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一十七章 怪我咯?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一十七章 怪我咯?

功法阁最下层,之前称呼姬瑶师叔的那个宫装妇人一脸担忧地抬头仰望,刚才她似是隐约听到了争吵之声。 这功法阁已经被清场,如今除了她守在门口之外,就只剩下姬瑶和杨开了,争吵声必然是他们两个闹出来的动静,只是她有些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事让两人吵的如此大声,竟连自己都听到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那位杨宫主对冰心谷有大恩,而且听闻姬师叔与杨宫主之间的私交也不错,姬师叔失踪那么多年,正是杨宫主将她安全带回来的,既然如此,又怎么会发生争执呢。 她有心想要去查探一二,但又怕撞见什么不该看的事,犹豫不前。 好在那争吵声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下子就没动静了,倒让她放心不少,侧耳倾听,也听不出什么端倪,只能摇头叹息一声,继续在门口守着,暗暗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她却不知,功法阁第八层真的出事了。 姬瑶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如何能是杨开这情场老手的对手。 还没怎么施为呢,只是一手搂着她的腰,亲吻了一阵她的红唇,姬瑶整个人就瘫软如泥,浑身上下没了一点力气,若非杨开一手托着她的腰肢,只怕立刻就要倒下去。 呼吸急促,胸脯剧烈起伏,脸颊如火在烧。 杨开已不满足那浅尝辄止,而是扣开了姬瑶的牙关,捉住了那香软的小舌,肆意品尝。 姬瑶嘤咛一声,自己吓了一跳,从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发出这样古怪的声音。这声音也将她从迷离之中惊醒,眼珠子霍然瞪圆,浑身上下也不知哪里涌出来的力气,使劲推了杨开一把,身子一转,脱离了杨开的怀抱,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犹如跳上岸的鱼儿。 杨开咂咂嘴,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滋味,然后冲她咧嘴一笑:“都说了会出事!” 姬瑶一手捂着胸口,似乎不这样做的话,心脏就会跳出来一样,脸上红云未消,美眸中水汪汪的迷离,却是冷笑一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说什么。”杨开愕然。 “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有女人投怀送抱你就把持不住!”姬瑶恨恨地道。 “怪我咯?”杨开一脸无语,心想这难道不是你的错?你若不是那样,我又怎会这样,我好歹也是个男人。 姬瑶冷冰冰的道:“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想狡辩!” 杨开眼帘低垂,额头上几缕黑发垂落,遮挡住了他的神色,淡淡道:“瑶师妹你以身饲虎,就是为了证明你的观点没错?” 姬瑶道:“是!” 杨开一抬头,咧嘴狞笑起来:“瑶师妹你胆子不小啊,就不怕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么?”说着话,一步步朝她逼近过去,她本就浑身无力靠在墙边,杨开这一逼近,她顿时逃无可逃,长长的睫毛又剧烈抖动起来,惊道:“你想干什么!” 杨开一手撑着墙壁,一手勾起她洁白如玉的下巴,好似一腔邪恶被完全释放的恶魔,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说我想干什么?” 不等她再有什么反应,已经再次俯身亲了上去。 这一次没有再怜香惜玉,而是直接破开重重关卡,肆意索取。 姬瑶顿时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窒息,这才明白,男人不是能够随便招惹的。 第二次经历这种事,好歹表现的比之前要好一些,能够感受到一些东西了,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愈发让她感觉不堪,身体内似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浑身血液的流动也比平时迅速了好多倍,整个身子都散发出惊人的热量,似要将一身衣衫焚烧殆尽。 待到一只大手顺着腰间往胸口上攀爬而来的时候,姬瑶这才一把抓住杨开的手腕,睁开眼帘,乞求地摇了摇头。 杨开一直在关注她的反应,见状微微一笑,倒也没再用强。 良久,唇分,晶莹的丝线连接彼此,姬瑶失神地望着那条丝线,本就通红的脸颊愈发有些无地自容。 一个矮身,从杨开臂下钻了出去,脚步虚浮地窜到了楼梯口,停步,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杨开:“绝对!绝对!