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 满足你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 满足你

遗弃巢穴,恒罗星域最为臭名昭著的两大凶地之一,地险,人恶,与之齐名的唯有同样鼎鼎大名的星河之脊。 这两处地方,几乎汇聚了整个星域九成以上的星盗团伙,被放逐遗弃的武者,在这里生存的人无不是恶贯满盈,凶残暴戾之辈。 千百年来,星域三大势力与之摩擦不断,亦曾联手想要剿灭它们,但无论是遗弃巢穴还是星河之脊,皆都是易守难攻之地,而且有天然大阵守护,绝非轻易可以攻下,屡次进犯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损失不小,就此不了了之。 遗弃巢穴并非真的什么巢穴,而是一片极为混乱的地域,紊乱的力场,狂暴的陨石海和星空风暴,是它最天然的屏障,若不是熟知出入之法,一旦迷失在其中,便是虚王三层境都有陨落的危险。 在这一片混乱的地域中心,有许多残破的巨大陨石横亘,这些陨石每一个都难以衡量其大小,而遗弃巢穴的诸多星盗团便将根须扎在这些陨石之上,无数年来繁衍生息,不断壮大。 那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星盗团,便是组成遗弃巢穴的根本。 在这些星盗团中,最强最大的那一个,被唤做血戾星盗团,其魁首江雪松赫然有着虚王三层境的傲人修为。这般实力,放眼整个星域亦是巅峰般的存在,世间鲜有敌手,他为若恶,自然是恶中之王。 江雪松修行一千五百载,传闻他的出身与星域三大势力的剑盟还有些牵连,年少之时,他亦是剑盟的少年天才,为剑盟高层寄予厚望,诸多培养。 却不知发生了何等变故,结果弑师杀兄,判出剑盟,逃进遗弃巢穴之中,几百年后,此地便多了一个血戾的星盗团。 江雪松头发花白,已入迟暮之年,对一个虚王三层境强者来说,这是很不常见的。虽已年高,但身形却是笔直如剑,似乎当年年少时在剑盟时所受的教育依然在影响着他,端坐在那里,整个人就如一柄未曾出鞘的利剑,锋芒尽敛。 桌案对面处,一个耄耋老者端茶轻抿,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令人极为不舒服的血气,虽同样年事已高,但若仔细观察却可发现此人身上血光翻涌,血气之旺盛比起壮年男子还要强大,而那血气更不是普通的血气,反而有一股阴森之意,端的诡异非常。 “魁首可曾打探到什么?”老者放下茶杯,轻轻地问了一句。 在这遗弃巢穴之中,江雪松便是主宰,从未有人能与他平等对话,更不要说这般询问了,虽是询问,却有一种淡淡的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自傲。 老者的修为亦有虚王三层境,比起江雪松丝毫不弱,身上穿戴的衣服标记更是表明他的出身。 大荒星域,黄泉宗! 老者赫然便是会黄泉宗的一位副宗主,江雪松至今不知他叫什么,只知道他自称鹰老。 剑主杀伐,剑心决然,宁折不弯,更罔论江雪松这样的绝世大剑豪,若是旁人敢这样对他稍露不敬,他一剑便斩了过去,叫他尝尝自己的厉害,但对这鹰老,他却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他虽不爽鹰老无形之中那居高临下的态度,却也不想与黄泉宗为敌,这十几年来,他也见识到黄泉宗的强大,真要是拼斗起来,这遗弃巢穴也抵挡不住黄泉宗的攻伐。 闻言沉声道:“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贵星域的人灭亡太快,完全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传递出来。” 鹰老道:“总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吧?” 最近这几个月,大荒星域这边死伤惨重,十几年入侵的成果被毁了一半都不止,一颗颗星辰失去了联系,帝辰,幽暗星,水月星,翠微星…… 其他势力的武者死活他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黄泉宗弟子们的情况。 最让他感到惊悚的是,他竟与那通玄大陆失去了联系。 要知道那边可是有一位副宗主坐镇的,其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更有其他的四位虚王三层境协助,如此阵容,恒罗星域这边拿什么对抗,更不要说是剿灭。 许是那边出了点什么小意外,导致联络中断也说不定。 但这个猜想浮现出来,鹰老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本能地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却怎么也说不上来,这便让江雪松派人出去打探情况。 