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六十二章 不要跑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六十二章 不要跑

“什么人!”江雪松爆喝,长身而起。 人影大步迈入,三两步间就来到了江雪松面前,江雪松恍惚之间似觉得一头巨龙朝自己压迫而来,竟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修行一千五百载的剑心竟传出咔嚓一声,出现一道细微裂痕。 自己胆怯了?直到此事江雪松才恍然回神,意识到刚才那一瞬间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面上浮现出极为震惊之色。 他一生坎坷,所遇强敌不计其数,但不管任何时候,不管面对什么敌人,他从来都没有胆怯退避过,任你手段千万,任你修为通天,我只一剑破之,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正是有着这样的一丝决然,才淬就他毫无瑕疵的剑心。 但是刚才那一瞬间,他平生头一次生出了胆怯之意,让完美的剑心出现了破绽。 杨开俯瞰着他,几乎把脸贴在他面前,咧嘴一笑:“魁首真是好大的忘性,刚才还提起本少,怎地转眼就忘记了。” “你是……”江雪松眼珠子一颤,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极为荒诞的念头,决然道:“这不可能!” “万事皆有可能!”杨开一转身,坐在了桌案上,转头望向鹰老道:“你是黄泉宗的?” 那随意的姿态好似不是深入龙潭虎穴,倒像是来熟悉的邻居家串门,绕是鹰老阅历丰富,此刻也不由生出荒诞之感。 “问你个事!”杨开凝视鹰老,“你是不是黄泉宗宗主?” “不是!”鹰老摇头。 杨开摸着下巴,惋惜道:“没找对地方啊。” 一股剑意忽然跌宕而起,一道璀璨剑光闪烁而出,照亮大殿,天地万物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失去了神彩,只剩下这一剑的光芒。 江雪松悍然出手,毫无征兆。 身为一个剑客,本不应该在背后偷袭别人,以往与他争斗,他也从未这么干过,所败之敌皆是光明正大地打败。 但刚才杨开逼迫而来,竟让他生出胆怯之意,剑心蒙尘,恼羞成怒之下再也顾不得其他。 剑气未至,鹰老一抬手,一杆血色翻滚的大幡便出现在手心上,赫然便是黄泉宗最常见的两大秘宝之一,血海幡。 不过鹰老手上这杆血海幡明显比杨开所遇到的所有血海幡都要厉害,其散发出来的气息赫然已到了虚王级秘宝的顶峰,若非这一方世界不允许,只要再稍加祭练便能成为道源级秘宝。 他一挥血海幡,滚滚血海从幡中涌出,化作一条血海,朝杨开当头罩下。 与此同时,那无匹剑意也斩在杨开身上,江雪松心头一阵怅然,虽不知这青年修为如何,但被自己这样一个剑修在三尺之内施展剑技,又岂能有什么生路?更何况此刻还有鹰老的配合。 两人虽然一直面和心不和,但在这一刻却是同心戳力,配合的默契至极。 剑光斩落,江雪松脸色狂变,而鹰老显然也感受到了什么,身躯猛地一震。 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出彼此眼中震撼之意,没有丝毫犹豫,化作两道流光朝殿外冲去,眨眼不见踪影。 滚滚血海之中,一只拳头猛地轰出,血海崩碎,剑芒亦消弭无形。 杨开一步迈出,人便来到了殿外,没有去追击,只是依靠在殿柱上,饶有兴致地冷眼旁观。 江雪松与鹰老冲出大殿,放眼一瞧,顿时呆立当场。 只见这被他们视为固若金汤的遗弃巢穴,不知何时多出了十几艘漆黑战舰,一股莫大的阵势将整个遗弃巢穴团团包裹,从那战舰之上,一道道人影飞飘而下,冲进一块块或大或小的陨石上,对遗弃巢穴的武者展开追杀。 什么时候! 遗弃巢穴易守难攻,更有天然大阵守护,还有那恐怖至极的星空风暴,只有熟悉其中规律的人才能找出一条安然进出的通道。黄泉宗虽然实力不俗,但鹰老自付如果让自己带人来攻打遗弃巢穴,也得付出不少的代价,他之所以能够安然进入此地,还是江雪松在十几年前主动联络他的缘故。 然,此时此刻这看似安全的地方却被人无声无息的攻破了,这简直就是个噩梦。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跌宕而来,清楚地告诉鹰老和江雪松一个残酷的事实----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一道小小的身影忽然朝他们飞了过来,江雪松眼神一凝,看清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 鹰老显然也发现了,面露阴冷之色,手上血海幡一卷,便将那小丫头卷进幡内。 江雪松身形忽然爆退,迅速与鹰老拉开距离。 “你干什么!”