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二十章 话不投机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二十章 话不投机

“凌霄宫宫主!”厉蛟回道。 弥奇眼角一抽,龇了龇牙道:“怎么会是他。”一脸腻味的表情,对杨开显然没有半点好感,这也难怪,他虽然与杨开只见过一次面,可就是那一次见面,让他丢失了弥天宗大量的源晶,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都心如刀割,悔不当初跟着去凑热闹。 斜眼望着厉蛟道:“厉兄受他压迫还不够么,怎么如今还上杆子巴结人家了。”语气略带些讥讽,心中不忿,他与厉蛟也算有些交情,虽然交情不算太深,可总比那杨开要好一些,如今厉蛟居然跑过来给杨开传话,当然让他不喜,觉得厉蛟这家伙真是个软骨头,亏他还身负半龙血脉,真是有些丢人现眼。 厉蛟被他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面上浮现一丝尴尬,却不方便言明他与杨开如今的关系已经大为缓和,甚至杨开将离龙宫多年的债款也一应免除了,只能苦兮兮地道:“没办法,谁让他是债主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哼!”弥奇一拍桌子,眼中凶光闪烁,“那卑鄙小人当年以阴谋诡计算计我等,若非看在嵇大师的面子上,本座这些年又怎会搭理他。” 这话是大实话,弥天宗好歹也是北域顶尖宗门之一,弥奇又是帝尊三层镜强者,纵然当年与杨开打赌打输了,事后也完全可以不认账,牵扯到那么大一笔数量的源晶,些许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当年之事发生在嵇英眼皮子低下,后来听说连嵇英都载进了凌霄宫,成为了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弥奇这才不得不妥协。 若真的不认账的话,搞不好会惹怒嵇英,他不怕杨开,但对嵇英还是很忌惮的,那妙丹大帝弟子和帝丹师的身份,任何一重都不能小觑。 厉蛟心说那可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堂堂正正在炼丹术上胜出,若不是与杨开几次同生共死,他的心思与弥奇也差不了多少,可这几次一起外出的经历下来,厉蛟对杨开的观感也改变不少,觉得杨开还是很不错的,当然前提是别招惹到他头上。 弥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似要宣泄心中怒气,沉声道:“厉兄,那孽障要你传达什么?” 厉蛟表情平静道:“杨宫主的意思是,让弥天宗向凌霄宫表达臣服之意。” “什么?”弥奇瞪大了眼珠子,“我好像听错了,厉兄你刚才那话怎么说的来着。” 厉蛟心中一叹,又岂不知他是明知故问,这里就他们两个人,又没杂音,弥奇一个帝尊三层境不至于连话都听不清,无奈之下也只能将之前的话重复一遍。 “呵呵!”弥奇怒极反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把玩着手上酒杯道:“那不知道要怎么个臣服法。” 语气森寒,显然对厉蛟也有些怨言,这等无礼的条件也敢说出口,作为传话之人的厉蛟很难讨人喜欢。 厉蛟来此之前就知道,自己与弥奇的那一点点交情怕是要就此终结了,如今见他神色,心道果然如此,略感惋惜,开口道:“弥兄放心,杨宫主他似乎无意抢占弥天宗地盘,只是凌霄宫如今似乎需要大量的修炼物资,杨宫主的意思是,弥天宗日后每年的收益上缴给凌霄宫一些。” 弥奇阴阳怪气地道:“不知道这个一些是多少?” “一半?”厉蛟试探地问道,这个数字杨开没有提过,但少了的话肯定满足不了杨开的胃口。 “一半啊……”弥奇笑容满面,端起酒杯道:“厉兄,喝酒!” 厉蛟一脸不解,却还是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杯。 酒液入腹,便听碰地一声,弥奇将酒杯摔碎在地,拍案而起,低喝道:“欺人太甚!真当我弥天宗无人不成?”他一路修炼至今,也不是被吓大的,若是随便什么人过来要他弥天宗一半收益就给出去的话,那他也活不到现在。 这可不是那些债款,那些债款虽然数目不小,可总有偿还清楚的时候,只需要再有三十年左右就可以还清了,可若是真的如厉蛟所言向凌霄宫表达臣服之意,那日后每年都要上缴一半收益,除非弥天宗被灭门。 