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一十六章 出事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一十六章 出事了

每一个木柜左右两边都有玉简呈放,杨开从左边取玉简拓印,姬瑶便从右边,两人始终保持着同一的步调和频率朝前走着,中间只隔了一个镂空的木柜,一抬头,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彼此。 拓印这些玉简也没有什么选择,杨开完全是胡吃海塞,准备将冰心谷这功法阁从四层到八层的玉简全部拓印一遍带回去。 一时间功法阁内静谧无声,唯有两人手上的玉简不停更换。 四层储藏的玉简多达几千枚,但两人也仅仅只花了半日功法便拓印完毕。 “去下一层吧。”姬瑶说了一声,率先在前头带路。 五层的空间比四层稍小一些,木柜也少,大约只有十个,存放的玉简也只有四层的一半左右。 有了之前的经验,两人的效率更快,才一个多时辰便全部拓印完毕。 然后是第六层,第七层…… 杨开一开始的还有些惴惴不安,总感觉姬瑶跟着自己过没怕是没什么好事,可见她神态如常,就连偶尔说几句话也是随口闲聊,倒也慢慢放松下来。 他就怕姬瑶跟他提当年古地中的事,虽说当时姬瑶神智有些不清不楚,将他错认成冰云,杨开不得已也冒充了一段日子,但总是看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传扬出去有损姬瑶的清誉。 如今见她安然若素,倒也逐渐释然。当年之事实在是意外,他明白这一点,姬瑶也明白这一点,自然没理由一直抓着不放。 进了八层,木柜也仅有几个而已,粗略一数,玉简怕是不过百份。 但这些玉简内存放的功夫秘术却已经是冰心谷除了那些不传之秘外最高级的存在了,是适合帝尊境修炼的东西,冰云能将这些东西共享给杨开,足见她对杨开大方,否则换做任何一个人,怕是连这功法阁的大门都进不了。 玉简数量不多,姬瑶倒是没再插手拓印之事,反而走到了窗边,凭窗远眺,侧脸露出的神情微微有些落寞。 杨开自顾地继续拓印。 “听说你从星域带了四位夫人过来?”姬瑶忽然开口。 杨开抬头朝她望去,见她依然对自己露着侧脸,若不留心只怕以为自己刚才出了幻听。 顿时一头冷汗:“你听谁说的?” 姬瑶转头望着他,嘴角边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小师妹我已经见到了,其他三位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 你见她们干什么!杨开心中腹诽,更让他不解的是,姬瑶是如何知道这事的?他虽然从星域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带了四位夫人也不是机密之事,但谁会这么无聊把事情告诉姬瑶啊。 “你在我凌霄宫内安插了眼线?”杨开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若非如此,姬瑶断不可能知道这些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姬瑶避重就轻。 杨开苦笑道:“瑶师妹若是想见,随时去凌霄宫都能见得到。” 姬瑶轻轻地哼了一声,大袖一甩:“我倒是想去,就怕有些人不欢迎我。” “谁敢!”杨开一瞪眼。 姬瑶目光一瞬不移地望着他。 杨开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不会是我吧?开什么玩笑,瑶师妹若是想去凌霄宫,随时可去,绝对没人会不欢迎你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姬瑶抿嘴一笑,“那日后我可要去凌霄宫多走动走动。” 她之前倒是时常去凌霄宫一趟,但十次有九次都见不到杨开,得到的消息都是杨开外出未归,纵然这是事实,也难免给她一种杨开在避而不见的错觉,心中多少有些失落,此刻听杨开这般说,些许不安顿时烟消云散。 “对了,我还听说,那个祝姑娘也落入你的魔掌了?” 杨开眼角一抽:“谁这么大嘴巴啊。”脑海中闪过几个可能的人选,三大妖王?不至于,他们没道理在自己背后乱嚼舌头,要不就是花青丝?还是南门大军或者候羽? 搞不好是候羽那家伙!杨开心中发狠,若真是她的话,必定关她一百年紧闭,让她不停地炼制秘宝,不到一百年绝对不放她出来。 “师兄真是了得,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羡煞旁人啊。” 杨开一脸尴尬道:“瑶师妹你若是无事的话,帮忙拓印玉简可好,这也没多少了。” 主要跟姬瑶一个女人聊这个算什么事,感觉怪怪的,换做一个男人聊这个,或许杨开还有些兴致。 姬瑶揶揄地望着他:“师兄这是在不好意思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恨不得占尽天下所有漂亮的女人。” “这话可不对。”