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 天地之瓶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 天地之瓶

当下,杨开将一切原委到来,从自己进入星界,流落碧羽宗,遇到乌蒙山,得传授噬天战法为条件助其脱困,再到碎星海斩杀乌蒙山,让法身的功法得以完善,林林总总,毫无隐瞒。 阳炎静静聆听,黛眉时皱时松,听完之后才转头望向被杨开召唤过来的法身,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法身一直潜藏在附近,杨开本打算是待自己解开丹田封印魔化之后再唤它出来,与之联手斗一斗那羽冠男子,只是最后关头被忽然出现的阳炎阻止,法身这一招奇兵也就失去了作用。 “这么说来,是你的这具分身修炼了噬天战法?” “不错。”杨开有些警惕地望着她,“你不会想将它的修为也废了吧?” 话又说回来,法身并非血肉之躯,没有什么经脉丹田,就算阳炎真的想废恐怕也难以下手,除非将它全部打碎。 “以石傀之躯修炼噬天战法。”阳炎绕着法身走了几圈,一脸啧啧称奇的表情,似是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你是如何想到的?” “机缘巧合罢了。”杨开失笑,“当年得那乌蒙川传授噬天战法,虽不明其目的,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可那功法却又实在奥妙,舍不得丢弃,便让法身修炼试了一下,谁知道无心插柳柳成荫。” 阳炎颔:“巧合倒不一定,这却是一份机缘,石傀一族天生土身石躯,没有其他生灵的七情六欲,本身的天赋神通也及其容易淬炼排斥各种杂质,让它修炼噬天战法或许是最佳的选择。”她了解石傀,也知道噬天战法的一些弊端,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噬天战法就好像是为石傀一族量身打造的功法,而非血肉之躯能够修炼的功法。 乌邝未必生来就这么冷血无情,只是修炼了噬天战法之后扭曲了他的心性,让他视众生为蝼蚁,为了自身的力量,不惜毁灭无数星域。 可是石傀完全不用担心这个,它的天赋神通足以让它将吸入体内的一切杂质淬炼掉,根本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怪不得当年许多人修炼了噬天战法一直遇到瓶颈,原来需要吞噬另外一个修炼这邪功的人作为引子,才能突破桎梏。”阳炎美眸闪烁了一下,一下子想明白了许多事。 杨开惊道:“噬天战法有很人修炼?” “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她说多年,绝非几十上百年,也不会是几千年,那是几万年前的事!乌邝凭借一部噬天战法稳定万古第一人,这功法自然引人觊觎,也不知怎么回事,噬天战法的修炼法门流传了出来,被一些有心人得到,甚至有一些帝尊境,为了修炼这门功法,不惜自废修炼,重新来过。 可那些修炼了噬天战法的人无一例外,全部被卡在了道源三层境,终生没得晋升帝尊的希望。 并非是他们修炼的不对,也不是他们得到的功法错误,而是噬天战法的特性如此。乌蒙川好歹也是乌邝后人,连他都被卡在道源三层境多年不得寸进,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想要突破也简单,吞噬掉另外一个修炼了噬天战法的人,将之一切纳为己有便可以了,这就好像是在养蛊,自相残杀,活下来的那个才有升华的希望。 乌蒙川当年传授杨开噬天战法,一是拿这个作为条件让杨开救他出骨牢,二也是为了培养日后吞噬的对象,可惜碰到杨开这个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武者,对噬天战法的大名完全不感冒,这才抵御住了诱惑。 换做一个土生土长的星界武者,只怕立刻便要修炼噬天战法了,最后自然要以悲剧收场。 而在乌邝之后,纵然有不少人修炼噬天战法,却没人再能晋升帝尊,导致许多人产生了错觉功法是错误的,乌邝根本没有将真正的噬天战法流传下来,那真正的修炼法门早就随着他葬送在了碎星海中。时光荏苒,噬天战法便逐渐失传,也没人再去修炼了。 蓦然间,阳炎又想起一事,噬天战法既然如此邪门,那乌邝当年又是吞噬了谁,才得以让功法得以突破的呢?必定有另外一个同样修炼了噬天战法的存在,或许……其中又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恩怨情仇,只不过时代太过久远,已经无法追溯。 