷喊道:“素竹,儿子来了。” “让他滚!” 杨开吸了吸鼻子,一脸幽怨地望着杨四爷。这就是你说的放心?爹我真是信错你了,把我的龙筋虎骨丹还给我! “娘!”苏颜娇声喊道。 “苏颜来了?”董素竹怔了一下,急忙道:“快进来说话。” 苏颜给杨开打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看得出来,玉树峰上只有爹娘两人居住,连个下人都没有,穿过大堂便进了厢房之中,董素竹正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头发,黑发如瀑,柔顺光滑。 苏颜见了,立刻走上前去,柔声道:“娘我帮你吧。” 董素竹微笑地将梳子递到她手上:“那就麻烦你了。” 苏颜道:“不麻烦,应该的。” 董素竹道:“还是女儿好啊,小苏颜你说你要是我女儿该多好,娘想要个女儿可都想疯了。” 苏颜抿嘴笑道:“我就是您的女儿,而且娘,您的女儿还不止我一个呢,其他姐妹虽说不在身边,但肯定都记挂着您。” “那是,小轻罗,小凝裳还有小雪月,隔三差五便托人给我捎个信,问候几声。”脸上的笑容骤然一收,透过面前的铜镜凝视杨开的背影,哼哼道:“可不像某些人,十月怀胎生下来,翅膀硬了扑腾飞走,心里哪还有我的这个娘啊。” 杨开期期艾艾道:“娘啊……” “吆……”董素竹一脸惊奇地表情,阴阳怪气道:“这是谁呀,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小子真是太不懂规矩了,我让你进来了么?苏颜给我把他打出去。” 苏颜低头道:“我打不过他。” 董素竹立刻瞪眼,一拍椅子:“小子舍得打你?反了他了!” “没有没有。”苏颜脸色腾地血红,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夜的疯狂,顿时身子都有些发软。 昨夜可不是被打了么,而且还打了很久,屁股到现在还有点火辣辣的疼。 董素竹道:“别怕他,修为高了不起?星主了不起?他要是欺负你了,跟我说,我揍他。” 正说着话,杨开走了过来,蹲在董素竹旁边,把脑袋凑了上去。 “作甚!”董素竹低头瞪他。 “娘要打人,儿子送过来,要不然娘你不是要多走几步路。”杨开嘿嘿笑着。 “把你脑袋拿开,没脸没皮的东西。”董素竹的态度一会冷一会热,冷着对杨开,热着对苏颜,搞的厢房内的温度也是时寒时暖。 杨开抓起董素竹的手,放在自己头顶。 董素竹冷着脸道:“别以为老娘舍不得打你。” “只要娘能消气,怎么打都没关系。” “这可是你说的啊!”董素竹咬着牙,扬起了巴掌,狠狠拍下。 杨开眼皮都不眨一下。 巴掌在他脑袋上停了下来,卷起一股风,董素竹瞪着他:“早晚被你给气死!” 怎么舍得打?自从十月怀胎生下来,这一生的寄托都在这小子身上了,蹭破皮都心疼的要死,又怎舍得亲自动手打她。 “你就仗着我疼你吧。”说着话,竟抹起了眼睛。 杨开起身搂住了她的肩膀,对着镜子中的妇人道:“娘,可不能哭,也不能气,气多哭多了怕要长皱纹。” “皱纹?”董素竹吓一跳,眼中的泪水硬生生被憋了回去,对着镜子审视:“哪有皱纹?在哪里,你看到了么?” “有皱纹也不怕。”杨开伸手一番,似早有准备一般,一个玉盒呈现在董素竹面前。 “这是什么?”董素竹接过玉盒问道。 杨开正色道:“找机会服用下去,保娘你青春永驻,永远二八年华。” 董素竹顿时眉开眼笑:“这么好?”连忙将玉盒收进自己的空间戒,言不由衷道:“回来就回来了,还带礼物做什么。” 杨开道:“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娘你喜欢就好。” “喜欢喜欢。”董素竹岂能不喜欢,一手拉住杨开的手,一手抚上他的脸颊:“这些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 “没呢。”杨开连忙摇头,“向来都是你儿子我耀武扬威,谁敢在我头上拉屎?”敢这么做的,统统都被宰了。 “说什么呢。”董素竹敲了下他的脑袋,知道杨开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不愿与自己多说那些事。 