鹰老恼怒地望着他,“速速与我联手离开这里。” 这家伙简直脑子有病,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要远离自己,难道真以为凭借一柄破剑就能杀出重围了? 江雪松认真地望着他,摇头道:“各安天命!” 他虽没有瞧出那小女孩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当她靠近过来的时候,体内剑心竟是传来强烈的警兆,一个声音在心中呐喊:远点,远点,更远点! “你疯了?”鹰老大怒,“如今之计,唯有你我一起……恩?”话说到一半,忽然低头朝自己的血海幡望去,只见那幡上竟浮现出一朵殷红的火焰,迅速朝四周蔓延,疯狂燃烧。 灼热的气息让鹰老胆敢俱寒,拼命鼓动圣元往幡内灌入,想要灭掉这火焰。 可是任凭他如何努力,火焰依旧不为所动,反而迅速扩张。 “噗……”鹰老一口鲜血喷出,却是秘宝受损,连带本身也遭了反噬,小巧的身影从血海幡中一步迈出,一根羊脂白玉般的手指轻轻地在鹰老头上点了一下。 鹰老整个人立刻就泄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来。 流炎一把将鹰老提在手上,抬头朝前望去,江雪松却已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剑光朝外飞驰。 见鬼了!那小丫头什么鬼名堂,被鹰老收进血海幡中不但安然无恙,还能脱困而出,甚至毁了血海幡,一指重创鹰老,这般实力已超乎他的想象。 再强大的剑心,也无法让他提起一战的勇气,唯有一个念头在心中翻滚。 逃,逃的越远越好! “你不要跑。”清脆如泉水叮咚般的声音在耳畔便响起。 江雪松扭头一瞧,正见到那小丫头与自己并驾齐驱,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手上还提着奄奄一息的鹰老。 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几乎有骂娘的冲动。一口咬破舌尖,精血喷出,剑光愈发迅速。 “都说……”流炎伸出小手,一把抓住长剑,剑光瞬间由极动变成了极静,气愤道:“不要跑了!” 锋锐无匹,断山斩海的虚王级秘宝长剑就这么被她握住,没能对她造成半点伤害。 “哇……”江雪松一口鲜血喷出,这下却是因为受到了惯性的震击,扭头望着她,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片刻后,流炎一手提着鹰老,一手提着江雪松,返回大殿前,将两人丢在地上。 鹰老气息萎靡,受创不轻,江雪松的情况虽然好一些,但也没了斗志,眼中一片昏暗,似蒙上了阴影。 杨开抱臂斜靠在殿柱上,见状微微一笑:“辛苦!” 流炎噘了噘嘴,似在责怪杨开跟自己这般客气,发泄般地踢了江雪松一脚,江雪松一声不吭,敢怒不敢言。 杨开蹲下身子,逼视着鹰老道:“你们黄泉宗宗主,如今身在何方?” 鹰老抬头望着他,颤声道:“不知。” “怎会不知?”杨开皱眉,恶狠狠地道:“老东西可休要骗我,看你修为不错,好歹应该是个长老,怎会不知你们宗主下落。” 鹰老哭丧着脸道:“真的不知,可能在星河之脊中。” “可能?”杨开狞眉,一脸凶神恶煞,“到底在不在。” 鹰老颤声道:“老朽……也不敢肯定。” “废物!”杨开骂了一声,抓起他的衣服就将他抛了出去,鹰老一声惨叫,飞出百丈远,忽然在空中爆开。 大荒星域入侵,罪魁祸首便是黄泉宗,而黄泉宗宗主更是祸首中的祸首,杨开自然要找他算账,可惜此地并不见那家伙的踪影。 不过也无所谓,这是恒罗星域反击的第一战,只要那黄泉宗宗主还在恒罗星域中,早晚能把他找出来。 而在这个时候,星河之脊那边应该也动手了,那边是由苏颜带领,想来星河之脊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与此同时,两大星域之间的通道也被杨开派出厉蛟一家人镇守,大荒星域休想从那边得到什么支援,更休想逃离恒罗星域。 之所以在这里等上十天,杨开主要还是想将遗弃巢穴一网打尽,不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他与流炎固然能在这里横冲直撞,但遗弃巢穴规模巨大,若没有相应数量的帮手,必定会有漏网之鱼。 现在就不一样了,遗弃巢穴中最强大的两个人一死一伤,整个遗弃巢穴都被自己的人给包围,大荒星域和那些星盗想要从这里逃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打杀之声不断传来,杨开低头俯瞰了一眼江雪松,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有什么对我有用的情报说来听听,可以赏你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