最终却是得到这样的回答,让他颇为不悦。 “确实没有线索,鹰老若是不相信的话,大可自己派人出去查探一二。”江雪松不卑不亢的回道。 与星河之脊那边对大荒星域的臣服不同,他所选择的道路是合作!与大荒星域合作,毁掉剑盟,报当年的血海深仇,就结果来看,合作的还算不错。 剑盟确实被毁了,手上掌握的一些修炼之星也都落入大荒星域武者掌中,剑盟分崩离析,只有那个少盟主逃过一劫,去往通玄大陆避难。 但通玄大陆那边也是朝不保夕,一旦黄泉宗这边的计划成功,那剑盟少盟主必定无所遁形,届时必死无疑。 千年大仇得报,江雪松却没有多少喜悦,只因他错误地低估了黄泉宗的实力。如今他虽依旧为遗弃巢穴的最大魁首,但整个遗弃巢穴基本上已被黄泉宗掌控在手上,他这个魁首早已名不副实。 黄泉宗若真的狠心下来对付他,他恐怕也逃不出去。 与虎谋皮便是他今日的写照的原因。 只不过对付一个宁折不弯的大剑修并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增加内耗,黄泉宗才会有所隐忍,但这合作却已是谈不上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江雪松早已没了合作的本钱,虽还没沦为人家的走狗,但想来等恒罗星域彻底沦陷之后,黄泉宗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他。 鹰老微微一笑,辅以那阴森的气息,这笑容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魁首之话,老夫还是信得过的,只是最近几月之事处处透着离奇,魁首是本土人士,可知这世上有什么人能有这般通天手段。” 江雪松剑眉一扬,意外道:“鹰老是觉得,那些失去联系之人皆都凶多吉少?” 鹰老叹息一声:“老夫也不愿这么想,但恐怕错不了。” 若只是一两处地方失去联系也就罢了,还可以解释为意外,但最近几个月时间,失去联系的地方太多了,多到让鹰老都感到一阵惊悚。 纵然不愿承认,他也知道恒罗星域这边应该是有什么隐世不出的强者出山了!正在针对大荒星域和黄泉宗进行猎杀活动。 江雪松微微震惊,连鹰老都这么说,那恐怕没错了,沉吟一阵道:“当年星域之中有一老匹夫,号称星域第一人,实力深不可测。” “谁?” “无道!” 无道大名,星域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江雪松年少之时,无道便已是虚王三层境,这么多年下来,无道的修为只怕更加精益,真要是他出手,倒也说得过去。 “但应该不会是他。”江雪松缓缓摇头。 “为何这么说?”鹰老追问。 “因为他早在几十年前便已离开了这一方星域,去了另一处更神秘的世界。” “星界!”鹰老眼中精光一闪,露出向往之色,不过很快熄灭。 “星界?”江雪松愕然地望着鹰老,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倍感新奇。 “接着说。”鹰老却懒得解释什么,恒罗星域这边不知道星界的存在,但大荒星域却是知道的,只因黄泉宗有祖师去了星界,更在星界之中开宗立派,曾施展大神通降下谕旨,更赐下一些宝物。 他身为黄泉宗副宗主,对星界自然不会陌生,上一任宗主尹乐生,便是去了星界。 星界是所有武者向往之地,那里有更完善的天地法则,更高的武道之路。若非年事已高,他也想去星界看看。 江雪松道:“既不可能是无道,那我就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了。”说话间,眉头一皱,迟疑道:“他也不可能。” “谁?” “一个叫杨开的小辈。” “既是小辈提他作甚。”鹰老不悦道。 江雪松道:“我虽未曾与那杨开相识,但此子可不是一般的小辈,无道能去那星界,也全拜他所赐,当年正是这杨开带着无道与其他几人一并离开星域的。当年星域之中皆有流传,不出百年,此子便能成为星域第一人,取代无道的地位,却不想他早早离开。”喟然一叹:“未能与他战上一场,倒是江某的遗憾。” “你若有此愿,本少满足你又有何妨?” 一人的声音遥遥传来,听到第一个字的时候,人似乎还在几十里之外,待到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大殿前已多出了一道英伟身影。 遗弃巢穴昏暗的光线投在他的背上,印下长长的身影,似要将这个大殿都遮盖,那面容更是被翳影遮挡,叫人看不清面容,唯有一双眸子,绽放明亮光芒。 江雪松和鹰老同时呼吸一滞。来人没有任何气息传出,却让他们浑身汗毛倒竖,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