虽说他如今已经平安回归,但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却也伴随着凶险,这一去几十年,成长巨大,怎会没受苦头?只怕生死一线都不鲜见。 “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董素竹问道。 “走。”杨开点头。 董素竹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撒手道:“走吧走吧,现在就走,你这次要是再走,以后都不要回来了,让你娘死在这里好了。” 杨开无语道:“走是走,但是会带你们一起走啊。” 董素竹这才回过神,嗔怪地望着他:“臭小子话不说清楚点。”顿了顿道:“带我们去哪呢?” “星界。” “那是你这几十年待的地方?” “恩,我在那边创建了一个凌霄宫,宫内强者如云,娘你和爹到了那边只管安心修炼即可,不会有任何纷争和危险。” “你在那边也有宗门?”董素竹惊奇不已,虽不知道那星界是什么样一个地方,但肯定比幽暗星这边要厉害的多,只是几十年时间,杨开居然在那边就开宗立派了,这岂是一般人能有的手段? 心中顿生一股自豪感,这是我儿子! 董素竹对星界和凌霄宫很是好奇,拉着杨开的手说个不停。 屋外,杨四爷侧耳倾听,微微一笑,心想老夫昨夜可是将平生所学全部施展出来了,更解锁了十八种姿势,再辅以那龙筋虎骨丹,岂能没点效果? 这番牺牲,果然值得。 日落月升,这一聊便到了晚上。 大多数时间都是杨开在说,讲述着自己在星界中的各种见闻,董素竹与苏颜静静聆听,都心生向往,其实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身处何地都没有关系,毫无血缘关系的家人,正是被这么聚到一起的。 杨四爷进来几趟,忙着端茶倒水,很是不忿,迫于董素竹淫威又不敢发作。 “对了,娘要问你个事,你老老实实的回答。” 董素竹忽然脸色一正。 杨开道:“什么事娘你尽管问吧。” 董素竹瞧了苏颜一眼,苏颜会错了意,连忙道:“我先回去了。” 董素竹拉住她的手,道:“你别走,这事也与你有关,在一旁听听。” “是。”苏颜虽不知道董素竹要问什么,但闻言也只能安静坐着。 杨开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娘要问什么,搞的这么隆重。 “娘问你……”董素竹一脸严肃地望着杨开,“在外几十年,有没有招蜂引蝶,拈花惹草!” 苏颜神色一正,抬眼朝他望去。 杨开一头冷汗刷刷地往下流。 “好哇!”董素竹见状,哪还不知道答案,顿时怒不可揭,伸手戳着杨开的额头道:“你还真干的出来!” 杨开低着头,一言不发。 董素竹道:“你有苏颜,有凝裳,有轻罗雪月,你还不满足么?你们男人怎么这样,你给我说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杨开嗫嚅道:“意外,意外。” “意外?”董素竹冷笑一声,“天下美人何其多,难不成你还想每个都来一次意外?”伸手一指站在旁边的杨四爷道:“你怎么不能学学你爹?你看他可曾拈花惹草。” 杨四爷嘀咕道:“三妻四妾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说什么?”董素竹一瞪眼。 杨四爷瞪着杨开道:“小子你这次太过分了。” 董素竹这才脸色稍缓,沉声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意外,这次回星界给我把那些女人都赶走,你有苏颜她们四个就够了,我也只承认她们四个。” “娘。”苏颜挽住董素竹的胳膊,微笑道:“师弟他并非薄情寡义之人,也不是喜欢招蜂引蝶之辈,定是与那些姑娘发生了许多事才会走到这一步的。而且,他孤身在外这么多年,身边理当有个枕边人照应,我与凝裳她们还要感谢那些姐妹呢,你也别为难师弟了。” 董素竹道:“你啊,有容人之量是好事,但并非事事都可以容忍的,尤其是在这种事上,定要与他说个黑白分明。” 苏颜微微一笑:“师弟知道分寸的,他也不是小孩子了,真的没关系。” 董素竹望着她,喟然一叹:“我杨家愧对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