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三十四章 白衣教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三十四章 白衣教

被杨开打断,彭世宗也不敢不满,愈发恭敬道:“敢问大人,可是白衣教的人?” “那是什么?没听过。” 彭世宗道:“是我翠微星最强大的一股反抗大荒星域的力量,我还以为大人是白衣教的人。”想想也是,白衣教在最近十几年虽然名声鹊起,但似乎并没有太厉害的强者,白衣教之主也不过虚王两层境而已,能有如此神通之人,自然不可能居于人下。 “好了,我也只能帮你们到这,接下来,你们便自求多福吧。”杨开伸手拍拍彭世宗的肩膀,“另外问一下,血狱在哪个方向?” 彭世宗连忙给他指了个位置,有心问一下杨开去血狱干什么,杨开却已纵身而起,朝远方驰去。 “敢问大人高姓大名!”彭世宗高呼。 遥遥地传来两个字。 彭世宗听的清楚,微微皱眉,总感觉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仿佛在哪里听到过一样,却又想不起来。 “杨开!”一人忽然惊呼。 彭世宗扭头朝那人望去,一脸征询。 “彭兄,你可别说你忘记这个名字了。”那人一脸复杂地望着彭世宗,“几十年前,星主骆海大人之死……” 彭世宗恍然大悟:“竟然是他?” 总算想起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讳。当年星主骆海身亡,星域固然震动,但受到影响最大的还是翠微星的武者,星主死了,星辰本源虽然回归,但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些损伤,导致整个翠微星的天地灵气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让翠微星上亿万武者对杨开此人深恶痛绝。 怎么也没想到,今日救下自己的,居然是当年杀了骆海的人。 “如果是他的话……这倒是说的通了。”彭世宗暗暗想道,早在几十年前,他就能杀掉一个星主,如今再展现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也不足为奇。 “不是听说这位大人早在几十年前就离开星域,前往更高级的世界了么?难不成传闻有假?” “许是回来了也说不定。” “当年星域之中有星空大帝,纵横寰宇无人能敌,我看这位杨大人就算不如那位星空大帝,只怕也相距不远了。” “若能再有一位星空大帝,当是我星域亿万武者之福。” 虽说当年杨开杀了骆海让翠微星的武者对他印象不好,但毕竟那种事距离他们太遥远,也没人会想着给骆海报仇什么的,今日得了人家救命之恩,岂能不感激涕零。 众人又说了一阵,这才打住话题,纷纷走上前来恭贺彭世宗晋升之喜。 彭世宗勉强挤出笑容,若是以前,晋升虚王境绝对是天大的喜事,可是如今这满城被屠,自己的好友亲人几乎死的一个不剩,这晋升的喜悦也被冲淡了许多。 “彭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有人问道。 彭世宗的修为本来就在他们中间最高,如今更是唯一的虚王境,他们想要多活一阵的话,唯有与彭世宗抱团取暖,唯他马首是瞻。 彭世宗沉吟,片刻后抬头道:“彭某想去投靠白衣教。” 翠微星上,反抗大荒星域欺压的势力不少,但最大的一股便是白衣教,而且崛起时间短,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彭世宗相信自己一个虚王境前去投靠,白衣教定会欢迎的。 今日心情大起大落,让他感悟良多,得贵人相助,不但死里逃生,更晋升虚王,自该将此身投入解救翠微星的征战之中,便是战死沙场,亦无怨无悔。 这个提议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很快便全票通过。 彭世宗道:“把其他人找回来,若愿意随我一起,便一同前去投靠,若不愿也不强求。”众人当下出发,去寻找之前逃走的那些人。 …… 处处狼烟,遍地焦土。 杨开的脸色阴沉至极。 本以为在遇到彭世宗的那个城池看到的事只是个例,却不想在这翠微星上竟是常态。 沿路所过,遇到的城池大多都已破败不堪,了无人烟,城池之中,还残留着血池和祭坛的痕迹,显然都是出自黄泉宗武者之手。 而城中居民不用想都已遭遇毒手,被黄泉宗武者拿来炼制那血海幡和万魂幡了。 黄泉宗行事之恶毒,简直令人发指。此时的翠微星上,十城九空,处处死气弥漫。 