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五十四章 调兵遣将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两百五十四章 调兵遣将

见此情景,杨开与法身再不犹豫,纷纷施展各自神通,朝无华殿大阵轰去。 古老繁奥的龙语声中,一道道龙族秘术化作金龙,前仆后继,法身身上的烈焰也熊熊燃起,所立之地化作火海,焚烧大阵光幕。 一时间大阵光幕荡起一层层波纹,光芒狂闪。 雷古见状冷哼一声,手上出现一杆阵旗,挥动驱使之间,稳固阵法。他虽被魔念侵蚀,性情大变,几乎可以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雷古本身所掌握的一切他都能轻松驱使,这阵旗正是无华殿护宗大阵的总阵旗,凭他的本事驱使出来,阵法立刻变得固若金汤。 杨开瞧的睚眦欲裂,阵法不破,如何进无华殿,如何去救温紫衫等人?如何替那死去的人儿报仇?一时间心急如焚,难道真的就只能去星神宫求援了?可来回几日功夫耽搁,谁知道温紫衫他们会是什么下场,搞不好会被魔气侵蚀,沦为魔人。 雷古既然敢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显然是有极大的把握。 扭头望去,只见法身身上烈焰熊熊,正在焚烧大阵,可看那架势,想要破阵绝非短时间能做到的,即便自己配合也不行。 雷古再次冷声道:“小辈坏我好事,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一次的计划已经出现了纰漏,杨开没死,这边的消息绝对就会传扬出去,换句话说,计划已经失败了,好在失败的并不彻底,还有那么多帝尊境和几万武者入了套,也算是聊胜于无。 这么多人若是全部魔化的话,绝对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能为接下来的大计打开局面。 忽然间,杨开罢手后退,冷冷地盯了雷古一眼,施法朗声喝道:“殿主,可能坚持一日功夫?” 雷古闻言眉头一皱,不知杨开给出这一日之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以眼下的局面来看,这小子最好的做法便是去星神宫求援,可去往星神宫路途遥远,岂是一日时间能够返回的?就算他精通空间神通也做不到此事。 无华殿内传来温紫衫的声音:“我等尽力!” 又一人的声音传来:“小子还在啰嗦什么,还不速去星神宫!”是天武圣地的圣主马卿的声音,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似乎没想到杨开居然还在这里拖沓不走。 杨开深深地凝视雷古一眼,爆喝道:“好,诸位坚持住,一日之后,定救诸位脱离苦海!” 说罢,转身就走,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那土坡上冰冷的尸体,心口莫名地疼痛,仿佛被一只手揪住了一般。 几个闪烁,已经消失在雷古的视野之中,而在他走后,雷古也停止了催动阵旗,护宗大阵闪烁的光芒逐渐平息下来。他扭头瞧了一眼法身道:“圣灵石火?” 法身巍峨而立,隔着大阵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两只眼睛犹如燃烧的火焰,跳动不休,它与杨开心意相通,所以根本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便明白了杨开的打算。同时也因为玉琢的死满腔怒火和愧疚,它留在这里,一方面是牵制雷古的精力,让他没有办法去全心全意对付温紫衫等人,另一方面也是伺机破坏大阵,若是能在杨开回来之前破阵自然最好不过,就算破不开也能消弭一些大阵的威能,为接下来的计划做准备。 见法身不说话,雷古冷声道:“圣灵何等高贵,什么时候沦为一个人类驱使了,简直丢尽了圣灵的脸面。” 如果法身真是石火本尊的话,或许还会被激怒,但法身毕竟是杨开的延伸体,又如何会理会这挑拨离间之言。 见他没有反应,雷古皱了皱眉,放弃这无用之功,转身便要朝里面驰去。 可还不等他飞走,法身便催动烈焰,攀上大阵光幕,烧的火光冲天。 雷古眼角一抽,手上阵旗挥动,光幕上荡起一层幽光,隔绝了烈焰之威。 …… 另一边,杨开身形在虚空之中穿梭,只用了片刻功夫就回到了之前遇袭的那座山峰,那白发老者正在打坐调息,身边四个魔气缠绕的家伙依然昏迷不醒。 