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 被连累死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 被连累死了

“前面就是万兽山庄了。”碧落与流炎并肩站在一处高山上,指着下方灯火通明之地。 那里本是狂狮领的领主府,不过自从十几年前万兽山庄入侵之后,十大领主之一的狂狮领主第一个倒戈相向,投诚万兽山庄,此地便被万兽山庄当成了在帝辰星立足的大本营。 这里距离赤月领不算太远,以碧落的修为也只不过飞了一个时辰便来到此地。 冷风一吹,碧落后悔万分。 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带她过来了呢,这里可不是什么太平之地,万一要是被万兽山庄的人给发现,岂能有什么活路,不过她实在是受不了身边这小丫头在自己面前模仿女王大人的各种姿势,恼羞成怒之下就将她带到了此处。 流炎站在她身边,一双眸子紧盯着下方最大的一栋建筑,神念只是一扫,便将情况探知清楚。 “看够了吧?”碧落低头问道,“看够了就跟我回去,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在两位大人那边也不好交代。” 摇头失笑,这小丫头鬼灵精怪,也不知道要来万兽山庄看什么东西。 转身飞走,很快面色大变,回头望去,流炎居然没有跟上来,小小的身子反而跃下高峰,直朝万兽山庄那边飞去。 “你干什么!”碧落惊骇低呼,转身就朝她追了过去。 竟是追之不着,此地已算是敌腹区,她也不敢动用太多力量,免得被人察觉,而那小丫头看起来明明飞的不是很快,却偏偏让她一直在后面吃灰。 “赶紧回来,你找死啊。”碧落咬牙低骂道,流炎置之不理。 这将自己视若无物般的态度让碧落有些火大,不由自主地多催动了一些圣元,速度陡然加快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迅速拉近。 少顷,她一把抓住了流炎的胳膊,将她拽停下来,恶狠狠地教训道:“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听话,是不是要打屁股才行!” 流炎抬头,静静地瞧着她。 “还瞪我?走了!” 流炎缓缓摇头:“迟了。” 碧落的脸色也忽然发白,只因一道道强大的神念潮水一般从那灯火阑珊处涌出,将她覆盖。心中暗道糟糕,刚才为了追这小丫头定是不小心暴露了气息,这下怕是要她给害死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流炎撇了撇嘴。 她本想直接过去偷袭一下,将那万兽山庄给一锅端了,可如今已经打草惊蛇,怕是多费一些手脚,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你说谁!”碧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敢训我?知不知道我是被你给连累了? “哈哈哈,有客来访,不如入内一叙?”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传来,声音滚滚如雷霆,气息深幽,碧落听在耳中竟是忍不住心神一震,身形更是微微踉跄了一下,说话之人修为绝对要比她高很多,极有可能是那万兽山庄的庄主。 她没注意到,流炎对这个声音根本不为所动,仿佛清风拂面,安然若素。 咬牙挣扎了片刻,碧落气苦道:“这下真被你害死了。” 十几道强大的神念锁定在她身上,隐而不发,她知道自己但凡露出一点逃跑的迹象,下一瞬就会遭到重创,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得赶紧想个法子出来才好,否则今日只怕无法生离此地。 脑海中急速转动起来,同时深吸一口气,敛去自己脸上和心中的畏惧,微微一笑,努力心平气和道:“那妾身就打扰了。” 伸手拉住流炎的小手,迈步朝声音来源之地行去,悄悄传音道:“进了里面,你什么都别说,一切看我眼色行事。”顿了一下道:“若真的打起来,你自己找机会逃命。”摇了摇头,黯然道:“你还是自裁吧。” 虽说叫这样一个小丫头自裁太过残忍,但若是真的落到万兽山庄那些人手中,只怕最后的结局比死还要难以接受,还不如一死了之。 流炎不声不响,任由她拉着前进。 万兽山庄中,诸多弟子早被惊动,见到碧落与流炎联袂而来,皆都一脸讥笑地望着她们,目光极为放肆地在碧落姣好的身躯上流连,更有胆大的还吹起了口哨。 流炎自然也没少被关注,这般精致的小丫头,总能引起某些特殊癖好人的觊觎。 