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七十三章 好大的胃口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七十三章 好大的胃口

大殿之上,杨开笑吟吟地望着那老者,其他诸人的表情也是惊疑不定。 老者道:“诸位大人……是什么人?” “装傻!” “老朽不知道小哥在说些什么。” 杨开上下审视着他,咧嘴笑道:“看你身上尸气颇重,应该精通炼尸之术吧,你是黄泉宗的哪一位?” “黄泉宗!”叶惜筠等人脸色一变,纷纷冲老者怒目而视,虽然他们都看不出这老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杨开既然这么说,肯定不会错。 整个星域的武者对黄泉宗三个字都深恶痛绝,本以为三年前扫定天下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却怎么也想不到还有漏网之鱼,而且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小哥怕是弄错了,老朽不是什么黄泉……” “你来我幽暗星想要做什么?又在找什么?” 老者摇头道:“老朽不明其意。” 杨开抬手,森然杀机将老者笼罩,刹那间,老者佝偻的身形忽然挺直,一身气息轰然爆发出来。 叶惜筠等人瞠目结舌,这才知道眼前这老者哪是什么返虚境,分明就是个虚王境巅峰,比他们所遇到的所有虚王境气息都要强大一些,似乎随时都可能突破虚王境的桎梏一般。 也不知他到底用了什么秘术,竟将自己一身修为隐藏的滴水不漏,若非杨开洞若观火,在场所有人都瞧不出破绽。 想象中的杀招没有袭来,杨开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老者哪还不知自己被人戏耍,也不再故作姿态,只是冷哼一声:“这是你们逼我的。” 他潜伏在幽暗星上确实在寻找东西,本不想这么快与凌霄宗对上,谁知天不遂人愿,事已至此,也只能大开杀戒了。 说话间,手上一杆大幡祭出,长幡一卷,血气翻涌,整个大殿都呈现出殷红之色。 殿内,凌霄宗诸人霎时间感觉自己似乎落进滚滚血河之中,四周血气传来及其强烈的腐蚀气息,让人呼吸不畅,圣元不济。 纷纷变色。 这血海幡他们也都知道,在这些年与黄泉宗武者的交手中,每个人都领略过血海幡的威能,但从未有哪一件血海幡如此恐怖! 似乎只要这血海幡祭出,便是虚王三层境的武者也没有反抗之力。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今日老夫便将你们统统化为……”老者话说一半,忽然咬住舌头,只因血海之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漫步行至他的面前,抬起头来,一脸天真地仰望着他。 那身影之中没有半点力量波动,却诡异地不受自己血海幡的影响,矮小的身影此刻竟忽然变得如高山一般巍峨,让他平白生出一种需要仰视的感觉。 “怎么可能!”老者骇然失色。 他这一件秘宝,早已超越了星域所能抵达的极限,也是一位大人恩赐下来的宝物,正是依仗这秘宝的威能,所以才会在身份暴露之后有恃无恐。 只因这星域之中不可能有人逃过自己血海幡的囚禁腐化,落入其中的人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这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却无视了自己血海幡的威力。 面前的小丫头眨了眨眼睛,小手一抬,一抓,老者如遭雷噬,不由地往后退出几步,脸色微微一白,愈发惊骇。 自己与血海幡之间的联系……竟被斩断! 再抬眼望去,笼罩大殿的血色消弭无形,而那血海幡便被小丫头抓在手上,随手塞进了空间戒中,然后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回去。 老者只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使劲吞了口口水。 最大的依仗被人如此轻易剥夺,甚至心神也受到了反噬,原本肆意张狂的老者顿时如被拔了牙的毒蛇,气息萎靡了下来,哪还有刚才的目中无人。 相对于秘宝被夺带来的创伤,他所受到的心灵震撼更甚。 那小丫头给他的感觉……甚至一点都不比那位大人弱多少。 这一方星域怎么有如此强大之人?难怪这些年大荒星域被赶尽杀绝了,有此人坐镇,入侵之事怎能成功? “这秘宝,是那人帮你提升的?”大殿之上,杨开大马金刀端坐,手撑着脸颊,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老者颤颤巍巍,一揖到地,恭恭敬敬道:“大人有何想知道的,老朽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请大人放老朽一条生路。”