察觉到动静之后吓一跳,睁眼之时才发现是杨开返回,大喜道:“杨长老。” “速去星神宫求援,将无华殿之事禀告,请大帝出手,否则南域危矣。”杨开急急地说道。 “啊……”白发老者怔了一下,然后猛点头道:“好。”又指着那四人道:“那他们……” “快去!”杨开转头瞪着他,犹如一只被激怒的凶***要择人而噬。 对上那骇人目光,老者哪还敢再说什么,也意识到时间宝贵,忙祭出自己的飞行秘宝,认准方向朝星神宫驰去。 待他走后,杨开才手一挥,将那四个昏迷的入魔之人收进了小玄界,镇压在小玄界的某一处,旋即他挥手撒出无数材料,直接在这山峰上忙碌起来。 去星神宫通风报信,请大帝出手固然是一条出路,但杨开并不看好,并非他不信任大帝的实力,只因需要耗费的时间太多。等大帝赶到这里,只怕这边的事早已尘埃落定。 想要化解这次劫难,替那死去的人儿报仇,还得依靠别的才行。 杨开自有打算。 脑海中不断地闪烁着那冰冷突破上横呈的尸体的场景,那暗淡无神的双眸似乎刻进了灵魂深处,永远地盯着他,让他每一息都备受煎熬。 严格说起来,彼此认识也才不到一个月,甚至没有过分深交,武道之路打打杀杀很正常,一人之死理当不会让自己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可就是有着无尽的自责,那转身挥手告别的举动,竟成了永诀。 空间法阵之力涌动不休,诸多材料逐渐在这山峰之上融合,被布置出一个阵法的雏形来,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阵法也逐渐变得完善。 不过小半日时间,一座崭新的空间法阵便已成型。 来不及做过多的检查,杨开闪身踏上,目光凝视了无华殿所在之地一眼,催动法阵之威,光芒闪过,人已消失不见。 北域,凌霄宫。 空间法阵上,杨开身形显露,惊动了护阵之人。 今日依然卞雨晴在此守护大阵,见了杨开立刻起身抱拳:“宫主!”目光忽然一凝,定格在杨开腰处,骇然道:“宫主你受伤了?” 被那黑影偷袭一击虽然已无大碍,但血迹犹在,自然瞒不过卞雨晴的观察。 “大总管何在?”杨开转头问道。 卞雨晴怔了一下,只感觉今日的杨开有些不太对劲,气势汹汹,仿佛一座即将要爆发的火山,给人一种及其危险的感觉,让她不禁有些心惊肉跳,不知到底是谁伤了他,又是谁惹了他。 卞雨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状态的杨开,忙回道:“大总管昨日刚回,应该在休息。” “唤她过来。” “是。”卞雨晴忙取出传讯罗盘,灌入神念,片刻后抬头道:“宫主稍后,大总管马上就来。” 说是马上,也不过十几息功夫,花青丝已从外面****进来,狐疑地扫了卞雨晴一眼,刚才卞雨晴传讯时,告知她速来传送处,一副急的不得了的样子,她也不敢有什么耽搁,马不停蹄地就赶了过来。 一看到杨开沉着脸站在这里,不免有些愕然。 还没开口说话,便听杨开问道:“我们现在能调集多少帝尊境?” 花青丝眨眨眼道:“宫主是指整个北域,还是我凌霄宫?” “整个北域!” “那不知宫主调动他们所为何事?” “杀人,报仇,灭门!”杨开牙缝里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 花青丝一惊,意识到应该是出什么大事了,否则杨开断不会这般杀气腾腾,肃然道:“时间足够的话,三四百没问题。” 凌霄宫这段时间牵头其他三个宗门,一直在整合北域的各大势力,时间虽然不长,但已经有很多宗门选择臣服,没办法,四大顶尖宗门都联手在一块,北域谁人能挡?既然臣服了,那凌霄宫有令,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遵从。 “好,给你半日时间,调集所有能调动的帝尊境,在此地集合,半日之后我会来接你们。”杨开转身又踏上了空间法阵,略一沉吟森然道:“告诉他们,若有敢借故不来或者不配合者,待我抽出空来,定灭他满门!” “是!”花青丝脸上变色,还想再问些什么,空间法阵上已没了杨开的身影。 花青丝与卞雨晴两人面面相觑一眼,都一头雾水,花青丝道:“宫主这是怎么了?” 卞雨晴摇摇头:“不清楚,他什么都没说。” 花青丝微微皱眉,隐约感觉杨开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是到底是什么麻烦居然要调动这么多帝尊境去帮忙?杨开身上的血迹她也看到了,虽然不清楚伤势如何,但以杨开的本事居然都受伤,可见这次敌人的强大。 也不敢怠慢,与卞雨晴简单地商议一二,又取出传讯罗盘各自传讯出去,纷纷踏上空间法阵,开始征调北域各处强者。