碧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闲庭信步,闯龙潭虎穴如入自家后花园,她现在也只能这般故弄玄虚来增加自己的筹码,提升活命的几率,但凡露出一点点心怯,恐怕都没什么好下场。 短短几十丈的路,碧落却仿佛走了一年之久,若非有意压制,只怕浑身衣衫都要被汗水打湿。 忽觉掌心被谁掐了一下,低头望去,见流炎冲自己眨了眨眼睛,耳边传来她清脆稚嫩的声音:“别怕。” 碧落哑然失笑,愈发觉得这孩子古怪的很,相比较她的镇定来说,自己简直就是个纸老虎。不过心情似乎也被她感染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大殿前,十几个万兽山庄的弟子拦住去路。 这些万兽山庄的弟子身边皆有妖兽相伴,狼熊虎豹,种类繁多,不一而足,皆是他们驭使的兽宠,而他们本人的脸上更有许多奇异的纹路,充满了浓浓的异域风情。 碧落知道那些纹路是兽纹,万兽山庄的弟子以驭兽为本,每成功驭使一只妖兽,身上的兽纹便会多出一道,兽纹是他们最明显的特征,也是联系自身与妖兽的枢纽。 兽纹越多者,实力越是强大,能驭使的妖兽也越多。 十几个返虚境武者排成人墙,没有让路的意思,只是挑衅地望着碧落,那十几只妖兽更是低声嘶吼,似感受到主人的意图,摆出捕食的架势。 碧落停步,笑吟吟地在这十几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脸色一冷,娇喝道:“滚开!” 素手挥去,狂风拂面,那挡路的十几人竟是被吹的东倒西歪,众多妖兽也退避两旁!十几人面露愕然之色,万没想到这女子深夜独闯万兽山庄,居然还敢这般放肆,一时间竟被镇住。总算想起,这女人好歹也是虚王境,可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够抗衡的。 碧落长驱直入,再无人敢拦截,竟宛若无人之境,姣妙女子,此刻却是雄姿赫赫。 入了大殿,耳畔便竟传来一阵丝竹之乐,内里一片灯火通明,宽敞的殿堂上,一群妙龄女子载歌载舞,身穿薄纱,美妙之处若隐若现,惹人遐想连篇。 一个个或男或女,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武者列座两旁,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小桌案,桌案上摆满了美味珍馐和琼浆玉液,那一个个身影皆都散发出虚王境的气息。 万兽山庄今夜,似乎是在举行一场盛宴! 碧落为之愕然,一颗心直往下沉去。这下可是真的完了,万兽山庄的强者们齐聚此地,自己若不想个好的说辞,肯定离不开这里。 一双双目光朝她投来,碧落顿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心口仿佛压了一座大山般,连忙催动圣元抵挡,这才好受一些。 她目不斜视,只望着最前方,居首之位的一个壮汉,那壮汉熊腰虎背,壮若铁塔,身穿一件兽皮上衣,并没扣紧,袒胸露乳,豪放至极。 他斜躺在一张不知名的兽皮上,怀里温香满玉,一手撑着脑袋,一手随着丝竹之音轻轻在自己大腿上敲打节拍,碧落走进时他不曾睁眼,待到碧落在下方站定时也恍若未觉。他就仿佛一只沉睡的雄狮,浑身上下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 碧落自然认得他,万兽山庄庄主,黄图道,亦是祸患帝辰的罪魁祸首,扇轻罗与他交手几次都不分上下,这是一个虚王三层境的强者! 舞女们依旧翩跹起舞,丝竹之音不断,今夜盛宴,并没有因为碧落的到来而中断,只有四周列席的万兽山庄强者们依然用玩味的目光审视碧落。 至于流炎……没人在意,只是许多人好奇碧落怎么会带个小丫头过来。 大殿上,碧落抿着红唇一言不发。 黄图道忽然睁眼,如睡狮苏醒,眼中似有锐利的光芒闪过,威严喝道:“那台下舞女,为何不跳?找死不成?” 此言一出,四周众人哄堂大笑,齐齐起哄:“来跳一个,跳的好了重重有赏。”“快跳快跳,莫要担心,跳的不好也不会有什么惩罚,咱们庄主最是怜香惜玉之人。”“人家怕是没吃饱饭没力气跳,来来来,这块好肉赏给你了!”一块色香味俱全的兽肉忽然丢在碧落脚下。 碧落不以为意,只是微微一笑,欠身道:“赤月领使者,见过黄庄主。” 黄图道挑眉:“赤月领使者?”装模作样仔细一瞧,仿佛才看清碧落容颜一样:“你是那个扇轻罗身边的婢女。” “碧落。” “原来是你!”黄图道咧嘴一笑,模样狰狞,忽然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闯进我万兽山庄,难不成是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