她又抬头看了看滚滚,迟疑道:“这是玄界珠……的器灵?”玄界珠她自然不会陌生,这还是她当年从星界带到这一方星域的,后来被杨开所得,便留给了他,却没想到,再见之时,玄界珠成了这样子,不但生出了器灵,还极具吞噬性。 “正是!”杨开大笑,一脸骄傲。 玄界珠在他手上多年,多次助他化险为夷,再加上其内部空间对自己修炼的空间神通大有裨益,杨开对其自然看重的很,如今诞生器灵,就跟生了儿子一样。 怔了一下,挠头道:“你要收回去么?” “我若真的想收回,你要怎么做?”阳炎望着他。 杨开挥手道:“那就拿去。”这本就是她的。 阳炎愕然,没想到杨开答应的这么爽快。 “不过有一点你须得答应我,不能坏其灵性,我虽以它为载体施展了噬天战法,让它诞生器灵,但它本身却没有过错,你若答应这一点,玄界珠还你也无妨。” 经由这一番闯荡大荒星域,尽情吞噬,让小玄界的空间扩张,杨开对空间法则的感悟也愈深刻。 他有一种感觉,如今的自己,也能炼化一方天地,凝成一枚玄界珠,所以阳炎若真的想收回玄界珠的话,他也没什么不能割舍的,大不了自己去炼制一枚,将小玄界里的不老树和苍树转移过来,其他的也都无所谓了。 阳炎失笑:“说说而已,不用当真。”这东西内部自成一方天地,若不精通空间法则,纵然拿在手上也挥不出多少作用,只会让明珠蒙尘,否则当年她也不会将这种宝物留给杨开,神色一肃道:“慎用!” “我知道了。” “还有这一方星域,不要再吞噬了,真若将事情闹大,大家脸面上也不好看。”阳炎指着那无边黑暗说道。 “行。” “另外,他日回了星界,不要让噬天战法暴露于世人面前,否则定会大难临头。”阳炎神色凝肃地叮嘱,她愿意相信杨开,相信法身,不代表别人也愿意相信,旁的不说,便是铁血大帝,若是叫他知道这世上还有人修炼噬天战法,只怕第一个就要出手,大帝之怒,杨开现在恐怕还无法承受。 “我记住了。”杨开点点头,暗暗嘘了口气,阳炎这一关总算是过了,迟疑了一下,开口道:“问你个事呗。” “什么?” “刚才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修为?” 阳炎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大帝!”杨开沉声道,这并非错觉,那羽冠男子给他的感觉就是在面对一个大帝,只不过似乎因为受到了一些压制,又小瞧了杨开,所以才吃了些闷亏,若是在星界与那人对上,杨开估计自己没有还手之力。 他在龙岛上能够肆意纵横,与堪比大帝的龙族长老对战,最大的依仗是血脉压制,没有龙族血脉上的压制,他不可能是任何一个龙族长老的对手。 阳炎微笑摇头。 “怎么可能?”杨开一脸震惊,“他不是大帝?难道是帝尊三层镜?不对不对,帝尊三层镜哪有那等实力。” “也不是帝尊三层镜。” 杨开瞠目结舌:“你可别告诉我,在帝尊三层镜与大帝之间,还有一层境界!” “这倒是没有,只是那人……是大帝,也非大帝!” 杨开被她弄糊涂了:“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阳炎沉吟了一下,换做一般的帝尊一层境来问这个,阳炎定不会回答,有时候实力未到,知道的东西太多,极有可能是一种对修行的阻碍,可杨开显然不是一般的帝尊一层境,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力量,倒也有资格去接触这些了。 “如果将整个天地比作一个瓶子的话,那瓶中的沙石泥水便是我等武者,天地这个载体的容量是有限的。” 杨开脑海中浮现出相应的景象,微微颔,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那芸芸众生便是瓶中之水,每一份都微不可查,可充斥整个天地,泥沙的体积越大,就代表着实力越高,而大帝,不过是这瓶中的石块!” “十块石头?”杨开露出古怪的表情。 阳炎笑道:“正是这个意思,天地之瓶虽大,但也只能容纳十块石头,再多一块也容纳不得,所以自古以来便有十位大帝之说,无论亘古岁月流逝,这个数量却都是不多不少的。但这并不代表天地之瓶中只有十块石头了,还有其他一些强大的存在,脱了帝尊境,却没能得到天地承认,这些人,是大帝,也不是大帝,从修为的层次上来说,他们已到大帝的境界,可因为天地之瓶的约束,他们无法成为真正的大帝。” “如他?” 阳炎颔。 “如你?” 阳炎笑而不语。(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