沿路也顺手救了一些人,杀了一些黄泉宗和其他大荒星域的武者,但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又是一座城池之中,杨开屠尽入侵之敌,终于忍无可忍,留下最后一人的性命,扼住他的颈脖,狞声道:“你们黄泉宗最厉害的人,如今在哪?” 那人早已被杨开的惊天手段吓破了胆,闻言惶恐道:“六长老如今在阳和城坐镇。” “带我过去!”杨开命令道。 “是是是!”那人不迭地应着,连忙给杨开指了个方向,下一刻,四周景色便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朝后退去,吓得此人不禁闭上了双眼。 虽然没时间留在这里还翠微星一个朗朗乾坤,但直捣黄龙,诛敌除首还是可以做到的。 阳和城,翠微星上顶尖大城之一,占地广袤,往日也是繁华至极,过往武者络绎不绝,但在黄泉宗的人侵入此地之后便被占据,此刻这阳和城便成了黄泉宗在翠微星上的大本营。 城中最起码关押了几十万人,皆是黄泉宗武者准备炼制血海幡和万魂幡的材料,而这十几年来,被杀掉的人更是难以计数。 如此重要之地,自然也是黄泉宗防范最严密的地方,他们对翠微星虽然有压倒性的力量,但也无法彻底奴役整个星辰的武者,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这么干,只是将这星辰上的人当成炼制秘宝的材料而已。 今日的阳和城热闹非凡。 杨开在那人的指引下来到此地的时候,准备大展神威之时,赫然发现此地居然正在发生激烈的战斗。 一团团光芒绽放,一道道身影陨落,空中,地上,无数人纠缠在一起,打的不可开交。 “白衣教!”被杨开提在手上的那人失声道。 “他们就是白衣教的人?”杨开目光在前方扫了一圈,顿时来了兴致。 昨日才从彭世宗那里听说过白衣教的存在,没想到今日就有机会见识一下。彭世宗说,这白衣教是翠微星上最强大的一股反抗大荒星域的力量,如今看来果然不虚,有胆子打到阳和城来,没点实力可不行。 “对,他们就是白衣教的。”那人回了一句,忽然回过神来,大叫道:“大人,我已经带你来阳和城了,饶命……” 声音戛然而止,杨开将他尸身抛下,撇了撇嘴。 放眼朝前方望去,战局还算比较明朗,白衣教的人虽然不少,胆子也大,但看样子并非黄泉宗的对手,只因高手数量太少,各处战圈之中,白衣教的人胜少负多,只怕用不了半日功夫就得狼狈而逃了。 不过前提是得逃得掉才行。 此时此刻,众人都在城内鏖战,而杨开敏锐地感觉这整个阳和城的大阵正在缓缓合拢,他虽然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大抵也猜出白衣教这边应该是中了圈套,被人家请君入瓮了,若再来个关门打狗,只怕命运堪忧。 白衣教的人岂能没发现这个问题,许多人都想突围,却被敌人死死纠缠,那一面面万魂幡和血海幡施展出来,滔天血气和魑魅魍魉在城中呼啸游窜,让整个阳和城变得宛若鬼蜮。 来的正是时候! 杨开信步朝前走去,同时伸手一挥,几道人影悠然出现,这种时候,还是人多力量大,他一个人冲进去固然也没多大问题,但多几个帮手也能多救点人。 还没来得及说话,流炎便冲上来踢了他一脚。 “干嘛!”杨开瞪她。 流炎噘着嘴,眼圈儿微红,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似乎在责怪杨开这么多天都不搭理她。杨开到嘴边的训斥咽了下去,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肩头上:“这下好了吧?” 流炎骑坐在杨开脖子上,双手环住他的脑袋,笑逐颜开。 厉蛟抱拳道:“杨兄。” 何云香也道:“大人。” 法身,吕三娘,阮碧婷虽然没说话,却都好奇地望着他。 “各自修为都压制好了吧?现在与人动手可有问题?”杨开问道。 “没问题。”厉蛟颔首,自从被杨开收进小玄界,这还是他头一次被放出来,自然是想好好表现一下。 何云香瞧了一眼阳和城,道:“大人是要插手那边的争斗么?” “不错!”杨开指着前方道:“看到那些一身鬼气森森,拿着大幡秘宝的家伙们没?等会进去了给我把他们杀光。” “是!”何云香点头。 阮碧婷欲言又止,杨开道:“苏颜在别的地方。”这一次出来倒是忘记将她留下陪着苏颜了,不过左右都带出来了,当个打手也是不错。 说话间,一群人已经来到了阳和城前。 此时这城池大阵正欲合拢,无数白衣教武者睚眦欲裂,虽有心突破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忽然瞧见一群不速之客,皆都好奇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