不要告诉小师妹!” 然后逃也似的匆匆下了楼。 “还敢这么凶!”杨开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嗤笑一声,手有余香,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脸色授魂与。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己今日过来只是想从冰心谷弄点功法秘术的,怎么就跟姬瑶发展到这一步呢,回想刚才种种,居然有点如梦似幻的感觉。 但事情做都做了,现在想也无济于事,就是不知道再与姬瑶碰面会不会尴尬。 让杨开在意的是她居然不让自己告诉苏颜。他本以为姬瑶以身饲虎,肯定会以为把柄拿捏自己呢,却不想她反而比自己更害怕此事暴露出去,摸着下巴细想一阵,杨开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姬瑶今天到底在搞什么鬼。 功法阁一楼处,听到声响的宫装妇人连忙迎了过来:“姬师叔。” 姬瑶目不斜视,恍若未闻,心神还沉浸在刚才的突变之中,刚才之事对她的冲击难以想象,她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 妇人道:“方才弟子听到上面有些动静,师叔是不是与杨宫主争吵了?” 姬瑶瞅了他一眼,皱眉道:“你听到了?” 妇人惶恐道:“弟子不是有意的,只是……声音有些大。” 姬瑶目光闪烁了一下:“你听到什么了?” 妇人低头道:“并没有听清楚。” 姬瑶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只能叮嘱道:“不要外传,刚才只不过与师兄有些意见不合而已。” “哦。”妇人点点头,又奇怪地道:“师叔你脸怎么这么红?” 姬瑶一脸不自然道:“被他给气的。” 妇人不疑有他,不过修炼冰系功法的人,一般心境都比较平稳,实在是有些好奇姬师叔与那位杨宫主到底在争执什么,竟把师叔给气成了这样。那位杨宫主也真是,姬师叔这么好的人居然都被气到了,肯定是他的不对。 八层,玉简数量不多,杨开只是拓印了片刻就整理完成,抬头看了看九层,那里面应该都是冰心谷的不传之秘了。 九层对他来说完全不设防,他若想进去的话自然可以轻松进入。但既然冰云没允许他这么做,他当然不会擅闯。说到底,他来此收集功法秘术只是为了给弟子们更多的选择空间,并不需要太过高深的东西。 收获颇丰,就是不知道厉蛟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杨开施施然下了楼,那妇人立刻上前行礼。 “你还没走啊?”杨开愕然地望着背对着自己的姬瑶,还以为出了刚才的事之后,她会避着自己呢,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这里等候。 姬瑶回头道:“我为什么要走?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杨开瞪大了眼珠子,背着自己的小师妹与小师妹的男人蝇营狗苟,这还不叫见不得人么,不过事情出在自己身上,杨开自然不能说什么,颔首道:“此间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送送你。” 杨开并没有拒绝,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路行去,杨开总感觉她似乎有意和自己保持了一点距离,有话没话说了几句,也没得到什么回应,让杨开索然无味。 他很想问问姬瑶,刚才那算怎么回事?咱们都那样了,你干嘛还摆着一副冷冰冰的脸,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怨一样。 该不会是生气了吧?一念至此,杨开心中不免一突,还真有这种可能,自己刚才确实有些得意忘形,做的过头了,姬瑶会生气也在所难免。 只是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若是不愿,一开始就拒绝不就好了?为何反抗还那么微弱,搞的杨开以为她默许了,所以才有些得寸进尺。 这他妈就尴尬了呢,以后也不知道再见面该怎么相处。 很快就到了冰岛禁地,杨开踏上空间法阵,瞧了姬瑶一眼,却见她一脸神色如常,静静地站在那里。 杨开心中一叹,抱拳道:“苏颜就有劳瑶师妹照顾了。” 姬瑶淡淡回道:“放心,她在这里不会受半点委屈。” 杨开点点头,催动空间法阵,光芒闪过消失不见。 回了凌霄宫,杨开找来花青丝,将此行所得交给她,让她放进功法阁内供弟子们选择修炼。 花青丝接过之后汇报道:“先前厉宫主过来了,也送了许多功法过来,我已经答谢过了,不过他好像有事找你。” “人呢。” “在议事殿呢。” “我去看看。” 说着话杨开便御空而去,议事殿中,厉蛟端坐,吕三娘陪同在旁,两人窃窃私语,晏笑阵阵。 忽觉门口有人闪过,抬眼望去,皆都神色一振,起身行礼。 “厉兄找我有事?”都不是外人了,几次同生共死,荣辱与共,杨开也逐渐改变了对厉蛟的观感,所以也没什么需要客套的。 厉蛟微笑道:“厉某是想让我离龙宫与杨兄的凌霄宫结为同盟,从此守望相助,不知杨兄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