如此欺人之举他岂能答应,真要是答应下来,叫世人怎么看他,叫弥天宗的弟子们怎么看他。 “弥兄息怒……” “住口!”弥奇怒发张狂地瞪着厉蛟,鄙夷一笑:“厉兄真是好节气,当年你我二人一同受辱,这么多年被凌霄宫盘剥压迫,你不思报仇也就罢了,如今竟还与那孽畜狼狈为奸,杨宫主,呵呵……我还真不知道厉兄什么时候抱上了人家的大腿,甘附腿毛了。” 厉蛟被他说的一脸尴尬,可这话又确实难听,板着脸道:“一言难尽。” 总不能将这些年与杨开之间的经历告知弥奇,且不说两人的交情没到那个地步,单是龙岛牵扯到的机密都无法轻易泄露。 “好个一言难尽!”弥奇眼中赤裸裸的嘲弄之色,“厉兄审时度势,甘附人家尾翼弥某不怪你,人各有志罢了,但弥某却不会如你这般不堪。”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厉蛟贪生怕死,乃是鼠胆之辈。 厉蛟脸色难看道:“我只是负责传话而已,弥兄何必把话的这么难听,此事成与不成都与我无关。” “道不同不相为谋,厉宫主请吧。” 厉兄的称呼变成了厉宫主,显然是要与厉蛟划清界限了。 厉蛟摇头起身,顾念那点点交情,还是提醒道:“弥宗主,还请三思,凌霄宫未崛起时便能灭了问情宗,如今几十年过去,只怕更强大了,你自认弥天宗比起问情宗如何,何必自招祸端?” 弥奇冷笑:“厉宫主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我弥天宗的事无需你来操心,那杨开若想要我弥天宗臣服,不妨亲自过来与弥某一谈,看看我弥天宗上下是不是会答应!” “言尽于此!”厉蛟淡淡颔首,拱手抱拳,转身离去。 话他已经传达了,至于会怎么选择那就是弥奇的事了,杨开既然要拿弥天宗来立威给整个北域看,恐怕也料到了弥天宗不会轻易答应那样的要求,眼下这局面或许才是杨开希望看到的,否则拿什么立威?北域四大顶尖宗门,两个与凌霄宫关系不错,剩下的唯有弥天宗了。 大殿之中,弥奇冷眼望着厉蛟离去的方向,面露不屑冷笑,觉得厉蛟有些危言耸听了,也不知道那杨开用了什么法子,竟让离龙宫唯他马首是瞻,连厉蛟都跑来给他传话。 当年问情宗被灭一事他也多有听闻,在北域这可是大事,想不知道都难。 问情宗的势力确实不必弥天宗差,偌大一个宗门说灭就灭了,但那并不代表弥天宗也会这般不堪一击。 问情宗之所以被灭,是因为所有强者都倾巢出动去了冰心谷,结果被杨开领着一些强者联合冰心谷的人横扫一空。 他弥奇又不打算去攻打凌霄宫,若是杨开真的招惹上来,凭借弥天宗的护宗大阵和宗内强者,完全可以周旋一二,若是能将他引入大阵之中,搞不好还能将他杀掉。 主动出击和固守宗门显然是两个概念。 不过有一点他却不得不防,那杨开手下可是有三大妖王的,个个都堪比帝尊三层镜,倒是不好对付。 眼珠子转了转,弥奇拍了拍手。 门外立刻走进来一个黑袍男子。 弥奇望着他道:“药园里的蓝玉果是不是快要成熟了?” 那黑袍男子不知他忽然问起这个做什么,抱拳道:“还有一月便要成熟。” 弥奇点点头道:“正好,传讯给陶老,请他过来品尝一二。” 黑袍人拱手称是,领命而去。 转过身,弥奇望着凌霄宫所在的方向,冷笑数声。杨开啊杨开,你最好能安分守己一点,若是真的不将我弥天宗放在眼中,这次便让你有来无回。 …… “叶宗主,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凌霄宫如今的局面你也知道,弟子们数量实在太多,百峰都安置的满满当当,有的灵峰住了两三千人,那叫一个挤啊,出个门就跟赶集一样。你千叶宗弟子数量不多,占据了这么大一座灵峰,不少峰主已经有些意见了。我思来想去,也只能厚着脸皮过来与你商量一二。”杨开一脸无奈,对面坐着千叶宗宗主叶恨,中间一桌酒菜却是丝毫未动。 “宫主的意思是……”叶恨征询地望着杨开。 “当年将你们带来凌霄宫,一是此地修炼环境不错,也无打扰,适合你们在此养精蓄锐,二是你千叶宗遭遇横祸是因我而起,本宫主心中有愧。” “宫主严重了,是我千叶宗技不如人,说起来我千叶宗能保全薪火也多亏了宫主照拂。” “感激的话就不必了。”杨开抬手道:“今日我却是要做一做那恶人。” “愿闻其详。” 杨开苦笑道:“老话讲一山不容二虎,虽然放在我凌霄宫这里有些不太合适,但也就那么个意思,并非本宫主过河拆桥,只是我凌霄宫内还有另外一宗确实不是个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