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零一章 你们好啊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零一章 你们好啊

天气急转而下,好冷,大家注意保暖。 ………… 这是一支几乎要绝迹在历史长河中的奇特种族,他们的族人天生弱小,没有多少战斗能力,却对培育植株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 传闻在很古老的年代中,那些大能异士很喜欢收服一两个木灵,替自己打理药园中的灵草苗药,十万亩的药园,只要有一个木灵在其中生活,所收获的药材数量和品质便能提升三成。 他们是大自然的宠儿,是极为珍稀的存在。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在无尽的历史长河中,星界的每一处地貌都发生了改变,种族变迁不过是常事。 但蛮荒古地却是从古至今都没有变化过,所以在这里,有许多外界难得一见的生灵存在。 木灵如此,石傀也如此,两个种族相互扶持依靠,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将种族延续了下来。石傀一族可以给木灵提供强而有力的保护,而相对地,木灵一族在战斗中可以为石傀一族加持飞天之能,他们确实不擅长战斗,但是他们却可以让笨拙巨大的石傀飞翔起来,没有木灵一族的帮衬,石傀就永远只能在地面上争斗,往往会吃很大的亏。 十几个精致玲珑的木灵朝杨开飞来,围聚在他身边,如蝴蝶一般翩迁起舞。 “你们好啊。”杨开咧嘴微笑。 无论是木灵还是石傀,都是很排外的种族,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与外界打交道,很多生活在蛮荒古地中的妖族都不曾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只是有所听闻罢了。 但杨开不一样,杨开十几年前便来过石傀一族的领地,更被石傀和木灵们当做了贵客接待,有了那一层情意,此刻再见,自然不会陌生。 一个女性木灵落在杨开肩头上,贴着他的耳朵道:“长老和族人在等你,请。” 声音很轻柔,脸颊似乎也有些微红,木灵们很容易害羞,杨开依稀觉得她有些面熟,好像是当年给自己斟酒的那位,但也不敢确定,微笑道:“好。” 木灵们的天赋神通,让这方圆几千里的植株树木都成了他们的耳目,所以杨开一来到这里,木灵们便有所感应了,这些木灵也是过来迎接他的。 木灵们在前方领路,走不多时,便来到了石傀们的居住地,四周一颗颗古树比其他地方的树木更为高大,一个个树洞便是天然的房屋。 九个体型巨大的石傀一字排开,居中一位面容似乎有些苍老,身形甚至都有些佝偻,仿佛倒挂的石柱一样的胡须垂至胸前,尽显沧桑之感,正笑吟吟地朝这边望来。 杨开行至他面前,伸手扶胸行礼:“长老!”又看了看坐在他肩头上一个半尺高,头戴花冠的女性木灵:“族长!” “贵客,又见面了。”石傀长老呵呵笑着,沉闷的声音响天震地。 “小点声。”木灵族长木娜伸手塞住了耳朵。 “贵客不敢当,长老唤我名字便可。”杨开一脸谦虚,年长的智者总能得到应有的敬意,更何况他与石傀一族渊源颇深,无论是小小还是法身,都是石傀出身,“不请自来,有一事要劳烦长老。” 长老大笑,笑声却是收敛许多,似是怕木娜再抱怨什么:“有什么事酒足饭饱了再说,你上次过来已经是十几年前了,我们这里难得热闹一次,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那就……听长老的。” 一声令下,酒宴摆开,一如十几年前,众人席地而坐,围聚在一个巨大的树根前方,以树根为桌,木灵们来回忙碌,很快便在桌上摆满了瓜果美酒。 夜幕降临,月华透过树叶洒落,四周有奇异的瓜果悬挂在树干上,闪烁五颜六色的光芒,将这一方世界印照的灯火通明。 石傀们平时木纳,此刻却有些人来疯,大呼小叫不断,捧着比一人还要高大的木杯,大口畅饮美酒,享受着木灵们培育起来的灵瓜异果,木灵们便在一旁翩跹起舞。 明月当空,佳宴美酒,让人乐不思蜀。 石傀们的名字很简单,从石一到石八,不过杨开却是记不住哪个是哪个,只因他们看起来都差不多,本来还有个石九,正是小小,却已随着张若惜进了血门,至今杳无音讯。 石傀一族,天赋异禀,力大无穷,鲜少有什么人或者妖是他们的对手,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石傀一族,天生不过十,过十必夭。 换句话说,整个天地间,石傀一族的数量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如今杨开眼前便有九个石傀,算上小小,正好是十个。