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三十一章 陶老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三十一章 陶老

弥天宗,大殿中,歌舞升平,丝竹之音萦绕,下有一群舞女穿着暴露衣衫翩跹起舞。 大殿上,一群帝尊境分左右两排列席而坐,每个人面前都摆了桌案,桌案上有精美的瓜果和琼浆玉液,上方处,弥天宗宗主弥奇与一发须皆白的老者并肩而坐,正在热情款待。 那老者年纪一大把,穿着不显富贵,丢进人群中都不算显眼,腰间挂了几个袋子,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鼓鼓囊囊。 便是这样一个老者,却让弥奇此等人物亲自作陪,而且这老者的所坐的位置更是与他齐平,可见弥奇对此人的重视。 下方弥天宗的长老护法们也都不断举杯相邀。 老者来者不拒,难得一尝的琼浆玉液顺着雪白胡子往下滑落,叫一群长老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他们为了酿造这些灵酒可花费了不少精力财力,平日自己都舍不得喝,拿出来款待客人,客人居然还这般糟蹋,奈何这老者的身份是他们冒犯不起的,纵然心中腹诽,却也只能面上赔笑。 老者一边喝酒,一边色眯眯地盯着下方窈窕妩媚的舞女们,手上还抓了一把宛若葡萄般的浆果,一颗颗地往口中塞去,吃的满口生津,乐不思蜀。 那浆果看起来霎时好看,蓝莹莹,每一颗都宛若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熟知这果子的人却知道,这玩意看着好看,吃起来绝对没那么好的滋味。 蓝玉果,算是一种灵果,可以用来炼制灵丹,但用途不大,若是生吃的话,也是酸涩至极,难以下咽,再加上培育困难,所以放眼整个星界,这东西都是很少的。 没多大用途,吃起来又不好吃,培育还困难,自然没人愿意花费精力。 弥天宗却是在蓝玉果上下了血本,每年都培育出大量的蓝玉果出来,原因无他,只因这叫陶老的老者好这一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在常人眼中难以下咽的蓝玉果,到了陶老眼中却是世上最美味之物,也不知他的口味为何如此独特。 陶老来历不凡,弥奇也是无意中与他相识,当年邀请他来弥天宗做客,偶尔见了蓝玉果爱不释手,弥奇自然是投其所好,花费很大代价在药园里开辟出一片蓝玉果园,每年精心养护,到了收获之时便请这位陶老来品尝,走的时候更是将所有的蓝玉果打包相送。 多年下来,陶老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年都会来弥天宗小住几日解馋,一来二往,彼此关系自然就熟络了。 当日厉蛟给杨开传话离去,弥奇便立刻让人传讯陶老,告知蓝玉果即将成熟,请他过来一趟,陶老自无不允,马不停蹄地赶来,这边立刻好酒好菜伺候。 弥奇自认弥天宗不是凌霄宫的对手,那三大妖王可不是摆设,当年与厉蛟被杨开给坑了之后,一直耿耿于怀,如今若是能借陶老之手摆脱凌霄宫的钳制,便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能承受,三大妖王确实不俗,可在陶老面前恐怕还有些不够看。 他热情敬酒,心中冷笑不迭,巴不得杨开赶紧送上门来才好,叫他知道自己这弥天宗也不是他随便可以欺负的。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走进一人,悄悄给弥奇传音几句。 弥奇闻言脸色一变,连忙将手上酒杯放下,开口道:“陶老且稍作片刻,弥某去去就来。”一脸惶恐的神色。 陶老闻言奇怪地望着他:“什么事。” 弥奇强挤出一丝笑容:“些许小事,不劳陶老费心,我自去处理便是。” 陶老丢了颗蓝玉果在口中,一边嚼着一边嘿嘿一笑,露出一口蓝色的牙齿:“弥兄这是把老夫当外人啊。” “怎敢。”弥奇连忙摆手,“陶老能来我弥天宗做客实在让弊宗蓬荜生辉,又怎会将陶老当外人看。” 陶老道:“若事关你弥天宗机密,弥兄不说也罢,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弥兄就不要藏掖了,老夫虽然没多少实力,但几分薄面还是有的,或许还能替弥兄化解一二。” 他也看出弥奇的表情有些不对,显然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弥奇闻言犹豫了一阵,似是在挣扎,好一会才叹了声道:“陶老既然不将弥某当外人,那弥某也就无所谓自曝家丑了。”说着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似是在借酒浇愁。 “家丑?到底怎么了?”陶老好奇心上来了。 弥奇叹道:“还是那凌霄宫。” 陶老怔了一下,表情古怪道:“就是那个崛起不久的凌霄宫?老夫记得那凌霄宫宫主还坑骗了你不少源晶?” 这事许多年前弥奇跟他说过,当时似乎有意让他去凌霄宫说和,让杨开免了那些赌债,但陶老又怎会轻易卷入别人的是非当中,虽然每年都来弥天宗品尝些蓝玉果,弥奇也招待的不错,但这毕竟是小恩小惠,犯不着去为了这些得罪一个顶尖宗门。他的来头是不小,但也不是能什么麻烦都往身上惹的,更何况,那是赌债,不是杨开从弥奇手上抢的。 “惭愧,惭愧啊!”弥奇一脸往昔不堪回首的样子。 “凌霄宫的人来这干什么。”陶老脸皮抽了一下,“难道来讨还你欠的源晶?若是如此的话,老夫建议你破财消灾啊。” 弥奇心中暗骂一声,这些年的好东西都喂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一听说是凌霄宫居然就叫自己破财消灾,关键时刻果然靠不住,不过这一次既然来了,说什么也要借你的虎皮扯大旗了。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热情地邀请陶老过来做客,就是在等杨开上门的这一刻,迄今为止,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一脸悲恸地道:“陶老说的是,弥奇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愿赌自然服输,这些年我弥天宗勒紧裤腰带,每年都给凌霄宫送去大笔源晶,但那杨贼似乎还不满足,前些日子竟然派人过来告知弥某,让弥某率弥天宗向他凌霄宫投诚,否则便要踏平我弥天宗。” 投诚的话厉蛟确实说了,踏平什么的却是他在信口开河了。 陶老闻言脸色一沉:“这凌霄宫未免也太妄自尊大了。” “谁说不是呢,弥某虽然不才,却也是一宗之主,手下几千人弟子,又怎能卖辱求荣,寄人篱下,所以弥某当时便拒绝了,恳请凌霄宫高抬贵手,放我弥天宗一马。” “结果呢?”陶老追问道。 弥奇沉着脸道:“适才弟子来报,那凌霄宫宫主杨开,带着十几位帝尊境来了我弥天宗,还有两百多道源境,看这样子,是真的要踏平我弥天宗了。” 陶老眼角一抽:“不至于吧。”手上的蓝玉果也没心情往嘴里丢了,隐隐感觉自己似乎中了什么圈套,他人虽老,却也不是傻子,弥奇特意将他请过来,刚好赶上凌霄宫大批人马来犯,这显然是弥奇计划好的啊,这他妈是要借自己的势啊。 心中不免有些怨怼,心想我不就是每年来吃你一些果子,你用的着这么坑我么,表面上却道:“弥宗主是不是多虑了,这可能是一场误会也说不定。” 弥奇正色道:“那杨贼阵势已经摆开,又怎是误会?” 陶老丢了手上的蓝玉果,只感觉烫手无比,干咳道:“弥兄如今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又如何肯定不是误会?说不定等见了面,聊几句也就妥了。” 妥你妈个头!弥奇怎不知他是在推诿,但这事又不好逼迫人家,总不能说你每年吃了我不少蓝玉果,我现在有麻烦了,你得帮忙吧。 陶老又道:“而且弥天宗这护宗大阵也极为不凡,纵然那杨宫主来犯,弥兄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能不能破开大阵还是两说呢。” 弥奇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颔首道:“陶老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弥某便去打探一二,希望这真的只是个误会。” 陶老立刻道:“弥兄早去早回。” 弥奇嘴角扯了扯,见他真的没有要跟自己一起出去的意思,这才明白两人之间所谓的交情不过尔尔,心中不免悲愤,但又不能翻脸,只能道:“好,陶老稍等片刻,我出去看看。” 这般说着,大袖一甩,朝外行去,同时给在座的长老护法们打了个眼色,一群人立刻离席,跟在他身后。 霎时间,大殿内就只剩下陶老一个人了,望着下方依然在翩跹起舞的妙龄少女们,再看看面前的蓝玉果,忽然有些索然无味。 弥天宗,护宗大阵外,杨开背负双手,老神在在地凌空而立,厉蛟站在他旁边,身后三大妖王,妖气冲天,个个目露凶光,再往后便是离龙宫的帝尊境和道源境们了,表情都有些复杂,没想到这次真的跑到弥天宗来闹事。 这位杨宫主到底要干什么,自家的宫主也真是奇怪,居然这般配合他。 大阵内,一伙修为不算高的弥天宗弟子瑟瑟发抖,聚集在一块抱团取暖,似乎这样能更有安全感一样,双方隔着大阵对望。 对上三大妖王那骇人的目光,顿时有些胆战心惊,吓得浑身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