杨开大摇其头,“不可否认,漂亮的女人总能让男人多瞧几眼,或许还会有些遐想,但占尽天下所有漂亮女人这也未免太过不现实了。” “是嘛。”姬瑶面无表情,“这么说来,师兄坐拥五美,已然知足了?” 杨开正色道:“哪敢不知足?” 姬瑶朝他漫步行来,肃然道:“师兄敢保证日后不会再拈花惹草,勾三搭四?” 杨开伸手扶额:“瑶师妹咱们果然还是该换个话题。” “师兄你在逃避我的问题么?还是说你心里还有别的想法?若再有女人对你投怀送抱,你也不会拒绝?”驻足在杨开面前,抬头倔强地望着他,幽若的香气扑面而来。 杨开后退了一步,背抵在木柜上,扯了扯嘴角道:“瑶师妹你管的太多了!” 姬瑶道:“若在以前,我可以坐视不理,但师尊既然答应收小师妹入门,那我与小师妹就是一家人,虽然才第一次接触,但我看咱们那小师妹是个清冷的性子,在男女之事上怕也不会束缚你什么,我这个做师姐的自然要替他多想想。” “你这是无理取闹啊。”杨开皱了皱眉。 姬瑶冷笑道:“你口是心非。” 杨开挑眉道:“我怎么口是心非了!” “你明明就是。” “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男人一样。”杨开上下打量她一眼,哼哼冷笑:“若是师兄我没看错,师妹你如今怕还是……处子之身吧!” 姬瑶洁白的脸颊一红,羞恼道:“流氓!” 杨开一摊手:“是你非要与我探讨这个话题,我只是就事论事。你连合适的男人都没遇到过,一直在这冰心谷中苦心修炼,如何能了解男人的想法。” “谁说我没遇到!”姬瑶气道,胸脯剧烈起伏,大眼睛瞪着杨开。 杨开被她看的莫名心虚,不由撇开了视线,耸耸肩道:“所以说,还是换个话题吧,继续探讨下去也毫无意义。” “不行!”姬瑶一伸手,揪住了杨开的衣领,“以前以为你这人还不错,纵然是个男人也懂得洁身自好,没想到也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日后小师妹怕还是要吃亏。” 杨开勃然大怒:“谁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了。” 太过分了,自己怎么就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了,这简直就是人身攻击,岂能容忍。 姬瑶手上一用力,杨开身子顿时朝她倾去,一字一顿道:“说的就是你。” “姬瑶!”杨开爆喝一声,“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就这么过分,你又能拿我怎样!”姬瑶仰着头,一脸气呼呼的,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她矮了杨开半个脑袋,此刻却好像高高在上。 杨开恶狠狠地凝视着她,鼻孔中喷着热气,如花玉颜近在咫尺,胸前两团饱满传来惊人的弹性和热量,杨开微微有些失神,狰狞的表情也一下子变了味道,刚才只顾着跟她吵架生气,竟没反应过来两人贴的这么近了,如今一朝醒悟,怦然心跳。 眼角抽了一下,语气软了下来:“有话好好说,先放手。”伸手抓住她的小手想要掰开,却不料姬瑶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只不过在彼此肌肤相触的瞬间,那只白嫩的小手微微一颤,脸颊慢慢红了起来。 四目依然相对,却没了那种剑拔弩张的味道,反而多了一份旖旎和暧昧。 杨开深吸一口气,苦口婆心道:“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先松手再说。” “不松!”姬瑶失去了与他对视的勇气,却一脸固执。 杨开沉声道:“会出事的。” 姬瑶不出声,但那无声的对抗却说明了她的态度。 “最后警告你一次,真会出事的。”杨开一脸严肃。 姬瑶不为所动。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杨开轻呼了一口气,慢慢低下头去,侧着脑袋,嘴巴朝她红唇上印去。 姬瑶的身躯忽然剧烈颤抖起来,一直揪着杨开衣领的小手更是猛地攥紧。 雄浑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接近,姬瑶的眼睛一下子阖上了,唯有长长的睫毛在不停抖动,彰显内心的紧张。 柔软冰冷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似乎还有一抹香甜的味道,让人甘之如饴,流连忘返。 姬瑶颤抖的身子瞬间僵硬,仿佛被谁施了一个定身咒。 杨开的动作无比温柔,似是怕惊吓到了她,每一次接触都是一触即收,犹如蜻蜓点水,那僵硬的娇躯渐渐松软下来,一直攥着杨开衣领的小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被杨开握在手心上,反转到背后。 腰间一紧,整个人朝前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