法身虽是石傀之躯,却已经不能算是石傀了,自然不在其列。 八个石傀,轮番敬酒,所用酒杯,比起寻常人家的酒桶还要大上两倍,一副不把杨开灌倒就誓不罢休的架势,杨开推辞不过,只能与他们拼斗。 木灵一族酿制出来的灵酒,灵力充沛,酒劲十足,便是石傀们也不能饮用太多。 杨开纵有半龙之躯,但又怎抵得住这群憨头憨脑的家伙们车轮战? 至后半夜,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在一群石傀们胜利的欢呼声中,十几个木灵飞舞而来,将他托着,送进了木屋休息。 一觉醒来,已是白天,只感觉头昏脑涨,打坐休息一阵,才总算缓过劲来,暗暗打定注意,下次绝对不跟这群大块头拼酒了。 昨日前去迎接他的那个女木灵探头探脑地在门外张望,见他醒来,怯生生道:“客人你醒了,长老和族长在等你。” “这就去,有劳。”杨开冲她微微一笑,让她的小脸又红了起来。 真是奇特的种族……杨开暗暗心想。 木灵一族可不止在培育灵花异草上有独特的天赋,他们本身就有巨大的价值,传闻木灵一族身藏不死不灭的奥秘,若有人垂死重伤的话,只要能活吞一只木灵,立刻便能起死回生,伤患尽除。 也多亏他们是居住在蛮荒古地之中,又得石傀一族庇佑,否则放在外面,只怕早已灭族了,人类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这些移动的疗伤圣药真要是被什么人给盯上,又岂能逃出魔掌。 出了木屋,杨开径直朝旁边一个树洞行去,进了其中,顺着盘旋的楼梯往上走,不多时,便在另一个树屋中见到了长老。 行礼之后,落座下来。 杨开道:“小小还没有消息么?” 长老摇头道:“自血门隐匿之后,便一直没有动静了,也不知石九现在情况如何。” 杨开微笑道:“有若惜照看,长老不用太过担心。” 血门内有天行宫,天行宫内封藏无数圣灵本源,都是当年天刑猎杀圣灵所得,小小随若惜进去是要继承泰岳本源的,只要成功,那小小便可化身为圣灵泰岳,前途无量。 上古时期,圣灵层出不穷,但圣灵之间也是有强弱之分的,若是以龙凤为首的话,那玄武,白虎,麒麟,穷奇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便是仅次于龙凤的存在。 泰岳在圣灵之中的排名也极为靠前,并不比麒麟和穷奇差。 所以杨开也很期待小小从血门之中走出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他这么说,长老欲言又止了一下,最终却是转移了话题道:“你昨日过来说是有事,不知是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想在这里建设一座跨域空间法阵,连通我北域凌霄宫。” “连通北域!”长老一惊。 “小子,这可不行。”木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了出来,落在长老肩膀上,望着杨开摇头道:“这方圆万里是我木灵一族与石傀一族的净土,除了你之外,还从未有人类踏足,你若是在这里建造一个跨域空间法阵,日后我们的生活定要被打扰,我不能同意。” 无论是石傀还是木灵,都是及其容易遭人觊觎的,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个秘密,若是这个秘密传播出去的话,肯定麻烦不断。 杨开肃然道:“族长放心,那空间法阵我保证只供我一人使用,旁人绝对不会通过法阵来到此地。” 主要是他上次在鸾凤寝宫里布置的法阵被鸾凤给毁了,杨开想要将北域与东域连通起来的话,这里是唯一可行的选择,他要找鸾凤算账,算的也是空间法阵被毁的账。 “你如何能保证这一点?”木娜显然不太想同意这事。 杨开道:“法阵既然由我布置,那我便可以保证这一点,而且,他日若是有除我之外的人来到此地,两位大可直接斩杀,不必留手。” 木娜还想再说什么,长老却已截住了话头:“你若能保证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关系。” “多谢长老!” 长老既然都点头同意,木娜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你想在哪里布置法阵?” “小小的树屋吧。”杨开早有选择,他之前休息的地方就是小小当年住的树屋,那树屋空间足够大,而且处于石傀一族生活的地方,也能受到保护。 “也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好,那我先去忙了。”杨开起身告辞。 “等你忙完了再来找我一趟,我有话与你说。”木娜忽然开口道。 杨开奇怪地瞧了她一眼,点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