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 星星之火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 星星之火

“彭兄,要不我们还是逃吧。”血池附近,那几十个心存死志的武者其中一人忽然开口道。 他又不想这么白白死掉了,劝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彭世宗闻言苦笑,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扭头朝一旁望去,只见那边殷红光芒翻涌,悬浮在半空中的血海幡鼓荡不休,让那血光滚滚,似有什么东西欲从中破出。 “来不及了。”彭世宗缓缓摇头。 那青年,这么快就被斩杀了么?失笑一声,自己未免也太过天真,竟对他报有期望。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阵无语,先前见杨开口气比天大,还以为他有多么了不起的本事,谁知入了血海幡,不到十息就被干掉,这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没人有心情发笑,只因接下来要死的就是他们了。 下一刻,一双双眼睛怔住,眸子徐徐瞪圆,不可思议地望着前方。 血海幡中悠地跳出一人,却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黄泉宗老妪或者那个老者,竟是那个愣头愣脑的青年。 青年似只是去散了个步,脸不红心不跳,从血海幡中脱困之后,把手一招,就将那用无数人命堆积起来的秘宝收了起来,转头瞧了瞧,皱眉道:“其他人呢?” 无人应答,所有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僵硬在原地,脑海中一片混乱,无法回神。 “问你们话呢。”杨开皱了皱眉,这群家伙搞什么东西,面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不是应该纳头便拜,口呼“必有报答,结草衔环”之类的么,怎么一个个都跟傻子一样,莫不是脑子坏掉了? “逃……逃了。”彭世宗吞了吞口水,有些不自然地回道。 杨开神念扫过,发现百丈外确实有不少人正在四散而逃,只不过修为被封印,跑的并不快。 “逃便逃了吧。”杨开手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扫出,如微风一般拂过彭世宗等人的身躯。 彭世宗等人的眼珠子瞪的更大,因为在杨开这一拂之下,他们体内的禁制竟全都解开了,久违的力量在经脉之中欢愉流淌,竟让人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 “大人,那两个……”彭世宗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虽然心中有所猜测,却不敢肯定。 “祸首已诛,也算是给此城死去的生灵一个交代了,只可惜我来的太晚。”杨开喟然一叹,“你们也逃命去吧,别再被抓了。” 这一次是运气好,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身形一晃,朝城外驰去,眨眼不见踪影。 彭世宗傻了眼,尽管猜到了结局,但从杨开口中证实,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那两个黄泉宗的强者可是两位虚王境啊,更有万魂幡和血海幡在手,那青年亦深入到了血海幡之内,竟只花了不到十息功夫就将他们杀了? 这是何人惊人的手段,何等强大的力量。不敢相信,却不能不信,毕竟那血海幡都被人家给收了,若是黄泉宗老妪还活着,怎么可能容忍此事发生? 那青年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修为,怎么会做到这种事? 彭世宗懊恼地一拍脑袋,刚才只顾着震惊,竟是忘记问一下别人的名讳,这下连救命恩人的大名都不知道,简直失礼。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一个介子般的影子,眨眨眼,那影子变成了拳头大小,又一下,变成了婴儿大小,回过神时,恩人已在眼前。 彭世宗怔怔地望着杨开:“大人你……” “哎,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杨开伸手朝彭世宗一摄,彭世宗便不由自主地朝他飘了过去,直接悬浮在他面前。 “大人!”彭世宗有些慌乱,不知杨开意欲何为,但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恶意,倒也不是那么担心。 “张嘴!”杨开低喝。 彭世宗老老实实张嘴。 杨开曲指一弹,一枚灵丹飞进他口中,滚入腹内。 