形势不如人,他一下子变得乖巧许多。 “你似乎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老者低着头:“恳请大人放老朽一条生路,老朽从未做过对此星域有害之事。” 杨开认真地想了一下,颔首道:“好,便不杀你。” “大人说话可能算数?” 杨开微微一笑:“一般我说这话,多半是在唬人。” 老者脸色顿时一白。 “不过……”杨开话锋一转,“今次说不杀你,就不杀你。” “多谢大人。”老者感激涕零,“不知大人想要知道些什么?” “你是黄泉宗宗主吧?”杨开问道。 老者愕然苦笑:“大人目光如炬,老朽不才,忝为黄泉宗第三百四十五代宗主。” “什么?” “他是黄泉宗宗主?” 大殿之中,人声嘈杂,个个都愤怒无匹地望着老者。大荒星域入侵,黄泉宗是罪魁祸首,只是这些年来他们虽然杀了不少黄泉宗的人,甚至包括几位副宗主和长老,却一直没有找到那黄泉宗宗主的身影,那些长老副宗主也不知道他在何处,只听说在来了恒罗星域之后,宗主便独自一人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去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打探到的消息中几乎没有此人的半点音讯。 谁曾想,这老家伙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躲在了幽暗星,直到今日才被杨开找到。这大概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他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却不知杨开在成为星域之主后,对幽暗星的感知愈发敏锐,这般明显带有黄泉宗气息的存在,他又如何察觉不到? 他若是躲在别的星辰上,杨开恐怕也没心思去找他,说不定还能多藏一阵子。 “你那秘宝,是那人帮你提升的么?”杨开重新问出刚才的问题。 “那人?不知大人所指……”老者惊疑地望着杨开。 “就是你们大荒星域的那家伙。” “你见过那位大人?”老者骇然。 杨开摇了摇头:“不曾见过。”顿了顿道:“暗中交手过一次。” 老者闻言目瞪口呆,本能地觉得这家伙在胡吹大气,不管眼前这人什么修为,与那位大人交手又岂有活路?但忽然又想起前些天感受到的种种异常,惊呼道:“你已是此方星域之主?” “是。” “怪不得,怪不得!”老者喃喃自语,怪不得前些日子感觉星域有些异常,怪不得能与那位大人交手过招,原来他已是这一片星域的主人了。 也只有成为星域之主,才有资格与另外一个星域之主交手。 杨开察言观色,忽然心中一动,开口道:“你隐藏多年,独自行事,难道是在寻找我恒罗星域的星辰本源?” 老者脸色变换了一下,但既已被杨开点破,也就不再隐瞒,颔首道:“我也是奉命行事。” 杨开冷哼一声:“那家伙真是好大的胃口!” 咔嚓…… 雷声炸响,闪电劈落,天空之中风云际会,黑压压的乌云陡然成型,如厚重的棉被,煌煌天威之下,让人感觉压抑无比。 成为星域之主,他的一举一动,嬉笑怒骂都能影响到这一方世界。 老者见状,再无怀疑,终于确定,此人已是星域之主。 杨开依然冷笑:“这是想一口把我恒罗星域给吞了啊。”现在看来,大荒星域武者的入侵,说是黄泉宗为罪魁祸首已不妥当,只怕黄泉宗也是为人驱使利用,而那背后的影子自然便是大荒星域的主人了。 利用两大星域武者之间的战争,让恒罗星域大乱,影响恒罗星域的局势,唯有这样才能让星域本源露出端倪,而到时候只需这老者找到星域本源,那黑暗另一边的人便可出手侵吞炼化。 一旦他成功炼化了恒罗星域的本源,两大星域恐怕就真的要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届时那人便是两个星域的主人,一身实力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手段不算多么高明,却极为有效。 若非杨开回归星域,只怕此刻已经让他得逞,到时候恒罗星域这边必定会沦为大荒星域的附庸。 “那位大人的目的,老朽亦是不知。”黄泉宗宗主低眉垂目。 “是嘛。”杨开大有深意地朝他笑了笑,让这位黄泉宗宗主心中一突。 “罢了,随我走一趟吧。”杨开说这话,便站了起来,一手提着老者的衣领,几步迈出,人便已到了星空之中。 “大人饶命!”老者大呼,脸色惶恐。 先前在面对那古怪的小丫头的时候,便生出不可力敌的感觉,却不想在直面杨开之后才明白自己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这便是星域之主的力量! 他并不觉得杨开本身的实力比他强多少,之所以能随手拿捏自己,凭借的全都是星域本源的认可,若是自己也有这样的机缘…… “吵什么。”杨开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