束缚他的力道悠然消失,彭世宗直朝下方落去,站定之后,眼珠子忽然一瞪,迫不及待地盘膝坐了下来。其他武者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观望了片刻之后,皆都震惊起来。 只因彭世宗体内此刻竟跌宕出极为强大的气息,整个人更像是一只困兽一样,那气息在他体内冲撞不休,似要挣脱什么枷锁束缚。 天地之间,有一些奇妙的震动传来,片刻后,空中更有乌云汇聚,道道雷霆在乌云之中游走穿梭。 这是……要突破了? 彭世宗本就是返虚三层境,这要是突破,岂不是虚王境? 在场许多人都与彭世宗相熟,他什么情况众人自然知道。彭世宗虽然有些修炼上的天赋,但想要晋升虚王境还差了一点,而这一点,最起码也是几十年上百年的苦修。 如今竟毫无征兆地便要坐地突破,这显然都是那青年的手笔,那一枚灵丹的功劳! 一瞬间,众人望着彭世宗的眼神满是羡慕,这可是个不得了的机缘,而杨开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也愈发深不可测起来,本来他轻松斩杀两个虚王境,就足以让人震撼,如今一出手又是这么大一个手笔,此人到底什么来头? 轰隆隆…… 短短几息功夫,天空之中的乌云愈发厚重,仿佛一团漆黑的棉絮盖在天空中。 杨开抬头仰望,面露不满之色,太慢了,他急着去帝辰星,虽说愿意随手帮彭世宗一把,尽点人事,但也不愿在这种事情上多浪费时间。 瞧这架势,这天地洗礼只怕没半日功夫下不来。 心中一动,杨开闪身来到彭世宗身边,一催自身帝元,将自身修为解封少许。 轰隆隆…… 那天空中翻滚的乌云果然愈发躁动,雷霆似乎也变得更狂暴了许多。 杨开嘿了一声,本只是灵机一动,没想到还真有效果。他的存在对这个星域来说是个负担,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压制修为,免得遭遇天地法则排斥,如今主动解封,果然引来天地敌意,与彭世宗晋升大境界的天地洗礼一道,加快了天地能量的汇聚。 默默估算着,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杨开很快又重新封印了修为。 天威已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而彭世宗便成了最好的靶子。 前后不过十几息功夫,这天地威能便已成型。 彭世宗虽在打坐炼化药效,但对外面也不是一无所知,此刻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只觉得自己这次怕是必死无疑,毕竟突破大境界需得花费长时间的准备才行,今日事起突然,他哪有功夫准备什么?连护身秘宝都没佩戴一个。 这位大人搞什么东西啊,送自己灵丹,助自己突破,却将自己往死路上引,这人生的大起大落简直不要太刺激。 咔嚓…… 一道婴儿胳膊粗细的闪电从空劈落,直朝彭世宗轰来。 吾命休矣!彭世宗心如死灰,此刻那庞大的药效在体内冲撞,他连逃跑都做不到,只能坐在地上承受那致命一击。 雷霆轰在身上,彭世宗身躯一震,只感觉全身都麻痹了,紧接着疼痛之感传来,他却不惊反喜,没死?这天地能量的洗礼之力,比自己预想中的要弱一些啊,若是如此的话……未必就撑不过去。 撑过去,就是虚王境,就是海阔天空,在这战乱不休的世道中,不说肆意纵横,但多少也有一份自保之力,不至于向这一次一样被人随意擒拿。 “胡思乱想什么?谨守心神,感悟天地之力,凝练自身域场!”晨钟暮鼓般的声音忽然在彭世宗耳边响起,让他心神一振,连忙守住识海清明。 又是一道雷霆落下。 彭世宗这才感觉到,当那天地能量洗礼来临之时,站在他旁边的青年猛地挥了下手,竟能牵引着那从天而落的能量分流出去。 一大半激射向天际,还有一小半才是落在自己身上的。 他竟能干扰天地之威?彭世宗简直不敢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了。 那四周观望的武者也早都目瞪口呆,此等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已经是超乎了这一方世界的力量。 天地之威不断落下,杨开不停挥手,引导分流。有他护法,这彭世宗想死都难。 一个时辰后,彭世宗长身而起,看起来虽然有些狼狈,衣衫褴褛,神色疲惫,但那双眸之中却绽放着往日不曾有的光彩,一揖到地:“彭世宗多谢大人出手助我晋升虚王境,此番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行了行了。”杨开抬手,“要你回报的话我也不必做这么多。” 单是那一枚灵丹的价值,就不是区区一个彭世宗能补偿的。 他之所以出手相助,只不过是不想自己救了他们之后,他们还要落入大荒星域武者的手中,多一个虚王境,总能多点反抗的力量。 翠微星是恒罗星域的修炼之星,怎能容忍外来者在此地作威作福?早晚都要将这群人全部赶走,留下一点火焰,或许能够将整个星辰都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